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迟到之正义仍为正义——评联合国安理会第1973号决议/袁启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3月22日 转载)
    联合国安理会第1973号决议无论对正恶化的利比亚局势,或是对整个国际法中“人道主义干预”理想和实践,均可谓是一种迟到的正义。国际社会将在利比亚采取的行动,也可为我们提供一讨论 “人道主义干预”的适当案例。
    批评者通常从对国家主权的威胁出发质疑 “人道主义干预”,然主权并非一绝对的、无始无终之神物,其无非为一现代政治建构。更重要的是,我们应当建立界定一政权丧失其主权合法性的标准,以区别合法政府与窃据政权的盗匪。在符合此类标准时,主权则不应成为排除人道主义干预的理由。从利比亚案例中,我们不妨尝试归纳如下四项标准:
     其一,政权形式标准,如一国无现代国家的正常宪政民主体制,政权成为家族或小集团世代相传私相授受的对象,统治者个人与国家混同,国家财富成为统治者的私库,则该国并不符合现代国家形式要件。 (博讯 boxun.com)

    其二,人道待遇标准,利比亚民众以和平方式表达抗议时遭受大规模杀戮,则表明该政权无意给予其国民以基本人道待遇,而此本为利比亚民众起义爆发之起因。
    其三,暴力行为标准,利比亚起义爆发后,起义者多为临时武装的民众及倒戈士兵,缺少重武器及空军,而卡扎菲政权则掌握相对强大之正规军,但卡扎菲政权在镇压反抗运动时,无限制滥用武力,动辄动用空军、海军及坦克等轰击平民目标,并指派外国雇佣军肆意杀戮本国平民。此类滥用暴力行为应成为判断卡扎菲集团丧失主权合法性的标志之一。
    其四,外部标准,据早先联合国安理会1970号决议,安理会已一致 “斥责严重、有系统地侵犯人权的行为,包括镇压和平示威者,”,认为该政权针对平民人口大规模、有组织攻击可构成反人类罪,并应追究那些袭击平民事件者的责任。因此,安理会有史以来首次一致同意将一国人权问题提交到国际刑事法院进行处置。该决议无疑为国际法的重大进步。但卡扎菲政权对安理会决议置若罔闻,不仅不停止而且加剧其滥用武力行为。在联合国1973号决议未制止利比亚人民遭受人道灾难之情况下,采取包括军事行动在内的所有措施已势所难免。
    通常情况下,在具备该四项标准中大部分标准的情况下,我们即应认定一政权失去了主权合法性。因此,正如阿拉伯联盟外长联合声明称“在利比亚局势严重动荡,武力冲突不断的情况下,以卡扎菲为代表的利现政府因其犯下的多重罪行而失去了主权”, 国际社会对此类政权绝不可以“合法政府”视之。
    以“主权”或“内政”为由批评人道主义干预之研究者,通常假设了一种前提,认为一旦有路通向难以攻克的“主权”堡垒,就不可能阻止主权免受全面侵犯,因此不可承认例外。但是,某国统治者滥用暴力侵犯人权之现实本身即构成对主权的不断冲击,如果我们不承认任何例外,则“主权”必会变成屠夫之最后避难所,而国际法将会失去人们的尊重和认同。因此,与其无差别拒绝国际社会对国内侵犯人权暴行的任何干预,不如为这类干预设定若干清晰标准和必要限度,在符合标准的情况下,授权国际社会采取不超出限度之强力措施。笔者认为:以政治勇气清除主权中的杂质,而不是将其当作一人造神物,才是维护主权观念之真正可行途径。
    笔者更认为:“人道主义干预“与 “正当防卫”的相似性可以加深我们对此问题的讨论。首先,在国际法发展历程中,个人已逐渐被接纳为国际法主体——至少是一定条件下的国际法主体。保障个人人权,不仅是所有国家,更是国际社会之职责。在国际人权法、国际环境法、国际刑事程序法、国际争端法、国际经济法等领域,关于个人在国际法中权利义务的实践正不断增加。国际法领域从未砌起拒绝个人进入的法律之墙。其次,国际法之渊源不仅包含国际条约和国际组织文件,更包括国际习惯和一般法律原则。正当防卫为文明各国均承认之一般法律原则,体现在各国法律传统与国内立法之中,也是各国共同法律意识的组成部分。于此相应的是,国际法承认各国有权为自己和他国行使自卫权和集体防卫权。因此,只要个人被承认为国际法主体,为个人行使防卫权并无国际法上的障碍。再次,正当防卫是 “对于现实
    不法之侵害,为防卫自己或他人之权利所为之行为”。一国不仅有权为自己进行防卫,同样有权为了他人安全——在人道主义干预中则是为他国民众的基本人权——而进行防卫,以制止现实的暴力威胁。只要此种防卫不超过必要法律限度,其即为合法。此种必要法律限度,应以不明显超出他国政权对本国国民暴力侵害的限度为限。因此,人道主义干预符合“正当防卫”之一般法律原则,并已为若干国际组织文件所承认,具有国际法上正当性。如制止大规模侵犯人权行为迫在眉睫情况下,如相应国际组织因个别国家自私阻扰而无法采取措施,则只要在该国际组织穷尽了救济程序后而无法制止侵害人权行为的,就不可苛求 “人道主义干预”必须再征得该国际组织的同意。
    以利比亚局势为例,国际社会干预近期目标,不仅是卡扎菲政权必须立即停止“严重、有系统地侵犯人权行为”,更重要的是须迫使卡扎菲军队退回联合国安理会1970号决议通过时的控制区,即卡扎菲军队须从该决议通过后新占据之区域内撤退,其初步理由为“一个人不得从其错误中获益”。同时卡扎菲政权亦不得再侵犯其国民和平抗议之权利。国际社会干预之中期目标,在于对卡扎菲政权中所有构成反人类罪的成员进行审判和惩罚。只有达到以上目标,我们才可将国际社会目前来之不易的一致,转化为国际法的切实进步。只有当卡扎菲这类统治者明白“严重违反基本人权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那些应该对这些暴行负责的人是无法逃脱自己罪责的”,他们才能控制用大规模暴力对待本国抗议者冲动,惟此时国际法进步才能为“那些仍然处于险境之中的人们送去希望和安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谁“窃取”中国在联合国席位—中华民国100年另类感言(之三)/淳于雁
·帮助更多的上海世博难民来纽约起诉联合国/纽约新闻评论员
· “联合国人居奖”竟也“被野鸡”/乔志峰
·胡燕起诉联合国才能讨到说法/纽约新闻评论员
·联合国制裁决议逼迫以色列核武灭伊朗/纽约新闻评论员
·打狗要看主人脸,这样的联合国就是个大笑话!/林云海
·张秀岩: 支持上海世博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
·廖祖笙:中共国不尿联合国
·世博难民胡燕“大闹”联合国 中国访民“反了天”
·从世博官员张华鑫“指示”被强迁公民胡燕去联合国上访说起/赵岩
·令人难以理解的联合国难民署泰国曼谷办事处/郭庆海
·致函正虎(8):致函联合国秘书长的签名留言之一
·联合国官员赞扬中国海外维和表现
·给赵岩先生支一招,到联合国广场折腾胡锦涛
·联合国应慎重考虑中国当局提交的人权计划/杜明容
·中国维权人士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庇护/东方
·聘请联合国申诉代理人启事/毕和英(图)
·美国政府和联合国难民署在李宇宙先生被捕案中的角色——爱国者
·朱学渊:知联合国难民署拒绝面谈曾节明有感
·中国将于3月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
·联合国机构警告加沙地带人道主义状况恶化
·联合国粮农组织:中国旱灾威胁冬小麦产量 (图)
·海南失地农户向联合国秘书长拜年诉冤情 (图)
·刘杰:紧急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法庭控诉状
·维权网:关于中国政府落实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现状民间报告
·爱知行抗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在华进行政治审查
·实拍:人权日,对比联合国驻华办事处的变化(图)
·人权日,数百访民联合国驻京处要人权,遭堵截(图)
·河北冤民陈连清的母亲于玉书联合国驻京办门前喊冤/视频(图)
·杨建利批联合国人权专员不出席诺奖典礼(图)
·武汉访民陈泉等到联合国人权驻华办事处前喊冤/视频(图)
·上海经租户讨房团继续请愿抗议称要找联合国(图)
·RFA:联合国访民陈绪兴武汉房子遭强拆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祝贺中国成功举办上海世博会
·联合国前请愿访民陈绪兴武汉的家半夜被强拆
·中国25日成功连任联合国经社理事会成员国
·联合国为中国人权辩护:不能简单横向对比
·意大利总统、联合国秘书长即将应邀访华
·联合国访民陈绪兴致武汉市公安局胡绪鹍局长的信(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1月11日)(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1月10日)(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1/08):派出所不做为(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1月5日)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1月4日)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1/03):半夜偷拆系开发商所为(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1/02):给武汉公安局肖树斌打电话(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1/01):半夜偷着强拆的情况(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26):蒋女士要到联合国来声援(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22):湖南的干部们来了(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北京老金的遭遇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月18日)(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17):华妇说拆迁好(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15):老家武汉的客人们(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13):大学的访问学者(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12):菲律宾华人(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8):美国学生(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10):武汉又有人遭遇黑社会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