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交趾”“安南”自古也是中国领土趣谈/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2日 转载)
     移民澳洲认识一些上了年纪的越南朋友,开始以为他们是华人,因为都会讲粤语或潮州话,还识得汉字能读中文报纸。他们说自己“不是中国人”,是真正的正宗越南人;这才学会辨别,长了点对越南的知识。
    
     有一次在一起“晒太阳”闲聊时,他们主动谈起中日纠缠不休的“钓鱼岛问题”,大概因为越南在南沙群岛与中国也有类似的领土主权纷争。他们认为中国官方提出作为主要依据的所谓“自古以来就是属于中国主权领土”,这种说法是荒谬的强词夺理,显得霸道。就像一个有钱有势的恶霸,他说“这个东西是我的”,这个东西就要变成他的一样。“自古以来”实际上不能作为处理当前现实问题的根据。

    
    从日本人称为“尖阁诸岛”的“钓鱼岛问题”,他们情不自禁地侃侃谈起了越南“自古以来”曾经属于中国主权领土的话题。按照中国官方的“外交逻辑”,越南也可以被“收回”,纳入中国的主权版图。这不是“岂有此理”吗?他们以玩笑的口吻表示,幸亏发生“清法战争”,慈禧太后把“安南”奉送给法国,否则,今天的越南也和西藏、新疆一样,成了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变为法国殖民地,还有争取独立的那一天;若是成为中国的殖民地,那就永无独立天日了。反思中国和越南关系的历史,他们的论点不无道理。
    
    现在说起“交趾”和“安南”,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可能不甚了解,这是中国历代官方史书的称呼,指的就是近代的越南。越南民族也是东方历史悠久的民族,据越南历史所述,他们早在4,000年前就建立过自己的国家。但是,从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10世纪,长期受到大陆强大的华夏中国各个朝代政权的侵略占领,或纳入版图(殖民地),或封为藩属(保护国),置于中国的统治之下,备受压迫和剥削。直至公元939年,由吴权领导的武装起义,打败了当时的中国驻军,才首次摆脱统治而独立,并在968年正式定国号为大瞿国。
    
    到了1802年,陈福映在法国支持下建立阮朝,并获“入主中原”(实为侵略占领强行殖民统治)的大清帝国嘉庆朝廷册封为“越南国王”,成为其保护国,“越南(Viet-Nam)”的国名便由公元19世纪启用。此后染指亚洲大陆印度支那半岛的法国,从1859年开始以保护传教士和天主教信众的理由,逐步派兵进驻越南,占据湄公河三角洲的重镇柴棍(Saigon,即西贡),并在1863 – 1884年控制越南全境,归入法国在印支半岛的殖民地管辖。此举触怒越南宗主国的大清帝国,遂爆发1884- –1885年的“清法战争”,结果是大清的北洋大臣李鸿章在天津和法国公使巴特纳签订了《清法会订越南条约十款》,承认法国与越南订立的《顺化条约》,也就承认法国在越南的宗主国地位。越南便落入法国在印支半岛的势力范围了。
    
    法国在越南的殖民统治,从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叶,基本上国泰民安,欣欣向荣。期间,法国的传教士还为越南语设计创建了一套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越南拼音文字,取代过去长期使用的汉字,就是他们现在通用的“国语”拉丁字母,实现了在文字上“去汉化”的目的。到了1942年日本发动的“太平洋战争”,日本打着“大东亚共荣圈”的旗号,赶走法国占领越南。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宣告“无条件投降”时,胡志明领导的越南共产党第一时间在河内宣布“独立”,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国。法国军队卷土重来,接受日军投降,便爆发了和“越共”的战争。双方打到1954,中国“毛共”大力支援越共军队,派遣以陈赓大将率领的军事顾问团亲临指挥,在“奠边府战役”一举打垮了法军。知难而退的法国政府,就把越南南部的行政权交回给阮朝的末代皇帝阮福晪(保大),越南国便在西贡宣告独立。翌年,首相吴廷琰宣布废除君主制,改行共和制,改称越南共和国,自任总统。越南内战一直打到1975年,越南共和国被“越共”军队打败,越南南方被“解放”,全国统一,宣布建立由共产党专政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
    
    越南朋友一般在历史上对中国不怀好感,认为从古代到近代,中国政权的统治者都意图控制越南;即使在同属以苏联为首社会主义阵营国家,“胡伯伯”歌颂为“同志加兄弟”的时期,也是如此。他们提及最反感中国侵略越南的历史事件,一个是东汉建武十六年(公元40),由于管制越南当地的太守苏定一伙贪官污吏,横征暴敛,鱼肉百姓,而且诛杀了提出批评的本地官员诗索,其妻征侧带领妹妹征贰,便率众起义把苏定赶走。建武十八年(公元42),光武帝刘秀派遣“伏波将军”马援率领大军海陆并进,血腥镇压;所到之处奸淫掳掠,杀人放火。寡不敌众的征二姐妹的部队被打垮,她们也壮烈牺牲。越南人民把她们视为民族英雄,像神明一样世代每年祭祈供奉,她们在各处的神庙至今历两千来年而不衰。
    
    另一个是“邓共”在1979年制造越南方面在边境屡屡挑衅的借口,名为“自卫反击战”,实为赤裸裸侵略越南的战争。现在透露的内情显示,当时党中央高层都不赞成由于越南“亲苏”和越南出兵打“赤柬”,发动大规模战争“教训一下”越南;但是自命为“第二代领导核心”的邓矬子一言九鼎,执意要打,就调动大军进攻越南。战事从2月17日打到3月16日,双方伤亡惨重,可谓“两败俱伤”。中方公布击毙越南人民军8万人,取得“伟大胜利”,主动撤军;越方公布歼灭中国解放军2万多人,打退敌人,保卫了国土。这场不义战争,中方付出巨大的代价,伤及越南的无辜平民,加深了他们对中国的仇恨。像“抗美援朝”一样,数以万计的优秀中华儿女无谓地跑到异国去送死,真是冤枉!
    
    中国在历史上确实有过伤害越南人民的地方,民主化以后的中国,应该向越南人民表示道歉,并对他们作出必要的战争赔偿。
    
     (2012年11月10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512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菲律宾是中国领土的证据发现
·斯大林为何推翻列宁有关归还中国领土的承诺/李奉先(图)
·印占“阿鲁纳恰尔邦”是中国领土/冯锦华
·中国驻卡塔尔大使:钓鱼岛是中国领土无可争辩
·外交部:反对日政府侵犯中国领土 不针对日人民
·外交部:日本须立即停止损害中国领土主权行为
·陈光标在纽时登广告 声明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外交部:不允许买卖中国领土钓鱼岛
·中国领土纷争要“谈打”两手准备
·中国新闻网不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
·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联合国总部上访记--钓鱼岛是中国领土!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痛说江亚轮沉没
  • 南京爱情隧道
  • 习近平很危险
  • 中美關係在多方面的衝突和對抗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 中國經濟誘惑使东南亞國家陷兩難
  •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 占中,中共真成了最大赢家了吗?
  • 新华社关于习主席回答《纽时》
  • 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
  •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 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20年的启示
  • 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水良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 大字报上海访民蔡晓红“寻衅滋事”
  • 谢选骏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 徐水良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
  • 台湾小小妮 經濟世界第二,還不能普選
  • 谢选骏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 念此的博客思维遥测带来的困惑
  • 严家祺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 大字报江苏访民杨彩英:国外去领事
  • 蔡楚桑普
  • 中国控诉做“这种事”一定要脸皮厚不
  • 油麻菜仔专集为何会美国学中国的优良传统
  • 雷声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
  • 璋㈤夐獜鏂囬泦闈╁懡銆佹垬浜夈佺敓鎬佸
  • 雷声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
  • 江中学子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
  • 刘佳音全能神的發表《「救主」早已
    论坛最新文章:
  • 中纪委网站:刘志军谷俊山动辄数百套房产(1张图
  • 被控泄密 中国敢言女作家高瑜恐被囚终身(1张图)
  • 中共官场握手学 上下级的手怎么握?
  • 刘东:习近平是一个联动分子
  • 父母斥责败家子,反倒成了抹黑家门了?
  • 保羅在羅馬巡撫前受審
  • 都說沒有指揮部,這次活動誰自認大佬誰被拍磚拍
  • BBC: 习近平想的无非4个字:救党保权(1张图)
  • 水镜:给香港同学们的一封信!
  • 香港占中指挥部告占领区全体军民书
  • 王岐山现身六尺巷 释放强烈信号(1张图)
  • 中国出事了?紧急封锁数千网站!
  • 百年香港上演《雲圖》
  • 牛樂噭之934:习近平吃大便
  • 占中,中共真成了最大赢家了吗?
  • 项守信被捧为宪法梦的釘子户而迄立在中国
  • 司法沦为权力工具历经中级、高级、最高级“三院
  • 美嘉顾问
    公证翻译;移民投资;财税咨询;商务考察
    美国热线:+1(858)216-5101/+1(941)227-4339
    中国直电:+011-86-13902490716
    国语 粤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