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莫非我又有了想象力?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黑窑童奴事件出现后,我写了《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情绪比较激动,骂了街,后来看到熊培云先生的文章《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象力》,才发现在现实面前怀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想象力的大抵不止我一人,也就释然了。 (博讯 boxun.com)

    
    可是不管你是不是写小说、弄文字的,一个人是不能失去想象力的,这也是人和动物的一个很大的区别,如果一个人失去了想象力,没有一点幻想和憧憬,失去了所有的希望,那就是行尸走肉,是生不如死,是和动物没有区别的。
    
    面对暗黑的黑窑童奴和光天下日下的黑社会装甲车,我痛苦和绝望,然而,也正在这痛苦和绝望中,我也看到了希望和光明。我真地看到了,但愿这不是我死灰复燃的想象力弄出的幻象?!
    
    
    
    事件在互联网上披露后,大量的评论文章出现,看得人心如刀绞。然而,就是从这些文章和其后的跟帖中我看到了希望。在这些文章和跟帖中,新闻人和网民都在积极找原因找根源,——但我注意到一个现象,那就是不像美国的枪击案以及前几年的马加嚼杀人案,很少有文章去追究那些黑窑窑主的个人责任和内心世界,有人质问,但没有人去质问这些黑窑窑主为什么干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
    
    为什么呢?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不是一个个人问题,不是黑窑窑主的生长环境造成的,更不是他们心理有毛病,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是制度问题。就算不是这几个黑窑窑主作恶,在这种社会氛围和体制、制度下,还会有人去作恶(鄢烈山在《我怎么就不“震惊”》里列举的丑恶现象大家真不知道吗?)。于是大家都很理智的把目光集中在非个人层面:例如地方政府失职,警匪勾结,舆论监督不力,以及缺乏民主制度等等。读者也显出了大智慧,我没有看到几个网民把仇恨发泄在黑窑窑主的身上,叫杀叫打的,他们在激动得要失去理智的同时,却理智地质疑造成这种丑恶现象的根源,这不能不是一个奇迹!
    
    我一度并不同意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好像警察不受贿了,地方政府多跑跑,或者马上搞个民主制度,这一切就都解决了。按照我的最初看法,这和整个社会失去了信仰、失去了道德标准有关。在全球化的今天,一个国家的社会和政治制度能够有多坏?再坏也坏不过北朝鲜吧。可是失去了信仰和道德底线的人性和人心能够在邪恶之路上走多远,那才是你我的想象力望尘莫及的——我最初的愤怒和绝望主要针对当今大陆人心和人性的沉沦。
    
    不过当我看到那么多人写文抨击黑暗并探寻光明,而且更让我感动的是,几乎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跟帖都义愤填膺,在字里行间充满人性的光辉,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悲观和绝望。毕竟这个社会上还是好人多,毕竟我们大多数人还怀揣一颗善良的心,虽然有时我们甚至不得不把它掩藏起来,免得受伤。我想,只要人心还没有死,只要良心还隐藏在深处,总是有希望的,没有必要绝望。这件事出现后,我们都在自觉和不自觉之间,展示了几乎沉睡的良心和良知,我由此看到了希望。
    
    
    
    第二件让我在透不过气来的黑窑里看到光明的事件是有关方面对此事的回应和处理。中央是很重视的,地方政府更是竭尽全力。先是在中国的媒体上看到一位省长公开检讨,随后看到这位于幼军省长向农民工道歉。这种事毕竟是很少看到的。这让我心里多少有了点温情和希望。大家大概也记得,前些年的孙志刚案,还有非典,还有一次次煤矿灾难,有谁出来道歉过?
    
    我们都清楚,这种丑恶的事情不是靠上面开会,发通知,然后抓人,然后道歉就可以彻底解决的,必须还有更深的思考和更大的行动。然而,这一次这么快就看到一位省长出来检讨和道歉,我还是没有能够忍住激动,请允许一位一直仰视中国官员的小民发挥一下他的想象力吧:……今后中国会有所改变的,这次事件太邪恶了,从中央到地方政府都重视了,他们大概也终于被“震惊”了,他们也不想中国小民一次次“出离愤怒”,他们毕竟是爱我们的,他们这次要彻底——注意是彻底,改变这一切……(啊,我想象力真地恢复了,而且在继续……)
    
    
    
    第三件让我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又恢复得一塌糊涂的是这次事件中媒体的表现。当朋友告诉我很多以前只能在论坛出现而且很快就又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文章都上到国内新闻网站,其中还包括我自己的文章的时候,我充满绝望的心脏可谓死灰复燃。随后一想,这件事情最早出现在互联网上,随后大量的调查和评论文章出现,接着是过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跟帖。这一切都顺理成章的下来了。让我们不但对事件有了比较全面的认识,而且也几乎是全民介入地分析事件,积极找理由,找根源。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虽然还是愤怒或者“出离了愤怒”,虽然还是震惊或者“不震惊”,但我们却找到了地方说出我们的心声,提出我们的看法,表达我们的感情,而且恢复了一些想象力的我甚至想,网民的心声显然已经直达北京了,至少山西的于幼军省长是看到了。他在昨天表示“媒体在黑窑事件中发挥积极监督作用”并“欢迎媒体提供更进一步的线索”。于幼军省长特别提到了网络媒体,脸上有竟然有感激之情。
    
    我也是一名网民,而且也写文章,还可以算是半个媒体人,听到省长的话,我受宠若惊呀。想一想,我们在虚拟的空间里折腾来折腾去,以前不是被删除写了半天的文章,就是被封了IP,现在省长来感谢我们了。
    
    不,省长大人,我们应该感谢你才对,感谢你让我们对你进行监督,感谢你让我们能够发表意见!
    
    中国这类事件层出不穷,每一次媒体都想出力,每一次网民都想提供自己的意见,每一次我们这些小民都想让上面知道我们的喜怒哀乐,可是,没有几次是像这次事件后一样畅通的——非典算一次,孙志刚算一次,不过都那么短暂,短暂得让人泄气和心痛。
    
    就在这两个月,中国各地出现了多少骇人听闻的事件,厦门某项目,北京学生折腾老师,突袭半夜增加印花税,还有更严重的,可是事件一旦出现,总有人马上会汇报到上面,然后就是某部门的一纸通令,甚至一个电话,于是,所有相关文章就从虚拟的网络蒸发了,——
    
    他们怎么不想一想,删除的是文章,你能删除那些邪恶事件,你能删除老百姓心中的痛楚和质疑?他们是否知道这些的文章,甚至一个歪歪斜斜的跟贴正是网民和老百姓的心声,不但凝聚了老百姓的喜怒哀乐,也寄托了老百姓表达意见、积极参入治理国家的愿望?
    
    
    
    黑窑童奴和河北黑帮装甲车事件让我在绝望之余看到了希望。中华民族苦难了几千年,一旦在最危险的关头,总会现出新的希望和曙光。超过我们想象力的悲惨事件并不可怕,可怕的也许是我们完全失去了憧憬未来和美好生活的想象力。
    
    
    
    这一切不是我的想象力在作怪吧?!
    
    
    
    (杨恒均于2007年6月23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 杨恒均: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 杨恒均: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 杨恒均: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 爸爸,胡锦涛是坏人吗?/杨恒均
  • 杨恒均:我们不是羊更不是狼,我们是龙的传人!
  • 杨恒均:建设一个新中国
  • 杨恒均:《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 杨恒均: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什么?
  • 杨恒均:我最忠实的读者
  • 杨恒均: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 黄长义:荒唐杨恒均(致命系列书评)
  • 杨恒均:母亲珍藏的报纸
  • 三个代表是什么?谁是真正的三个代表?——读杨恒均先生最新政治间谍小说《致命武器》有感/黄长义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