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1日 转载)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作者: 王藏
    

    [李旺阳事件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标志性警示事件,是6.4屠杀的延续,它如6.4一般,再次狠狠击碎了中共政改的谎言。有形的坦克、军车、防暴车、警车经常出现在“重大敏感”期、“群体性事件”期和拉萨街头,而无形的坦克却一直在我们大脑和内心开动,在文字之间穿行。对政治异见人士,如今依然以“法律”的名义用监狱铁窗对其进行政治迫害,甚至动用肉体灭绝。面对同一条履带,6.4时期太多人胸怀希望,走向街头,站起来抗争,形成了群起抗暴的局势。生命被碾,但精神不灭,6.4之魂仍深植于很多国人的骨髓,促使其铭刻国殇,用记忆与遗忘战斗,在见证苦难的同时,发出突破恐惧的反抗之声,以实际行动参与到当今具体的公民“民主—维权”运动之中,不断集结起全民维权、群体抗暴的浪潮。]
    
    
    【前言】
    
    有一个旷古绝今的史实:中共极权暴政屠杀了8000多万中国人,逼迫国人沦为精神和文化的亡国奴、现实政治的奴隶,十几亿人至今仍非正常生活着。
    
    有一场惨绝人寰的事件:在人类文明已高度发展的80年代末,中共军队悍然对表达自由人性诉求的学生和民众开枪、开动坦克,制造了震惊世界的6.4大屠杀。
    
    有一类让人绝望透顶难以于其中审美或浪漫的苦难:大义凛然为民为族为国担道义、抗残暴,投身暗无天日铁窗狠遭种种酷刑,其言其行其人其名却被邓氏极权投机主义和物欲溃败洪流中的同胞长期冷漠,久久得不到穿越囹圄的心声相应。
    
    有一种从苦难硫酸和切骨痛楚中挣扎不息的抗争:89后23年,两次陷狱长达22年,被监狱酷刑折磨近乎瘫痪,双目失明双耳失聪,身体残疾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出狱后进入更大的天地监狱,躺在病床上,仍通过港媒表达出溅血的受迫害真相、坚硬的不屈服的民主追求。
    
    有一颗悲怆的灵魂:再次向公众发声后,肉体即被挂于医院窗户暴死,随后遗体被当地警方强制性匆匆火化,焚尸灭迹——有着饱满精神状态的他生前表示,“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 。
    
    【邵阳警方之恶即是极权政府之恶】
    
    64屠城23周年后2天,2012年6月6日清晨7点左右,前去邵阳大祥社区小医院护理的妹妹李旺玲推开房门,发现哥哥李旺阳挂于病房窗户,命绝。之前,李旺阳24小时被邵阳至少8名国保24小时监控,凌晨4时,与李旺阳同房病人被神秘人士叫走,病房独留李旺阳一人。之后,邵阳警方拒绝李旺阳家属严正提出在独立律师现场监督下进行尸检的合法合理要求,并采取一贯恶劣行径,不准亲人对遗体拍照,动用近50警察强行抢走尸体,数小时内马上宣布“自杀结论”,不顾李旺阳亲属朋友强烈反对,不让死者亲友到殡仪馆为其守灵,且在3日后,未经李旺阳家属允许,强行将李旺阳遗体火化。
    
    据现场图片公众可见:1、李旺阳五官未见异常,舌头没有吐出;2、绷带一头从侧边系李旺阳脖子上,另一头系窗户窗框上,未见绷带紧勒李旺阳脖子;3、李旺阳双脚脚掌接触地面,拖鞋仍整齐穿脚上,无上吊死亡时常见的挣扎迹象;4、白布绷带条很长且打的是专业杜邦结。
    
    曾于6月3日探访李旺阳的张善光说:“大家都觉得李旺阳死得十分蹊跷,不可理解。李旺阳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走路都需要人帮助搀扶,他不可能采取上吊这种自杀方式。另外如果是自杀,上吊的人在临死前是会挣扎的,不可能拖鞋还套在脚上,脚也不可能占地”。于6月4日看望李旺阳的朱承志说:“李旺阳虽然身患重症,但精神非常饱满。他相信中国的宪政民主一定会实现,中共的独裁专制已到了癌症晚期。象李旺阳这样一名意志坚定的民运老战士,一个象曼德拉一样坐了二十二年牢都不屈不挠的人,他怎么会自杀呢?”6月4日前,采访李旺阳的法国和香港记者表示,李旺阳表现得精神饱满,斗志不减当年。李旺玲回顾说,李旺阳此前交待,要她给他买个收音机,刺激一下微弱的听觉。还令社会公众愤慨的一个事实是:李旺阳身上及病房不可能有很长的医用纱布,李旺玲及与李旺阳接触过的朋友都不曾见他有过如此纱布,他也不可能走出病房且找到。
    
    李旺阳遗体被邵阳警方强行火化后,地方当局严厉阻止李旺阳亲属和各界人士对李旺阳死因进行真相调查,参加追悼会,且强力封锁与李旺阳死亡有关的信息。而湖南当地李旺阳的民运维权挚友们,有20多名被警方带走,其中:周志荣作为民间调查李旺阳被自杀事件的代理人,6月8日被湘潭国保带走非法囚禁,失踪82天后被放回;张善光发起“李旺阳关注组”,6月9日被溆浦国保带走,非法囚禁一直至11月26日被放回;朱承志在李旺阳被发现吊死现场拍摄短片掌握了重要现场证据,协助其家人办理后事积极关注事件进展,6月9日被邵阳国保带走,被直接关押进邵阳看守所,于12月25日被冠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名正式逮捕。
    
    李旺阳被他杀是无疑的,邵阳警方和地方当局因李旺阳之死更臭名昭著。李旺阳生前,2001年5月,邵阳当局借最高当局打击中国民主党之机,再次抓捕被判13年出狱后的完全没有社会活动能力的李旺阳,以“颠覆政府罪”重判十年,且持续对李旺阳家人进行迫害。据知情人网上透露:李旺玲只是一个极有亲情的妇女,并不支持其兄的政治观念,面对当局毫无根据的二次重判非常愤怒,她在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电话采访时介绍了一下基本情况,即被邵阳当局判了3年劳动教养。不仅这般,还进一步把李旺阳妹夫也列入打击对象。李旺阳妹夫赵宝珠本是某厂保卫科长,因他顶住上级压力为其妻的冤案奔走,所在单位竟然无理将他除名,不让他再去上班。在此情况下,赵宝珠还是千方百计想尽办法,在保证“不搞政治活动”即不为李旺阳和李旺玲的冤案要说法的前提下,花钱找人把妻子从劳教所弄了出来。这时没有工作的李旺玲赵宝珠夫妻唯一的女儿又要读大学,没有办法二人只好每天出外打工。2004年邵阳市要搞形象工程,把李赵家的住房划进了“步行街”范围,所给出的价钱不足以在本地买到同等面积的住房,李赵夫妻拒签合同。开发商得知李赵夫妻是当局的打击对象后就趁火打劫,于两夫妻上班家中无人之际把其房屋强行拆掉,分文不赔。李赵面对这种土匪作为求助国法,法院则按照邵阳当局旨意拒不受理,这么多年过去,仍然没有给予李赵夫妇任何补偿。
    
    李旺阳被死在一个典型的极权政府的统治之下,邵阳警方之恶即是极权政府之恶。在以一党专制、领袖崇拜、一元化的官方意识形态、政府垄断军队、秘密警察系统、政府垄断大众传播工具、中央组织和权贵集中控制经济、国家恐怖主义、现代的人身和心理控制、文化阉割、钳制言论自由等手段打造的国家社会环境中,地方和中央,是不可分割链接一体的极权锁链。地方乱来皆与中央关联就是中央乱来,不论中央直接下令与否,地方官员和上级政府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据路透社4月30日报道,中共为了巩固权力而拨出大笔维稳经费2012年比01年增加11.5%,达到7000亿元,而2012年的国防经费才6300亿。中央一方面在经济上给维稳充分垫底,一方面又以“构建和谐社会”的政治文化画皮鼓吹维稳,用所谓“精神、政策和指示”公开或内部传达深化阶级斗争意识,消灭“不稳定因素”于萌芽状态,维稳的成果成为上下级官员的首要政绩。由此,在一个中共极权官僚“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的时空中,任何与“吻腚”体系冲突的言行,皆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李旺阳作为6.4抗暴“黑人”,受饱“惩戒”尚在呼吸的亲历者见证人,且是长久坐牢绝无悔改之意的“反革命”,且在6.4敏感时期接受“敌对势力”采访大谈6.4,极具“煽动性”、“颠覆性”,正因此,对他这个“政治人物”的政治报复达到登峰造极——直接肉体灭绝。
    
    6.4后,就我个人有限认知尚未有另一例如李旺阳一般的政治异议人士被如反右文革六四时期直接被肉体灭绝,但大有可能还有没受到外界一点关注的不知名“底层政治异议人士”被如此对待。而对政治异见人士采取肉体灭绝手段,我相信中共极权一直存有这样的邪恶用心。对于杨春光,六四时期被恶人暴打昏死,后来多年留下后遗症终于重患脑血栓期间,当局同样不停止监控骚扰,最终病重死去;力虹在狱中重病难挨,当局不批准其保外就医且不及时有效医治,最终病重死去——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肉体灭绝,只不过没李旺阳事件这么显眼直接。对于严正学,对于廖祖笙,他们的儿子皆因他们的政治异议而死于非命——这是针对其家人的肉体灭绝;对于高智晟及众多系狱良心所遭受的苦难——也正在被肉体灭绝中。《大纪元》2012年6月19日刊发的一篇作者为张粟田的文章《李旺阳们被自杀 中共还应该有未来吗?》中提到:“在1999年,中共发动对亿万法轮功学员迫害开始,就下达了‘打死算自杀’的决户令,至今十几年过去了,这罪恶应在延续着。目前有据可查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3,559人。其中像李旺阳式的被‘自杀’死亡案例,有148例;死因不明被强行火化尸体的案例,有249例”。
    
    对于普通的底层弱势屁民来说,被他杀而官方一来就结论“自杀”或编造死亡真相的事在当今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躲猫猫事件”、“俯卧撑事件”、“乌坎村薛锦波事件”、“钱云会事件”……被黑监狱死、被上访死、被精神病死、被失踪死、被跳楼死、被强奸死、被医疗死、被自焚死、被突发病死、被事故死、被私刑死、被刑法死……等等——我们真的活在被死时代。
    
    【李旺阳的精神遗产】
    
    李旺阳之死,是草根屁民之死,亦是真实铁汉之死。李旺阳之生,是草根屁民之生,亦是真实铁汉之生。红尘浮世,总见重彩浓墨。旺阳生死,深切中国,雕刻悲壮。
    
    由其引发的港人25万人游行抗议,大陆众多人士声援彻查真相、网路纷纷抗议,使人随之想起6.4时期香港同胞和大陆民众同仇敌忾、肝胆相照的场景。面对同一个极权废墟,同样的精神绝境,当有斯巴达勇士为自由意志和捍卫家园慨然前行,以铁肩流淌出的生命之血践行当初向太阳和黎明许下的承诺之时,作为家园亲人、手足同道,理应作出我们必须的息息相关的情感道义呼应,否则,这个家园及其中生命,必然被暴虐征服,苟活于世。
    
    李旺阳之生、之死,使我们还有尊严和力量从苦难红海伸出鼻孔,从其斑斑血迹的墓碑之中,见证并吸收这一笔回应6.4光照当下彪炳未来的精神资源遗产:铁骨铮铮的铁窗民运精神,知行合一、实修实证的良知情怀。
    
    自1978年始,一波波民运浪潮一个个民运人士冒着失去自由甚至失去生命的风险,向着铁窗提着头颅以鸡蛋碰石头肝脑涂地的撞击反抗,为的是本有的自由人性尊严,以己之火光划破独裁暗夜铁幕。铁窗,乃中国民主运动的祭台,也为中国民间道义力量的基石。这祭台和基石之上,浸透着一个被铁锤重击满身瘀血的民族太多繁重难以一一记述的血泪,就在这殷红刺目、苦涩无底的血泪之中,李旺阳这般的民运人士,却在肉体承受坦克镰刀极度摧残之时,仍从群氓横行之地默默无闻地护持崇高无暇的理想主义信念,竭尽全力护持着绝不屈服的自由精神意志。
    
    一个普通的玻璃厂工人,因受北京西单“民主墙”及波兰团结工会影响,1983年,与朋友组织“邵阳市工人互助会”当年被抓,后免于刑事处分。1989年,参与组建“邵阳市工自联”担任主席,发动工人游行、示威,声援以北京为中心的6.4运动,同年6月9日被捕,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13年。入狱后,因“态度顽固”被狱卒毒打和施加酷刑,后因绝食抗议复遭酷刑,被撬掉多颗牙齿强制进食。在此漫长的黑狱生涯中,我们后来所知的情况是匪帮恶徒施加给他的折磨让他疾病缠身,双眼失明,双耳失聪,无力走动,生活完全不能自理。2000年6月8日刑满释放出狱未到1年,身体上已成废人的他,因在监狱受非法迫害致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之事由妹妹帮忙扛至当地政府,为维护公民合法权利向政府索赔。2001年5月30日,他第二次被以莫须有的“冲击国家机关”罪名入狱,刑期为10年,2011年5月29日被释放。被释放后直至2012年6.4期间,他只能以近乎植物人之躯躺在病床上,直至最终被草草毙命。听说活了62岁的他未结婚,也没孩子。
    
    李旺阳死后是热闹的,活着却是孤独的。当然,死后的这些热闹回应对比当今后极权社会道德沦丧、欲望暴涨、名利抢夺、投机运作、流行泡沫、娱乐至死、快餐主义、价值虚无等等庞大的喧嚣迷幻氛围来说,也同样是孤独的。选择从事民运这样“高成本高风险高代价”的“冷门”事业来说,从一开始,也就选择了孤独,选择了苦难。而李旺阳的孤独和苦难,对于他个人的日常生活来说,并没有给他带来世俗基本幸福的安慰。对于我们很多普通人来说,承受苦难付出代价,在得到自我救赎、自利利他之余,或多或少都期待能换来一些掌声鲜花,包括自力更生所赢取的稍微宽裕的生活处境,这是人性使然的正常需求,也是要为自己和后代所争取的幸福权利。但李旺阳所担当的铁窗民运,致使他从踏入监狱那天起,就背负艰难的命运,被迫与安逸生活告别,承受内外多重的冷漠和残害。第一次出狱后,就算不被折磨残疾,在情感和生活荒漠化的社会境遇中,想找份工作养活自己且不说让亲人受点惠也十足困难。不要说获得一些社会救济,即便连同道组织机构和个人,因他如此“籍籍无名”、“没有走红”,也很难关注到,给予一些心理和物质上的援助。就算李旺阳第二次重刑出来,据我有限了解,除了他妹妹妹夫、身边挚友的一些帮助外,几乎没有其它支援,甚至很多同道都没听说过他的名、有他这个人,独立媒体上也鲜有对他的报道,直至他被杀。我独立写作10年来,从未从任何处听到其名,到了2012年4月我才从师友武文建转载的一条微博,首次得知李旺阳其人,见他瘫痪在床、昂着头颅、半张着嘴露出两颗牙、鼓睁双眼的照片。我随即转发了微博,很快被删,后我将其转发在了推特脸书等主页。看着他的照片,我无言以对,如同当初面对死去的师友杨春光和力虹、还有车轮下的钱云会一样。短短2个月后,就面对了他被自杀的现实,他的血肉和6.4广场上被碾压的血肉粘结在一起,让人心寒,近乎冰冻。我知道作为“6.4暴徒”一份子的老武哥经常言辞激愤地批判当今一些“精英”,呼吁关注底层受难者,我理解并支持此种批判和呼吁。我也认为,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对如李旺阳一般的底层良心关注不够,“眼高手低”,过于“自我”,对于太多的铁窗人士,我们亏欠太多,甚至有罪。
    
    李旺阳是真正的知识分子,我没读过也不用读他的文字,他的行动就是他的学问,他的受难就是他的思想。如果一种思想一种学问于其中听闻不到良知的跳动,对美善、情爱、理想、希望、正义和自由的追寻——人类生存和前行的价值起不到启示推动作用,我也不必枉费心思去读阅,我宁可是文盲。李旺阳知行合一的悲怆历程,对邪恶决不妥协的精神,足够我受用一生。我要说,百年中国层出不穷的罪恶,满目疮痍的悲哀,一大因素正是由于知识分子的堕落无耻。知识与权力结盟,知识人充当恶政帮凶口舌,与丧尽天良的政客沆瀣一气,变换各种语言花招为暴政抹脂涂粉,自愚愚人换取一点做狗的口粮。此种“文字事业”至今盛行不衰,五毛不值一提,而某些披着“公知”外衣貌似“异议”的人士,天天时时卖弄着一套复一套的语言幻药,婉转妖娆撸管意淫之甚,尚有一点认知力的人不免深感如活人妖艳池,阴风阵阵。孔庆东余秋雨吴锡进吴法天司马南等文革余孽在微博时代虽有极权施舍的一些话语霸权,但基本无市场,已不能和文革一般忽悠大众。而粉面油头多面玲珑的一些知识分子,在缺乏如李旺阳一般高风亮节的“灰色空间”,利用李旺阳等先行者用鲜血争取开拓出的一点微薄的言论空间,不断表演着宫怨,与权力变态交媾,泼出的“温水”不容小视它的迷惑性,此类言论其手段和内涵的迷惑性与极权其实形成内在同构,若不清醒,很多“青蛙”都会被逐渐煮疲煮晕直至煮死。
    
    “良知”不是一个空洞的道德文辞,也不仅是一个哲学意义上的概念,它要化为具体的行动,才具有意义,正如同“自由”一样。我们从当年的民运先驱,类似李旺阳一般参与的6.4运动分子,及后继的组党人士,网络兴起后的“维权抗暴”人士身上,可以真切体悟到良知和自由的本义。
    
    我曾发过这样一条稍显“重口味”的微博:懦弱,因人性使然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不必严加强求,量力而行便好,沉默者也有沉默的自由权利。但要将懦弱强说成理性、美化为美德,就是一种毫无含糊的堕落病态了。甚至以懦弱批判勇敢,将勇气贬义,用懦弱指责勇敢为“激进”、“鲁莽”、“不理性”和“不成熟”,就是一种光天化日的典型太监式的变态和下三滥了。
    
    李旺阳没有“妙手著文章”,但“铁肩担道义”。他身上集中示现了铁窗良心的人生境遇,此种悲凉境遇远不是我们的一点文字所能窥探究竟的,我们因他的死而写出的文字远远配不上他为我们所诠释的生。而现实惨烈之处,我们可以选择睁眼面对,沿着被撕裂现实中他们的坚硬足迹,继续未完成的使命。诚如师友郭飞雄所说:“我们不能无所作为。我们必须做出系统纵深的反应。为硬骨头英雄李旺阳,为我们自己,也为同样将受到反作用危险的可能的施虐者……面对无数就在我们眼前发生的悲惨和苦难,面对英雄李旺阳和那些拆迁自焚跳楼的弱势者的冤魂,我们不能沉默。我们曾经为你们所做的事情太少太少,我们要昂起头来,要勇敢地面对可能到来的黑暗。”
    
    【李旺阳事件再次以生命为代价提示了中共的邪恶本性】
    
    6.4枪响人亡,将一代人的理想碾成灰烬,也将80年代很多人寄托胡赵的改良幻梦彻底埋葬。被杀的杀,关的关,流亡的流亡,沉默的沉默,背叛的背叛,变异的变异,消解的消解。坚守的,带着永恒的痛,要么在小监狱里,要么在大监狱中,艰难坚守着。
    
    6.4之血,是文革之后中共极权给国人最为严重的教训,也让世界再次认清了共产极权主义远超纳粹的残酷及对人类的威胁。6.4作为一场民主运动,按照政治变革效应来说,它在中国失败了,其余波却撼动共产极权阵营,并导致“苏东波”巨变。6.4之血带给国人的正面效应在一党独裁政治的淫威中很难得到彰显,而“精神毁灭”的负面效应却被动和主动地深入了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的心脑。加之邓氏及其权贵官僚集团吃着6.4血果,延续毛氏极权的政治恐怖,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以权贵资本垄断方式,以疯狂掠夺资源、榨取民众财富、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打造出“大国崛起”的假象,将6.4后的中国引入一个道德奔溃、泛滥物欲、充满投机、唯利是图的后极权糜烂境地——知识分子本是时代的良心,中国知识分子在被坦克压死压伤压残之后,已很难担当良心的称谓——太多的知识分子在物欲的追逐和名利丰满之中,失去了对正邪、是非的价值和事实判断,甚至遗忘了屠夫的滔天罪孽,因屠夫喂养的利益好处而对屠夫感恩涕零起来,恋父情结和人质情结紧紧勒住知识分子的心灵。
    
    有一个简单的比喻:毛氏极权主义是二话不说脱了就猛干,而邓氏极权主义则加了抚摸揉捏动作,还会换各种体位,各种情趣衣具——其实本质上都是强奸。事实上,我们每一个人至今仍是政治“性奴”、文化亡国奴,谎言暴力+精神专制+文化种族灭绝+恐怖威慑至今仍是维系中共政权的法宝,无言论自由、无民主选举、无基本人权、无宪政法治,仍是我们面对的现实。
    
    中共极权之罪之恶罄竹难书,侵害人权的事件层出不穷,我们从历史从当今生存现实即可得知: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侵藏、侵蒙、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六四屠城,宗教控制,信仰迫害,计划生育,拉萨屠城,军队镇压,枪击民众,瓮安事件,钱云会事件,躲猫猫事件,太石村事件,石首事件,邓玉娇事件,杨佳事件,唐福珍事件,乌坎事件,新疆事件,三聚氰胺事件,富士康事件,毒疫苗事件,启东事件,官警恶行,丑陋权斗,红歌洗脑,贪腐成风,经济垄断,捞钱洗钱,权钱交易,煤矿灾难,抓捕访民,胡乱治罪,劳教惩治,暴力执法,活摘器官,新闻审查,封锁真相,圈地抢地,强行拆迁,股市掠夺,天价房价,低廉工资,通货膨胀,破坏生态,环境污染,豆腐渣工程,有毒食品,压迫奴工,虐待囚犯,抢尸焚尸,蹂躏幼女,藏人自焚……
    
    中共极权政体建构在马列斯毛邓的邪恶荒谬理论之上,从一开始就在邪路上狂奔,以各种反人类反人性及迷惑性手段维持其非法政权的稳固,没有强硬的持续性的抗争,它绝不会收敛,也绝不会主动或自动崩盘。极权发展的时候还必然在扩张,不仅残害本国人民,同样会残害世界人类,玷污普世价值原则,这是常识。当年英法等国因对希特勒的绥靖政策已饱尝苦果,而世界各民主国家对中共极权主义,若采取若隐若现的绥靖政策,代价会更为惨重,恶果现今正步步显现:中共极权体制下,权贵官僚奸商无底线无止境的资源掠夺污染环境,对全球生态的影响已扩大;中国输送出去的食品物品,被检测出含毒;中共长期支持和保护世界仅剩的几个专制政权及其独裁头目,支持恐怖主义势力;中共在全球进行党文化渗透,输出文化垃圾,污染西方文明生态,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中共党员、为独裁辩护喷洒丑陋人性的莫言,就是因瑞典文学院背离诺贝尔被极权侮辱而堕落,此前郎朗在白宫奏红,宋祖英在维也纳大厅唱红……等等。人权迫害是扩张极权的铺路石,随着中共国在与他国利益交换所赢得的发展空间之中,香港大幅度的沦陷、台湾逐步地被统战已成现实。如果本国人民不强力抗争,西方国家不及时警醒,待中共极权强大到足够抗衡全球民主力量的时候,那世界才是真到了末日。
    
    李旺阳事件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标志性警示事件,是6.4屠杀的延续,它如6.4一般,再次狠狠击碎了中共政改的谎言。有形的坦克、军车、防暴车、警车经常出现在“重大敏感”期、“群体性事件”期和拉萨街头,而无形的坦克却一直在我们大脑和内心开动,在文字之间穿行。对政治异见人士,如今依然以“法律”的名义用监狱铁窗对其进行政治迫害,甚至动用肉体灭绝。如果不冲击政治禁区,不触碰极权底线,知识分子或网民虽可在网络上发点牢骚,但我们依然只能在没有人权保障的环境中苟且偷生(吃饱喝足弄暖,仅是猪权),任由极权肆虐,家国沉沦;如果我们如李旺阳一般坚定不移,敢于冲击和碰触,那我们谁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李旺阳。为生而死或向死而生,确实是一个问题。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灰色地带”,依附极权与其一直内外同构下去,游戏下去。可我们要长教训的是,在极权政治社会中,我们都活得不正常,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高枕无忧的,火随时都可能烧到自己脚背。在恐惧和奴性的阉割之下,我们的幸福感又何从谈起呢?极权独裁最后定被民主潮流淘汰,罪和恶都要受到审判和清算,生命的价值尺度也会在我们生命的过程和尽头作出衡量:精彩或惨淡,崇高或卑贱,不凡或平庸——我们是可以让自己的生命呈现主体精神色彩的。
    
    【结语:未亡人的使命——重铸六四之魂】
    
    中国23年来的人权灾难皆与6.4屠杀关联。没有民主,就没有人权,6.4屠杀,就是中共对民众争取民主言行的决绝回应,此种回应所造就的恐怖气氛,持续至今弥漫中国社会。“勿谈国事”,“书斋化”,“去政治化” ,“革命污名化”等成为当今很多知识人自我审查的条框,由6.4屠杀和镇压所形成的对付反对者的一套政治规则,成为当局背后的底牌,这底牌也是长期高悬民众头顶的履带。
    
    面对同一条履带,6.4时期太多人胸怀希望,走向街头,站起来抗争,形成了群起抗暴的局势。生命被碾,但精神不灭,6.4之魂仍深植于很多国人的骨髓,促使其铭刻国殇,用记忆与遗忘战斗,在见证苦难的同时,发出突破恐惧的反抗之声,以实际行动参与到当今具体的公民“民主—维权”运动之中,不断集结起全民维权、群体抗暴的浪潮。
    
    近几年大量网友民众公民意识强烈,充分利用推特/微博等自媒体,自发围观、联接互动、交流战斗经验、团结火焰,既办实事,又增进友谊,不断促成一些具体民生问题、政府官僚侵权事件的解决,也使很多人权问题暴露公众视野,引发关注,这是绝望深处值得欣慰之处。我们还有太多事情要做,还有更多力量需要凝聚——如此,才可告慰6.4运动和李旺阳等很多抗暴英雄的亡灵,才对得起那些仍在苦难中煎熬的同胞亲人们。
    
    文章最后,也声明一下:王藏本人任何时候不会自杀,待中国实现民主后还要周游世界呢!嘿嘿!!
    
    2012年8月初稿遗失,12月底重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2287303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用行动来悼念英烈李旺阳先生
·第三只眼看李旺阳之死——探访手记/一清 (图)
·李旺阳先生“被自杀”:荒唐的死亡鉴定/李方
·北京观察: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图)
·李旺阳事件激化港人怒火/林保华
·蓝莲花:李旺阳的家乡,光荣而黑暗的邵阳
·关注李旺阳:呼吁有良知者加入签名/曼谷李方 (图)
·李劼:朝李旺阳鞠躬,向香港人致敬
·被精神病的贺伟华先生,你没被李旺阳吧?/郭永丰
·六四与李旺阳离奇死亡 拷问良知/林保华
·看李旺阳死亡事件的“三傻”表演戏
·李旺阳、李宇宙/李方
·李旺阳先生十日祭/李方
·李旺阳案与薄熙来案是双胞胎/朱健国
·郭飞雄:永不屈服的雕像般的英雄李旺阳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刘水
·江天勇:国保要求我在李旺阳案上发言谨慎
·由死而生李旺阳/唐荆陵
·李旺阳“陈文成”的五点证据/林保华
·张善光声明质疑李旺阳死因 外界为朱承志持续呼吁 (图)
·张善光:因“李旺阳自杀身亡”而被政府非法监控一事的声明
·二十名李旺阳支持者关近半年后获释仍阻通讯
·湖南警方向异议人士出示观看李旺阳死亡案调查录像
·李旺阳生前挚友周志荣出黑监狱
·周志荣首谈李旺阳事件后湖南民主维权界现状/孔识仁
·香港民间团体为李旺阳之死求助联合国
·李旺阳家人 从未同意自杀论 (图)
·唐荆陵律师湖南归来:未找到李旺阳墓地 (图)
·RFA:李旺阳家人受访澄清 推翻官方连串说辞 (图)
·唐荆陵为李旺阳再访邵阳被扣 杨天水狱中疾病缠身绝食抗争
·澳专家指李旺阳死因报告漏洞百出支联会将上诉至联合国
·海外法医专家:李旺阳死因存疑点
·海外法医专家称李旺阳死因存疑点
·李旺阳好友朱承志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艾晓明:“现在应该是去敏感化的时代”——艾晓明访肖国珍律师谈关注李旺阳事件
·胡锦涛爱将指李旺阳死亡没质疑被指一派胡言
·湖南省委书记:李旺阳自杀毫无疑问 省内没人质疑
·血红的夕阳为李旺阳77祭日点燃烛光
·正告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李旺阳/湖南公民网络论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