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到缅甸北部谈兵工厂计划,所见所闻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原标题:缅北调查报告 现标题为博讯编者所加
     在缅甸特区,见到了几位军中大佬,因那里需要重型武器,而我得到这个信息以后,就过去与他们商谈,通过中间人介绍,他们也就与我几次会面,商讨,并听取了我在缅北开办秘密兵工厂的具体设想,也是缅北地方武装做梦也想做好的事业之一。
     用一个技师的话说,无重炮无防守,并指出了缅北并没有几件先进的武器,这在四邻已经到了拥有制导武器的今天,全靠小米加步枪或地雷布阵和那没准的支助(又随时被出卖)是不行的,要想在缅北站住脚跟,武器虽然不是第一位的,可没有威慑对手的镇家之宝,的确不行。

    我作为一个游说者,与双方接洽,军方要的是实物,技师们要的是现金,通融一下都没机会。要说缅北长官们,除了那位无家可归的大佬外,都很和蔼可亲,具有十足的人情味,但由于中国招摇撞骗的蠢类行骗一把又一把,我们即使做人质也说不服对方大胆投资,而且,大佬们听信中国过去的、身边人的暗地否定的话,也就没有谈成。
    缅北很适应穷困潦倒的英雄到那里发展,更应该是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大智慧家与当地土“皇帝”共同经营的地方,也是真正的强者显示力量的最佳处女地。缅北的土皇帝自己都承认自己的智商平庸,没有新时代的能力。通过接触了解,已经知道,他们看重的是势力,能帮助他们壮大与发展的很受他们欢迎,特别是在军事上。
    我的看法是:缅北应该是独立的王国,它更不应该存有血腥的杀戮,不该依靠中国存活,在缅甸政府还未强大前,早日形成自己的强大军力,才能免遭生灵涂炭、权利丢失。
    要我看,缅北特区几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属于任何一方,它应该属于它自己。而能完全达到这个目标,仅凭现有的缅北军事势力是不够的。也就是说,缅北仅靠一些小米步枪来对抗侵吞未免不行。而在这当口,世间的有政治眼光的就应该把政治视角转向缅北,发展它,强大它,及时淘汰劣的,繁荣新的。
    到了将来,它应该是独立的王国——学习以色列。
    在金三角杀害中国十三人的一些歹徒,被抓住了,虽然地方土匪头目诺康是缅甸人,却在逃到老挝边境就被早在那里守候的老挝军方抓住,并送给早在等候的中国警人送入中国监狱,原本很没颜面的中国强人似乎有了点面子,但作为主权的缅甸国强人却一点也不羞耻,还帮助中国强人做这种有辱国家尊严的事。
    
    且不说诺康究竟是不是替罪羊,缅甸土地上的“案犯”在异国受审,那不是侵权行为了?为什么?
    同时,总结一下,诺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首先这些人:
    一没有没有明确的政治目标;
    二、管理相当的不严谨,手下不论做什么大事情,诺康不一定能把握住;
    三、抢掠、敲诈过往的商人,不拥有互惠互利的方针;
    四、种植鸦片贩卖毒品为重要经济收入,受到国际社会普遍的排斥和打压;
    五、缺乏现代发展的技术、思想和战略眼光;
    六、不知道利用人才发展体系。
    
    十三位中国人被杀害时,我是刚从第三特区和果敢到了二区佤邦的邦上,第二天我就来到四特区的小勐拉,住了一晚就乘坐去媚公河的班车,班车终点站不是媚公河而是离湄公河还有三十公里之遥的南板,别看这三十公里不是太远,但要徒步到达还真是个问题,而我的目的地却是金三角地区,我要到那里进行实地考察。
    
    刚来缅北,据长住在这边的中国人说,这边军警很和气,我接触的军官的确不错,兵士更是客气,但有一次在小勐拉为节省开支,没住旅馆,有两个盘查的特区警察不仅语言污秽,行为相当粗暴,并亲睹了他们踢翻了一个流浪汉,我仅被辱骂了一句就抓紧逃离,一路上我被查翻了数次,可能认为我夹带毒品,由于配合,我并未受到过多的袭扰。
    
    不足二百公里的路,破旧不堪的客车摇摇颤颤,花费了八个多小时,终于颠到了南板,并在南板认识一位湖南老乡。他们夫妻在这经营水果摊有十二年了,对当地的风土民情十分了解。
    
    本土人十分稀少,拥有文化知识的人十分有限,特别是一家要出个男丁到边境守边,街面上便很少有男人走动、购物、游玩——大多是女人,地里农民绝大多数也是女性或者年龄偏大的男性劳力。除非不是本土人。
    
    也就是说,这里政府根本就不懂得百人人治、千人法制、万人文化治理的道理。
    这里的人们对性交并没很多的忌讳,有的女人即使给她一瓶矿泉水她就不在意男人在她身上取乐子找刺激。而且,特区的自由程度到了赌黄合法的地步,谁也不会因为赌博嫖娼受到歧视,因为这里的人们除了此两项玩法,没有什么好玩的事了。况且,大多数家庭并没有多少收入,出境玩耍乃是一种奢侈的事。
    
    刚到二区的孟平,见到五个年龄最大的不过六岁的孩童,还有一个后背绑缚住一个不足一岁的孩子已经在哥哥的背上熟睡了,无力的娇小头颅随着哥哥玩耍时的变换动作不停地摇摆。更可叹的这六个孩子除了熟睡的都跑到庭廊垃圾桶里挑拣瓜皮,又惊动了瓜皮以及其它人用垃圾上的绿头苍蝇的哄哄乱飞,他们是在挑拣稍有点红色的瓜皮啃着吃。我急忙赶过去让他们统统扔掉,并带他们到水龙头处帮助他们洗了手脸,又带他们在一个小店买了几十元的小儿食品,分给他们。店老板告诉我这是一家的孩子,爸爸去当兵,妈妈种植了几十亩玉米和其它作物,肯定是穷人家的孩子。
    
    还看到了戴着脚镣的犯人在清理卫生、打扫垃圾。知道了在这里的囚徒没有什么刑期,政府什么时候释放也就说不定了。这里几乎没有更科学的治理法规。
    缅北山地辽阔,人烟稀少,地方政府不推行计划生育,女人也不懂得少生优生,更没有节育的措施,大多数女人怀上了就生下来。再说,这里的土地是需要更多人的劳动,才能呈现繁荣景象。
    
    当然,这里最受欢迎的是中国人。
    
    诺康的人马就是一群没有底线的土匪,他们没有什么政治理念,文化相当缺失,仅是为钱财,虽然做过几件对当地人有益的事,但由于生财之道有问题,到现在还在被彻底清剿。
    
    缅甸政府一心想着统一国土,由于穷困,缅北也不是什么富地,努力起来自然不上心,加上佤邦军事势力和暗地支持的中国强势的实际存在,他们在行动起来投鼠忌器便自然得很。
    
    这里最恨的是间谍,只要捉住就会让他变成死尸,地方武装的主人对间谍行为决不辜息养奸,也不会宽恕。也就是说,到了缅北地区,尽可能不要拍照,免得被误认为是间谍,他们的分辨能力十分有限,你再会解释,他们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也不能怪他们,他们不采取一些防范措施怎么行呢?
    这里医疗卫生十分落后,管理也不正规,流通的也只是中共钱,如果你有兴趣,只要有中共钱,就可以搞一块自己的土地,赋税又相当地少。当然,也有啃大户的行为,如果不与当地军中大佬搞好关系,你到这边大笔投资发展就有冒被吃掉的危险。
    
     这里的生活必须品几乎都是来自中国,也有泰国的,什么普通物质,只要是世间有的,有中共钱,就不难买到。这里基本是中国人活动、居住的地方,权力人亦多是中国人。
    
    到了湄公河一个小码头,也是从老挝、泰国走私到中国货物的一个码头,船只不算很多,箱车确实不少,国际上的走私车辆、柴油,以及其它物品,多是在这里上岸。
    
    我问了一下当地人,想去泰国旅游怎么去,因为在南板的湄公河的西岸过去,到泰国,根本就没有什么路,也不安全。
    同时我才知道,缅甸政府军为什么管不住这里,这里是山峰挨着山峰,几乎看不到蚰蜒小道,去泰国赌场参赌,也只有花六百元乘坐铁皮船从湄公河过去到泰国的边界赌场。
    
    据闻,那片赌场,有的被广东人控制着——那里的广东籍老大对广东人十分地义气,只要你是广东籍,会讲粤语,到他那做小弟,还是能拥有一个不错的饭碗。
    由于经费的问题,我没有过去,再说,也没有必要到那边去看究竟,因为对赌博找靓妹我不感兴趣。也就在湄公河边的私人旅馆住了几晚,爬了一些山,看到当地的土质有铁矿无疑,只是含铁量多寡不知耳。
    
    如果民运人士能够看重这里,建立自己的桥头堡,还是可行的,或者是台湾有欲图大陆的政治人物看重这里,建立起来一个桥头堡不是难事,关键是要在这里合法地秘密进行,才能保障正常运行和发展壮大。
    
    只要是不影响当地的管理,友好地共处,那么,搞些商务活动还是不错的选场。
    不过,中国强人政府的特务渗透十分地严重,要是公开搞什么民主阵营,对立的军事目标,中共特务想扼杀在摇篮里已是易如反掌的事。因为他们能随时随地都可以过境指挥特区地方警察抓捕他们指定的“案犯”。
    
    历来,我不赞成对中国的独裁政府采取暴力行动,以及什么骚扰活动,那是因为我认为真正打败中共独裁势力的上乘之法是能影响中共内部分化,瓦解,和缓地推动他们内部激化矛盾,和自己拥有强大实力作为资本能够对中共说“不”而能受到重视。当然,我不支持、也不反对任何人的有利于民主事业发展的具体做法。因为中国的利益集团中的一些流氓,他们本身就采取了卑鄙的流氓手段对付我们,他们在扼杀反对势力时,使用的方式方法已经没有了底线。
    
    更要清楚,在他们能做的地方,就少不了栽赃陷害,跟踪,盯梢,渗透,抓捕,暗杀。这种野蛮的行径,即使以后,都会被他们交叉运用,我们再与他们不合作,讲和谐,是不是脑袋有病了,大家自己想去。
    
    我们都知道,对手最害怕的方式是推倒它的最佳方式,不外就是我们如何能结合实际地运用而已。而能真正降服独裁者的办法就是多管齐下——大家都能有效地扮演自己的角色,能够带动更多的人起来与独裁势力进行实际有效地斗争。
    
    有些海外民运先生,总以为中国人民太软弱胆怯,其实这不能责怪民间人士。民人中,许多各色各样的人都想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发一些光热,却不知道怎么走?谁能带动他们?我认为,他们不外缺少一个施展本领、释放能量的平台,或则基地。这也是中共当局最害怕的,最会打压的目标。
    
    而在中国,任何地方,想形成自己的势力,根本就不行,原因是中共特务的侦查、监视技术已经是使反抗者几乎暴露在光天化人之下了。也就是说,每时每刻,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不难侦破,而处在弱势地位的民间人士就会遭到他们的禁锢或镇压。
    
    记得有位十分有名气的民主党主席曾经对我说过,他能带动千军万马,由于不着边际地说得次数太多,我便问他在国内怎么带领?能否可行?他肯定后我道:“好说,我给你先招来2000人,都是坚决反对独裁势力的进步人士,你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么?或者他们的吃饭问题,睡觉问题能解决么?”
    
    事实上,他一个问题也解决不了,还说民运人士不团结、不听话干么?到头来,他老先生自己身陷囹圄,不知道暂时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民主运动,是我们不能秘密的组织起来,怪那些仅会冲锋陷阵的战士,而不责怪我们这些想做将军,甚至想做领袖的嘴巴先生,岂不是愚蠢至极?
    
    前面说过,由于缅北特区已被中共特务完全渗透,地方政府为了自身利益,他们决不会、也不敢得罪中共政府,特务们的任何要求,也就都能得到满足。
    
    也是说,在缅北特区做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安全保障,中共特务无孔不入,已经大大威慑住了特区政府。
    
    不论你想干什么,决不要学彭明这个大傻蛋,更不要学那些在网上忽悠的民运中的大佬们。你想做点对中国民主进步的事,就该低调再低调,不要以为你个人有多大能耐,一旦被特务盯住,就有可能被抓捕,杀害的可能。因为特务们就像苍蝇一样见不得血,已经堕落到了不是为国家利益做事,而是为他自己能立功邀赏。
    
    更何况,我们在自我保护的措施上,尚欠缺许多相对应的有效方略。
    
    不过,在缅北搞到一席之地,做一些经济发展的事情,还是很好的地方。特别是,这里没有多少人在经营,好多土地仍然待开发。果敢的流亡政府就是藏匿在特区里拥有着几十万亩土地在招兵买马而安然无恙,如果我们能与他们合作,接受他们的领导,首先夺回果敢政权,帮助各位大佬继续巩固甚至是强化整个缅北的实际控制权,那么,现再到这边安营扎寨,建立我们的经济体系,这对中国的民主事业定会起到积极有效的推动作用。
    
    任何时候,做任何事情,没有经济做基础,都不会成功,而且是,缅北很需要新人补充,只要你想在这里做一番事业,先放下自己的信仰,以后再说,主动与当地军头合作,那么就能肯定能达到你的目的。不同的,在这里,也要会八面玲珑,谁也不是敌对势力或角逐对手,更包括中共的利益集团,方能在萌芽中茁壮成长。
    
    2012-9-14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921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巴克:独裁者,请给点生存的空间
·巴克:给孙林先生一言
·陈秀芹致党中央国务院各位领导要求查处河北省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腐败问题的公开信
·巴克:民运人士是该做实际事
·民运人士是该做实际事/巴克
·巴克:智者将会启动两个战线同时作战
·颓萎的中国社会/巴克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李聃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巴克
·陈独秀所谓的正确实际是政治上的幼稚/巴克
·巴克:现阶段的民运领袖应该先树威
·王节:东突独为什么仇视汉人? /巴克推荐
·小事最能反映出实际的问题/巴克
·王节:北京流氓当局两大怕(巴克推荐)
·对新疆民族的恐怖杀戮只能增加被杀的可能性/巴克
·巴克:挟持中国政权者已都是流氓
·巴克:邓玉娇还是要坐牢
·巴克:邓玉娇再次印证邓家制度确实是流氓制度
·星巴克低调撤去宣传单 与灵隐寺“保持距离”
·星巴克进灵隐寺:您要大悲还是大慈大悲 (图)
·故宫院长谈星巴克事件:咖啡打不倒中华文化(图)
·十八大难产的理论原因/普巴克
·咖啡磨豆机被投诉 星巴克全球召回70万台
·河北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营盘村村支书孙树森的腐败行径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