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个人承诺和全球责任” 是尊者多年倡导的态度和思想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9月14日 转载)
    
     达赖喇嘛结束在布鲁塞尔的对话


    
    今天是达赖喇嘛在布鲁塞尔对话会的最后一天,今天是星期天,教堂的鐘声从清晨就开始敲响了。参加对话的听眾在Bozar大剧院前排队入场,给人节日的欢乐和庄重气氛。可以容纳两千多观眾的四层大剧院座无虚席,还有四十多家媒体参与报导这次对话会。
    
    今天对话会的主题是“个人承诺和全球责任”从题目就可以看出,这是达赖喇嘛多年来倡导的一种态度和思想: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全球性的,是人类共同的问题,这裡面没有你的问题和我的问题之分,而我们每一个个人,都身处这些问题之中,都可以為解决这些问题尽一份力。
    
     达赖喇嘛结束在布鲁塞尔的对话


    
    今天对话会的协调人是著名加纳女记者和活动家TheoSowa。第一位坐到“热座”上主讲的是德国艺术家OlafurEliasson.Eliasson是当代西方非常著名的艺术家,这样的艺术家和传统艺术家不同的是,他们不是关在画室裡,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中,象牙塔束缚不了他们更為宏大的视野和关切.Eliasson的作品包括装置艺术,绘画,雕塑和摄影。他的作品在世界各大艺术馆展出。然而,他更关心的是人,是当代社会和环境问题,他用他的艺术来表现这种关心,唤起公眾对人类共同命运的关怀。在会场大厅正中就悬掛著他的一件作品,一个多棱面的巨大圆球,这个球体将室外阳光反射成多彩闪烁的星光。这一美丽的作品的意义是多重的。艺术家通过它表达对地球和宇宙的关注,提醒人们,我们生活在共同的环境中。
    
    埃利亚松介绍了自己的艺术思想,让人们参与到艺术中,主动地关心他人,关心世界。他有一件作品是把两百多吨格陵兰的冰运到巴黎街头,让人们触摸,让孩子们品嚐,让观眾们切身体验全球气候变化。他开发了一种小小的太阳能电灯,分送给非洲落后地区的儿童使用,他说,这样的小小的灯,不仅是一个用具,而且是一种观念,让我们体验我们通过同一个太阳联繫在一起。在TaniaSinger博士的帮助下,他在柏林的工作室主持了“怎样训练慈悲心”的研究班。
    
     达赖喇嘛结束在布鲁塞尔的对话


    
    第二位坐到“热座”上的是FredericLaloux,他看上去很年轻,是比利时的“新组织系统”顾问。他是一位非常活跃的社会活动家,能够流利使用五种语言。他在全球各大公司和机构演讲,倡导新的组织模型。他认為,当代社会需要探索和发展全新的组织方式,这一想法来自于他对组织系统的透彻理解,以及他对人的个人发展重要性的认识,他认為,现代社会普遍实行的垂直型的层级结构的组织系统,已经暴露出种种问题,它使得人和人之间冷漠隔阂。这种组织形式基于对效率的盲目追求,而不是基于对人本身的关怀。所以,他提出要重新发明组织形式,那是基于人际平等和互相关心的水平型的组织形式。
    
    协调人索瓦女士请他举一个例子,于是他讲了西方发达国家公眾都很熟悉的家庭护理系统的组织方式问题。很多家庭的老人需要依靠护士上门服务,包括打针服药,帮助沐浴等等。于是发展出了一套提供服务的护士组织系统。合格的护士都在这套组织系统之内,系统有一套信息储存,通讯和调派指挥的方式,这样能更快速便利地分派护士出勤,控制护士的工时使用和效率。这套垂直系统的原始动力是提高效率,為此又发展出了复杂的派遣出勤和指挥部门。他指出,这是一种机器型的思维方法。其结果是,老人不再和护士有个人的交流,今天照顾沐浴是一个护士,下次打针来了另一个护士,再下次又派来了别的护士。老人要想和护士一起喝一杯咖啡,护士却因為服务时间的规定,没时间閒聊。老人再也找不到自己熟悉的护士,因為接电话的不再是护士本人,而是调派指挥中心。这样机器型的组织系统令老人们痛恨,而护士也非常不喜欢这种非人性的组织方式。于是有四个护士决定跳出这种组织系统,另起炉灶。新的护士组织是水平型的,没有上级指挥中心,没有信息部门,人力资源部门等等现代组织系统都有的复杂架构。护士们互相联络,互相帮助。护士和老人们之间有了个人的联繫,有了人和人之间的正常沟通。这个由四人发起的护士组织方式,很快就有一万四千多名护士参加。在这个新组织系统之下,老人和护士都更加快乐。
    
     达赖喇嘛结束在布鲁塞尔的对话


    
    第三位坐到“热座”上的是一位一头银髮的女士,ScillaElworthy女士。这位女士腰板笔挺,风度非凡。她在世界和平运动中大名鼎鼎。早在1982年年,她就致力于全球拥有核武器国家政策制定者的对话,防范核武器毁灭人类文明。她介绍说,她发起的组织成功地和中国,俄罗斯,美国,英国,法国,印度,巴基斯坦等核国家的首脑展开对话,至今為止只是还没能和北朝鲜领袖对话成功。她还和西方国家的核科学专家,军界人士展开反核禁核的对话。由于她在这方面的活动,她曾三次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
    
     达赖喇嘛结束在布鲁塞尔的对话


    
    她还致力于在衝突地区组织当地民眾促进和平的活动,致力于组织妇女参与社会活动,组织青年创业,培养青年企业家。
    
    三位对话者的讲话得到了全场听眾非常热烈的反响,每次讲话结束时,掌声持续,人们起立,尊者和每位对话者握手,用藏人的方式互相碰额緻礼,气氛非常温暖达赖喇嘛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一再讚赏他们在民间草根层面為全球重大问题所做出的努力,这就是今天对话的主题 - 个人承诺和全球责任,这种宏观和微观连接的思想。最后是TaniaSinger女士為这次对话做了总结。
    
    我的一点想法
    
    自从几年前在南印度哲蚌寺观摩了达赖喇嘛和科学家的对话后,我收集和阅览了达赖喇嘛和西方科学家三十年对话的几乎全部书籍和录像,观看了达赖喇嘛和各大宗教领袖,各界人士及普通民眾的对话。达赖喇嘛和圣严法师的世纪对话,给广大汉语佛教徒留下了深刻印象。达赖喇嘛经常说,二十一世纪是对话的世纪,二十一世纪的关键词是“对话”。
    
    我从北美飞到比利时布鲁塞尔,就為了聆听达赖喇嘛在欧洲的这两天半对话。这两天半的对话会,是令人深深感动的体验。和我在南印度的观摩不一样,在那裡,旁听的人大多是藏人僧侣和南印度藏人流亡社区的民眾,人们对达赖喇嘛怀著高度的崇敬,几乎把对话的科学家都视為和达赖喇嘛一样的圣人。对布鲁塞尔的听眾来说,参加对话的人,无论是科学家,宗教领袖还是艺术家,社会活动家,都是他们西方社会中的一员,是他们所熟悉的。但是,达赖喇嘛的出现,使得对话会和平常的会议完全不同了。达赖喇嘛,从青藏高原上走下来的这位身披绛红色袈裟的佛教僧人,是跨世纪的最伟大的一位难民。达赖喇嘛是藏民族过去半个多世纪苦难的象徵。可是,当达赖喇嘛用他的开怀笑声,用他碰额緻礼的谦卑,和西方民眾展开对话的时候,在场的人都為之感动,这位经歷苦难的难民,没有一丝悲情和怨愤,他将东方佛教的智慧和慈悲奉献给西方,这是何等伟大。
    
    布鲁塞尔的听眾素质极高,所有的出席者都衣著得体,安静有序,彬彬有礼。比利时的街头通常是两种语言同时流行,法语和荷兰语,很多人还说德语。对话会的工作语言却是英语。给我的感觉是布鲁塞尔人人都会几种语言,个个都能说英语,你能感觉到多元文化的精华集中在这个发达的城市。
    
    然而,我在旁听对话的时候,常常產生一种遗憾。我从心底裡觉得,这样的对话会上,缺了一点什麼。和达赖喇嘛对话,有来自全世界的人。可是,我们中国人在哪裡?
    
    三十年来,和达赖喇嘛对话的科学家及各界人士,至少有好几百人。除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杜维明先生应邀参加了一次科学对话,以及台湾圣严法师的佛教世纪对话以外,中国人在大多数场合缺席。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是一个佛教大国,中国有眾多的科学家,教授,艺术家,和佛教僧侣。达赖喇嘛和科学家的对话,无疑对东方佛教和东方文明怎样面对现代化,怎样改革和更新,具有重要的意义。可是,為什麼偏偏中国人缺席了这样的对话会?和达赖喇嘛对话,中国的科学家,教授们在哪裡?中国的佛教僧侣在哪裡?中国的听眾在哪裡?
    
    布鲁塞尔的听眾,从达赖喇嘛的对话中得到的是基于智慧之上的乐观情绪。达赖喇嘛的谦卑态度和开怀笑声,极具感染力。对话会谈到了当今的全球性问题,很多问题的直接后果其实离布鲁塞尔还很远,远在非洲,远在不发达国家和贫困地区,但是达赖喇嘛和对话者一再提醒大家,这是七十亿人类的共同问题。如果我们从现在开始就人人参与,改变我们自己的内心和生活方式,我们还能拯救地球,拯救文明。这是达赖喇嘛给人以乐观,使大家能和他一起开怀大笑的原因。什麼时候,我们也能从中听到中国人的笑声呢?(作者:丁一夫)
    来源:达赖喇嘛网站 (博讯 boxun.com)
21823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 严家祺:请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回到家人中
  •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 川普新战略吓阻习近平
  • 微信被封及联想
  • 牟传珩:青岛市南法院对“依法治国”的严重亵渎
  • 悼念刘晓波170718(11月再发)
  • 请习主席放刘晓波出国治病(补发)
  •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 哀悼空心房
  •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 吕千荣的博客我的这篇文章为何在博讯博客发表不出来
  • 生命禅院对父母的小孝、中孝和大孝之别
  • 谢选骏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藏人主张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谢选骏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新文明论坛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谢选骏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陈泱潮(注)有关“十月反革命”金主是德皇威廉二世、列宁是德皇
  • 谢选骏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走向大自然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谢选骏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 宋时雨时雨解读政局
  • 谢选骏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52期)
  • 李芳敏14400017我的神啊,我知道你察驗人心,喜悅正直;至於我,我以正
  • 谢选骏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论坛最新文章:
  • 柬反对党遭解散 东南亚民主式微
  • 哈里里的两个孩子留在利雅得
  • 津巴布韦政局突变 总统穆加贝职位难保
  • 郭文贵诉讼缠身 法律事小但时间金钱挑战大
  • 法国一警察遭分手 杀三人重伤女友后自杀
  • 默克尔组阁最后一搏 难民问题仍胶着
  • 法南部核放射云已飘走 俄否认核电站出事
  • 法执政新党首引毛名言百花齐放呼吁新风
  • 津巴布韦穆加贝被开除出党 前副总统任党首
  • 朝鲜外相李勇浩启程访古巴
  • 日本扩大自卫队非洲据点 提防中国海外基地
  • 王毅:罗兴亚 缅孟对中国手心手背都是肉
  • 北京大兴新建村遭遇大火导致19人丧生
  • 超前法例 北欧航空主动在港设集体谈判权
  • 《驯马》获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大奖
  • 英车手赫加迪魂断澳门 赛事中止
  • 香港考虑从缅甸引入家庭佣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