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名博颜昌海:换一种思维考虑西藏问题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0日 转载)
    2011年7月1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会晤了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这次会见进行了大约了40多分钟。白宫方面发表声明说,“奥巴马总统在会见中重申,坚决支持维护西藏以及世界各地藏人的独特宗教、文化和语言传统,并强调保护中国国内藏人人权的重要性。”奥巴马称赞达赖喇嘛致力于非暴力原则,坚持与中国对话并奉行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道路”。奥巴马还重申了美方的政策,即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不支持西藏独立,并鼓励通过直接对话解决纠纷。奥巴马同时强调说,建造美中合作性伙伴关系十分重要。达赖喇嘛在会谈中说,他不寻求西藏独立,并且希望其代表与中国政府的对话能够尽快恢复。
    本次会见的地点在白宫的“地图室”,不对媒体开放。评论认为,奥巴马总统选择周末在“地图室”而不是具有象征意义的“椭圆形办公室”会见达赖喇嘛,是为了营造“私人会晤”的气氛,降低中方的不悦。奥巴马上次会见达赖喇嘛,也是在“地图室”进行,但还是引发中国的强烈不满。是次,中国外交部对奥巴马7月16会晤达赖喇嘛亦表示抗议,强调“坚决反对任何外国官员以任何形式会见达赖喇嘛。”
     原本以为,奥巴马见达赖,生气的应该是中国网民,不想美国网民却火冒三丈,中国网民反而见怪不怪了,非常淡定。之所以如此,是长期以来达赖喇嘛似乎成了大陆官方的死敌,人家一有点动静,官方不是极度不满就是强烈抗议,而且还非要把这些与“干涉中国内政”、“伤害中国人民感情”、“损害国家之间友好”扯上关系,弄得屁民们总是被代表,被愚弄。 (博讯 boxun.com)

    比如仅近几年,2008年12月份,法国总统萨科齐会见达赖喇嘛,中国外交就此事提出严正交涉,并要法国“承担一切严重后果”;其结果是,萨科齐不理中国大陆官方的愤怒,依旧在波兰格丹斯克港市一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聚会上,会见达赖喇嘛。最终,大陆官方使用一贯言语回击“法方的错误行动粗暴干涉了中国内政,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不满。”2009年2月份,达赖喇嘛访问意大利,罗马市长阿雷曼诺颁发“荣誉市民”奖章给达赖喇嘛,也表示支持达赖喇嘛争取西藏自由。紧接着,中国大陆官方外交部抗议意大利罗马市长颁奖给达赖喇嘛,称此举伤害了中国人民。同年6月份,巴黎市政府授予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荣誉市民”称号,中国大陆官方亦极表不满,指事件严重影响中法两共关系。今年7月份,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达赖喇嘛又遭到了北京的抗议。……
    尽管大陆官方指责达赖是“长期打着宗教旗号从事反华分裂活动的藏独头目”;而达赖则坚称他所追求的是西藏的高度自治。在信仰面前,在普世价值与人权面前,中国大陆的屁民们不再象以前那么“愤青”,反而逐渐地“分清”了官方和自己的区隔。
    和以前不同的是,美国网民这次“愤青”起来也很有特色,以中国官方长期以“粗暴干涉了中国内政”之矛,猛攻中国大陆干涉其“内政”之盾。请看雅虎以“奥巴马会见达赖惹怒中国”为题报道这事后,美国网民的部分评论:
    1:中国应该停止干涉美国的国内事务。奥巴马想见什么人不关中国任何事!
    2::我们应该联合抵制中国。不再购买任何由中国生产的商品。政府应该鼓励在美国本土制造商品以刺激经济发展。中国有什么资格要求我们的总统去见谁?
    3:据我所知,达赖不是凶手,也不是强奸犯!凭什么不让我们的总统见他,难道就因为中国不高兴?
    4:中国有十多亿人口,难道好怕一个和平主义者!
    5:中国不想我们会见达赖,但他们却愿意会见苏丹总统(遭全球通缉)。
    6::中国应该停止干涉美国内政。
    …… ……
    对此,中国大陆网民回应说:“贪官污吏携家带口带着百姓上万亿的钱出逃国外,没有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狗法官贪赃枉法没有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遍地强拆没有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被污染的环境,被下毒的食品没有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一个宗教领袖,一个藏传佛教的老和尚去趟美国,反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了!”
    而此时,德国之声记者秦戈正在西藏旅游,对世界发出他的见闻录:“中国共产党90岁生日刚刚过去,中国又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另一大庆祝活动:‘和平解放西藏60年’”。秦戈报道说,每天,大昭寺里人头耸动,来自藏区各地的朝圣者络绎不绝。朝圣者们捧着哈达,提着酥油壶,口里默念经文,一步一步靠近心中的神。他们的身体紧紧挨着,蛇形的队伍密不透风,在酥油香气氤氨弥漫的昏暗大殿里,宛如一道人体铸成的铜墙铁壁,静默而有序地挪动着。看起来这是最自然的宗教活动,然而在信奉无神论的汉族干部眼里,这副场景却触目惊心。一方面,中央政府明令禁止藏族干部参加宗教活动,将一切民族隔阂归咎于境外的十四世达赖;在举行“庆祝西藏和平解放六十周年”庆典前夕,当地《西藏日报》已经连续发表30多篇文革大批判式的社论,严词谴责达赖集团的分裂用意。但是另一方面,中央政府又出巨资补贴僧人、翻修寺庙、修造灵塔,就像中央政府来始终标榜的,中央政府与大陆过去60年一直无偿支持西藏,每年财政补贴数百亿计。然而要换得藏人的内心归顺,效果甚微;有汉族干部抱怨,藏民的心里,感恩的对象永远是那些被供奉的菩萨。另一方面,长期推行汉化教育的效果也在逐渐显现;在八廓街一家书店里,18岁藏族青年扎西用流利标准的汉语,主动和顾客搭话。作为书店经理引以为豪的儿子,扎西从小成绩突出,被录取进“藏族班”,嵌入大陆的普通中学接受汉式教育。在初中阶段,扎西和藏族同学们还上藏语课;等到转到另一个省份上高中后,就接受汉式普通高中教育,藏语课取消了。藏文分数也不计入最后的高考。问到平时看不看藏文书,扎西说,“看,主要是历史类的,因为我关心我们民族的过去。”但是全拉萨的藏文书店屈指可数。在北京中路一家藏文书店里,陈列的藏文书籍不到二百种,除了藏汉词典、藏英词典外,最显眼的是藏文版的中国伟人传系列,邓小平、鲁迅传被摆在最前面。藏文书店里没有报刊、杂志,也没有藏文报刊。对此,藏文书店店员低声解释道:“藏文杂志,我们不允许卖的。”……
    扎西成功考上上海一所高校,专业是行政管理,“想象过将来做什么工作呢?”扎西有些腼腆地笑了:“可能会去政府工作,当公务员。”秦戈报道说,像扎西这样憧憬当一名公务员,在中国国进民退的趋势下,不仅是众多大陆青年的理想职业,更是许多西藏人的首选志愿。原因是,西藏的经济产业单调,就业面狭窄。而在政府部门工作,意味着有一份稳定、体面的收入。此外,因为有丰厚的特区津贴,西藏公务员待遇在全国比也是高的。但进入政府体制的藏族干部,必须接受一定的体制制约,最突出的是宗教信仰。原则上,公务员不允许公开参加宗教活动,如转经,膜拜等。这也使许多笃信宗教的藏族干部,内心充满挣扎。对此,18岁的藏族青年扎西表示自己“宗教信仰当然从小就有,也不会放弃”,但对未来进入体制后如何取舍,踌躇满志的他似乎还没有考虑这么多。……
    据一位汉族干部介绍,西藏党政机关更乐于优先“安排”藏人,进入政府机关门槛甚低。符合条件的藏人被录取比例高,比如西藏唯一的大学——西藏大学,每年毕业生约1万名,而面向他们的公务员名额多达7000个。在轻视手工、机械的文化传统下,政府部门不仅成为藏人大学生的最大雇佣者,也是藏族的最大单一雇佣部门。与喇嘛统治时代相比,藏族社会出现了一个新的庞大阶层:藏族官僚。
    秦戈报道说,这些逐渐壮大的无神论的、汉化的藏族官僚,正在充当统治佛教徒的藏族民众的合作代理人。然而在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下,虽然藏族享有名义上的自治权,但在自治区内的任何层级,汉族干部总是充任着党的领导,通过执政党的严密体制牢牢控制着藏族干部的行动、思想和决策。……
    在秦戈报道西藏近况期间,刚刚当选西藏流亡政府总理的洛桑森格也在华盛顿参加座谈会。他表明将会传承达赖喇嘛的愿景,并且愿意与中国以各种方式对话。洛桑森格7月9日在“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座谈会上发表演说,谈到未来西藏流亡政府的方向。洛桑森格说,他谨记达赖喇嘛所说的“慈悲”,所以过去16年来,无论对方是多么极端亲中,或是对他进行政治宣传,他都愿意进行直接对话,只希望能够促进彼此的了解。洛桑森格提到多次举办有关西藏议题的座谈会,并且成功邀到中国官方学者参加的例子,认为对话是可能的,而在他领导下的新政府也将持续对话努力。但洛桑森格发现,即使愿意对话,北京方面还是存在着不信任。而北京自相矛盾的做法,也让他反思。他说:我2005年在北京,他们不让我去拉萨,不让我去到我的故乡,但同时中国官方和媒体却不断宣传:“欢迎大家来到西藏,亲眼看看之后,就会改变你的想法”。他说,当时他在北京与中国学者见面,被批判的体无完肤,不过他不在意,因为能够对话才重要。可是,在今年4月透过民主选举,当选为西藏流亡总理之后,中国大陆官方却关闭大门,表示不与他对话。洛桑森格表示,他可以理解北京的担忧与恐惧,因为他是经由民主选举出来的,所以如果与他对话,就像是承认了西藏流亡政府。但他表示,愿意接受各种对话的选项,“如果北京有诚意,并且想要解决问题,并且想要有实质性的对话,来解决西藏问题,我们已准备好配合技术性的程序要求。”
    洛桑森格表示,未来西藏流亡政府的方向,将会传承达赖喇嘛的愿景:将西藏社会建设成为一个世俗化的民主社会,期望西藏人民能够自立自强。洛桑森格表明自己对于西藏前途的想法:“我同时也要说,历史上西藏的确是个独立的国家。根据国际法,根据联合国大会1961年的决议,西藏拥有民族自决的权利。不过,达赖喇嘛尊者主张中道,而西藏议会也通过三个议案要采取中道,所以我支持中道。”不过他认为其个人意见并不重要,西藏的未来是操在西藏人民手中的。出生在流亡藏区,并且受西方教育的洛桑森格认为,自己是西藏政府转型的一代,而下一代的西藏领导人,将会更加世界化,更加世俗民主化。……
    是次达赖喇嘛“窜访”美国,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接见,中国外交部门又是召见美国使馆人员,又是发表谴责,大陆网民还是有说头的。网民分体制内外,先举一则体制内的。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说:“有人问我奥巴马会见达赖时说了什么。这重要吗?我觉着达赖就是西方朝中国脸上唾过来的一口唾沫。好在他活不了几年了,西方在他身上积攒的反华能量行将溃散。达赖其实也蛮可怜的,奥巴马这次见他,又是在地图室,而且故意没打领带。”
    而体制外的凤凰名博吉森林则坦言:让达赖说话,天塌不下来!
    吉森林说,每当藏独的声音抬头时,国家就把所有的政治责任和不良后果都一股劲的往达赖身上推,认为达赖是藏独的万恶之源,达赖必须为此承担责任,达赖是一个十足的分裂主义者和民族败类。对于达赖这个人,我相信国内很多人对其了解和认知,仅限于他主导的藏独活动和国内媒体对其异口同声的斥责。一直有个疑惑,半个多世纪了,国家也和达赖的有关方面进行过多次接触和对话,达赖在西方国家也举行过数百场的各类演讲活动,但是国内广大民众没有一个人知道达赖方面和国家接触到底表达了什么诉求,达赖在西方国家的演讲,国人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演讲什么和倡导什么?也就是说,目前国人所知道的达赖不是一个完全真实的达赖,是一个被人为封闭在黑罐子里的达赖。国家一直以来似乎对达赖采取的就是“两个凡是”策略,即凡是西藏的一切问题都是达赖造成的,凡是达赖的一切言行都是错误的。这样的策略,有其高明之处,就是只要西藏有点风吹草动,立即就可以找到一个背黑锅的人;这样的策略其缺陷也一样的突出,就是很容易人为的拔高一个人的“能力”,把他神圣化、妖魔化,让人感觉其深不可测,让一部分人对其产生盲从和无条件的支持。吉森林还说,西藏问题,一直成为反华势力攻击中国的一个借口。我们在批评声讨达赖的同时,是不是也要反思一贯以来对达赖封闭化的策略,不妨把达赖的声音释放出来,让人民自己来把控自己的是非观,而不是由少数人来“代表”。
    体制外的凤凰名博杨恒均说:很多看上去无解的难题,只要改变一下思维方式,往往就不难解决。香港的自由与民主对我们有什么启发?我们国家有一些自治区,例如西藏自治区,有人说,不能给他们自治,给了自治,他们就要独立,你这个思维要不得,你怎么没有想到,恰恰是给了它名不副实的“自治”,他才老是想搞事?香港有高度自治了,有几个人要独立?你不相信的话,试着取消“一国两制”,我保准六百万香港人中有五百万人闹“港独”。换个思维吧。 西藏可以自治,广东也可以自理;重庆可以继续唱红歌,如果重庆人民不反对,还可以折腾出新的红卫兵代替公检法去执行扫黄打黑的任务;和台湾一衣带水的福建更是没话说……台湾到时一看,神州大地上的民众都能够自主发展,和谐一片,只有台湾还勒紧裤腰带养活军队保卫自治,不划算啊,干脆,把劳民伤财的军队与外交权丢给北京,主动要求统一……只要我们领导人换一个思路,这样的未来不是梦啊。 有人一听说自治就想到了“国家”,简直如丧考妣,请问,在这种各地实行不同模式的情况下,“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地位下降了?“国格”被削弱了没有?一个六百万人不到的香港,在全世界各地对提升黄皮肤中国人形象所做出的贡献,又岂是你北京、上海、和广州可以相提并论的?最近有朋友从新疆发来消息,说那里新上任的领导换了新思路,对新疆的治理见成效了。
    现在,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都在强调民主。什么是民主?一般是指基本普世价值观上的民主。自由、人权和民主正是通过宪政和法治被认为是普世价值。这是现代普世民主制的核心普世价值民主制建立后,“干涉别国独裁者压制民众”就成了民主制国家的一个外交基本行为。民主就是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众选择自己的领导人是民主,民众可以在不同的地区与模式中做出选择,也是民主。现在常说的用脚投票,大家都到国外了,为何不在国内建立一些政治特区,让大家用脚来投票?当然,同时也可以设立几个特区,包括继续实行奴隶制的政治特区。不能排除,一些人还是更愿意当奴隶的。
    当然,这种“换思维”论,在中国体制内是阻力重重的。因为,推行民主、人权价值观的主要障碍来自拥有既得利益的特权阶层,他们不敢说人权是人人平等的权利,而说人权是生存权,是活着的权利。他们最怕反特权,甚至连特权二字都不敢提。比如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谈到欧美国家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她认为较过去大幅收窄,从昔日广泛关注居住自由、择业自由等一系列议题,到近来只聚焦于少数个别人士的案件,“变成讨论这些人是否有权推翻中国政府”,而这是中国法律不容许的。有香港记者马上反问,“推翻”是指以选举或是以武力,美国不也常以选举“推翻政府”吗?傅莹说,美国的选举只决定民主共和两党谁执政,不会改变美国的基本政治制度。
    网民说,请傅莹向中央建议:学习美国实行两党制也不会改变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
    在大陆官方强烈抗议赖喇嘛“窜访”美国、美国网民抗议中国“干涉美国内政”、中国大陆的屁民们却相当“淡定”时,大陆网络却疯传一则新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直言俄罗斯年轻人争当公务员说明腐败很严重。梅德韦杰夫说,“当青年坚定不移地选择公务员这条道路时,有一系列问题:这是个有名望的职业吗?不是很有名望。付的薪水多吗?付的不多。这意味着,他们选择这条道路是因为这是快速致富的方法。”中国网民感慨外国总统怎么把中国的实情说出来了。中国“公务员热”曾被显摆为机关吸引力大、优秀人才集聚,遇到梅氏,一针见血:“公务员热”其实就是特权、腐败热!
    由此联想到德国之声记者秦戈在西藏旅游的见闻录:西藏党政机关不仅成为藏人大学生的最大雇佣者,也是藏族的最大单一雇佣部门。与喇嘛统治时代相比,藏族社会出现了一个新的庞大阶层:藏族官僚。而18岁藏族青年扎西在自己“宗教信仰当然从小就有,也不会放弃”与“对未来进入体制后如何取舍”的矛盾中,如果大陆掩耳盗铃和讳疾忌医,年轻人趋利避害的 “特权、腐败热”持续下去,西藏将不用达赖、洛桑森格诸人任何言语,仅官民深刻冲突,就会不可收拾。那么与之相伴随的,就是藏独的不可逆转!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00032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12个因素——西藏独立不能避免/王澄
·致“西藏和平解放六十周年”/西藏九十三前政治犯运动组织
·建立和谐西藏和谐中国社会一尊者达赖喇嘛与澳纽华人见面会答谢词/余世新
·世界酷刑日新闻发布稿/西藏九、十三前政治犯运动组织
·学习西藏人的经验与智慧 实现南蒙古原住民的独立与自由
·中共想在西藏喇嘛转世制度上来一个 “被投胎”“被转世”/慈仁
·西藏问题上的“帮亲不帮理”?/草虾
·达赖喇嘛退出政坛 制止北京控制西藏恶行/林保华
·西藏新生奏鳴曲--讀《藏土出中國》 (图)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第六届国际支持西藏大会/陈维健(图)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陈维健(图)
·西藏问题及其解决办法/艾自由
·三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再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西藏自古以来是一个独立国家/曹长青
·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旧西藏是“封建农奴制”吗?/甲童慈旺
·中间道路与西藏未来/翁艳锋
·我為什麼寫《西藏分裂:埋藏的密码》/陳小雅(图)
·庆祝西藏解放60周年 习近平讲话骂“国际敌对势力”
·习近平巡视西藏 正式宣示“王储”地位 (图)
·传习近平将取代贾庆林全面接管西藏事务
·中国将西藏神山出卖给旅游公司开发引关注 (图)
·西藏首条高速公路全面竣工
·西藏类乌齐县发生山体滑坡泥石流 造成1人死亡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新当选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洛桑·桑杰等演讲/视频 (图)
·新西藏流亡总理:是否独立由人民决定 (图)
·中国重申“西藏事务纯属内政”
·桑杰嘉:中国学者再次提出极端策略,西藏政府应关注
·临近节日 西藏当局禁外国游客入藏
·中共连搞庆典活动 对“外”反锁西藏大门
·中国使用网路部队针对谷歌、西藏流亡政府进行黑客活动/吴祥
·西藏纪念“和平解放”60周年 各界观点迥然
·西藏四川藏区重兵驻扎 格尔登寺僧人陆续外逃 (图)
·西藏六十年:变迁与人权
·西藏主席回应达赖退休及选定“接班人”问题 (图)
·西藏自治区主席回应达赖选定“接班人”
·白玛赤林:西藏自治区未向中央单独申请大庆项目
·强烈抗议西藏僧人自焚后被警察打死/法国藏汉协会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