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21公民)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2日 来稿)
    
    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21公民)
     (博讯 boxun.com)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维权网 更新时间:2008-10-22 19:07:56
    
    http://crd-net.org/Article/Class53/200810/20081022190756_11295.html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
    
    (维权网首发)今年7月发生的杨佳先生击杀上海警察案令人震惊,引起了国内外广泛和持续的关注。我们对在中国发生这样的事件感到非常难过。我们向遇难的六名警员表示哀悼!向遇难及受伤警员的亲属表示慰问!同时,鉴于对中国法治和文明进步的关注,我们对杨佳先生案发后至今受到的极不公正的司法待遇也深切关注。
    
    鉴于联合国60年来多次通过宣言、决议要求废除死刑,或对罪犯实行特别赦免,鉴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已经予以执行、废纸死刑的现状;
    
    鉴于中国历史上长期有对死刑实行特别赦免的人道文明传统;
    
    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过去有对战争罪犯和其它刑事罪犯实行过特别赦免的先例:
    
    鉴于本案所面对的需要改革的存在重多问题的司法制度背景,以及国内外各界普遍存在的对该案的审判程序存在的明显的不公的质疑;
    
    最后,也鉴于我国正在面临解决社会危机,改革“警察国家”的国家形象,动员民心,恢复国家元气,重启文明进程的历史时刻。
    
    我们提请中央政府对本案进行特别审查,依据法定程序对受到普遍同情和关注的杨佳先生实行特别赦免。
    
    提请特别赦免的理由详述如下:
    
    一、废除或者暂缓执行死刑已是国际社会大势所趋
    
    鉴于死刑是一种极端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惩罚,违反了人类基本尊严。联合国、国际性组织、地区性组织以及人权专家不断提倡废除死刑,废除死刑已成为世界潮流。联合国193个成员国,已经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家在法律上或者在实质上废除了死刑。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在1984年5月25日第1984/50号决议通过的《关于保护面对死刑的人的权利的保障措施》也规定,任何被判处死刑的人均有权寻求赦免,所有死刑案件均可给予赦免。
    
    联合国大会1989年12月15日第44/128号决议就通过了《旨在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项任择议定书》,要求每一缔约国应采取一切措施在其管辖范围内废除死刑。
    
    联合国大会2007年12月通过《全球暂缓死刑》的决议,要求各国尊重国际对死刑的标准并暂缓死刑。
    
    二、1959年至1975年期间,我国过去有对战争罪犯和其它刑事罪犯实行过特别赦免的先例
    
    1959年9月17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全议,作出了特别赦免的决定。同日,刘少奇先生签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特赦令》。随后分别在1960年11月19日、1961年12月16日、1963年3月30日、1964年12月13日、1966年3月29日、1975年3月17日,共七次发布特赦令,赦免了所有在押战争罪犯。
    
    1979年,在我国新疆发生了蒋爱珍女士连杀3人的重大案件,案发后人民日报和石河子法院在5个月内收到2万多封各界人士来信,要求基于蒋爱珍是义愤杀人应予轻判。后来新疆高级法院作出了不予死刑的决定。此举深得人心,对缓解当时社会矛盾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三、本案存在不公正的司法制度背景及不公正的司法程序
    
    越来越多包括二审过程中披露的事实显示,本案起因于警察严重侵害杨佳先生的身体,杨佳先生的人格亦受到严重侮辱。杨佳先生在长期经正常合法途经寻求权利补偿不果且得不到公正司法救济的情况下,采取极端手段,导致了这场悲剧。这也是为什么杨佳先生的行为以及他遭受的遭遇招致社会各界几乎是一边倒的同情的原因。本案到底属于什么性质,需要最高当局从司法伦理、政治伦理的高度审慎研判。这是对最高当局政治良心、政治智慧的一次考验。
    
    案件发生后,上海地方当局拒绝公布案件全部事实真相。决定本案性质和刑期的关键证人——杨佳母亲被公然绑架,至今不见人,关键证人——七名上海警察被拒绝出庭作证。在完全违背法定程序的情况下,秘密强行一审判处杨佳死刑,二审维持原判。如果最高当局不能采取特殊的司法救济,必然给全体国民、国际社会留下整个政权、国家机器在围剿一个受到不公正对待、血气方刚的二十多岁青年的印象。丧失一个从根本上杜绝这类悲剧,重塑法治权威的良好机会。
    
    四、我国历史中长期存在“留养承嗣”以及国家重要时期特赦的人道传统
    
    我国历史上的“留养承嗣”制度,即死刑犯为独子,而祖父母、父母年老无人奉养,经皇帝批准,可以改判重杖、示众,使其免除一死,侍奉祖父母、父母。杨佳为父母独子,两代父祖辈靠杨佳养老送终。我国历史上各王朝,在重要节日或庆典时,均有对死刑犯实行特别赦免之惯例。
    
    在重要节日或庆典时,对罪犯实行特别赦免也是文明国际之通行做法。例如,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对在越战期间的逃兵和逃避服兵役的罪犯全部实行了赦免。又如,韩国总统金大中在1999年末颁布“千年特赦令”,数千名囚犯获释。
    
    辛亥前夕,革命家汪精卫先生刺杀摄政王载沣。按照大清律令,应凌迟处死、满门抄斩。但朝廷出于此案发生的制度背景,出于和缓人心,出于立宪改革,为清朝前途计,特别赦免了汪精卫先生的死刑。
    
    
    我国的历史经验以及世界各法治国家之司法实践均告诉我们,特别赦免制度对一个国家的政治稳定、法律进步、民生进步都有不可替代的特殊意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先生说得好,“我完全赞成对赦免制度的研究。赦免是国家的一项政策性重大措施,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体现。我国现行宪法第67条和80条对特赦做了规定,但是自从1975年最后一次特赦全部战争罪犯以来的三十多年,我国没有再实行过特赦……当前,全党全国人民正投身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伟大实践,充分发挥特赦制度的作用,对于营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增进人民内部的团结,必会产生良好的巨大的影响。”
    
    今年是《世界人权宣言》通过60周年,也是中国签署《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十周年。虽然全国人大还未批准该公约,但依照国际惯例,一旦签署就要依照公约要求执行,包括赦免等全部条款。今年年末,中国将面临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正式审议中国政府提交的《第四、五轮禁止酷刑报告》;明年年初,也将面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次普遍定期审查中国的人权状况。
    
    今年也是中国融入文明国际的改革开放30周年,明年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为迎接大典,我们呼吁通过对杨佳先生实行特别赦免,开始营造祥和气氛。这也是中国政府奋力构建和谐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这个案件已经毫无疑问将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标志性案件,不管杨佳先生最终的命运如何,是否被执行死刑,该案都将对中国政局产生重要影响。
    
    我们再次郑重呼吁与建议,对杨佳先生实行特别赦免,并以此为发端,开始在中国废除死刑的历史进程,永久确立特别赦免之文明制度,建立文明法治之现代国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共421公民签名,按签名时间顺序排)
    
    第一批签名人员名单(44人)
    
    艾未未(北京艺术家)、茅于轼(北京经济学家)、杜光(北京离休人员)、于浩成(北京法学家)、戴晴(北京学者)、张祖桦(北京学者)、王俊秀(北京学者)、古川(北京编辑)、陈永苗(北京律师)、李苏滨(北京律师)、江天勇(北京律师)、黎雄兵(北京律师)、唐吉田(北京律师)、杨凤春(北京学者)、王治晶(北京自由撰稿人)、夏业良(北京学者)、冉云飞(四川编辑)、廖亦武(四川作家)、张博树(北京法学家)、萧默(北京学者)、刘序盾(北京学者)、李智英(北京学者)、李槟(南京教师)、孙岩力(北京教师)、王卫星(北京记者)、谭洪安(北京编辑)、于赤阳(黑龙江公民)、张辉(山西民主人士)、贾瑞明(河北农民)、谢军(深圳设计)、王靖禹(旅英学者)、华乔(上海摄影师)、释妙觉慈智(广东法师)、林树坤(瑞士出版人)、范冲(北京学生)、张志强(北京打工之友)、李勉之(深圳工程师)、曹王澜(广东民工)、张赞宁(江苏教师)、龚光云(广东学者)、郭玉闪(北京学者)、周曙光(湖南公民记者)、淮生(北京自由职业者)、马萧(北京记者)
    
    第二批签名人员名单(237人)
    
    袁伟东(民革黑龙江省委副秘书长)、钱宝涵(北京军区退休军官)、姜力钧(辽宁独立作家)、羊子(纽约退休人员)、陈泱潮(美国学者)、丁子霖(大学教授)、蒋培坤(大学教授)、何清涟(旅美学者)、程晓农(旅美学者)、孙文广(山东教授)、史若平(山东编辑)、李昌玉(山东教师)、武宜三(香港五七学社理事)、费良勇(民主中国阵线主席)、刘逸明(湖北自由撰稿人)、马少方(广东自由职业者)、曹维录(天津自由撰稿人)、冯婧(广东学生)、余健飞(同济大学研究生)、格丘山(自由写作人士)、童自醒(加拿大学者)、阮吉(利物浦博士生)、谭天然(美国加州)、韩飞(瑞典自由职业)、杨煦凝(北京失业者)、唐丹鸿(旅居以色列诗人)、李清(澳洲学者)、冯丹(悉尼大学经济学硕士)、徐敏(澳洲律师)、李元龙(贵州公民)、吴高兴(浙江自由撰稿人)、陈龙德(浙江狱中致残者)、董金龙(西安自由职业)、白小刺(深圳摄影师)、赵景洲(黑龙江省司法难民)、黄强(安徽农民工)、王中陵(西安自由撰稿人)、陈惠娟(黑龙江省公民)、魏宇浩(大连广告人)、邱黎明(北京学者)、蔡民奎(湖北公民)、夏一凡(旅日民运活动家)、刘木(北京职员)、耿长海(北京学者)、吕峰军(杭州技术工作者)、刘正有(四川自贡)、刘京生(北京自由职业者)、王犀利(香港雇员)、林蜀(浙江律师)、李欣欣(北京公民)、李树东(深圳外来人口)、陈蛟云(江苏工人)、罗世铮(成都某公司经理)、刘毅 (北京艺术家)、杨建民(北京新闻工作者)、梁日月(澳洲华人)、解永锋(河北公务员)、喻乐云(广东律师)、杨红(四川来京务工人员)、何伟(广东外企管理人)、曹维家(前上海人)、李慧欣(公司职员)、艾鸽(诗人、作家兼画家)、陈孟磊(烟台海运工作)、田瑞(公务员)、金娜(加拿大技术人员)、孙恒贵(大连本科生)、王冬(北漂青年)、杨建立(许昌市民)、黄静燕(上海公民)、惠东(西安影视导演)、刘水(甘肃自由作家)、王明同(山东农民)、王军(安徽公民)、杨洋(重庆自由职业者)、陈为贵(川大学生)、邹敏瀚(深圳工程师)、朱珠(北京软件工程师)、姜烜辰(深圳工程师)、王小山(北京记者)、仝小改(河南编辑)、李爱国(郑州公民)、朱红宝(江苏个体)、李文斌(天津公民)、林建华(江苏环保志愿者)、张道正(山东独立电影人)、苟录迪(山东私营企业主)、王翀(深圳独立音乐人)、沈双为(上海职员)、艾晓明(广州学者)、圣观和尚(云游僧)、刘潇虎(北京普通人)、果实普通(北京僧人)、黄智(深圳广告从业人员)、张建军(天津教师)、张琨波(深圳心理咨询师)、刘继红(江苏职员)、王晓霞(上海编辑)、许波(旅澳社会活动人士)、刘安军(北京维权人士)、刘世龙(北京编辑)、王晓东(合肥工程师)、郭永丰(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素娟(河南大学生)、魏红星(山东企业法人)、赵金海(英语老师)、张娟红(旅美学者)、邹光旭(山东IT从业者)、高志山(北京居民)、宋健君、田雯、陈宁波、刘庆(广州室内设计师)、阿曲强巴(北京诗人)、陈明(商洛个体经营者)、韦学俭(广西公民)、王连城(山东自由职业者)、柳漫(旅德工程師)、冯正虎(上海学者)、田平远(北京公民)、郭庆海(河北独立评论人)、崔志勇(苏州工人)、姜晓鹏(丹东公民)、宋秋燕(兰州退休干部)、宋敏(兰州工程师)、陈日新(安徽公民)、米军(山西工人)、储小波(安徽会计)、徐胜斌(湖南退休教师)、谢岩(广东民工)、袁萍(南京退休中共党员)、蔡列辉(广东商人)、李平(居英华人)、石燕明、黄喜(东莞工程师)、夏成武(安徽工人)、陈宪雄(广东外来工)、張三一言(時政評論者)、王桥军、陈俊峰(甘肃退休人员)、卢炜(山东独立策划人)、蒙木桂(南京人道主义者)、杨朦(山东高级文案)、谈军武(江西公民)、张建中(中国公民)、颜政(武汉学生)、黄序(北京学生)、王策(马德里学人)、陈广英(湖南基督徒)、邹巍(浙江公民)、解青山(无锡公民)、郭瑞江(美國工程師)、王荔蕻(北京自由人)、靳尚功(山西公民)、郑敏杰、王仕云(武汉公民)、魏红星(山东公民)、安然、史一波(浙江学生)、滕夫生(石河子退休人员)、沈际平(宁波教师)、徐歌(四川教师)、张跃进(北京电气工程师)、裴月(北京职员)、殷沙(北京公司经理)、晏勇、陈云飞(大陆地区农民助理)、马郡、崔勇(加拿大华人)、巫松青(广东愤青)、李文斌(天津土建工程师)、张若尘(河北教师)、古峰(深圳自由职业者)、林恩惠(留日学生)田育农、刘江(四川大学生)、朱红宝(江苏个体)、王云汉(程序员)、梁易军(江苏民工)、解捷(镇江银行职员)、徐伟根(上海退休工人)、蒋立群(山东自由人士)、田溪、孙治淮(南京退休)、王勇华(上海市民)、王小龙(广东工程师)、张爱群(辽宁个体户)、李卓熹(湖南公民)、李劲风(北京音乐制作人)、沈建中(上海公民)、何大明(福州公民)、杨东(北京个体商户)、崔云涛(广东自由职业者)、王爽(上海市民)、刘劲松(重庆公民)、李振杰(河北公民)、楼泳民(绍兴农民学者)、葛连忠(内蒙电子工程师)周先敏(安徽工程师)、张逸讷(德国工程师)、修海涛(德国报社编辑)、杨佩华(中国创业者)、陈旭羊(北京自由职业者)、户峰阳(郑州自由职业者)、安妮(广东教师)、安旭(广东工程师)、吴淑君(安徽教师)、邱伟华(茂名商人)、张涛(北京工程师)、王发金(山东农民)、周临(安徽知识分子)、王京(翻译)、陶涛(企业家)、余超(北京打工)、小王子(云南诗人)、叶茂星(上海银行电脑工程师)、尤二民(延庆农民维权人士)、赵洪轩(四川失业职工)、蒲建设(常州公民)、顾峰(博客作者)、夏晓东(香港投资人)、石庆元、任文(上海职员)、汪杏筱(甘肃特级数学教师)、尹贤绪(甘肃诗人)、李林(北京翻译)、李宇(角马俱乐部发起者)喻智官(爱尔兰自由撰稿人)、玛特(厦门自由撰稿人)、许晖(北京作家)、房树梅、黎思人(香港公民)、Konami(旅日华人)、邵伟翔(香港公民)、田宝兰(西安访民)、yangyiyang(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第三批签名人员名单(125人)
    
    杨建利(哈佛大学学者)、郭国汀(人权律师)、俞梅荪(北京学者)、段正坤(北京学者)、巴中卫(东莞公司职员)、彭祥华(退伍军人)、孙兆云(北京学生)、阿丁(北京编辑)、葛曦(苏州自由职业者)、彭反三(北京法学博士)、沙伟(东莞民工)、刘勇(南京大陆泛蓝联盟成员)、陈文卿(江苏公民)、黄一诺(福建工程师)、宋炳汉(甘肃农民)、康秋星(巴黎自由职业者)、周翔(苏州公民)、李雪梅(北京教师)、郑乙彬(广州设计)、沈纯理(上海自由撰稿人)、王明睿(北京中学生)、歐語寧(旅美北京市民),歐楷文 (旅美北京市民)、育林(旅美學者)、育和(北京市民)、孔玫珊(北京市民)、孔洁(北京市民)、笛林(北京學生)、赖虹(江苏教师)、范士贵(基督徒)、宋军(上海人)、吴文彬(上海自由业者)、陈锋(江苏农民)、侯世亮(吉林国企员工) 、吴克辉(贵州公民)、方家华(贵州思想者)、李泉龙(海南广告混饭)、安一天(上海公民)、陈列明(广东公民)、刘明(安徽市民)、李勤勇(深圳平面设计师)、钟建华(美术设计师)、吴丽娟(辽宁教师)、李二平(哈尔滨教师)、张津郡(深圳创业者)、吴炜炜(湖北公民)、钭江明(北京媒体人)、张清(北京设计师)、徐奎(广州市平面设计师)、晁明中(上海自由职业者)、黄锦宏(重庆公司职员)、章毅(浙江传媒人)、李杰(成都公民)、李刚(河北律师)、马惠东(中国公民)、刘肃平(兰州慈善工作者)、张青华(北京飞行员)、童宗眙(安徽会计师)、伍定希(湖南失业者)、刘锐(旅德学者)、李荣胜(沈阳公民)、刘兆光(北漂设计师)、殷敏鸿(保钓志愿者)、鲁从育(北京外来人员)、张英梅(工程师)、李彬(北京高级工程师)、李曾东图(四川公民)、巫燕清(江苏职员)、朱淑姣(湖南工业大学学生)、刘大江(杭州平面设计师)、谭军(南京诗人)、言美芳(苏州诗人、作家)、杨波(北京暂住者)、英佐、刘全(北京航运租船经纪人)、王宣哲(福建教师)、汪昌斌(深圳设计师)、何冠男(北京公民)、陈延生(济南公民)、刘智(湖北公民)、李仁山(广东民工)、唐恩(北京大学生)、黄河清(咸阳公民)、武文建(北京画家)、朱涛(上海设计师)、石小五(北京外企雇员)、诸翊(上海艺术家)、张江山、莫问春、郑敏杰、陈佩文(湖北家庭主妇)、方正(上海设计师)、李琳(江苏护士)、林浩云(上海设计师)、 郭建民(山西民主人士)、龙政宏(湖南青年)、王雨(辽宁蚂蚁养户)、许云荣(福建公司职员)、李莎(湖北学生)、杨梦思(上海学者)、邓珂(中国公民)、周亚萍(浙江自由职业)、韦诩华(广西学者)、王正军(陕西澄城《论语》学者)、炎凉河界、王凤敏(长寿无业人员)、王辉(安徽民间思考者)、莫建刚、堂张三山(四川艺术家)、朱毅(上海工程师)、许桂领(江苏商家)、毛长霖(福建工程师)、林志强、黄汀(设计师)、王志(广东所谓公民)、王建玲(福建教师)、罗泽坚(深圳市民)、杨征宇(北京海归、IT、翻译)、王雨(自贡公民)、胡志德(山西教师)、马亚莲(上海维权者)、奚国珍(上海维权者)、张英(上海维权者)、张子健(大连设计师)、吴茂华(四川自由撰稿人)
    
    外籍公民签名人员名单(15人)
    
    张伦(法国公民)、唐夫(芬兰公民)、田家乐(加拿大公民)、萨冲(意大利工程师)、布莱恩.沃勒(Brian.woolley英国公民)、吴天宇(波兰籍华人)、李卫纯(波兰籍华人)、馬克(美國公民)、Jenny Li(澳洲公民)、吕易(澳大利亚牧师)、宋峰生(美国医师)、李榴(美国学者)、魏天舒(加拿大中医师)、赵旭(加拿大艺术家)、王超华(美国学者)
    
    2008年10月22日
    
    后续签名人员请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请按下列格式签名:签名格式为:XXX(人名)北京学者;XX (人名)广东记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