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星期专论》:强奸犯指责别人性骚扰
(博讯2006年7月16日)
    国民党凭借庞大媒体优势发动的罢免总统案在立法院失败后,连蓝营报纸上的评论都批评说,明知不能通过,却劳民伤财硬闯,马英九缺乏判断和智慧能力。
    
     在罢免案尘埃落定之后,最近几个绿营人士又发表联名信,要求陈水扁以最高道德标准自行下台,并批评他“动员族群情感来取代反省”。 (博讯 boxun.com)

    
    不管这几位人士到底是什么“颜色”,从言论自由角度,他们当然有权发表这种呼吁,但从法治原则和台湾的政治现实来看,这是一种错误的思路和方向∶
    
    第一,这种以所谓“最高道德标准”要求民选总统下台,和泛蓝的以“政治性理由”罢免总统本质上没有多大区别,因为都不是从法治原则出发。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曾明确说过,罢免总统不需“犯罪事实”,等于变相证明,陈水扁没有触犯法律。而陈水扁的女婿即使最后定罪,陈总统也只负有教育不够的道德责任,而没有法律责任。在民选总统没有犯法的情况下,不可用政治性理由或什么“最高道德标准”这种空泛的说法来罢免或要求总统下台。因为如开这种先例,以后谁当总统,都可能被在野党或其它势力以这种理由要求下台,如此就会国无宁日,严重损害民主秩序和法治本身。
    
    国亲提罢免 完全是党争
    
    第二,国亲两党提出的罢免总统案,根本不是尊重法治原则,而完全是党争及觊觎权力。因为如果国民党真的尊重法治,厌恶违法行为,那么他们首先应该以身作则,把过去侵吞的人民财产归还国家,以示他们洗心革面,和过去的独裁历史一刀两断,要做一个真正的民主政党。但事实正好相反,他们不仅不交还党产,还把它迅速变卖,试图永远侵吞。
    
    《纽约时报》曾说,国民党是最富有的政党。过去半个多世纪它在台湾独裁统治时期到底侵吞了多少国家财产,到现在仍是一个谜。最近马英九访日时,媒体报导说,东京的一座台湾贸易大楼,也是国民党的党产。台湾国产局官员对此表示,国民党的党营事业实在太多了,高达数百家,连国内的不当党产都查不过来,根本没精力去查国外的。而国民党曾答应要归还的九家戏院,至今连一家都没还。还有消息指出,马英九这次访日,要变卖那栋大楼,好给他将来竞选总统做经费。
    
    党国时代,朕即国家,以党代政,整个国家都是国民党的。今天,国民党不退还不当党产,就是仍坚持党国思维,蔑视民主法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对陈总统的指责不仅没有法律根据,也缺乏道德根基。台湾的民意是要求国民党退还不当党产,而国民党坚持不退还,还迅速变卖,就是强奸民意。因而他们对执政者在政治上和道德上的指责,就像强奸犯指责别人性骚扰一样(而且是否性骚扰还没定性)。在这种背景下,有政治常识的台湾人,不应该跟着国民党的政治指挥棒“起舞”。
    
    第三,有人指责陈水扁总统“以动员族群情感来取代反省”,当然,陈总统作为决策者,在政策上有相当需要反省之处,包括“扁宋会”的不良后果,在正名制宪上的不坚定性等等。但面对泛蓝阵营用中国文革式的大哄大嗡、咄咄逼人的罢免夺权闹剧,不是陈总统“动员族群情感”,而是台湾人民认识到国亲两党不仅仅是要逼陈总统下台,而是要颠覆本土政权,让他们以组阁等方式取而代之。
    
    对过去这几个月的闹剧,在美国的台湾人社区,在没有任何人动员、呼吁的情况下,普遍地产生一种厌恶泛蓝罢免总统的行为,并自然而然地发出团结一致、维护民选总统、捍卫本土政权、抵制泛蓝夺权行为的呼声。虽然他们也对陈水扁政府的许多政策有相当的不满,但他们清楚,如果陈总统被泛蓝势力这样逼下台,那么绿营的整体气势就很难再起来了。
    
    如果扁下台 泛蓝更嚣张
    
    今天的台湾现实是,拒绝退还党产的国民党仍患有严重的“专制后遗症”,沉迷于权力梦,并敌视本土政权,他们根本不是真正的民主政党。面对这种政党的无理要求,绿营内部要做的,不是跟着起哄来声讨陈总统和执政党,而是要展示团结一致的力量,捍卫台湾的民主。因为从国民党的表现来看,它和对岸的共产党一样,看重的不是道理,不是法治,而是实力。这次泛绿立委在罢免总统表决时一票没跑,就是一次实力和团结的展现,所以制止了国民党的罢免和倒阁闹剧。
    
    有人说,陈总统下台,执政党才可能以清廉形象重赢人心。但今天台湾处于如此乱象中,其根本原因不是所谓的“弊案”,而是国民党和共产党连手,挑战本地政权和台湾的民主。我们可以设想,如果陈总统辞职,按台湾宪法,副总统吕秀莲继任,难道泛蓝就会停止党争,停止攻击和新一轮罢免吗?很可能他们的气势会更加嚣张,因为他们会觉得这种方式行得通。
    
    上次总统大选前夕,国亲的口号就是“换总统救台湾”,我当时在李前总统主持的“群策会”论坛会议发言时就指出,只要共产党的飞弹在,只要国民党没有转型成真正的民主政党,换多少总统,也救不了台湾。今天,台湾人民处于内忧外患,因为国共再次合作。国民党前主席到北京和独裁者胡锦涛喝交杯(交心)酒,继任主席马英九则呼吁共产党把台独作为主要敌人,说明在他内心,更是把要行使自己选择权的台湾人民视为“敌人”。
    
    面对这种局面,绿营内部应该有清醒的政治头脑,现在需要的不是相互指责抱怨,不是权争和利益分配之争,不是顺应泛蓝的闹剧要谁下台,而应该团结一致,展现整体的力量,以民意和实力,击退国共连手的反民主逆流。
    
    
    《自由时报》2006年7月16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人是猪的传人”、国民性与口食文化/李若溪
  •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 广州市性病监测中心为多赚钱,不惜下黑手令求医者染性病
  • 秋风:没有基础性制度就没有收入分配公平
  • 汪伟:潘岳为加强中共合法性谋划
  •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 刘逸明:中共八十五年 依然旧性不改
  • 陈光诚案,当局继续恣意疯狂?还是要法治理性?/陈树庆
  • 人之初 性本恶、阮杰
  • 好人人权论是对人性人权的反动
  • 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与性先进/林保华
  • 刘晓波: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 林金芳:“突破性好轉”應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 刘晓波: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 盛翔:“蔣多多笑話”與“習得性無助”
  • 袁红冰:中国维权运动的历史性方向
  • “审计不点名”的真理性和假理性
  • 重新解说西方文明史――孔子神性版比较实验论(上)/庞忠甲
  • 重新解说西方文明史――孔子神性版比较实验论(中)/庞忠甲
  • 中国男女性比例失衡 2020年2400万男性打光棍(图)
  • 打工仔在广东公安局讨薪未果自爆身亡!
  • VOA:分析:中共难解决政治制度性腐败
  • 人大未通过禁止鉴定胎儿性别法案
  • 云南昭通市再次遭受洪涝灾害 16人死亡
  • 国航机长谈辞职风潮:飞行员寿命67岁 合同期99年
  • 郑州居民楼倒塌已有2人死亡 仍有约20人被埋
  • “三高”女性难找对象 媒体从业女性愁嫁(图)
  • 银行造假账 无辜商人血本无归
  • RFA: 民间考察南水北调可行性 记者会主流媒体爽约
  • 卫生部发布大规模流行性脑膜炎警报
  • 谁为老百姓的“政策性亏损”埋单
  • 北京前副市长刘志华陷美人局,被拍性爱光碟(图)
  • 农村弱势群体引发新问题 性骚扰七成指向留守妇女
  • 黄琦:中国国情咨询网再度开通 鲁光辉担心[是试探性的开放]
  • 处长周秀德玩弄上百女性 留下详细“性日记”
  • 新修订的《浙江省宗教事务条例》特色鲜明操作性强
  • 中国经济过热明显 央行再加息可能性加大
  • 深圳发现一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疑似病例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历来社会的贫困都是政治性的贫困
  • 方丹:我真怀疑公路交警的公正性
  • 买断工龄的工商银行银行员工申诉
  • 花季少年关笼中,惯偷成性谁之过?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加拿大的隐性种族歧视贻害华人移民
  • 姜山:我见证的共产党灭绝人性
  • 证据不足仍遭拘禁,血性男儿举债伸冤
  • 警察李建峰坚持正义得罪官员残遭迫害有关文件
  • 南京:断臂残垣中的居住者之实录(图)
  • 震惊全国的衡阳恶性辱医案为何又掀波澜(图)
  • 石家庄有城管队员灭绝人性 执法车拖著孕妇飞跑
  • 执法人员借罚款嫖娼 谁来监管干部“性索贿”?
  • 所见所闻让人心痛:灭绝人性的1334次列车
  • 如此歧视性的政策怎么能出台?
  • 北京性骚扰
  • 中越边界划界真相,不得不说的话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小小暂住证引发多起恶性事件 另类"创收"在作怪
  • 惊天事件:湖南官员对百姓恶性打砸抢!!
  • 新疆"抹黑警察"闹市再行凶 乌鲁木齐市民群起攻之 警察成了过街老鼠
  •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我才16岁,我从来也未想到会赤裸下身面对一群男性
  • 青春播文明无悔,年老无依落有怨―宁德市四百多名“代课教师”的遭遇
  • 武警医院盗卖活人器官、被害者有冤无处伸
  • 银行在为居民办理B股保证金手续时趁火打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