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成立“中国公民上访案件调查委员会”的建议/朱菊如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6日 来稿)
    
    尊敬的吴邦国委员长:
     古老的中华民族,发展到今天,又一次面临着机遇和隐伏着灾难,康乾盛世后,鸦片战争惨败,洋务运动后,甲午北洋水师覆灭的史鉴,沥沥在目。上层建筑必须适应经济基础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给中国敲响了警钟。中国当代经济的发展,催促政治体制的转型迫在眉捷。否则,几代人努力发展经济的成果,将毁于一旦。 (博讯 boxun.com)

    用文明还是野蛮的方式、主动还是被动地推动国家政治体制的真正改革,有很大不同。野蛮的方式是发动战争、武力改朝换代,循环于始善终恶的箫规曹随。文明主动的方式则不同,这一艰巨的,里程碑式的伟大任务,落在了《宪法》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首脑—吴邦国委员长您的肩上。
    中国30多年艰苦改革,经济实力日益增强,城乡蓬勃发展,令世界各国肃然起敬,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在取得辉煌成果后,本国人民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惠。比如:90后未出校门便开始为就业着急;80后为高价房奔波;70后为子女上学焦虑;60后为养老操劳;50后为疾病担忧;40后还要遭遇啃老。因为多数百姓袋中没有余钱,才使扩大内需政策举步唯艰。加上政治体制一直没有相应的改革举措。公权力缺乏监督或监督不力。导致私欲膨胀,权钱交易,贪污腐败泛滥,司法不公猖獗。在鼓励少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下,一些人乘机相互勾结,贪脏枉法,明占暗抢,巧取豪夺。借国企改制为名,瓜分国有资产而一夜暴富。尤其是政府为GDP数据,大搞土地财政,面子工程,攀比着寅吃卯粮,疯狂占用子孙资源。这很不正常。因为违反科学发展规律。所以造成全国各地寻找人间正气,昭雪自己冤屈的上访公民急剧增多,随后采用的上访案件“属地管理,归口办理”措施,无疑又为地方政府违反《宪法》、滥用权力;无视党纪、欺瞒中央大开了方便之门。是“侵权—上访—再侵权—再上访”恶性循环的症结所在。
    诚然,上访公民有些不妥行为。诸如:闯中南海;聚集驻华使馆;向外媒求援;向联合国求助;在天安门等场所喊口号、散发上访诉求书;甚至不惜自焚、自杀。但,可以肯定责任不全在访民。因为访民的这些行为,几乎都是地方政府行政不作为,如:推诿;敷衍;拖延;踢皮球和行政乱作为,如:劫访;雇凶欧打访民;把访民关黑监狱;控制访民行动自由;对访民拘留、劳动教养进行打击压制;甚至把访民送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等违法执政所逼出来的。
    那么,怎样才能解决已引起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与谴责,及某些不怀好意者借机妖魔化中国的上访难题呢?
    我认为,要坚持三个原则:
    第一:需合理分析。访民问题大部分是权力和利益归属问题。在国家发展经济的过程中,没有享受到平等待遇,还受到一府二院这样那样伤害与侵权的公民,有的自认倒霉,选择忍气吞声。有的坚持讨说法而上访。其中:有人命关天的杀人案;有财产被抢夺的追讨案;有法院判而不执行的民事案;有法院颠倒是非判决的刑事案;有国企改制的侵权案;有基础设施建设的强制拆迁案;有新农村与城镇化建设的欺诈野蛮征地案……起因五花八门,时间长短不一。
    第二:应公正定性。一方面,大部分访民都与腐败有关。说访民是站在反腐败前线的斗士,一点也不为过。另一方面,很多访民都是怀着对国家的热爱,对执政党的信赖,抱着找“青天大老爷”的心理进京上访的。不是无良学者或无耻官吏所污蔑的“精神不正常者”。
     第三:要依法解决。访民问题是由腐败产生,腐败问题大部分是由经济改革产生,为防止腐败而放弃改革,因噎废食当然不行。同时,简单的用杀几个贪官污吏来暂时解决问题,肯定也不是最好办法。而是应当依法进行解决。我国有一部分很好的、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的《宪法》。依照《宪法》解决访民的权益,该赔偿多少就赔偿多少。还访民一个公道,才是最佳方案。
     根据上述三个原则,遵照《宪法》第2条,第41条。建议吴邦国委员长依照《宪法》第71条,《监督法》第40条,组织成立“中国公民上访案件调查委员会”。对全国上访公民的积案来一次全面、彻底的大梳理、大裁决。赔偿金先行直接垫付后,再从每个上访公民户籍所在地的政府财政拨款中扣除或催收。有力、有效、快速的解决损害国家形象的中国上访难题。
     尊敬的吴邦国委员长。在公民依法维护权利的事件频频发生,愈演愈烈之际,政府花巨资,举办处理群体突发事件培训,大规模动用警力,以非法强制驱散的手段维护“表面稳定”,与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相悖,是治标不治本的下下之策。帝王心态不是政治家心胸,更不是中华民族的政治智慧。成立“中国公民上访案件调查委员会”是真正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国家长治久安,于民于国于执政党都有益的一举多得的盛举。同时,以此为契机,全方位构建惩恶扬善、互相制约的政治体制制度,遏制权力腐败,司法腐败的蔓延。大刀阔斧地改革政府官员自己做运动员,自己又做裁判员的不公平竞争;一府二院自己做被告,自己又做法官的弊政。用大智慧完成“以行权促成分权,以分权维护法治,以法治规范竞争,以竞争保障发展,以发展复兴中华”的强国方略。
    尊敬的吴邦国委员长,中国被妖魔化,不能完全归咎于别人。别人的批评或指责,无论善意还是敌意,我们都可以耐心倾听,有则改之,无则加免,才会使中国更加强大。身处全球化信息文明时代的执政党应该超越 “敢于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古代君王的胸怀,正视自身的过失与错误。
    此建议或许有些刺耳,但理性、真实,乃肺腑之言。
    此建议以敬呈吴邦国委员长审阅为止。拜托委员长办公室工作人员或秘书,收到信件或拆看信件后务必转呈。仅此致崇高敬意。
    特此建议。并以一个上访公民艰辛维权的困境之情,悬盼建议获准采纳,“中国公民上访案件调查委员会”早日成立,尽快开展工作。让访民分享到国家经济改革的成果,生活得更加有尊严。如此,则是访民之幸!访民家属之幸!访民亲朋好友之幸!也是中国之幸!
     祝委员长阖家身体健康!
     祝委员长身边的工作人员身体健康!
     上访公民:朱菊如(江西省新余市)
     手机:13051767315 13177530330
     2010年5月 1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因上访获罪案折射权力有恃无恐症
  • 廖祖笙:可悲“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
  • 王子峤:权力机关擅长兵法令上访成悲剧
  • 潘洪其:上访群众为何能“敲诈”政府
  • 第五十七族——上访族
  • 党校是个关上访人的好地方/乔志峰
  • 市长被责令辞职 上访群众情绪稳定(图)
  • 朱永杰:法官上访,中国的法治每一步都流淌着鲜血
  • 上访者寻找“带头大哥”让人震惊/杨耕身
  •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图)
  • 上海市民将为世博会放1000万个上访气球/纽约新闻评论员
  • “精神病人”谋划上访集会是个黑色幽默
  • 向毛主席画像泼污的全部是“上访”人吗?/吴尧尧
  • 从世博官员张华鑫“指示”被强迁公民胡燕去联合国上访说起/赵岩
  • 上访与自焚是对权力的最大与最后的宽容/严少雄
  • 和总理“三面之缘” 上访人出高价请苏洪喜写信
  • “上访头子”之谓暴露权力傲慢/王石川
  • 上访得罪获刑?一副专制独裁者的嘴脸!/施卫江
  • 信访接待要先假定上访群众有理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十三)——为儿上访二十年的郭益贵(图)
  • 北京唐家岭近百村民不满拆迁补偿 集体上访(图)
  • 进京上访女子被当众强奸案终审 案犯自首判8年
  • 上访女被强奸案终审维持原判
  • 广西南宁持续上访潮,农大教授等人被抓(图)
  • 中纪委信访局等候上访的人们(图)
  • 湖北孝感市多区县民师集体上访
  • 湖北维权人士姚立法被软禁武汉逾百上访民师被截访
  • 几百访民在中南海上访,遭警察驱赶(图)
  • 湖北各地民师联合赴省城上访遭围追堵截
  • 步往京城的保百职工被截回湖北民师联合省城上访
  • 武汉市秘密制定打压上访的黑文件(图)
  • 湖北省多个地区民师联合赴武汉上访行动开始
  • 妇女儿童访民录:随母上访的辽宁本溪失学少年刘鸿臻(图)
  • 湖北大悟县60余位民师上访遭遇多方推诿
  • 村民上访遭拦截 政府称人民内部问题人民币解决
  • 涉军访民10日继续到军委总部和总政上访,全部抓走(图)
  • 北京上访维权爱心联络站宣告成立
  • 黑龙江富锦上访农民卧轨冲突打死警察 已经惊动中央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4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0(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六天(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3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天(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0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2日)(图)
  • 杨海涵:“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天(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7(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1 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0 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6(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9日)(图)
  • 我为母亲马永田在联合国上访(第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5(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8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3(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7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2(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9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1 (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6(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4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二(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九(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8:上海老乡合影留念(图)
  • 哈尔滨警察围打上访群众实况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七(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六(图)
  • 陈庭秀:六十年冤深似海 半世纪上访飘零之三:上访不归路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5:学生签名声援(图)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游客说“太可怕了”(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德国游客捐款支持(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各地来电支持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更多人关注(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7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九:白宫前传奇的女士(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八:出征华盛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七:警卫赞许、中学生要传单(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六:两位美国学生前来声援(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五:"参加"中领馆推介世博会(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四:美国学生可能来声援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6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声讨中国残酷人权(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三:《世界日报》记者采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遇到西装笔挺的警察(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一:今天初战告捷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三)/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5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二)/ 上海市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 还我公道/哈尔滨市上访受害人刘占利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4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访纪实/杜阳明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3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1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海老访民孙玉兰16年上访维权未果
  • 温总理您跟网民交流,不包括上访人吗?/吴田丽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0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图)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依法上访被绑架,驻京办里被关押/张洁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的一封遗嘱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 交警事故后放走肇事司机,伤者妻子周安风上访多次被拘禁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的控诉书
  • 我不想上访/河南省富源集团负责人汪洋妹妹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老人上访控诉刘忠敏、高金芳、吴爱国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致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一封信
  • 麦当劳餐厅成了56岁的母亲躲避黑夜和寒流的地方(上访苦旅九)
  • 给总理的信不翼而飞?(09年-上访苦旅之七)
  • 医生栖身在急症水泥地上过夜(09年-上访苦旅之六)
  • 56岁的母亲在21世纪成了黑人、黑户(09年-上访苦旅之五)/无锡陈雪华
  • 没有身份证就无法上访了(09年-上访苦旅之四)
  • 张晓明参军9天被殴打致死,母亲上访遭残酷迫害
  • 山东嘉祥上访妇女被扒掉裤子羞辱10小时/马奉举
  • 村民在京上访,家中房屋被偷拆(图)
  • 十五年全家心酸上访路/吉林省辽源王元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广东访民吴光周坚决抗议用黑社会手法迫害依法正常上访!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