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俄国革命史》句读(七之上)/王澄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俄国革命史Trotsky’s History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托洛茨基的《俄国革命史》? (博讯 boxun.com)

    
    因为在1917年的时候,对俄国上层统治者不满的有三股重要力量:民族独立运动,工人,和农民。今天的中国,我们看到同样有三股反对中共的力量:民族独立运动,农民工/工人,和农民。那么,为什么当年的俄国革命能够成功,而今天的中国革命还在酝酿之中?从现在的酝酿阶段到大革命全面的铺开,大约还要经过哪几个阶段?这就是我们要句读《俄国革命史》的原因。
    
    从学习《俄国革命史》中我们认识到,今天中国的状况是在大革命全面展开之前的“困兽之斗”,中共已经没有退路了,但是他是“困兽”,还十分凶猛,我们现在还不到用绳子去捆绑他的时候,因为他还会咬人。“困兽之斗”的过程就是今后要长期对中共进行“骚扰”,我们要动员全社会各种力量和中共闹,就像托洛茨基说的“和公羊要奶”,直到中共基层领导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崩溃。
    
    等到中共这个困兽精疲力尽的那一天,大家一涌而上,按住他的四肢,用帆布蒙住他的头,用粗绳把他捆起来。大功就告成了。
    
    下面是小组讨论纪要,[ ]中是托洛茨基的原文。
    
    题目:第七章 五天(1917年2月23日至27日)
    
    [2月23日是国际妇女节。社会民主党各团体本想依常规来纪念她:集会,演说,传单。在前夕,没有一个人的头脑里曾想到过妇女节会成为革命的第一日。各团体中没有一个曾号召在这一天举行罢工。不仅如此,甚至那布尔什维克的组织,而且是最具有战斗性的一个组织:维包格区的委员会,全体都是工人,竟也反对罢工。群众的情绪,据工人区的领袖之一——加育劳夫作证,是颇为紧张的,每一个罢工都有转变为公开冲突的危险。但因委员会认为战斗行动的时机尚未来到:因党不够坚强,工人与士兵很少联系,所以决定不号召罢工,而准备在不确定的未来作革命的进攻。]
    小组讨论:妇女节发起的罢工引发了沙皇皇朝的垮台,这是偶然当中的必然。
    
    [如果游行示威,士兵将从营房跑到街上来反对工人,这一点,人们在事前认为是无有疑义的。]
    小组讨论:二月革命发生时,工人以为士兵会向群众开枪,后来经过群众对军队的工作,军队倒向了群众一边,使得二月革命群众的牺牲减少到最小。中国这次大革命战胜中共是必然的,不容怀疑的。革命党的操作水平就表现在能否最大限度地减少暴力行为。这就是我们研究小组的主要理论研究工作。
    
    [因此,事实是这样的,二月革命是从下面开始,无产阶级中最受压迫与被践踏的一部分——女工,纺织女工,(其中我们得想到有不少士兵的妻子),克服了她们自己革命组织中的反对,无所忌惮地握住了发动权。愈拖愈长的购买面包的行列成为最后的一个推动力。那天罢工的大约有九万名女工与男工。战斗的情绪发泄在示威、露天大会与和警察所作的冲突中。运动在维包格区及其大企业中发展起来,从那里又蔓延到彼得堡方面。在城市的其他部分中,据秘密警察的证明,并未发生罢工与示威。那天已经调动军队来帮助警察,数目显然不多,和他们也不发生冲突。妇女群众,其中不仅女工,出发到市政局去要求面包。这就和向一只雄羊要奶一样。城中各部分出现了红旗,就上面所写的字来看,表示出劳动者要的是面包,他们既不要专制,也不要战争。妇女节过的很成功,具有热情,没有牺牲,但这本身隐藏着什么,关于这,是到晚上也还没有一个人能够猜度。]
    小组讨论:中国妇女,特别是农村妇女是社会底层的底层,这次中国革命对于她们的个体解放的帮助是最大的。目前我们看到的许许多多中国社会的抗争行动中,妇女都是打头阵的。
    
    [第二日,运动不仅没有低落下去,反而增长了一倍:大约彼得格勒的一半产业工人在2月24日罢工了。工人一清早便进了厂,不去上工,开露天大会,然后开始向市中心游行。新的区域与新的居民群众吸引到运动中来。“面包”的口号,给“打倒专制!”与“打倒战争!”的口号排除了或掩盖了。尼夫斯基大街上不断的游行:最初是紧密的工人群众,唱着革命歌曲,较后是夹杂的市民群众,里面也有学生们的蓝色帽子。“散步的人群对我们表示同情,从某几个伤兵医院的窗中,士兵们向我们挥动手中的任何物件。”是否有许多人体会到伤兵对示威者挥手所含有的意义呢?不过哥萨克们不断地,虽然是并不凶狠地,向群众冲击,他们的马都口喷白沫;示威者向两边分散,然后再集拢来。群众中不曾有恐惧心。“哥萨克们答允着不开枪的”,这句话从这人的口传到那人的口。显然地,工人们和个别的哥萨克谈过话。不过稍后,喝得半醉的龙骑兵咒骂着出现了,冲进人群,开始用标枪敲打人头。示威者用全力坚持着,不分散奔跑。“不会开枪的”,事实上,也不曾开枪。]
    小组讨论:中国人民的示威游行口号也会分为三个阶段:1。为自己要利益,2。打倒贪官,3。打倒共产党。
    
    [在整天的过程中,民众从城市的这部分倾注到那部分,被警察竭力驱散着,被骑兵,偶然也被步兵阻止着与挤迫着。与“打倒警察!”这个喊声的同时,愈加经常地可以听到对哥萨克所喊的“万岁!”声了。这是有重大意义的。对警察,民众表示着猛烈的仇恨。他们用哨子,石头,冰块来逐走骑警。但工人们却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态度来对付士兵。在营房的周围,在哨兵巡逻兵与哨兵线的附近,时常会站着三两个工人与女工,和他们亲密地交谈。这是一个新阶段,它是从罢工的增长与工人和士兵的接触中发生出来的。这样的阶段在每一个革命中都不能避免。但它永远似乎是新的,而实际上也每次都依新的方式发生着,读到过它或写到过它的人,等得见到它的时候是不会认识的。]
    小组讨论:二月革命中,群众对于警察和哥萨克军队采取了两种不同的态度,喊“打倒警察”,和“哥萨克万岁”。采取主动争取哥萨克军队的支持,并获得成功。
    这次中国大革命,武警和解放军官兵对待群众示威游行的态度是决定性的。是一场非暴力革命的胜利还是暴力革命的胜利,决定因素在武警和解放军官兵手中。我们要从现在开始就做武警和解放军官兵的工作。
    
    [维包格区最先进的工厂之一,爱立克森厂的工人,于早晨集会之后,全体群众二千五百人,出发到参孙尼也夫斯基大街,在一个狭隘的地方遇到了哥萨克兵。军官们首先冲入群众,用马胸开道。在他们的后面,哥萨克们漫街奔腾着。这是一个紧急关头!不过骑兵小心地,只循着军官们所开好的走廊,以长的带形通了过去。加育劳夫回忆道:“有几个微笑着,有一个向工人好意地眨眨眼。”哥萨克并不是无所谓而眨眼的。工人因一种对哥萨克友爱的但非仇视的信心,而更加勇敢了,这勇气又稍稍感染了哥萨克。眨眼的人找到了仿效者。不管军官怎样地再想努力,哥萨克们不公然破坏纪律,但不强暴地驱散群众,而只从他们中间漏了过去。这样重复了三四次,却使两边更加接近了。个别的哥萨克开始回答工人的问话,甚至跟他们作刹那间的谈话了。纪律只剩着最薄弱与透明的一层外壳了,立时有破裂的危险。军官们赶快把骑兵斥堠哨与群众分开,放弃了驱散群众的念头,使哥萨克横断了街道放了一道哨兵线,不让游行者走向市中心去。但即使这样也无补于事:哥萨克们遵守纪律站在那里,然而不阻止工人在马腹的下“潜水”。革命并不能随意选择自己的道路:在最初几步,它得在哥萨克的马肚子底下走向胜利。一个绝妙的插话!一双绝妙的讲述者的眼睛,它注意着那过程的所有曲折。这不足为奇,因为讲述者是一个领袖,他后面跟着两千多人。司令官的眼睛既得注意敌人的鞭子或枪弹,这眼睛的视觉是锐利的。]
    小组讨论:哥萨克军队态度的转变是这次二月革命成功的开始。
    
    [军队的急剧转变,仿佛首先在哥萨克中,在这些历来成为镇压者与讨伐者中,觉察出来。但这意思并不是说:哥萨克较其他的军队更加革命。相反的,这些稳固的有产者,骑着自己的马,珍视自己哥萨克的特点,卑视普通农民,不信任工人,含有许多保守主义的成分。不过正因为此,由战争引起的变化,更清楚地可以在他们的身上发觉出来。此外,正因为他们总被引向各方,派赴各处,去敌对民众,使他们的神经感受到刺激,使他们首先遭到试验。他们讨厌了这一切,他们想回老家去,于是眨眨眼,仿佛说道:“干吧,倘使你们懂得怎样干,我们是不会妨碍你们的。”但所有这些只是富有意义的象征罢了。军队还是军队,它受纪律的束缚,而主要的线索还操在皇朝手中。工人群众没有武装。领导者们甚至还不曾想到那决定的终局。]
    小组讨论:“但这意思并不是说:哥萨克较其他的军队更加革命。相反的,这些稳固的有产者,骑着自己的马,珍视自己哥萨克的特点,卑视普通农民,不信任工人,含有许多保守主义的成分。”中国革命党要和不同利益集团合作才能成功。这就是革命艺术。
      
    [革命只在日期的意义上说,才是突发的。一般说来,两极——革命的与政府的两极,都仔细地准备着革命,准备了许多年,永远在准备着。]
    小组讨论:我们“准备了许多年,永远在准备着”。
    
    [25日,罢工蔓延得更广了。根据政府的数字,那天参加罢工的共达二十四万工人。比较落后的阶层,拖在先锋队的后面,连小企业中的多数工人都罢了工,电车停驶,商业机关停止了工作。在这一天的过程中,高级学校的学生也实行罢课来参加罢工。中午时,几万的民众齐集到加丈大教堂及其四周的街道上,人们企图开街道大会,跟警察发生了好几次武装冲突。演说者出现在亚历山大第三的纪念碑上。骑警开枪。一个演说者受伤倒了下来。群众中有人还枪,打死了一个警察巡官,打伤了警察区长与好几个警察。对宪兵抛掷玻璃瓶、爆炸物与手溜弹。战争教会了这种艺术。士兵们表示消极,有时还对警察表示仇恨。群众中兴奋地传说着一个故事:当警察开始在亚历山大第三的纪念碑附近向民众开枪时,哥萨克对骑马的“法老”[1](这是警察的诨名)开了一排枪,“法老们”竟不得不奔逃。这显然不是一个为要提高自己精神而流传的虚构的传说,因为这事件,虽然说法不一,但各方面都能加以证实的。]
    小组讨论:警察不得不逃跑,因为革命大潮不可阻挡。
    未完待续
    
    (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2012年2月25日参加讨论的有,全委会主席王军涛,美国委员会主席宋书元,还有张玉红,陈立群,董成,吕岩,刘路,顾笑颜,陈涵涛,李程乾,吴桂森,张开利,吴红花,黄巧月,陶红波,周青秀,耿倩,石恩晓,张成亮,段秋明,于磊,冯荣洽,张万哲,邢星,张寿凤,范奉涛,王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913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中)/王澄
·王澄:《中华民族四重智障》辅导课/视频
·(美国)中国民主党人对中华民族的全面否定/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上)/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五之下)/王澄
·胡适当年西学不足,耽误了中国人/王澄 (图)
·《俄国革命史》句读(四)/王澄
·孔孟之道和阿奎那的本性法之比较/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中)/王澄
·王澄写给中国哲学界的信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上)/王澄
·中国人弄错了,不是“自然法”是“本性法”/ 王澄
·中华民族全部解放的三阶段论/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二)/王澄
·王澄:中华民族思维能力重大缺失/视频
·《俄国革命史》句读(一)/王澄
·王澄写给邓晓芒的信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