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能对人民实行专政— 致全国公安干警、武警的一封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不能对人民实行专政
     — 致全国公安干警、武警的一封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李克江
     我是一名有四十多年工龄的老公安,亲身经历了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大小运动,遭遇过社会的各种问题,工作带来的欣慰和愧疚都曾有过。现在,看到发生在眼前的这场轰轰烈烈的清理气功的政治运动,看到咱们公安在其中横冲直撞,不由不使人想起作为专政工具的我们,在过去执行错误路线后所遭受的身败名裂和良心谴责。我不能不向广大的公安干警——我的同行们道出我的肺腑之言。
     当前的这场斗争,无论从表面上看还是从手段来看,比过去的“三反五反”都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时即便是抓人,也不是全国范围内的随意乱抓,也得先按照一定的法律程序,由法院审判了再由我们公安部门执行。而现在抓人根本不必由法院裁定,就凭党中央直接发文下令,说抓谁就抓谁,公安部门作为应声工具执令。既不“以法”,也不“依法”,而是党说了算。这究竟置国法于何处?更有甚者,见到练功者就抓,就抄,就封,就打!真令人既痛心又担心。
     法轮功,说到底也只是练功人在心灵上的寄托,是信仰上的选择。信仰,既有传统的,又有新创的。这是宇宙赋予人类的一种本能活动,是人的权利,谁也无权干预。不能因为是共产党执政,就得要求全体人民都信仰共产主义,奉行党的宗旨。这未免也太霸道了。作为党员,执行党章,是他的责任和义务,责无旁贷。但用一党的章程替代国家宪法,以党代政,这是一种专制政治,是历史的倒退。邓小平领导下取得的改革成果被一下子给砸得粉碎,改革开放二十年来的大好局面一下子倒退到文革,甚至退得更远。文革至少还没有动用专政工具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抓人。
     对法轮功的批判,我觉得有些地方明显地不对劲,难以服人。说他们7年来练功练死了700多人,平均每年死100多人,不管这个数目是不是真实的,如果这一条就够得上给人家定为邪教的话,那去年尉建行亲口披露的由于我们党和政府的各级干部的违法施政造成一年内死亡13000人的事实,又该怎么看?是法轮功死亡人数的100多倍呀!如果照这个逻辑推的话,那我们的党不也就成了邪教而应予以否定和取缔吗?再说国家关于恶性事故的判别是有标准的,得超过千分之三才算超标,而法轮功的恶性事故率才在千万分之三点五(按国家公布的200万法轮功学员计算),是国家标准的万分之一,这比国家医疗部门的恶性事故低一万倍,也比国家政治恶性事故低一万余倍。
     不知大家感受到没有,在这第二次文革中,我们公安又摊上了扮演一个不光彩的角色的使命。当我们坚决地镇压邪恶势力危害社会的活动,打击刑事犯罪份子时,人民拥护我们,赞颂我们,尊敬我们;而这一次,人民是在用什么目光看我们啊!他们见了我们就躲着走,又怕又恨;说我们警察比国民党还国民党,说江总书记比毛泽东还毛泽东;骂我们狐假虎威、为虎作伥、欺压百姓;骂我们拿着税民的血汗钱,穿着人民的血汗衣,却恩将仇报,镇压衣食父母,要遭天谴;他们给我们的干警暗中打红豆黑豆,要以后算总帐。这也难怪他们,老百姓的日子真够苦的了,哪家没有一两个失业(下岗)的?还要折腾他们,能有好气?
    有些年轻的公安干警,没经历过政治运动,不知天高地厚,成天耀武扬威,图一时痛快,不计后果,不留余地,弄得全国上下鸡犬不宁,民怨沸腾。有个年轻干警只因一位被抓的女法轮功学员不交出功法资料,就用烟头把人家的胳膊烫得伤痕斑斑;有个干警对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任意体罚,把他看不顺眼的拖到烈日下曝晒,拳打脚踢,直到打累了才住手,然后得意地狂笑:“真过瘾!好久没这样痛快地打了!”还有两个年轻干警就在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抓住一位年仅20岁左右的姑娘当场就拖住胳膊左右开弓,拳脚相加,引起过路群众的强烈谴责;有的地方干警将抓住的练功学员集中关押,12小时不让上厕所,30小时才让吃饭,每人交200~1200元罚款才让走人。这样违法执法的现象太多了,一位80岁的老人老泪纵横地对我说:“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咱们的警察这样地打人民群众……”;一位老知识分子悲愤地问道:“苍天呀!这些人怎么了?人们的良心、理性到哪儿去了?!道德何在?!天理何在?!”
     我是过来人,感到问题严重极了。物极必反,照此状况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历史的教训不能不汲取!要为自己留条后路。
    文革那阵的左派当时是多么得意,打、砸、抢,不可一世。十年后呢?有的成了阶下囚,有的受人唾弃抬不起头。
     所以,我劝大家严肃地、认真地想一想:当执行镇压人民的任务时,我们该怎么办?
    虽然我们是专政的工具,端的是“公安”和“武警”的饭碗,不能不执令,但是干法有深有浅,有真有假。因为,我们首先应该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我们是国家的执法部门,应该维护国家宪法不遭受践踏,维护人民利益不受侵犯。在不得不执行恶法时,要能给人民留条活路就留条活路,也是给自己留条活路,俗话说: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不能公开支持受压迫者,就暗中给予同情,网开一面,多积点德。同行们,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地为专制政权尽忠尽职了,更不能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要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定全报。
     任何事情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对气功的镇压肯定是经不起历史的考验的。不要只看到现在这么铺天盖地,惊心动魄,到头来这段历史肯定会重新评说。
     希望到那时,你能够说:我的所作所为没有违背良心,我没有做对不起人民的事。甚至能够说:我给了人民以全力的帮助。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洪明: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致两会的公开信
  • 上海拆迁户王翠弟致北京两会的公开信
  • 南通李忠琦老人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晓树:给温总理的简短公开信
  • Gaofeng Zhao :一封致克林顿国务卿的公开信
  • 王若望夫人羊子就回乡被拒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中国老百姓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公开信
  • 写给美国FBI洁思探长的公开信
  • 上房交换中心员工给杨国雄主任的一封公开信
  • 谢云霞/黄松德:致上海市虹口区区委书记孙卫国的公开信
  • 民情民意上呈窗口给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 烟台军转干部曲世涛致周永康的公开信
  • 作家邓复华致东风汽车公司党委的一封公开信
  • 上海维权人士詹荣妹的公开信
  • 上海维权人士张翠萍公开信
  • 妙觉慈智:给仲维光老师的一封新年公开信
  • 吉林老村长项守信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张明选四致中央公开信
  • 徐永海: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 至全国人大代表张高丽、黄兴国一封公开信
  • 深圳访民赵国莉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 王强:给平民总理温家宝先生的公开信
  • 铁流:致出席全国十一届二次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 业主、商户致福建莆田市委书记杨根生书记公开信
  • 湖北电力八百退役士兵未获安置 甘肃士兵致两会公开信
  • 就尊重华侨私人房产问题致中国侨联权益保障部部长姜风岩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 写给加拿大和平联盟组织的公开信
  • 维权网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公开信
  • 凌沧洲谈呼吁告别一党制的公开信
  • 铁流:让流亡海外的游子回到祖国--写给胡铸主席的第六封公开信
  • 致上海市人大第十三届二次会议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 遵化警官自爆家丑——致中央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
  • 李曰垓:给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公开信
  • 致湖南郴州朱昆明先生及陈贤华案所涉及之黑恶势力的一封公开信
  • 王静告父案:给山东省国土资源厅纪检组长徐家林的公开信
  • 李喜阁:给河南省商丘市市委书记王保存的一封公开信
  • 孕妇杜青艳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王晶垚: 致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的公开信
  • 沉冤半世纪:志愿军老兵陆玮要求平反昭雪的公开信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棚改黑幕——辽宁阜新棚改居民的公开信
  • 哈工大博士生张灵飞呼吁公安缉拿19年前杀父凶手的公开信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 就中国渔民们在菲律宾狱中的恶劣待遇给阿罗约的公开信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