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百姓算什么?——我耿耿于怀的几件事情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9日 转载)
    
    来源:博客中国
     王炼利/很多为官的,其所作所为反映的就是六个字:老百姓算什么! (博讯 boxun.com)

    
    孙志刚事件体现的“老百姓算什么”----“良民”徒为鱼肉,“法律”是领导的工具;李文娟事件体现的“老百姓算什么”----领导囊中的国家利益不属“保卫”之列;克拉玛依大火事件体现的“老百姓算什么”----领导生命至尊,领导官位至尊;陈良宇事件体现的“老百姓算什么”----不要再问为什么
    
    孙志刚事件体现的“老百姓算什么”
    
    ----“良民”徒为鱼肉,“法律”是领导的工具
    
    2003年春天,27岁的湖北大学毕业生孙志刚以生命为代价,使1982年就开始实施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得以废止。但是,孙志刚本不属于收容范围,他有身份证----《城市收容“三无”人员询问登记表》中填写了身份证号码,他有正当体面的工作----广州达奇服装有限公司平面设计师,他有合法的住处----暂住在朋友家里。他只不过没有来得及办“暂住证”,就被收容,收容的第三天,因“大面积软组织损伤致创伤性休克死亡”。这是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的鉴定。
    
    导致孙志刚“创伤性休克死亡”是怎样的“大面积软组织损伤”呢?“切开腰背部以后,皮下组织出现了厚达3.5厘米的出血,其范围更是大到60×50厘米。”这意味着他整个背部差不多全都是出血区。 “翻开肌肉,到处都是一坨一坨的血块”,“从肩到臀部,全是暗红色,还有很多条长条状伤痕”。“从背部切下第一刀,随着手术刀划动,一条黑线显现出来,切下第二刀的时候,显现出一坨坨的黑血块。”
    
    本不该收容的孙志刚被收容了,继而被打死的了。他死在收容制度下。
    
    收容制度是什么?是专为方便管理层的针对底层民众的管制制度。这个制度,实质上五十年代就开始了。国务院1957年9月14日【政习字】第64号通知指出:“近据各方报告,农民盲目入城现象又日益增多,务必希望各地加强对农民的社会主义教育,积极准备开展今冬明春的兴修水利和积肥的大生产运动,将农民稳定在农村。灾区应做好救灾工作,稳定灾民情绪,不使外逃。各城市一律不许随意招工用人,对盲目入城农民采用随到随遣返办法,以免越来越多和发生沿街乞讨现象。铁道部门应严格查票,对无票或打短程票走长途的,应交就近车站转由地方政府立即遣返。流入地区与流出地区并应密切联系,互相协助,防止秋收后大量盲目流入城市的现象发生。”从此以后,汉语词汇中多了“盲流”一词,“盲流”,就是指“盲目流入城市者”。
    
    必须指出,孙志刚不是死在收容制度下的人第一个人,在他之前,很多人都因为收容制度被枉送了性命。只因为孙志刚是个有职业的大学毕业生,是他的同学们排除一切阻力将此事件捅了出去,是《南方都市报》将孙志刚之死通过平面媒体向全社会披露,才总算还了孙志刚正义与公道,而其他没有文化的没有见过世面的芸芸众生死了就死了呗。老百姓算什么呀!
    
    孙志刚墓碑这样刻着:
    
    “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主之重,法治之重,毋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当以此为鉴”,固然应该,但是,“以此为鉴”、“毋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是需要主流媒体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2003年以后,主流媒体还“讲”吗?
    
    倒是孙志刚事件结束一年还不到,揭露孙志刚事件的《南方都市报》总经理因“贪污十万元”被指控判了重刑,其他两名领导也被专政机关“收容”,接下来,孙志刚案件的最早报道者记者陈峰发了一封“致广州市领导的公开信”,这封信与他报道的《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同样振聋发聩。“地方政府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把法律当成打击‘不听话’媒体的工具。果如此,则舆论监督,尤其是对政府的监督,将沦为一句彻头彻尾的空话。……人治和长官意志的黑云,将重新笼罩中国新闻界。”“我知道我的声音是微弱的。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任何一个公民都是渺小的;但是再强大的政府,面对历史它也是渺小的。”
    
    陈峰之言,是管制型社会的不协调音。
    
    孙志刚事件给管制型社会捅了一个大窟窿。有人努力要补这个窟窿。
    
    他们会成功的,他们已经成功了,但他们不会永远成功下去。
    
    李文娟事件体现的“老百姓算什么”
    
    ----领导囊中的国家利益不属“保卫”之列
    
    2006年春天,一个名叫李文娟的女人的故事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播出。继孙志刚事件后,又一次震撼了国人。
    
    李文娟,1983年进入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工作。2000年负责税收款项的账目登记。2002年5月,李文娟到北京向国家税务总局和其他有关部门举报鞍山市国税局存在着5项违反国家税收法律法规的行为。“我是捧着一颗心向你们反映问题的,为了避免意外请你们保密。”她请求有关国家部门。
    
    结果是,有关国家部门肆意践踏了这颗心。
    
     克拉玛依!今天,你是想用鲜花流水葬去人们有关悲剧的一切记忆,这提醒了我们:这样的悲剧一定会再发生!
    
    我在“人民广场”踱着,想着。
    
    我想,在火势蔓延的瞬间,还有人能够这样清醒、这样自然、这样在潜意识中脱口而出“让领导先走”,这是什么样的文化教育熏陶出来的呀!起码,孔大圣人孟大圣人没有这样教育过,孔孟之道教育的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些领导听到了“让领导先走”,他们实践了“让领导先走”!他们扔下了刚向他们献了鲜花又为他们表演节目让他们开心的的孩子们!孩子们算什么呀!当他们迈开“先走”的第一步,他们先是从容不迫,“慢慢地散开”、“慢慢地走”,他们还要考虑“领导”的风度形象!但到了走道上,路变窄了,火势大了,他们就“用力推开”刚给他们献了花的孩子,包括9岁的孩子,不要风度往前跑了!无耻、卑鄙都不够形容他们,只是佩服他们的勇气!但是,他们需要我们佩服吗?他们“先走”得这样心安理得,这样的“先走”,对他们来说,是天经地义!
    
    啊!又是什么样的文化教育,熏陶出这样的“领导”?
    
    我百思不得其解。
    
    2007年11月的《南方周末》记载了中央电视台前台长的一番讲话,其中谈到他不让播克拉玛依大火事件节目的原因。前台长说:“克拉玛依大火死了一些小孩(多么轻描淡写!在这位高官眼中,几百条老百姓的生命算什么呀),我看完这个节目,节目做得很好,也很感人,但我说克拉玛依的群众情绪躁动得很厉害(死了300多条生命,其中288个孩子,不“躁动”,还是人吗?)我说这个节目播了以后,是会对当地群众情绪的一种平息,还是火上浇油?如果火上浇油的话,就不能播(因为“播”了可能就当不成台长了),如果能平息他们的情绪,不会闹事那就可以(怎样平息他们的情绪?告诉他们,克拉玛依市给了每个死去的人五千元安葬费?现在那些粗制滥造的坟已经开裂长草了!)问题是那边已经白热化了,你现在播了这个,会使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亲友愤怒起来以后,向领导施加压力(这个压力不应该给吗?当领导是不用负责任的吗?)。”前台长告诫:要掌握“度”,“这个‘度’很难用尺子,要完全根据当时的政治气侯,观众的思想状况,和这个问题应该谈到什么程度来决定的。‘度’,是一个很高的领导艺术,也是一个人能否成功的关键。政治上的把握就是这样。”非常感谢中央电视台前台长!他坦率告诉我们,“领导”始终是第一位的,他还把管制型社会“一个人能否成功”的诀窍----圆滑地把握政治上的“度”都告诉我们了!真的感谢前台长!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得到“解”了吗?似乎得了,又似乎没有得,我更不解的是,他是怎么当上中央电视台台长的?“政治上的把握”难道就意味着冷酷无情?就意味着丧失人性?难道到领导就意味着当政客?当政客也得有做人的道德呀!当然,如果他今天还在台长位置上,汶川大地震还是会准许播的,反正汶川大地震怎么说也是天灾,但是,凡涉及到“反思”的,就要掌握“度”了,就要“考虑政治上的把握”了!但愿时代进步了,掌握“度”也好,“考虑政治上的把握”也好,能向着尊重人、把人当成人的方向前进一大步!尊重人、把人当成人,原是马克思的主张!
    
    1994年的惨案,到1998年网络才有了第一篇纪念文章,《过去的火焰燃烧现在的母亲》,但那时网络还在萌芽期,这篇文章到2003年才走入众多网民视野。而同年另一篇文章《克拉玛依将铭记----克拉玛依大火九周年》让很多人“读得流泪,每复读依然落泪”。之后,网络上2004年有《克拉玛依大火十周年祭》,2005年有《11年祭日:纪念克拉玛依大火死难者诸君》,2006年有《为克拉玛依大火消逝的300多小生命祭上一柱香》;同年5月,一位女警察2005年发表在《北京文学》上的《亲历新疆克拉玛依大火》被网络转载,成为网民持续不断关怀的帖子;2007年春天,又有《迟来的报道----1994年克拉玛依大火》。中央电视台台长不是“枪毙”了克拉玛依大火报道吗?没有关系,还有网络,网络上每年在纪念!
    
    现在,人们翘首以待以这样题目命名的纪念文章《世界上一定会有一部电影叫〈克拉玛依大火〉》!
    
    只因为有1912年的泰坦尼克号沉船事件,只因为泰坦尼克号上的绅士们主动把生的希望留给妇女和儿童,只因为一位富翁为此留下遗言:“我决不会让一个妇女儿童先我而死,我要死得象一个男子汉!”“TITANIC”,全人类都应该为你脱帽致礼!此后不到一百年,克拉玛依大火,逃出的----不!“先走的”都是执政党的领导干部,他们踏着孩子们的尸首,照样走在台上。全人类都为克拉玛依蒙耻!但是当事人哪知耻呀?其中一个女的当事人已经重新入党了,正乐呵呵报喜庆贺呢!……
    
    要知道什么是无耻吗?请来克拉玛依!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当代中国:老百姓算什么?--我耿耿于怀的几件事情/王炼利
  • 面对千万个逝去的生命,地震部门在忙什么?/王炼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