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射阳被精神病人王效芳访谈录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30日 转载)
    
    采访对象:王效芳
     时间:2018年5月23日

    地点: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千秋镇村民王效芳访家
    
    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千秋镇74岁老人王效芳(女),因自家承包地及丈夫的劳资问题上访多年。2010年7月20日,王效芳在北京上访期间,被射阳县截访人员绑架回射阳国税局招待所关押了10天,此后又被绑架到射阳县精神病院(射阳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科)关押虐待了26天。在此期间,王效芳被电击整治、逼迫服药,牙齿被打掉8颗,并且还被多次处罚挨饿、睡地板。2018年5月23日,本网志愿者来到了王效芳家中对她进行了一次实地采访,内容如下:
    
    志愿者:王奶奶你好!据维权人士吴林忠介绍,您因为上访维权,曾被政府派出的截访人员送进精神病院整治,我们想向您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做一期视频采访可以吗?
    
    王效芳:好啊!我希望媒体关注我的冤情,揭露那些暴徒们的罪恶行径。
    
    志愿者:王奶奶您是因为什么事请开始上访的?
    
    王效芳:我是因自家的承包地纠纷及丈夫的劳资问题开始上访的,上访以后我被政府派出的维稳人员多次绑架、殴打、非法拘禁。
    
    志愿者:那您是什么时候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他们为什么要把你关进精神病院整治呢?
    
    王效芳:2010年7月20日,我因为再次进京上访,被射阳截访人员进京抓捕。抓捕以后,他们就把我绑架回了射阳县并非法拘禁在射阳县国税局招待所10天,10天以后他们又把被强行送进了射阳县精神病院(射阳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科)关押虐待了26天。他们关我精神病院,主要是为了惩罚我进京上访,因为我进京上访导致一些领导政绩受损,而这会影响他们的仕途前程,所以他们就想出这种办法来惩治我、稳控我,以达到威吓阻吓我,迫使我以后不敢再上访的非法目的。
    
    志愿者:您还记得是谁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的吗?
    
    王效芳:记得,是射阳县千秋镇派出所的警察和居委会的领导把我强行送进去的,他们说是送我进去观察一段时间。
    
    志愿者:您在精神病院里都有哪些遭遇?
    
    王效芳:我被送进去以后,医生就逼迫我吃药,而我吃不下去,医生就叫来几个人强行把我按倒在床上,用绳子把我的手脚捆绑在床头四周,然后问我听不听话?我就说,你们这样整我,这是在要我的老命啊!他们又说,我们不要你的老命,我们就是要把你整的不死不活的,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去上访。
    
    在这之后,他们就开始强行给我打针吃药,把我整了个半死。他们多次威胁我说,如果不听话,就会把我拖出去扔进小洋河淹死。
    
    你知道我是怎么从精神病院出来的吗?
    
    志愿者:不知道。那你是怎么出来的呢?
    
    王效芳:是我同病房的一个精神病人的家属,看到我被关在这里很可怜,就出于同情心帮我带话给我丈夫,告诉我丈夫我被维稳人员从北京绑架回来,关进了这个精神病院。
    
    我丈夫得到消息后,立即来到医院救我,但医生却把我关进了一间有铁门的房间里隔离,致使丈夫无法救我出去。无奈,我的丈夫就找到辖区派出所和镇丈夫要人,但他们不肯放人,我丈夫控诉他们说“我妻子王效芳一直身体很好,从来就没有精神病,你们为什么要惨无人道的把她关进精神病院整治?”如果你们执意不肯放人,我就要跟你拼个死活。随后,我丈夫又把我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事情通知了我在河北警官学校的一个儿子,我这个儿子得到消息后非常气愤,他通过警校领导致电我们县领导,要求他们立即放人,千秋镇派出所和居委会随后才到医院把我接出来的。
    
    志愿者:我之前听你说,医院还用点击针打你,请你介绍一下这方面情况。
    
    王效芳:是的。他们用点击针插进我两个耳朵下面,然后放电电击我,被电击的时候非常痛苦,我的耳朵都被电的流水出来了,我的牙龈也被电击打的极其疼痛,牙齿开始明显松动,当我从精神病院出来的时候,牙齿全部脱落,最后不得不安装假牙来维持进食。这个电击针基本上就是用来打击震慑不听话的人的,你如果不听话、不服从他们,他们就会用高强电流,把打的你投降为止,而且还不留下什么伤痕证据,让你将来想控告他们都没有证据。
    
    志愿者:您以前也没有精神病史?
    
    王效芳:没有。在此之前,我的身体很好,我们夫妻两个几乎都没有吃过什么药。
    
    志愿者:你在精神病院里的伙食好吗?
    
    王效芳:他们给我吃的饭菜味道还是很好吃的,但是他们却在里面放了激素镇静剂之类的药物,我吃了以后就头昏脑胀,副作用还导致我的内脏受损,肝肾疼痛,我出院以后在家里躺了一个多月都起不来床。被强行送进去的访民们,他们都是“好着的人进去,病倒的人出来的”,一个正常人被送进去,就会被整成一个病重的人抬出来。这话我在出院的时候就对医院的院长说过,而他无话可说。
    
    志愿者:你住的精神病院有打人的情况吗?
    
    王效芳:打人。医院和维稳人员会对不听话的访民拳打脚踢,有一个从北京抓回来关在这里的五十多岁的男访民,他是射阳县富裕(音)镇人,因为一再违抗他们的命令,后来被四五个人掐住脖子给掐死了。那个访民被掐死以后,镇政府只给他的儿子赔付了22万元钱,然后就这么私了了这个事情。
    
    志愿者:你被接出精神病院后,镇政府对你给予赔偿了吗?
    
    王效芳:没有赔偿,不但不赔偿,千秋镇党委书记陈秀雷(音)还骂我说“你早死早好,你老是来找我麻烦,你以后再来找我麻烦,我就叫派出所警察把你关进地下室,关死你。”这个党委书记对我们访民非常反感,很多访民找他办事,他就开车到郊区去看花游玩,躲着访民不给办事。
    
    志愿者:你出院以后,政府维稳人员也没有威胁你再把你送进去整治?
    
    王效芳:有啊!我出来的时候,镇领导就警告我说,如果以后再到北京上访,就会再次把我送去关押整治。
    
    志愿者:你知道你们镇里还有没有其他访民被关精神病院的?
    
    王效芳:有,仅我知道的我们这里的就还有刘勋民(音)、刘亚琴(女)两个访民也被关了精神病院稳控。
    
    志愿者:由于时间有限,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介绍,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王效芳:谢谢大家关注我的冤情!
    
    来源:民生观察
    
    ` (博讯 boxun.com)
8118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 达赖喇嘛全球大联盟与世界联邦制
  • 美中贸易战:中国“有心无力”的反击与顾虑
  • 宗教市场的吆喝
  •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 财富就是毒药
  •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 蔡楚:纪念中国植物生态学家刘照光先生(图)
  • 九一八国难,张学良为什么不抵抗?
  •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 博客最新文章:
  • 苏明张健评论蠢货习近平实在蠢得很
  • 谢选骏大学的堕落
  • 独往独来古林风的博客:川普日记:中国体制成功但只适合自己
  • 谢选骏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 邱国权近七十年了……中国外交三部曲
  • 雷声与班农谈美中贸易战/龚小夏
  • 李芳敏1440007他口裡充滿咒詛、詭詐和欺壓的話,舌頭底下盡是毒害與奸
  • 谢选骏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52:神迹频见仁安羌,长阪雄风再辉煌
  • 郭知熠康德空间理论的重要改进及其重大意义
  • 胥志义胥志义:混合型经济的失序和腐败
  • 曾节明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 东海一枭中国梦微论
  • 谢选骏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 东海一枭儒群和马族微论
  • 谢选骏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 独往独来巴山老狼的博客: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民族党被取缔 美欧呼吁尊重香港自治
  • 马尔代夫:民主党候选人萨利赫赢得大选
  • 瑞典决定停止向中国遣返维吾尔人
  • 莫斯科VS以色列 S-300出口叙利亚
  • 白宫称特朗普周四将会晤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
  • 刘强东性侵案女生求救微信曝出关键细节
  • 英遭指控放任中国货品入关欧盟罚要27亿欧损失
  • 朝核问题北京疑被挤出局了?
  • 中梵关系是否进入了新世纪?
  • 台《西瓜缘》在巴黎邀您探索Queer性别认同
  • 滴滴整改后淫司机疑犹在恐吓女客脱裤子
  • 贸易战升级 陆白皮书斥美“不实指责且恫吓”
  • 小熊维尼披龙袍 网评为扮演者捏汗
  • 向中国大外宣开战,美国司法部打响第一枪
  • 陈日君:中梵终会建交台梵关系或维持良好
  • 国际特赦吁陆承认关押穆斯林 给其家人交代
  • 疫苗效果不明时中国疯狗威胁不可小觑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