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台湾媒体乱象之TVBS风波/林保华
(博讯2007年4月12日 转载)
     台湾的两大乱源,一是立法院,一是媒体。除了专业水准,严格说来,应该是涉及国家认同的错乱,才会不顾国家与公众的利益,唯恐天下不乱。最近台湾的媒体风波不断,例如台视释股问题,导致新闻局长郑文灿因为表现不当而下台;艺人胡瓜骗赌问题涉及司法黄牛,相传也有媒体介入。但是风波闹的最大还是TVBS制造假新闻的案子,因为被包装为“蓝绿斗争”而使问题复杂化。

     TVBS简称T台,原是香港TVB(香港无线电视公司)与台湾资金合作的公司,但是这几年来股权不断变化,变成全资的外资公司,董事长是一九九七年到二○○二年间在董建华的香港特区政府担任广播事业管理局局长的梁乃鹏,由此也看出它的中国官方色彩。这个拥有T台的联意制作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分为两大部分,百慕达商业电视广播投资有限公司拥有四成七股权,东方彩视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则持有五成三股权,但是东方彩视董事长费道宜,董事唐基德、陈祯祥及监察人邓松泰等所代表的法人都是百慕达公司,显见百慕达公司透过东方彩视百分之百拥有联意的股权,因此即使东方彩视在台湾注册(资本额只有一百万元,新台币,下同),也改变不了它的外资性质。

     因此前年新闻局检查牌照时,认为它违反台湾的法律外资不得超过五成的规定,对它课以罚款,并要求它改变股权结构。由于T台是由中国官员主导的港资,反独色彩强烈,因此蓝营全力为它护驾,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指责政府追查它的资金来源是模糊焦点,声称它是港资、中资或外资都不重要,报导是否属实才重要。马英九这位法学博士居然视法律如无物。而在去年阿扁总统饱受施明德“红军”打倒之苦时,更传说政府要处罚T台时,施明德受人之托,向总统求情,总统给施明德面子,公开发表在任内决不关闭一家电视台的承诺。这使当时身为新闻局长的姚文智相当尴尬,大叹改革受挫。加上当时“三合一”选举民进党失利,谢长廷内阁被逼辞职,姚也跟随离去。继任的苏贞昌内阁以允许外资“间接控制”为名完全推翻上任的决定。风波告一段落,但是也种下T台有恃无恐的作风,多次发生违反新闻专业的事件,导致这次制造假新闻的总爆发。 (博讯 boxun.com)

     这次T台的风波发生在三月二十六日晚上,播出台中枪击案黑道分子周政保自拍拥抢恐吓的独家影片。由于其他电视台不甘落后,也跟着播出这些吓人镜头,反覆播送,引发民众的不安,舆论的强烈反应迫使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考虑过问。但是二十八日晚上七点半,T台发表声明,指记者因为遭到挟持拍摄这些影带,并且声称这是该台自行发现的。然而后来比对时间,才发现因为这事件涉及重大治安问题,因此台中检警已经组织专案小组调查,不但发现这不是黑道自拍的影带,而是T台在该地的记者拍摄的,也就是T台的自导自演。因此下午二时专案小组决定找二名记者来说明,傍晚五时开出传票。记者汇报到电视台后,法务室还指导记者保持缄默。如果没有被发现,他们怎么可能“坦白”呢?然而检警的调查发现T台记者也不是被胁迫的,因为他与周政保本来是认识的,他们一起去汽车酒店拍这些镜头,而且隐隐约约听到拍摄时记者说“好”。

     由于警检的介入,T台领导层采取断尾求生法,把责任全推给下属,立即开除中部两名负责人与记者。然而警检从获得的证据,要查出高层到底介入多深?也就是他们知道这个带子是自家产品吗?如果知道了,为何还要播出?民众需要答案。至于播出“为匪张目”这段带子造成人心惶惶的恶果,已经是太明显的次要问题了。

     然而被蓝营控制的NCC的态度开始非常暧昧,认为是“初犯”只罚一百万元了事。这一百万,T台几个广告就可以补回损失了。果然,他们不是以开记者会的形式向公众解释或道歉,而是由T台总经理李涛利用他主持的“二一○○全民开讲”的政论性烽烟(叩应)节目邀请几个他们经常请来的名嘴向他发难,然后再由他解释,以此蒙混过关,并且拉高日益不济的受收视率。但就是名嘴中有人提出比较尖锐的问题,李涛也马上停止节目而播出广告时段,回避问题。警检问话时,李涛更是一问摇头三不知。这种做法自然引起社会公众与舆论的强烈不满。所以不断有立委与民众去T台踢馆,要求停播甚至关台。

     民众的愤怒可以理解:去年倒扁时该台一面倒的播出未经证实的谣言,并在“开讲”节目中邀请“爆料大王”、立委邱毅大抛黑材料,以及几个固定的名嘴加油添酱、煽风点火。即使后来被证实是谣言也不道歉。人们把它与中国文革期间主导舆论的“两报一刊”相比较,台湾有“两报一台”,此台就是T台。也因此不断有人主张拒看T台,去年它的收视率大幅度降低,三立的同类性节目而内容偏绿的可以高过它一倍。

     也就是去年春天,陈水扁提名由谢文定继任检察总长职务,他本来也是蓝营可以接受的人选,但是李涛不但在节目中大反特反,他的几个名嘴更上街抗议,到立法院施压,其中还有司法人员。蓝营的立委要讨好名嘴与李涛,便否决这项任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假装不知道为何他的立院党团会否决这项任命,声称只要总统再提一次,国民党会投赞成票。但谢文定不堪受辱,坚持拒绝再被提名。T台直接介入政治由此可见。

     即使不涉政治,它的专业水准也很可议。去年冬至前两天,T台爆料,指称台湾番鸭以沥青脱毛,对健康造成严重损害,新闻画面经一再播放,随即造成市场价格惨跌,销量降低五成,造成鸭农的重大损失。然事后证实系采用对人体无害之“脂松香”;鸭农实质及信誉损失却已无法挽回。台湾民众善良老实,不懂得向电视台索偿,造成T台越来越不顾公众利益去抢“独家”。这是去年台湾广电基金根据民众反映向NCC检举的最后一宗事关媒体乱象与公害事件,但是NCC没有回覆。因此把这次为匪张目事件当作“初犯”而轻罚,表现了他们公器私用到什么程度了。 NCC为何如此包庇T台?本来它是新闻局属下的独立组织。去年蓝营占多数的立法院强行通过按照政党比例组成,这就完全失去它的独立性。虽然大法官判决它违宪,因为立法权侵犯了行政权,但是又允许它运作两年半。(因为已是二○○八年总统选举之后,政权落到国民党手里就可以延续它的生命了。)对这种荒唐的判决,民进党政府也认了,结果反而是几个绿营推荐的学者委员拒绝出任为这个违宪机构背书,剩下个别的,因为月薪二十四万元的厚禄关系,完全听命于国民党的指挥而成为一言堂。所以上述的种种违反新闻专业的事件,得以在它的眼皮下通行无阻。

     NCC主任委员苏永钦曾担任马英九的新台湾人基金会的董事,所以马英九担任国民党主席后对党产“三中”(中视、中广、中影)的假出售事件也完全不闻不问,只去关心电动玩具射频是否经过检验而为难消费者的事情,完全背离它的职责,因此NCC被称为“蓝兮兮”、“烂兮兮”、“脏兮兮”。马英九因为特别费问题被起诉后,执意竞逐总统,成立竞选团队,“中国时报”在今年三月十九日报导“马拚总统,战斗团队成形”,指出这个团队的“学者兵团”包括苏起(李登辉时代的陆委会主任)与苏永钦两兄弟。在蓝绿恶斗的台湾,在国民党“联共制台”的方针下,期望NCC遵守专业精神处理媒体风波,无疑是与虎谋皮。

     在民众与舆论的压力下,NCC最后判T台罚款两百万,李涛必须辞总经理职务。李涛这个总经理职务月薪三十五万元,主持节目一次是九万,每星期主持五次,因此撤掉这个职务对他无伤大雅。更重要的却是保住深蓝与急统人士作为精神寄托的“全民开讲”节目。但是就连总经理这个职务,也必须香港“高层”亲自来台湾,李涛才宣布辞职。可见这不是普通的职务。NCC逼李涛辞职的理由也莫名其妙,说兼任总经理及主持职务不妥,同时必须两择其一的还有副总经理李四端。然而李涛兼任这两者已有好多年,怎么以前没有不妥,到现在才说话呢?去年夏天国务机要费案中他的朋友李慧芬向他爆料,他就私自转给邱毅而不是交给新闻部核实处理就已经犯规,但是NCC也不理。可见这次完全是丢车保帅之举。但是这种做法也引起非议,因为NCC对媒体机构的人事权并没有干预的权力,现在这种做法又是何居心?是扩权还是苦肉计?

     问题最后还要归结到政府对这宗事件要怎样结束?特别是中资介入台湾媒体的事件。这是对民进党政府的考验,也是能否改善台湾媒体乱象的考验。议报297期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