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丁瑜:中国“小姐”生态调查
请看博讯热点:深度报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7月16日 转载)
    
    前言
    

    小霞是我在田野调查中见到的最有意思的人之一。
    
    这个32岁的湖南妹子,在深圳的一家夜总会做了两年“小姐”后,便在同区的另一家夜总会当起了“妈咪”。
    
    之后她又利用自己积累起来的人脉关系,逐渐成了那一片的“地方头目”,包揽了地区大大小小的事务,手下还有一帮 “马仔”听候召唤。
    
    按她的话,“在内地,我可以保证就算警察把你弄进去,第二天早上就能把你弄出来喝早茶,我是说了算的。”她在那里有着绝对的权威。
    
      1
    
      我是通过一位编剧朋友认识了当妈咪的小霞。他恰巧认识小霞的丈夫阿伦,一个香港电影人。
    
      小霞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会嫁给一个如此“纯良”的男人。
    
      阿伦和小霞的相识十分机缘,有一次阿伦和朋友到深圳出差,手机被抢了。他的朋友就打电话给小霞,小霞仗义地说,“在我的地头,保证你没事!”
    
      她发动了自己手下的所有马仔,吩咐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那个抢手机的人,并让手机贼当着她的面把手机归还给阿伦。她交代下面的人,以后不许再“欺负”他们,“他们是我的人了。”
    
      这件事后,阿伦觉得小霞仗义、直爽,开始追求她。虽然人人都觉得小霞的背景太过复杂,阿伦却觉得她比起一般的女子更单纯。
    
      最初,小霞对阿伦在追求中表现出的兴致缺缺,还有点看不起他,觉得他不如自己“厉害”。直到有一次,小霞与人发生争吵,对方气急之下骂她:“你老这样,以后就等着老死在家里吧,没人会理你的!”
    
      小霞撇撇嘴,当场打电话给阿伦,挑战似地问他,“有人说我这种人不值得爱,注定一个人老死!等我坐牢了,你就跟我掰了吧!”阿伦第一时间打车到了小霞那儿,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叫她跟自己走。
    
      小霞当场把对方的酒杯打翻,挑衅道,“刚才是谁说我一个人老死的?我今天就告诉你,我是有人的!”
    
      就这样,小霞和阿伦结为夫妻,两人在盐田的一个工人宿舍区买了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因为事业在香港,阿伦大约一个礼拜到深圳一次。
    
      2
    
      虽然阿伦并不介意小霞的背景,但阿伦的家庭并没有接纳这个“另类”媳妇。
    
      小霞向我抱怨:“有一次我生病了需要去医院,他家人却连5000块都不肯给。”小霞说,虽然自己很爱阿伦,但面对这样的家人,还是让她非常苦恼。
    
      ● ● ●
    
      在第一次跟我见面后的两个月,小霞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在外面有人了”。新男友叫家宁,是一个香港厨师。据她说,家宁没读过几年书,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人很老实,现在隔三差五到深圳找她。
    
      因为老公常不在,每次家宁到深圳,小霞都与他出双入对,到夜总会一起吃饭,还会把他带回家。对此,小霞内心十分纠结,一方面觉得对不起老公,想和家宁分手;另一方面,又觉得对家宁的感情和老公不一样,因为怕被发现反而而有一种“偷情的快感”。
    
      “我老公对我很好,我觉得心里挺暖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喜欢我什么,但他给了我安全感。家宁是另外一种感觉,很新鲜,反正不一样。我其实也知道自己不对,但好像没办法。老公不在的时候家宁陪我,那我就整天都有人陪。我就喜欢这样。”
    
      与阿伦家庭成对比的是,家宁的家人对小霞非常好,虽然只是情人关系,但“简直把我当儿媳了”。
    
      小霞喜欢和家宁一家吃饭,还会买礼物给他们,觉得这样自己才像个真正的“香港人的儿媳妇”。小霞看重这一点,但却无法从阿伦那里获得。
    
      ● ● ●
    
      与香港人有家庭一样的来往也让旁人羡慕。小霞常常跟朋友和手下说,家宁和他家人送了什么东西给她,请她上哪里吃饭,又夸香港人如何如何好,自己多么幸福。对她来说,跟这个国际大都市有这样密切的联系是一种值得炫耀的东西,让她在当地人中更有了一种优势。
    
      小霞跟家宁的关系日益密切,以至于我在深圳的那些日子,基本没见过她老公,反而次次见到的都是家宁。
    
      家宁对这个大姐大型的女友显示出服服帖帖的姿态,每次到夜总会都尾随其后。小霞讲的话他也能快速领悟,然后顺其意吩咐手下。该察言观色时不会多一句话,该做什么事的时候,又能及时出现。
    
      几个月后,我接到小霞的电话,说她怀孕了,但孩子不是阿伦的。她问我是不是该流掉孩子,不是因为它的非婚性质,而是她担心之前吸毒,会对胎儿不好。
    
      电话中,她听起来没有一点不安,还是那样嘻嘻哈哈。等到再见面时,小霞告诉我:胎儿已经“拿掉了”。
    
      小霞很快又恢复了之前在区内叱咤风云的生活,她常常出现在港口码头,指挥着收购海鲜的生意;有空时到酒楼吃吃新到的货;隔几天出现在夜总会里看看新来的小姐。家宁则背着背囊跟在其后,既是情人又像马仔。
    
      我曾问她怕不怕被发现?小霞说,顺其自然。
    
      她清楚自己对这段婚姻的立场:“我是一定不会离婚的,老公是我自己选的,再怎样我也认了,我是要和他过一辈子的。一点意志力、一点规律都没有,怎么做人?这么容易立场不坚定,做什么事情能做得成?”
    
      3
    
      2006年的一天,我约了小霞见面。她在罗湖关口接了我,我们一起上了一辆公交。路程很长,闲聊途中她指向窗外,“这里的房子最贵了”,“最好的房子都在这里”。
    
      下了车,我们到一个大排档吃晚饭,接着又去了夜总会,玩到次日凌晨三四点,我才终于跟着小霞回到她家。
    
      我想像着,这个“大药贩子”,这个和香港人结了婚的女人、混得响当当的大姐大,会住在什么样的地方?
    
      小霞从没介绍过自己的家,零碎的边角信息中,我知道她有一个老实巴交,日子过得挺拮据的女邻居,和老公两人养着小孩和父母。按小霞的话说,女的每天“可怜兮兮”地打两份工,男的在厂里上班。
    
      走到楼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值班室,窗口贴了几张纸,是缴费通知和热水票之类。到了楼梯口,同行的家宁和小霞都不约而同地说,“小心脚下啊,滑”。我才发觉脚底脏兮兮的,又黑又湿。
    
      楼道几乎没有灯光,转角处大而开阔,连接着另一栋楼。爬到最顶层,向右一转,走过一条笔直的走廊,小霞家就在尽头。
    
      走廊尽头也有一潭水,房间都拉着铁栅,楼道脏脏的,像是典型的宿舍楼。小霞的两只爱犬老远就听到主人的脚步声,着急地发出亲昵的犬吠。铁门一打开,两只大狗立马扑上来,一只金黄色,一只黑色,屋里迎面扑来一阵浓烈的狗尿味。
    
      跨进家门的一瞬,灯亮了,简陋而脏乱。
    
      进门的地方堆着杂物,有旧拖鞋,废塑料袋,不知名的放了许久的草药;客厅是一个6平米左右的房间,只有一张小方桌,上面放着没清理的烟灰缸和一个脏兮兮的纸袋;旁边一把露天茶座式的仿藤椅子,一面墙上挂着一个小小窄窄的穿衣镜,镜面模糊,落满了灰尘和油烟;客厅外面有个很小的阳台,放了一只冰箱,冰箱门大敞着的——被当作杂物柜用了。
    
      看起来,这是小霞家最白亮干净的“杂物柜”。
    
      ● ● ●
    
      小霞有两间房,她让我睡靠外这间,“早给你收拾好了,铺上了新的床单枕套。”没过几分钟,她又指着另外一间房说我睡那里。
    
      两间房都大概5平米的样子,小霞睡的那间我没细看,我睡的那间有一张上下铺的铁床,跟大学宿舍里的一样。旁边做了一个白色的衣柜,床边对着门的那边有一个类似床头柜的东西,是一个自己焊接的不锈钢架子,上面堆满了杂物。床头靠门这边地下,堆着用塑料袋子扎起来的草席,上面压了个黑乎乎粘满灰尘的鸿运扇。
    
      床上的床单枕头看起来也不干净,油油的灰灰的,一点也不像她说的新的样子,可那时候又困又累,有的睡觉我已经很知足了。
    
      小霞叫我洗澡,并准备了毛巾牙刷。2平米的冲凉房里,放了一个直径有几乎半米的大白塑料桶,里面装满了水。旁边紧挨着摆了个蓝色的大桶,接着是马桶,沾满了褐色的水渍和头发。
    
      马桶旁有一扇窗,窗棱上堆积着用过的肥皂等杂物。马桶对着的墙上挂了一个带镜子的塑料架,插着牙刷牙膏。在我的记忆中,这种款式是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在广州这样的城市流行的,之后几乎都不见踪影了。而小霞的这个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粉粉的白白的。
    
      牙刷虽然也有,可布满了灰尘,刷头紧靠着一条僵硬的发霉了的抹布。厕所的另一个角落里是一个杂物架——瓶瓶罐罐什么都有,长霉的长霉,挂尘的挂尘,都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刚把衣服脱完准备洗澡,小霞敲门了。“睡衣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放在床上!你喝水还是喝茶?喝水吧!”我边答应边试图打开门,才发觉门锁的地方早就坏了,被拆剩了一个圆圆的洞,从里面伸出一条绳子。
    
      我正苦思冥想该怎么开,就在圆洞里见到了小霞的手。“这样子”,她边做动作边解释,“你拉一拉这条绳子,门锁就会缩回来,门就开了。”
    
      4
    
      冲洗完毕,我在小房间整理东西,小霞忽然进来,“给你看看我的衣柜”。
    
      就是这样一个家,却有一个不相称的“超大”衣柜,放在我那晚睡觉的房间里,几乎占了房间的一半。它和床之间只剩一条仅能过人的小通道,里面塞满了小霞的宝贝:她的所有衣服和饰品。
    
      小霞身穿一条暗红色的睡裙,露出了腿上、胳膊上、肩膀上各处的疤痕,她说自己全身都是疤。她告诉我,为了拿到做海鲜的权利,她把自己原来的一头乌黑长发剪成了不超过一寸的板寸,还染成了金黄色,因为这样“像个男人婆”,可以不使控制海鲜市场的老大的老婆对她心存芥蒂。
    
      说话间她拉开了衣柜,里面塞满了乱七八糟的衣物。“看,这是我的旗袍!”她高兴地翻出一条淡绿底枫叶纹的短装旗袍,从脖颈到胸前是透明薄纱质地的,每片枫叶边上都是金色的绣线。我努力想像着她穿这旗袍的样子——如果她还是那头黑色长发,这个事情要容易得多。
    
      她比划了两下,忽然说,“你穿上试试!”我想起她今天还说过我不能再胖了,顿时有点心虚。
    
      穿好了,小霞上下打量着我,“呀,你穿还真合适呀!你穿我的旗袍刚刚好。好看好看!”她赶忙拉着我到镜子前,厅里没开灯,我几乎看不清自己的样子。
    
      “你看,好看不?”小霞问。
    
      “嗯,她穿就好看。”家宁忽然说话了。
    
      原来他就坐在厅里一角的椅子上,光着膀子。太黑,而且他一直很安静,我都没注意到他。
    
      小霞兴奋地拉我又进了房间,翻出一件白色的短装外套,让我套在旗袍外面。她说这样穿很斯文,赞美了我一番,然后摇摇头说,“这种衣服穿在我身上就不好看,我一点也不适合。”
    
      “还有一件粉红的呢!来,你也试试!”于是我脱下绿色的,换上粉红的,又到厅里对着灰蒙蒙的镜子照了照。家宁照例安静地赞美了两句。小霞一叠连声表扬着,“送给你了!” 她豪爽地说。
    
      这真是没想到的事,我赶紧谢谢她。
    
      回到房间,她余兴未了,又翻起了其他衣服。
    
      她有一件闪闪的短连衣裙,露背,圆领系带的,适合去蹦迪,比较性感;有一件黑色的半身裙,她说配靴子好看,有时客户会喜欢她穿的职业一点;有一件短袖娃娃装上衣,身上都是荷叶边,花花的;还有一件淡紫色的连衣裙,A字裙摆雪纺料,是她在品牌专卖店买的。
    
      柜子里还摆了好几双皮鞋和凉鞋,有高跟的、蛋糕鞋和黑色平底鞋。她左右摆弄了半天,却嘟着嘴说,“可是这些衣服我都是喜欢却不能穿,我现在是大姐,穿成这样怎么上街啊?”
    
      这时候的我们,再也不像大姐大和普通女学生,只是两个年轻女孩子,在宿舍里高兴地试穿彼此的衣服,谈论什么样的款式好看,什么样的颜色适合对方,叽叽喳喳。
    
      那天晚上,小霞高高兴兴地“口头赠送”给我2条旗袍,一条甲壳虫项链。据她说,那是跟随了她十来年的。傍晚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她还送给我一条细银链。
    
      ● ● ●
    
      我觉得她一次送给我的东西太多,以致我都不知道应不应该收下,摸不准她的心思。真的把东西拿走了,显得太贪心;如果不拿走,她兴致勃勃送的,又显得没诚心。
    
      这是我跟小霞在一起一直有些为难的地方——她变化无常的脾性,让人时刻要猜测着她的心思——假如她不高兴,什么都可能做出来。
    
      想了半天,我还是把两条项链放在枕头边,把旗袍挂了回去。
    
      5
    
      2006年3月底的一天,小霞说港口新到了一批海鲜,留了最新鲜的,叫我赶紧跟她去吃,是他们自己人开的店。
    
      七拐八拐地进了一个小巷子,吃饭的“酒家”是巷子深处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排档,不到十平方米。店里亮着白色的光管,墙上沾了黑乎乎的油烟,店内只有两张小桌,桌上铺着轻飘飘的一次性塑料薄桌布,在3月的微风中发出嗤啦啦的声响。
    
      小霞使出一贯的命令语气说,“给我弄一篓大螃蟹来!今晚我有朋友过来。”凡是经关口进来的海鲜,都归一个老大管,一下船就被分到广州、东莞和其他地方去了,只有特意叫人留下来才有的吃。
    
      小霞介绍说,留给她的都是最好的海鲜,有一次,一条值2000多块钱的大石斑,人家硬是没叫她给钱。“谁叫我是大姐呢?在那一带只要说起大姐,无人不知,谁人不晓······”
    
      很快上了一桌子菜,大家吃得不亦乐乎。为了吃小霞夹给我的一大碗澳洲濑尿虾,我用了一筒又一筒卷纸。小霞笑我太斯文,她抽烟多,嗑药也多,不停地往地上吐痰,把虾壳、蟹壳、烟头等剩余垃圾都往地上扔。
    
      踩在一堆垃圾上,脚底滑腻腻的。
    
      之后有一次,我跟小霞在街上闲逛。下了公交车,她走在我前面,从小黑皮背囊里掏出一张纸,擤了下鼻子,扭成一团就扔到了马路上。她张扬着自己的自由,和对盐田这个地方的“拥有感”,边扔边说:“我就是喜欢盐田这个地方,这里就是可以给我随便乱扔。管它什么东西!”
    
      6
    
      2006年4月中,我在深圳盐田小霞的场子里目睹了一次“戏剧性”事件。
    
      主角是一个叫莎莎的年轻“妈咪”,刚到这个场不久,按小霞的话,可能是别的场混好了过来的,是以前被捧红过的小姐。到这里来,自己带几个小姐,也会亲自接一些比较重要的客人。
    
      当时跟我们同行的一个帮派头头是她的常客,也是小霞相熟的朋友,叫虎哥,两人在生意上有来往,他也经常光顾小霞的场子,每次去几乎都叫莎莎陪。
    
      那晚虎哥也点了莎莎的名,但莎莎来见了他一下就出去了,一去不返,许久都不见人影。
    
      半个晚上过去了,莎莎才终于再次出现在包间里。小霞抓住她就问,“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让虎哥这样等你,有没有搞错!”
    
      虎哥憋了一肚子气不说话,小霞继续说,“我是谁啊?虎哥是谁啊?你是怎么回事?”小霞抓住她的胳膊,眼睛瞪得大大的。
    
      莎莎一个劲儿说:“对不起啊,下回不敢了,我的错,任你罚,下回真的不会了!”一叠连声的道歉。
    
      小霞似乎看着虎哥的面子,没真的打算跟莎莎过不去,就说“你给我喝酒算了”。虎哥也发话了,“妈的,我看你是看不上老子了!从来没人敢不给我面子,今天算是给面子给你霞姐,你给我把这个酒喝了就不计较你!”
    
      说着,旁边的人立即递过一大杯啤酒,那酒里的泡泡多得像一团蘑菇云,显然是下了药。莎莎没说二话一仰脖喝了下去。紧接着又是这样的几杯。
    
      莎莎很快就倒了下去,还手舞足蹈,完全失去了自控力,如同一个短路的机器人在完全失灵停止动作前的抽搐晃动。她口中念念有词,满头是汗,一刻不停地要抱人。
    
      眼见着莎莎完全失控,我担心她要出事,小霞不知什么时候也开始照顾她,家宁恰如其分地站在一旁递这递那,静观其变。
    
      虎哥自顾自在旁边跟别的人玩,时不时往这边瞥两眼。
    
      ● ● ●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虎哥又瞥了过来,摇了摇头,猛抽了一口烟,似乎有点轻蔑,随即走了过来。
    
      他大概是看到莎莎没有动静,也有点慌了。我既好奇又紧张,想知道莎莎到底怎么了,家宁看到我过来,摇摇手示意让我不要管。
    
      虎哥过去之后,让莎莎把头枕到自己大腿上,拍打她的脸,有时给她喝一口水,有时给她擦汗。过了不知多久,莎莎似乎好了一点点,能勉强站起来了。
    
      家宁背起了我的书包,拿起自己的衣服,我明白我们要离开了。
    
      莎莎站立不稳,像一只软脚蟹,双手乱舞脑袋晃动,家宁和虎哥一起把她架起来,拉着想往外挪。几个人正在商量把她往哪儿送,莎莎忽然一下瘫倒在地上,大家连忙把她扶起来。这时莎莎趁势抱住了虎哥和小霞,又扯又拉,迷糊地问,“你喜欢我吗?你喜欢我吗?”连声叫着“你说嘛,说嘛!”
    
      过了好一会儿,虎哥跟小霞耳语了几句,小霞招手叫人把音量扭到最低。小霞发话:“你们全都听着,虎哥有话要说。”
    
      虎哥低着嗓子宣布道:“从现在起,她是我的了,你们谁要是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明白了吗!”
    
      大家安安静静地不说一句话。“好!”小霞吼了一句。
    
      莎莎还是一副“短路”、神志不清的样子,赖在包房里不肯走。过了好一阵子,小霞又让家宁重复了刚才的动作,又对大家明明白白地说了一次刚才虎哥的话。“听到了没有?”
    
      大家识趣地表了态,音乐又回到了应有的高调。
    
      回家的路上,虎哥对小霞说:
    
      “这个疯婆子,她很有心计的!我看她确实有七分醉,但她还有三分清醒,她这样搞我,弄得我没有办法,你看我对大家说的话,她就是要我说出那些话来,以后她就不怕了。我还是心软啊,明明知道她的目的还是这样做了,你说我是心软不?刚才那些人,也是看见我跟她一起才给我点面子,要不早就扔街边去了。”
    
      第二天中午睡醒,小霞还在说这件事,她对莎莎一面有抱怨,骂她胆大包天,但更多的是感慨和佩服:“真是疯婆子!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做事。虎哥也不是好惹的人,你看见了吧?这么有心计的人,连我也没办法。”
    
      小霞对于莎莎的心机心知肚明。
    
      她告诉我,小姐“都这样”。虎哥“是有地位的人”,要想自己在这个场混得好,一定要先搞定她和虎哥。但老大岂是那么容易能搞定的,她很聪明地利用了这次机会,因为已经错了,干脆就当着两个人同时在场的机会乖乖承认领罚。
    
      让大家为了面子也要保她,就达到目的了。这件事不用两天就会过去,以后在这个场,她就能傍虎哥的势。有了保护伞,地位就抬高了,作为老大的红人,经济利益也会随之而来,最终获利的还是自己。
    
      而虎哥这个大男人,在莎莎死缠烂打装疯卖傻的攻势下也没有了办法,最后只得“乖乖就范”。 (博讯 boxun.com)
18922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 彭治民案再审宣判,令重庆冤民失望
  • ChineseCourtUpends13-Year-OldRape,Murder,RobberyConvic
  •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 肖建华与王丹
  •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 台湾出版寒冬与出版者的感言
  •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 《意義通訊》之16,關於“中等收入陷阱”的陷阱
  •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 博客最新文章: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 北京周末诗会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751)
  • 大字报【石榴笔记】崔天凯先生你是党员吗?请向中央政府汇报
  • 东方安澜我的吴市记忆
  • 上海维权网上海访民丁德元:民有苦,谁之过?(二)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04)
  • 秦伟平秦伟平:美国《留学》背后的中西文化冲突
  • 金光鸿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 严家祺高皋文章:寻找鮑有光
  • 吕千荣的博客俄解密了毛和斯密签的中共卖国杀人档案《中华人民共和国苏
  • 廖祖笙廖祖笙:两步棋让国家得到平稳过渡
  • 藏人主张伍凡評中共經濟重大危機
  • 家庭教会人人有灵魂并且灵魂不死将受审判
  • 严家祺高皋文章:寻找鮑有光
  • 观察韩尚笑:新闻自由还是媒体下流?
  • 曾铮評川普缺席白宮記者晚宴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能源消费去年增加1.4% 煤炭则连年下降
  • 全球气温继续升高 冰山融化 海水上升
  • 三星继承人李在镕因行贿等罪名被正式起诉
  • 紧张、危险的德国大选战
  • 欧盟部长会议商讨碳市场改革
  • 旅美学者程晓农谈特朗普与中国
  • 打破中朝僵局? 朝鲜外交官员访问北京
  • 中共执法长手伸到香港
  • 特朗普在白宫短暂会晤杨洁篪
  • 六方会谈日美韩团长敦促中国对朝“施强压”
  • 北京谨慎回应特朗普计划大幅度提高军费
  • 二二八事件70周年台独组织大动作冲撞
  • 马特·达蒙演烂片遭奥斯卡典礼主持人调侃
  • 巴黎的奥斯曼式建筑
  • 特朗普会见杨洁篪 美中关系呈现回暖
  • 中国银行家的焦虑
  • 韩国国防部表示将尽快完成萨德部署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