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唯色:“觉得自己真可耻”!(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看到我博客上Tenzin写的留言,愣坐在电脑跟前。不是我悲情,也不是Tenzin悲情,再多的悲情又有何用?但悲伤是事实,席卷身心。为了纾解,我一句句地读出声来,似乎这么做就可以解决问题。我不知道Tenzin是谁,但就像早已认识,都是远离西藏的人,生活在西藏之外的异乡,我也如此:——“心底深处总有一丝焦急的感觉,让人想相信这是生活的真面貌也不行。都是假象。不是在说佛家的观点,而是作为一个藏人,我有另一个世界……”
    
    海外的报道说,嘉瓦仁波切“公投决定活佛存废”是“惊人提议”。对于他们是惊人,对于我们是惊心。完全体察得到那种被步步紧逼之后的决绝,就像48年(快49年了)前那个寒冷的冬夜,兵临城下,生死存亡,只有在黑夜中踏上流亡之路,才能保存和延续那珍贵的薪火。但还是紧张,无措。急切地问自己的佛学老师,老师整理了一下袈裟,安详地说,传统上有过的,一些大德鉴于特殊的原因,在世时就有了转世,这是佛的意图,注定不该绝。而且生为“朱古”,就有能力决定何时转世,在哪转世,让我们祈愿生生世世相随依持!
    
    但我是俗人,我的修行很不够,我深切地渴望有亲眼见到这一世根本上师的福报。我每天的祈祷,我们每天的祈祷,有时候是不是自己安慰自己的一种托辞?以为真的会如绵延的雪山那样长存,可是全球变暖,生态被毁,每座雪山都在渐渐融化了。当然信佛就要明白无常,而且还要借每件事来观修无常,老师的一个汉人弟子巧笑倩兮地说,要随缘嘛。我却如当胸挨了一拳,愣愣地无语,“作为一个藏人,我有另一个世界……”,我怎能如你一般轻轻松松地“随缘”啊……
    
    于是把Tenzin的留言放在这里,因为我也想问:“我们没有争取,哪来得到?我们是温和的佛教徒,还是太过懦弱?”眼看着72岁的嘉瓦仁波切这么奋力,我也深感:“今天下午(其实是每一天),觉得自己真可耻。”(以下是Tenzin在昨晚11点51分时的留言)
    
    上一次这样哭,是十几年前的一个下午,突然从电视上听到班禅仁波切去世的消息,惊呆了,跑到外边找阿妈要给她说,说了一句就抱着走廊的柱子大哭起来,十五六岁的年纪,不能确切表达那种惊慌无措的感觉,哭着说不出话来,那个我们崇敬、依赖的身影消失了,父母突然离世时幼儿就是这样的吧。
    
    今天中午,朋友发来一则消息,说72岁高龄的嘉瓦仁波切可能会在在世时指定继承人。我心里火烧火燎的,无奈,又恨,又难过,不是一个藏人,恐怕不会体会这种伤痛。眼泪和哭声都是迸出来的,压都压不住。我们在干什么?
    
    窗外的海面在下午的阳光下反着光,船一直停在那里,嘈杂的车声,这个世界忙忙碌碌。 我也装模做样,学习工作喝下午茶,心底深处总有一丝焦急的感觉,让人想相信这是生活的真面貌也不行。都是假象。不是在说佛家的观点,而是作为一个藏人,我有另一个世界:出来两个灵童,我沉默;会上批斗达赖是如何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我沉默;甘孜的仁波切被抓,色达的僧舍被毁,拉卜楞的僧人因放了鞭炮被抓,我们窃窃私语,偷偷摸摸的发短消息,在自己家里压低声音说话。
    
    我们已经学会保护自己,自我清理,敏感的话题,词语一概不说。能说的不能说的,能做的不能做的,没有标准,但我们心里最清楚。看网络上各色消息评论,我闭紧嘴巴,不做评论,就怕会落个把柄,落到时时监控着的,无处不在的国家的手里。
    
    但是他就逼你到墙角。在甘孜,人人要表态,“各乡村牧场受到严密监控,要求民众开会洗脑,批判和揭发。凡是敢于表达不满的人一概逮捕”。下一步,是我的家乡吗?要我表态,我怎么说?违背良心、学识、人格,违背崇敬的上师吗?我的父母会怎么说?他们比我全心全意向佛,更视上师如宝,更藏人。他们会被捕吗?那在别的地方被捕的人和我们没有关系吗?他们受到呵斥、羞辱、监禁时,不是我们也正在受到呵斥、羞辱、监禁吗?2008年奥运,有人雀跃欢呼,我禁不住担心,铁盒会更缩小,我们只能会更沉默。或者,他就是要你爆发吧!
    
    去听一个仰慕已久的作家的讲座,她温情地谈到和年迈的父母,年轻的儿子之间的关系,“quota”-——份额,我们相处的时间都是有份额的,花完了,就没有了,时间是有限的。我在下边想念父亲,也想到,对我们藏人来说,和崇敬的这一世上师的份额,快没有了。关爱我们的,我们依赖的上师。父亲有一次充满信心地对我说:嘉瓦仁波切说过,我还会住很久,到了80岁,拿斧头劈我的头都没事。可是,我什么都没做,看着时间消失。怕我们在最后一刻才醒悟,才开口,才行动,已经太迟。
    
    这几年越来越喜欢去家乡,去各地藏人的家乡,夏天绿草蓝天时美,冬天草枯积雪时也美。虽然有很多变化,但大家的信仰更坚定。知道崇敬的上师虽然不分彼此,但益西诺布他也从心底里喜欢盘腿坐在草地上,家乡的微风拂面,看远处的雪山吧。
    
    我们没有争取,哪来得到?我们是温和的佛教徒,还是太过懦弱?今天下午,觉得自己真可耻。
    
    (“嘉瓦仁波切”和“益西诺布”都是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尊称。“朱古”即化身,转世活佛。)
    
    2007-11-29
    
    图为西藏画家罗布次仁的作品。
    
唯色:“觉得自己真可耻”!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唯色:今年有谁还穿豹皮虎衣?(图)
  • 不自由的思想者-藏族作家唯色(图)
  • 唯色: 献给达赖喇嘛的赞歌
  • 唯色:达赖喇嘛呼吁放弃恶劣风尚 西藏民众焚烧藏装镶饰毛皮
  • 唯色:长诗:西藏的秘密
  • 唯色:从一个个禁令中了解传统和历史(图)
  • 唯色:与其迁怒民众,何不清理门户(图)
  • 唯色:西藏不在西藏在(图)
  • 唯色:一个牧民对国家政权的“颠覆”(图)
  • 唯色:来自哲蚌寺的最新消息·哲蚌寺近期日志(图)
  • 唯色:身穿野生动物皮毛的十七大代表(图)
  • 唯色:达赖喇嘛获金奖,并未伤害西藏人民的感情(图)
  • 唯色:拉萨逾千僧警冲突 哲蚌寺的僧人们是否安好?(组图)(图)
  • 唯色:达赖喇嘛让藏人自豪!(图)
  • 唯色:在下密院欺骗游客的是谁?(图)
  • 唯色:达赖喇嘛获金奖,西藏书记张庆黎说“我们很愤怒”(图)
  • 唯色:记者的尴尬与“回答敏感问题的口径”(图)
  • 唯色:离开体制的自由(图)
  • 唯色:住进“社会主义新农村”里的藏人
  • 唯色:今年“雪顿”不正常(图)
  • 唯色:人满为患的大昭寺(图)
  • 有关改革藏传佛教活佛制度的一些讨论/唯色整理(图)
  • 唯色:由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联合认证转世活佛的建议是否可行?(图)
  • 唯色 :用政治和性来包装的西藏歌手(图)(图)
  • 唯色:大喇嘛被抓了,他们怎么办?(组图)(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