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金芳:警惕性骚扰概念的泛化
(博讯2006年11月30日)
    林金芳 (南昌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轉發原創稿)
    
     國家法律規定:“禁止對婦女實施性騷擾”。為了增加這一規定的可操作性,近日,陝西省十屆人大常委會第28次會議審議的《陝西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辦法(修訂草案修改稿)》,將“性騷擾”的涵義寫進了地方法規。(《新聞晨報》11月30日) (博讯 boxun.com)

    
    有委員表示,男性對婦女擁抱、接吻、撫摸身體,講述看過的色情電影情節,有陌生男人吹口哨、拋媚眼、長時間盯著女性身體第二性征部位看,用手機發黃段子等行為,只要違背婦女意願,都屬於性騷擾。受害婦女有權向單位和有關機關投訴,甚至依法向法院起訴。
    
    什麼是性騷擾?可以說,性騷擾是一個舶來品,是隨著西方女權主義的發展而興起的。1979在,女權主義法學家凱薩琳•麥金農她的《工作婦女的性騷擾》中,正式提出性騷擾的概念。在這篇論文中,性騷擾(Sexual Harassment)的“首義”,是一個有著嚴格上下級關係和權力關係的概念,被嚴格界定在工作場所。在此後許多國家的立法例中,對“性騷擾”概念的闡釋,也大都有類似的非常明確的指向。
    
    很不幸的是,在中國,Sexual Harassment的概念被無限地泛化了。比如,若按照上面的那位委員的解釋,性騷擾就是一個“筐”,身體的接觸、言語的交換、非言語的行為等等,一切關於性的不愉快交流都可以放進來,而性騷擾與否的標準,則完全掌握在婦女的手中。按照這種邏輯,一旦某句話、某個行為令某女士感到不快,恰好言行又與性有關(甚至間接有關,比如吹口哨),就必屬性騷擾無疑了。恐怕,從此以後,所有的男士都不能拿正眼瞧女人。
    
    事實上,法律意義的性騷擾,有一個必須考慮到的因素,那就是權力(power)。正如復旦大學法沈奕斐所言,性騷擾的主體(施害者與受害者)與性別無關,與權力有關。性騷擾,本質上就是一種濫用權力,是一方利用自身的影響力來壓制另一方,是強勢對弱勢的侵犯。一個女子走在路上,一位陌生男性對他對她吹口哨,引起女子的反感,在這裏面,並不存在確定的強勢與弱勢,女子完全可以採取不理睬或者抗議的態度,而不必訴諸法律程式。
    
    真正的性騷擾擾,由於存在權力、影響力的干擾,遠比“陌生男子吹口哨”要難解決,就拿上司對下屬的性騷擾來說吧,反抗或拒絕往往意味著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正因為如此,才需要法律的強力介入。吹口哨,這最多只是普通意義的騷擾而已。“只要違背婦女意願,都屬於性騷擾”,這樣的概念界定是可怕的,這似乎在告訴人們,不要和任何人談論涉及與性有關的任何話題。我們知道,在人際交往中有許多灰色地帶,顯然,這種對性騷擾的宣傳有害無益。□
    
    (新聞鏈結:http://news.sina.com.cn/c/2006-11-30/123910648876s.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阳:期待反性骚扰立法成为女性肃权的“虎头铡”
  • 曹长青《星期专论》:强奸犯指责别人性骚扰
  • 葛剑雄 :清华教授王小盾性骚扰女博士的下场是什么
  • 橫眉:这类的“性骚扰”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
  • 亲娘出书惹恼女儿 李敖之女李文告继父性骚扰
  • 曹长青﹕强奸犯嘲笑性骚扰
  • 农村弱势群体引发新问题 性骚扰七成指向留守妇女
  • 女子反抗性骚扰高速路上被推下车 头颅粉碎当场死亡
  • 北京女模特拟提"性骚扰"第一案(图)
  • 禁止性骚扰首次写入中国国法
  • 中国首次立法禁止性骚扰行为
  • 中国进入性骚扰高发季节 8成女性不报案(图)
  • 性骚扰问题日益凸显
  • 中国将立法明确禁止对妇女性骚扰
  • 北京性骚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