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子立:如何做负责任的大国——评中国否决联合国安理会叙利亚局势提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3日 转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1/2012
    
     (博讯 boxun.com)

    作者: 杨子立
    
    中国政府既然明知坚持“主权大于人权”的过时观念没有国际市场,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支持那些即将被历史抛弃的独裁者呢?中国已经伤害过塞尔维亚、伊拉克、利比亚人民,今天为了巴沙尔一人又得罪了常年进行感情投资的阿拉伯诸国,当巴沙尔下台后,岂不是连一个中东朋友都没有了?中国政府在国际上需要做的是反对独裁暴君,保护平民权益,除暴安良,这才是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据人民网报道,2月4日,在刚刚结束的联合国安理会对叙利亚决议草案投票中,俄罗斯和中国再次投出否决票。除中俄外,包括印度在内的其他13个安理会成员国都投了赞成票。安理会这次进行投票的决议草案中应俄罗斯方面要求,不再明确要求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下台,以及删除了对叙武器禁售的条款。提案的基础是摩洛哥代表阿盟于1月27日提出的一份草案,并且于2月2日形成联合国安理会的新草案。新草案已经对叙利亚政府的态度软化了很多,但仍然被中俄利用安理会的否决权否决掉了。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月4日对媒体这样解释说,“我们并没有说决议是毫无希望的;只是决议必须解决政府控制之外的武装暴力,以及消除关于阿盟维和时间方面的模糊性”。拉夫罗夫还表示将在2月7日访问大马士革,并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进行会谈。而中国驻联合国大使李保东则这样解释:中国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片面向叙利亚政府施压,预断对话的结果,或强加任何解决方案都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复杂化。(新华网)
    
    中俄两国否决联合国决议草案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两国政府清楚的知道,叙利亚正在发生人道主义灾难。2011年3月18日,叙利亚爆发反政府示威。巴沙尔政府面对人民呼声一开始采取了某些让步措施,他于当年4月21日签署法案,结束了实施近50年的紧急状态法,废除国家安全法庭,允许公民和平示威。然而,叙利亚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示威者22日上街游行,要求他下台时,却遭到政府安全部队的武力镇压,据报道至少有88人死亡。进入2011年8月的斋月后,巴沙尔对全国各地示威人群大开杀戒 3天,造成至少164人死亡(中新网)。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叙利亚多个地区民众于2011年10月7日举行游行示威支持反对派全国委员会,叙安全部队在多个地方向示威者开火并施放毒气,造成9人死亡,并且在当天,叙利亚反对派“库尔德未来党”发言人马沙勒•泰姆遇袭身亡(新华网)。根据联合国统计,持续将近11个月的叙利亚流血冲突已经造成至少5000多人死亡,死者中包括妇女和儿童。近几天叙利亚政府镇压平民的暴行日益严重。尤其是对霍姆斯(Holms)市的炮击造成230多个平民死亡。
    
    巴沙尔政权的暴行激怒了阿拉伯各国政府和人民。2011年11月27号,阿盟外长在开罗召开会议后决定,决定对叙利亚实施经济制裁。2012年2月3日发生霍姆斯暴行后,突尼斯4日宣布,决定驱逐叙利亚大使,并不再承认巴沙尔政府。3号当天,阿盟多个国家出现反叙示威,甚至有部分示威者冲入叙利亚大使馆。阿拉伯各国议会联盟4日发表声明称,由于巴沙尔政权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呼吁,继续镇压叙利亚示威民众,阿拉伯各国应把叙利亚大使驱逐出境。
    
    正是由于巴沙尔政权的血腥镇压加剧,人们普遍对联合国安理会的干预决定寄予希望。然而,在俄中的否决下,安理会却什么也做不了,眼看着这几天霍姆斯城的屠杀暴行仍在继续。
    
    俄国的否决是为了俄国自身的利益,因为俄国在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有唯一的地中海海军基地。叙利亚同时也是俄罗斯重要的军火贸易伙伴,仅2010年叙方就购买了7亿美元的俄制军火。俄对叙经济总投资额接近200亿美元。当然,利用叙利亚的反西方态度增加跟美国、欧盟做交易的筹码也是俄罗斯的实际利益所在。
    
    中国对决议草案的反对却缺乏甚至像俄国一样的理由。2月6日人民日报刊载评论文章《中国否决叙利亚决议恰是对叙人民负责》称,“国际社会需要给和平更多的机会。这样做才最真正对叙利亚人民负责。”但谁都知道这只是表面说辞,因为正是巴沙尔下来对和平示威的人群开枪才激化了矛盾。文章还说,“联合国可以制止侵略,但不能迫使一个国家更换政权。”这句话才暴露了为了“主权大于人权”的理念才是投反对票的真正原因。这从中国国际研究所所长曲星接受的采访中也可以得到佐证。他说,草案虽然删除了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交权等内容,但仍保留了“全力支持”阿盟新倡议等内容,而阿盟框架方案里面就包括了巴沙尔一定要下台。也就是说,中国正是为了支持巴沙尔才投反对票的。巴沙尔真应该好好感谢中国,他也确实拿出了感谢行动,那就是立即扩大了在霍姆斯的镇压。
    
    安理会表决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苏珊赖斯4日表示“恶心”,并称:“过去几个月以来,安理会已被少数成员绑架。这些成员坚持他们空洞的主张和各自的利益,一条一条地除去决议中迫使巴沙尔改变其行为的重要内容。”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对此表示“遗憾”,称这削弱了联合国的作用。
    
    阿盟通过观察得出结论,巴沙尔下台才可以结束人道灾难,可是中国政府不接受。这并不是因为中国比阿盟更清楚中东局势,或利益关系更大,而只是表明中国政府在维护其秉持的“主权大于人权”这项基本原则,并得出“国内领导人无论多坏,国际社会也不能干预其权力”这个结论。很明显,这项原则并不是在维护国家利益,而只是在维护既有统治者的利益。
    
    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既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之一,承诺要做“负责任的大国”。可是我们看看历史上中国在安理会投的八次反对票:
    
    第一次:1972年8月25日,中国否决了关于孟加拉国加入联合国的决议草案,为了维护东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西巴基斯坦(现巴基斯坦)的统一。这是为了“国家统一”理念。
    
    第二次:1972年9月10日,中国否决了英、法等国对索马里、几内亚、南斯拉夫三国反对以色列侵略叙利亚、黎巴嫩提案的修正案。
    
    第三次:1997年1月10日,中国否决了关于向危地马拉派遣联合国军事观察员的决议草案。这是为了报复危地马拉和台湾有外交关系。
    
    第四次:1999年2月25日,中国否决关于同意联合国驻马其顿预防性部署部队延期的决议草案。同第三次,也是为了报复马其顿。
    
    第五次:2007年1月12日 中国否决关于缅甸问题的决议草案。这是为了支持缅甸的军事独裁政权。
    
    第六次:2008年7月11日 中国否决美国提出的有关津巴布韦的制裁提案。这是为了支持津巴布韦独裁者穆加贝。
    
    第七次:2011年10月4日及第八次:2012年2月4日,中国对联合国干预叙利亚决议草案行使否决权。这是为了支持叙利亚独裁者巴沙尔。
    
    这八次中,第二次其实只是对印度分段表决提议没有准备才否决,并无关任何利益或理念,或者说是一次失误。第一次为了“统一”理念,但联合国宗旨里并没有维护“国家版图统一”的目标,这种否决自然得罪了新独立的孟加拉国以及提案国,于中国国家利益也没好处。第三次和第四次的报复行为虽然跟国家利益有关(统一究竟是国家利益还是统治者利益的争论暂且搁置),但中国明显是官报私仇,不顾当事国平民的安危而利用国际机构的职位徇私报复其政府,在国际上显然不是光彩形象。剩下四次都是为了维护独裁者的统治权,而中国跟这些国家的利益关系并不密切。维护他们其实不过是为了间接维护自身的类似统治。可见,这几次否决并没有树立“负责任大国”形象,反而让人觉得有“滥用职权”的嫌疑。
    
    有一种意见是,中国在国际上“说不”越多,就越能突显大国地位。这种说法显然是错误的,还不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更有道理。中国在国际上当然也是有相当地位的,但这种地位不是“说不”说来的。一方面是靠经济实力,跟各国的经济贸易往来的深入使得各国不得不重视中国;另一方,中国参加的在黎巴嫩、海地、利比里亚等地维和行动才是真正赢得国家荣誉和国际地位的做法。对于中国参加世界各地的维和行动,连美国都赞誉有加。
    
    中国如果非要在安理会投票时因“主权大于人权”这样的理念而投反对票,其实是得不偿失的。首先,中国投反对票都要有个伴,基本都是俄国。如果俄国不反对,中国也不敢独自反对招来众怒。比如关于制裁利比亚的联合国1973号决议,还有先前制裁南联盟的决议,中国只是投弃权票。其实中国投的弃权票比反对票多得多。往往只有在俄罗斯挑头反对的时候,中国才放心的跟着反对。看俄罗斯脸色的结果是中国被当成比俄罗斯低一等的二流国家。你弃权,人家只会感谢俄罗斯没捣乱,你反对,人家更是嗤之以鼻说恶心。
    
    其实中国政府根本没有必要在国际上非要以“主权大于人权”来支配自己的行动。中国坚持的态度再强硬,国际社会也不会因此而接受为国际原则。因为这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金戈玉律早就过时了。如果大家都承认主权至上,联合国就没有必要成立了。二战最大的教训就是对希特勒德国这样的独裁政权在国内践踏人权时早就应该进行国际干预,坐等到它主动侵略别国时就已经晚了。在1999年与2000年的联大会议上,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向全体发问:“如果人道主义干预真的是对主权的一种无法令人接受的侵犯,那我们怎样对卢旺达,对斯雷布雷尼察做出反应呢?对影响我们共同人心的各项规则的人权的粗暴和系统的侵犯,我们又该怎样做出反应呢?”
    
    中国政府既然明知坚持“主权大于人权”没有国际市场,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支持那些即将被历史抛弃的独裁者呢?当独裁者垮台后,民主选举出的政府还能对我国友好吗?中国已经伤害过塞尔维亚、伊拉克、利比亚人民,今天为了巴沙尔一人又得罪了常年进行感情投资的阿拉伯诸国,当巴沙尔下台后,岂不连一个中东朋友都没有了?中国政府在国际上真正需要做的是反对独裁暴君,保护平民权益,除暴安良,这才是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以上道理并不深奥,中国领导人应该也可以想到。假如明知这个道理,还要做跟真正国家利益不符的决策,我们就不得不再想想为什么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560809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子立:王小东 请别借用自由主义这个称号
·曹长青:惩罚先于过错—读杨子立《沉思录》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杨子立谈李宇宙:原谅、同情,希望不要被遣返(图)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刘宗坤:为杨子立等辩护
·马强: 仁者无敌——杨子立夫人路坤素描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 「中華民國」已經喪失維護台灣主權的政治能量之際,欣見小
  • 陆文:肾盂肾炎38
  • 中共逼出台湾正名,让国际社会跌破眼镜
  •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 黑旋風“茶煲”不斷-水浒人物谈之五
  •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 鮑彤:「六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我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 陆文:肾盂肾炎37
  •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 轮椅上的女教师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 雷声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解散苏共的声明
  • 陈泱潮是進步還是反動?——請看被徐文立視覺立即刪除之評論
  • 明暗經緯錄致中共國務院
  • 王巨如果能够……
  • 谢选骏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 东海一枭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 牧草地謝松齡:誰是上帝的兒女
  • 郭知熠《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答读者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40
  • 谢选骏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 高洪明反对部分华人支持和声援中间道路声明的声明
  • 中国战略分析边巴次仁、李伟东:中间道路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好途径---与
  • 高洪明折断三把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
  • 谢选骏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 张杰博闻郎遥远:中国人不敢讲真话中国梦就是噩梦
  • 吴倩你们的耶稣:要提防没有圣神恩赐的假先知,因为他们会把你
    论坛最新文章:
  • 传金正恩幕僚高官金昌善近期现身北京
  • 特朗普与金正恩重燃美朝峰会希望
  • 港支联会纪念”六四“游行 呼吁“结束一党专政”
  • 卡塔尔与沙特危机周年 下架所有敌国产品
  • 加拿大银行将台湾标为“中国一省”引台北抗议
  • 金正恩向特朗普公开信服软 文在寅为平壤赌上政治生命
  • 朝中社证实金正恩希望与美举行峰会的“坚定意志”
  • 文在寅: 金正恩望办好朝美峰会 唯忧非核化后安全
  • 绸缪印太战略 日本强化海陆联盟
  • 德媒:默克尔访华 经贸争吵上没有取得突破
  • 习近平集权下一步:独裁还是民主?
  • 要在上海开店的美国好市多被指支持台独欠中国道歉
  • 普京告诉安倍可归还北方四岛中两岛
  • 中共再收紧宗教活动这次针对大型露天佛教道教造像
  • “学生独立联盟”百人旺角发起支持梁天琦集会
  • 王毅称赞布基纳法索与中国复交是“正确决定”
  • 法国60多政党工会联合发起示威 9.3万人参加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