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美国前防长:美应尽快与朝鲜对话化解核危机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7日 转载)
     在朝鲜的核武器与导弹的威胁日益加剧之际,美国与韩国在朝鲜半岛举行了前所未有最大规模的联合军事演习。在朝鲜半岛局势剑拔弩张之际,曾经与朝鲜进行过直接谈判的美国第19任国防部长佩里(William Perry)星期二接受了美国之音中文部外事记者的专访。
    
    在1994年到97年期间担任国防部长的佩里认为,朝鲜可能在一年之内就会拥有能够携带核弹头对美国境内目标进行打击的导弹。不过他认为,朝鲜政权虽然残暴,但并非不理性,因此在没有受到挑衅的情况下不会首先对美国及其盟友使用它的核武器。目前是斯坦福大学名誉教授的佩里认为,美国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尽快通过外交渠道,与朝鲜当局进行对话,来缓解朝鲜的核危机,消除朝鲜使用其核武库的可能。
    
    

    美国前国防部长佩里(右)和前国务卿基辛格、舒尔茨和前参议员纳恩在白宫外面讲话(2009年5月19日)
    
    莉雅:佩里国防部长,您今天能够来到我们的演播室做这次采访,我感到非常荣幸。
    
    佩里:谢谢你!我很乐意这样做。
    
    问:我想从朝鲜的核能力开始。朝鲜今年试爆了一枚氢弹,最近又试射了一枚理论上可以打到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洲际弹道导弹。朝鲜目前究竟具备什么样的核与导弹能力?
    
    答:他们有20-25枚核武器,这其中有一些是氢弹,其破坏能力大约相当于广岛原子弹的10倍。他们拥有100-200枚短程与中程导弹,其先进的洲际弹道导弹大概在一到两年时间内就可以投入使用。
    
    问:我们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朝鲜如何从以前发展到今天拥有氢弹与洲际弹道导弹的能力?
    
    答: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坚持不懈,把发展核项目至于非常高的优先位置。坚持不懈与高度重视使他们走到了今天。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机会通过外交来阻止他们。1994年,我们与他们进行了谈判,达成了框架协议。这个协议可能使朝鲜核项目减缓了5到10年的时间。我个人1999年与他们进行了谈判,在平壤花了四天的时间,我们当时非常接近于达成协议。当时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高级军事顾问来到华盛顿,我们距离达成协议只有一到两个月的时间,但是2000年,美国政府换届了,新任政府没有跟进,而是选择了不同的做法,后来他们没有达成这个协议。我们错过了这个机会。之后,中国主持了六方会谈,这个会谈持续了几年的时间。当我们谈判的时候,朝鲜仍然在继续发展其核武器。在六方会谈期间,他们实际上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
    
    问:在朝鲜最近试射了新型的洲际弹道导弹后,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表示,我们“接近于战争”。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也表示过,与朝鲜爆发战争的机率如日俱增。您认为,我们距离第二次朝鲜战争究竟有多近?
    
    答:我们与战争的距离比我希望看到的要更接近。我认为,我们要强调的是如何避免它的发生,因为另一场朝鲜战争带来的灾难会超过上次的朝鲜战争。上次的朝鲜战争已经够糟糕了,但是这次的战争将会涉及核武器。战争带来的伤亡会达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或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水平,这是非常危险的。即使是常规武器的战争,数十万人会在这场战争中丧生,而核武器战争带来的死亡人数将以百万计。用朝鲜今天拥有的核武器,我担心死亡人数会超过百万。所以,我们需要非常严肃的考虑它的危险性,并尽可能的采取外交措施来避免这种危险。
    
    问:格林厄姆参议员和麦克马斯特都表示过,美国快没有时间了。格林厄姆参议员甚至认为,美国应该对朝鲜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来阻止朝鲜先对美国发起攻击。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言论?
    
    答:朝鲜的核项目对美国至少是一个理论上的威胁,也许在一两年的时间里,它会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威胁,所以有人谈论在这之前发动战争。但我不接受这一点,因为就在当下,朝鲜的核武器对韩国和日本都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发动一场战争会加速我们试图避免的这些危险的发生。我认为,我们必须通过外交手段和威慑来找到一个途径,阻止战争的爆发,因为战争的后果、灾难太大了。
    
    问:鉴于目前的情况,您为什么认为外交途径仍然是可能的?
    
    答:多年前在我与他们谈判的时候以及2000年,我们达成了协议。我认为,这个协议会约束(curtail)这个核项目。我不认为我们今天达成那样的协议是可能的。他们现在已经有核武库了,他们不太可能愿意换掉它。我们今天必须集中于如何通过外交手段来将这些武器可能被使用的可能性最小化。今天,很多国家拥有核武器,但这些武器没有被使用。既然我们未能阻止朝鲜发展核武器,在我看来,我们的焦点应该放在减少这些武器被使用的可能性,与此同时,我们可以通过外交试图达成一个让朝鲜停止其项目的协议,减少核武器的数量和它们带来的危险。因此有很多外交的空间,但是我们不应该自欺欺人的认为,我们能够提出一个让朝鲜放弃其核武库的东西。我不认为这种情况会发生。
    
    问:您提到现在有很多国家是核国家。您认为,接受朝鲜是一个核国家对于美国来说是可以接受的吗?
    
    答:我认为,我们的政策应该继续是不接受朝鲜是核国家,承认它有核武库,但不接受它是一个永久性的状态。我们应当试图减少这个核武库,与此同时,我们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是减少这些核武库可能被使用的危险。所以,首先集中于减少武器被使用的危险,其次是试图使它收回(roll back)这个项目。
    
    问:在您看来,我们应当如何开始与朝鲜进行对话与谈判呢?中国方面提议恢复六方会谈,但是很多观察人士认为,平壤只有兴趣与美国进行直接谈判,而川普政府为这种对话设置了前提条件,认为现在不是与朝鲜直接进行谈判的时机。您怎么看?
    
    答:我认为,为对话设置前提条件是没有成功机会的。谈比不谈要好,所以我们应当让双方进行对话。在我看来,有哪些国家参与谈判是不重要的,但六方会谈包括所有重大利益相关方,是一个合理的场所来重启六方会谈。但更重要的问题不是有多少人坐在谈判桌前,而是讨论什么议题。如果我们带着朝鲜人会把他们的核武库作为可以谈判的议题的想法来进行这个谈判,我认为这是一个不现实的想法。如果我们与朝鲜进行谈判,不管是一对一还是六方会谈,我们应当现实的看待这些会谈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来源:voa (博讯 boxun.com)
37809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韩国:再拉黑平壤有助于和平解决朝核问题 (图)
·朝核问题不破,难有稳定中美关系
·朝核问题未见新突破 美中签逾两千亿美元贸易合作 (图)
·特朗普:习近平在解决朝核问题上“很有帮助”
·文在寅:望川普亚洲行成为解决朝核问题转折点 (图)
·美高官:朝核问题要做最坏打算 (图)
·俄联邦委员会主席:俄中认为外交手段是解决朝核问题的唯一途径
·美国副总统彭斯会见王毅 讨论朝核问题以及特朗普访华 (图)
·彭斯会见王毅 谈及特朗普总统访华及朝核问题
·王毅:别借朝核问题来制裁中国 (图)
·前美日高官建议谈判解决朝核问题 (图)
·拒绝加大制裁力度 中国称朝核问题的矛盾焦点不是中方 (图)
·日本议员访朝归来谈朝核问题 (图)
·朝核问题与台湾问题将会一并打包解决 (图)
·朝核问题:美国傻了!坏消息:别再指望中国了 (图)
·朝核问题:高层撕裂!鸽鹰两派对立 激辩对朝政策 (图)
·日相与美俄韩首脑就朝核问题举行电话会谈 (图)
·韩媒:美国或有大动作施压中共解决朝核问题 (图)
·朝核问题 习侈谈“双赢”川普可能动武
·中国撇清称朝核问题是朝鲜与美国的矛盾 (图)
·伍凡:没有中国支持就不会有朝核问题 (图)
·钱克明:朝核问题和中美贸易不能混为一谈 (图)
·特朗普紧急致电中日领导人磋商朝核问题
·王毅:朝核问题政治外交解決是首选
·人民日报罕见警告朝鲜:要了结朝核问题! (图)
·王毅与日韩俄外长商讨朝核问题 反对单边制裁 (图)
·王毅本周访美 商议朝核问题 (图)
·外媒:中美应联手解决朝核问题和日本右翼
·中日韩峰会闭幕声明未提朝核问题
·一碰到朝核问题 中国人就被搞分裂了 (图)
·高洪明:与金正恩谈判解决朝核问题都是驴唇不对马嘴!
·联合国制裁如同废纸 朝核问题难解 (图)
·朝核问题,中国迁都的最后一根稻草 /夏一凡
·高洪明:美国真要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只能行动对行动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
·误判中方核心利益是朝核问题恶化的根源/郭景
·高洪明:解决朝核问题,有办法,无人办!
·高洪明:美国从未真心打算过解决朝核问题
·高洪明:处置朝核问题,中国被边缘化了吗?
·即将访美的习近平该如何面对朝核问题
·查建国:面对朝核问题,环报不敢“妄言”了
·张琏瑰:朝核问题:谁来回答“赫克之问”
·分析称朝核问题根源于朝美矛盾 中国“躺着中枪”
·中国可以在朝核问题上有所作为
·朝核问题,基辛格为何向中国施压?
·朝核问题破冰:未来仍有许多难题摆在六国面前
·韩媒称朝美关系将改善 嘲笑中国是朝核问题配角
·朝鲜问题专家指朝核问题博弈有突破 仍存在变数
·朝核问题与中共/东方猎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