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2017年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声明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8日 来稿)
    纪念就是动员、变局呼唤智慧
    --2017年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声明
    

    “八九-六四”这一组数字是要我们铭记发生在上世纪末的两个重大历史事件:1989年春夏之间全中国范围内发生的持续两个月的学生和市民组织和参与的民主运动,1989年六月四日中共政权从北京开始对手无寸铁的、和平集会示威的平民开枪镇压。
    前一个事件是中共建政以后遭遇到的最大的政治合法性危机,它凸显了广大中国人民内心深处对民主和自由的强烈渴望,也向世人宣示了中国民主化冲动的本土性和普遍性。但后一个事件则揭示了中国极权体制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民的残暴本质,也提醒我们:中共作为世界历史上最大的一个专制政党、劫持世界第一大人口、垄断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三大领土,它的残暴滋养于天量的资源,所以其力度和韧性也是必然高于同类的专制政党的。
    回忆一下:1989年六月四日,在中国,屠杀在进行;同时在波兰,共产党政权崩溃、团结工会开始组阁。历史的事实是,1989年中国的民主运动激励了苏东人民的反抗,“六四屠杀”更强化了他们绝不放弃、决不妥协的决心,“八九-六四”的冲击波成全了苏东的民主化进程。但面对近百市县、上千万民众的抗议,中共政权还继续存在了二十八年。但在政治学原理上,这一历史并非证明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或者强能力,只是验证了《专制者手册》(Bruce Bueno de Mesquita和 Alastair Smith)里的一个常识性结论:“坏事总是好权术。”该书还注意到:“腐败加强权力;绝对腐败绝对加强权力。”当然,我们这里所说的权力是与老百姓的权利无缘的:它既不来自于人民通过选举完成的赋权、也不受制于民权的监督制约,更不会为民所用。自然地,中国的权力“厚黑学”建立的体制,从官员的角度来讲,它是世界上最好的。它就是“党/官有、党/官治和党/官享”的政体。所以,中共体制动员的既得利益集团就会一意孤行、植党营私,绞杀自由民主。
    抹去“八九-六四”的历史记忆,诋毁“八九民运”的历史遗产,抹黑民主自由薪火的几代传人,打造“千年红色帝国崛起”的神话,唱衰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已经成为中共专制者官方“厚黑”手册的主要内容。
    中共官方在“六四屠杀”后曾举行“盛大仪式”表彰所谓的“平暴有功的共和国卫士”,高调说“取得彻底胜利”。但从此以后,邓小平就坚决反对任何的“庆祝胜利”的纪念活动。对此事件在官方文本中也隐晦地被描述为“一场政治风波”。这本身就说明“六四屠杀”绝非共产党历史上值得自吹的事件。很快他们就想销赃灭迹,让人忘却,绝不许他人掀揭共产党的丑恶。
    但是,富有正义和良心的人们从未停止过回忆、揭露和传播真相。不仅“天安门母亲”从未屈服于暴政压力,北京的女性政治学家陈小雅二十多年不间断完成130万字的鸿篇巨制《八九民运史》,国内的于世文、陈卫夫妇也展开过“公祭六四”的活动并遭受牢狱之灾,“成都酒案四君子”通过“铭记:八酒六四”的行为艺术也展示了民主薪火世代相传。就在2017年“六四”当天,十几位成都青年身穿“六四”纪念衫走上街头、南京的公民史庭福穿上纪念“八九-六四”的白衬衫站在“大屠杀博物馆”前向路人提醒28年前的大屠杀。从香港到台湾,共同关心中国未来命运的华人也几十年如一日,连续举行追思活动。在海外,“八九-六四”一代更是构成了民主运动的主体,所以,纪念“六四屠杀”、光大“八九”遗产、传播民主自由理念、争取建立民主中国的活动从未间断过。
    有人说,如此活动没有任何意义。这些人有几个论点:第一,“六四屠杀”造就了后来中国三十年的经济繁荣。第二,今天中国的民众已经对“六四”没有兴趣了。第三,民主化只会把中国搞乱,而民主派上台未必会比现今的领导人要强。其实,所有这些观点,要么反映出说话者的恶愿,要么反映出他们缺乏基本的政治学学理和历史常识,要么反映出他们已经成为无知、无思、无良的行尸走肉。首先,中国三十多年的繁荣是由复杂的国际、国内因素促成的,尤其是在屠杀以后中共为了挽救自己合法性丧失殆尽的政权,不得不对人民做出经济自由上的部分让步,从而让中国人的创造力能部分释放出来。但这种释放在全世界无数国家都经历过,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越南还在进行时中。而且,中国当今的生态、社会和道德危机也直接反映出“邓小平秘方”的诸多弊端。最大的问题在于,绝对专制的中共寡头利用上上下下全方位的腐败,制造出全面的分配不公和贫富差距。
    如果,当今中国的路径有通识意义和可持续性,那么我们可以顺着专制发展的逻辑推论出“封建农奴制”会比“自由劳动力市场经济”更有效率,而“奴隶制”又会比“封建农奴制”更能推动生产力。我们应该看到,全世界经济发展水平与民主自由有不可否认的正比例关系。《专制者手册》的两位作者总结道:“生活在自由中的人民很少是又穷困又受欺压的。给人民权利说出他们所想,写出他们所想,聚集在一起分享他们的想法,那你就一定能看到人民的人身和财产都安全、生活会满意。你会看到人民自由地致富或者自由地去尝试结果输得精光。你会看到的人民不仅物质富足,而且精神和肉体也是健康的。”
    但是,中共七十年当政的领导人和它所控制的宣传机器总是会“代表”人民说自由民主无价值。海内外还有专家和学者运用复杂的“统计工具”来对中国的“普遍民意”进行分析,迎合政权宣传。中国国内许多事例和国际上的诸多案例都告诉人们,政治表达沟通中有一种现象叫“偏好撒谎”(Preference Falsification):因为在专制社会下说真话会招致迫害,所以人们会掩饰自己的真见,自然地,所谓的民意就一定是吻合官意的。只有在专制政权出现危机时或民主建立以后,真正的民意才会得到表达,公共舆论才有价值。所以,在当下的中国,当记者、律师、教授、作家都已经若寒蝉,当商人都被逼迫表态“姓公、姓党”,任何所谓的“绝大多数人”就只能是强奸民意。走出这种怪圈的唯一出路就是言论、新闻自由、开放报禁、党禁。而这恰好是“八九民主运动”争取的主要目标。
    其实,民主化的目的不是为了哪一派人上台、哪一派人下台。民主制度的根本建制在于承认多元利益和反对意见的合法性。任何一个政党,只要它接受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反对党的合法性和公平选举,就是民主政党。对人民来说,政党更替,而不是某一个特定的、所谓的“伟光正”政党的“党的领导”,才是福利、权利和机会最大化、最优化的制度保障。所以,我们完全不必担心民主派中的某些人是否比共产党的领导人更称职;但我们可以肯定,民主反对派的合法存在就是进步,就是中国人福祉改进的制度前提。
    但可悲的是,官方时常用一些似是而非的所谓道理来吓唬中国人,完全把人民置于一种婴儿状态。甚至在反对中共专制的反对派中也有意见认为,年年纪念流于空谈,没有效果也就没有价值。其实这是错误的判断。首先,如果纪念没有价值,中共官方就不会在“六四”日子的前后惊慌失措、甚至杯弓蛇影。正是因为这种纪念,它在不断提醒人民认清中共的罪恶,而且与当下中共的倒行逆施、肆意妄为相对比,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觉醒、在反叛,所以,这种貌似简单的纪念活动其实在彰显反对的声音和力量,是在动员和集结下一次民主运动的主力军,也是在锻炼和培养新的组织化力量,甚至是创立一个新型的民主政党。今天的言辞是对过去民主运动的总结和继承,也是明天行动的准备和沙盘推演。事实上,中共维持专制统治的大棋盘里一个很大的棋子就是要瘫痪海内外的民主力量,它惯用的手法无非是收买、离间、诋毁、或装着视而不见。
    在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之际,我们必须反思一个现象:“八九-六四”作为一条历史的分水岭,把专制阵营和民主阵营清楚地分成两块。一方面,中共通过清洗、反腐等方式维持了统治权势集团内部的相对稳定以及它与社会既得利益集团的平衡和团结;与此相比,中国的民主运动不断经历了各种分化分裂,还没有走出原子化状态。民主运动的不断分裂是由于中共的刻意破坏撕裂呢,还是民主人士自我撕裂呢?我们认为两种可能都存在。正如前面我们已经指出,中共垄断了天量的资源,至今还有长袖善舞的资本;它对民主运动的布控、防范、破坏和收买一定会不遗余力。这自然会反映在民主运动、尤其是海外民主运动的诸多困境上。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严酷的现实:28年来,海外民运人士各自的选择不同,经历时代变迁后各自选择了不同道路,又因为宗教、民族等问题的出现,内部的不一致导致民运团体时常陷入内斗和分裂的危险。无论是涉及法轮功、西藏、新疆、香港、台湾、基督教和天主教、《零八宪章》运动、维权运动还是民族主义,人们都可能有不同解读和态度,都可能引起民主运动内部聚讼纷纭。中共党内内部的派系权力斗争也会波及民主事业,造成民主运动内部意见的差异而兄弟隔墙。面对强大的专制政权,我们必须保持团结和清醒,不会让瞬息万变的形势扰乱我们的视线和判断。一方面,我们支持所有有利于促进中国民主化变局和民主建设的人物和事件。我们会以最大的诚意与各派在实现这一共同目标上合作。另一方面,我们绝不会放弃几十年以来民主党人的坚守,绝不放弃“八九”民主运动奠定的历史基础和思想遗产,绝不用原则做交易,绝不与魔鬼共舞。“八九-六四”可以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历史教训就是:民主运动不是中共党内权力和派系斗争的附属,而是有着独立的主体意识,追求自由民主终极目标的政治事业。
    如果我们不断地自我撕裂,或让我们强大的专制敌人有机可乘,让自己被中共撕裂,用各种方式把我们原子化的话,那我们民主人士和我们的民主自由事业是没有前途的。当党国对自己的穷途末路日感焦虑时,它就会遣出魔鬼行恶。《圣经》的《启示录》里有一段告诫,其实也适用于我们当下情形:“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愤愤地下到你们那里去了。”现在,我们各路民主运动同志,尤其是民主党同仁,真正经过了28年的坚守,经过了28年的反思,甚至从一个世纪中国争民主的历史来思考,我们应该提升理论、组织、情感多种智慧,对自由的事业有信心,在理念上能看清未来的民主道路,在组织上能深耕布局做好准备,那么,在即将到来的历史巨变的复杂关头,我们就能打好为中国自由而进行的最后一战。“八九-六四”已经成为至少三代中国人的共同的历史记忆、精神资源和未来感召。我们,所有的中国民主运动的参与者,不是生活在“六四”的阴影下,而是站在“八九”的基础上,继续前行,目标是建立中国民主。
    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人类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2017年6月6日星期二(夏明执笔)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013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墨尔本纪念六四烛光不灭 (图)
·“中华六四坦克人委员会”成立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六四28周年 (图)
·荷兰纪念六四28周年活动
·纪念“六四”,超越“六四”
·中国民联”六四”二十八周年声明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在荷兰和平宫前举行六四28周年纪念
·中国社民党六四28周年告世界华人书
·中国共和党纪念“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八周年文诰 (图)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纪念六四28周年公告
·中国人权声援小组在泰发起纪念六四活动 (图)
·澳大利亚墨尔本纪念六四28周年系列活动通知
·日本中國民主化運動團體協調會:六四天安門事件28周年記念集会
·天安门六四28周年荷兰海牙和平宫纪念活动呼吁书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关注《六四天网》黄琦安危
·六四天安门事件二七周年纪念集会(第二部)
·六四天安门事件二七周年纪念集会(第一部)
·日本民运团体日本东京举办“六四”二七周年纪念集会
·澳大利亚墨尔本各界纪念六四27周年烛光会 (图)
·旅泰受中共迫害公民纪念六四活动 (图)
·勇敢四川成都90后年青人身穿纪念六四T恤抗议
·六四抗议或行为艺术至少9人失联 (图)
·卡城十多位市民中领馆前举行六四28周年纪念活动 (图)
·中国一大学生朋友圈转港六四晚会照被强逼退学 (图)
·广东大学生转六四晚会照 被退学 (图)
·“六四”恐怖维稳持续 周莉等维权人士遭警方带走
·“六四”纪念日 维权人士天安门抛撒数百份传单
·广东大学生转六四晚会照 被逼退学 (图)
·天安门母亲团体代表和六四难属到万安公墓祭拜亲人
·“六四”敏感日 众民主人士、维权人士被上岗、旅游、失联
·六四挡坦克震撼国际 “王维林”仍在中国
·沈良庆:年年六四被骚扰,今天传唤最奇葩 (图)
·六四28年后:中国是纸牌屋还是麻将长城 (图)
·纽约举行纪念六四28周年烛光晚会
·六四前夕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内情 (图)
·北京天安门母亲悼念六四遇难亲属
·六四已有28年 挡坦克车的他还活着吗? (图)
·美国密件曝光 揭六四凌晨长安街杀戮 (图)
·中国异议维权者六四遭传拘或强制旅游 (图)
·八九学生领袖之一王德邦因写文章纪念六四遭传唤
·邓小平“六四”讲话:敌人是多么凶残 (图)
·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评价中国正走向何方
·吴仁华:历史须有六四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记录 (图)
·【法广六四专题】徐文立:六四真相迟早大白天下 (图)
·去年四川酿制“八酒六四”今年传至维园烛光晚会 (图)
·枪口不能对准人民 反对六四屠城有良知的将军们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徐勤先六四抗命细节曝光:口头命令无效 (图)
·六四事件中共动用军队背后的隐情 (图)
·机密文件:邓小平六四前称200人死可换20年稳定
·艾晓明揭新闻系学生六四中弹后,被解放军补刺刀遇害 (图)
·纪念六四专题:三小时纪录片《天安门》
·阎久戚: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图)
·赵紫阳六四遭罢黜 许家屯转告两句话 (图)
·解密文件流出 曝六四事件惨烈细节 (图)
·揭秘:央视主播薛飞六四后的曲折人生 (图)
·“六四”38小时挣扎——不是昨天的回忆,而是不灭的希望
·六四屠城:李光耀力挺邓小平镇压 (图)
·六四领袖马少方回忆:没见到广场死人
·学生目睹六四开枪 坦克在天安门广场将母婴辗成肉酱 (图)
·批驳:“六四镇压”起因居然是做生意的老百姓比官员富?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胡平
·卢峰:悼念六四是民主的坚持与承传
·铮铮铁骨岂容羞 转眼又到六四/西山客
·六四镇压带来经济繁荣是弥天大谎撒
·钟明评: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曾节明
·我们要用敌人的鲜血祭奠六四学生的在天之灵
·程晓农:六四这段历史不会永远地忘却 (图)
·六四事件28年 挥之不去的阴霾 (图)
·港有望入阁的罗致光称六四是“爱国民主运动” (图)
·【法广六四专题】张伦:六四民主诉求依然是中国的现实所在 (图)
·“六四”伴随中国人走过28年 (图)
·方政:要推动六四进入联合国世遗名录 (图)
·王德邦:2017年“六四”绝食感言
·六四悼念,重刊《张英答相林缅怀蒋纬国》
·《解放报》:八九-六四没有愈合的伤口 (图)
·【法广六四专题】安琪:六四应是正名而不是平反的问题 (图)
·【法广六四专题】王军涛:我们的共同命运就是要结束暴政 (图)
·六四二十八周年祭(一)/武振荣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