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户县基层选举裸奔 违法选票让全国人民开眼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20日 转载)
    编者按:该文章通过图片、视频详细地记载了西安户县陂头村的换届选举过程。根据宪法,中国村民选举是直接选举,但在现实中贿选、假选比比皆是。由于本文有大量的图片,转载难度大,故有兴趣的朋友们可关注微信公众号:渼陂生态村
    
    西安户县陂头村的换届是基层民主的缩影,受到全国人民的关注。全国人民都在为正义发出呼声,都渴望正义得到伸张,那样人人都会为之振奋!
    
    还记得5月30日张灯高票当选村主任候选人后,被以可笑的手段取消了候选人资格(已经进行了举报和申诉),使得群众义愤填膺。在6月10日的正式选举中,张灯不是候选人,从另选他人栏再次胜出(虽然因为有的票名字下面没画圈作废了200多张后),仍以1065张的最高票遥居榜首。然而公布的候选人名单再次没有张灯。
    
    户县基层选举裸奔  违法选票让全国人民开眼


    
    两次剥夺张的的候选人资格属于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选举法》
    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和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户县基层选举裸奔  违法选票让全国人民开眼


    
    公布的8位候选人,5位贿选,2位被揭露兼贿选。贿选情况多次举报给镇纪委应当从候选人中除名并追究刑事责任,而镇纪委却渎职,不管不问。贿选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选举法》第五十七条 为保障选民和代表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对有下列行为之一,破坏选举,违反治安管理规定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贿赂选民或者代表,妨害选民和代表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
    那么,大家到底想选谁当村长呢?来,看看这个民意调查的投票:调查中张灯的票数占93%,可谓绝对优势。
    
    户县基层选举裸奔  违法选票让全国人民开眼


    
    全国范围内正常的选票是这样的:
    
    户县基层选举裸奔  违法选票让全国人民开眼


    
    陂头村另行选举的选票却是这样的:
    
    户县基层选举裸奔  违法选票让全国人民开眼


    
    没有另选他人空格栏的选票令全国人民惊讶,很多法律界的专家,一生都没见过这样的选票。全国人民这下开眼了!
    这样的选票违反了《宪法》,剥夺了村民们的被选举权,同样严重侵犯了村民们的选举权,触犯了《刑法》,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选举法》第四十条选举人对于代表候选人可以投赞成票,可以投反对票,可以另选其他任何选民,也可以弃权。
    村民们抱着让这些主任副主任候选人不能过半的初衷,在票上打叉。然而,在村民填写的时候,工作人员(比如镇 z f 片长刘平)诱导村民们二选一,工作人员诱导村民如果都打叉就不念了。(误导村民觉得这样是不行的)。还给村民说,不能在旁边写,写了就作废。很多村民就这样上了他们的道。
    这些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选举法》
    第五十七条 为保障选民和代表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对有下列行为之一,破坏选举,违反治安管理规定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二)以暴力、威胁、欺骗或者其他非法手段妨害选民和代表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
    还有很多村民是这样填的:
    
    户县基层选举裸奔  违法选票让全国人民开眼


    
    村民们只好把自己想选的村主任的人名写在选票上,大概有1000多张提名张灯为村主任的选票,然而村民们写在选票上的提名却一个字都没有被念,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选举法》第四十条选举人对于代表候选人可以投赞成票,可以投反对票,可以另选其他任何选民,也可以弃权。属于选委会渎职、玉蝉镇政府渎职。请看视频:
    
    这样一来,村民们是怎么想的呢?他们对此次选举满意吗?他们觉着此次选举民主吗?他们的心情是怎样的?请看视频(略):
    
    他们说:不尊重群众意见,表现出来想剥夺群众的选举权。
    他们说:等于剥夺民众的政治权利。
    他们说:把被选举权也剥夺了。
    他们说:群众是怨声载道,有冤无处申。干部不作为。
    他们说:绝对是违法的。不民/主。
    他们说:他们这都是违法的。票样上选过的人不能再上选票,就是违法的。票上不留空格就是侵犯民/权,剥夺人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他们说:不民主。他为啥是二选一?法律上规定的就没有二选一。
    他们说:啥民/主?这还民/主?
    他们说:就不民/主,不按正理来。
    他们说:肯定不民/主,咋能民/主?
    他们说:不合法。(因为选票上)没有空格。
    他们说:这关键是要命的,选村长好了就把命保住了,选的不好了把命就叫人家给夺去了。这是要命的。
    他们说:跟民/主就不沾题。这是明的。提前给人不拿喇叭通知。马上到8点了,给通知,很多人出外做活了,却开始投票了。下来一个,监票人里边,群众监票人不得到跟前去,哪来的民/主?!就这么简单,没有多少话。
    他们说:如果不要民/主选权,你拿主张,这不合法。
    他们说:这是胡搞分裂,作为一个那个人,你不公正大家,大家填的谁,你连个空格都不留,由你着?!不是你自己的那个。太霸道了!!!
    他们说:那个人给说是给旁边胡写人名就作废。圆桌上坐的人,还认不得(不认识的人)。那我们村民有这个权利,给我们村民权利写谁,我们爱选谁就选谁,那你既然把我们权利剥夺了,那你就委派,对不?
    他们说:把我选举的权利剥夺了。(有工作人员)给我说:你随便写作废,说那样的话,你随便写作废,说那样的话。
    他们说:你应该给人家候选人填个格格,留个空格,你为啥这次不留?感到奇怪。
    他们说:胡害人呢!正当人说话他们不听,净是叫的那伙黑暗的,吃烟的,耍钱的,不务正的,咱这些人也是没办法的没办法,人家把咱的权拿完了。
    他们所:你既然不叫群众选,你就把那叫到乡上(镇z f)去选去(私自定夺)。
    他们说:我给你说,下一步,一直告!告他们!
    他们说:下一步就集中力量给12345告,告他。要心齐。
    他们说:其实娃(张灯)也没给咱喝水,也没请咱(吃饭),再一个是,咱是心不过意,只有娃能保住咱,谁也保不住。谁上去都想拆(我们的房)。
    他们说:我就给人家说,别人是送烟、送酒、塞钱,我说是张灯连一根烟都给谁都没发过,凭啥张灯为啥不给人家选?娃又是年轻大学生,也没受过法,也没抽大烟,故意胡那个,你净是叫的抽大烟的、不务正业的(当候选人),谁说话还想打谁,还想逮谁,还说把这伙妖魔鬼怪全部要逮净,就看今天逮谁呀?他谁来逮咱们都硬给下保护。咱就要保护咱人。
    他们说:难道张灯不是我堡子人?
    他们说:就是外面的一个大学生聘请,村民愿意聘请,都可以聘请,你凭啥是弄不成?
    他们说:难道张灯不是我堡子的娃?外堡子娃?他们说,别说别说。我走了,我给你还不说。
    他们说:你到路边看去,立了一排子,走到跟前,不是给散烟,就是让给他投票,谁从那里走,他们就给谁说,叫给他投票。凡事那些都没安好心,那就看开发呀,想在里面挖钱呢,吸群众的血汗呢。
    他们说:谁满意嘛?爷。人心难受得很,该选的不念,不该选的却念,心难受的啥一样的。
    他们说:秃鼠选上人家可能成,这狗日的。主持正义的人家可不要你。
    他们说:要你们来干啥来了?
    他们说:给谁办个啥事?他妈的,
    他们说:叫这可怜人一老都翻不过身。
    他们说:几十年没回来,现在想当正村长呢。
    他们说:(选票上的)这人我们不中意。我们中意的人,填上人家不算。
    他们说:选上的都是啥?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不满意。不满意。不满意。不满意。不满意。
    他们说:把人能气死。
    他们说:选的人给咱办不了事,给群众办不了事。想吃人肉,放人血的。喝人血。那都是想拆房的人,不满意!
    他们说:满意那些是做啥呀?嗯?那些人来喝血来了,把你们自己都弄的好好的,叫这些人是挨枪呀?咋活呀?挨枪还不知道怎么那个呀?
    他们说:哎!!!不舒服的很!!!
    他们说:连想看都不想看(唱票)。不想看。连想听都不想听。
    他们说:心情不好!难受得很!
    他们说:共产党政策这么好,下面这样弄,想想咱们咋好受?弄这黑暗得很呀!这不透明!特别着气!特别生气!
    他们说:心情不行,难受得很!想哭!感觉不平衡。
    他们说:你想得着掘,就给这些人弄些药,或者挨枪算了,让我们这些人赶快死了。不要叫人在这儿今天来了,明天来了,
    他们说:选的人,你不准上任,到底想怎样?你们是做啥?
    他们说:把人还叫你们狗日的给气死了!
    他们说:你看那些二流子样子的,二流子,气死了
    他们说:啥嘛!抽血呀!白骨精一样,把血一抽,叫(我们)这些人赶快死,他娘的*,这是啥社会嘛!!!还说现在啥不好啥不好,你把啥人放里面?
    他们说:爷,坏完了!坏透了!
    他们说:哎!这些年来,还没有像这样坏的这么扎实的!
    他们说:爷,这把人气的,黑里就睡不着。
    他们说:一满都把土匪都引来了。
    他们说:咱现在就是这底层最底层的人,拿人家没办法,人家就把你爱怎样就怎样。
    他们说:人家一手遮天里。就不听咱说啥。一手遮天,不听群众意见。
    他们说:他不听还不行。你们是人,难道我们不是人?他娘的*。坏种!
    他们说:那个女的,说把(咱们)这伙人,铲平,铲你妈的*。狗日的坏极了。把我们逮去挨枪我都不害怕,你来逮!叫你还把我气的浑身都突突。
    他们说:坏核了,这狗日的坏核了,想抽血,抽你妈的*。把人还抽死呀!
    他们说:就是把人气的呀!没人管死去。
    他们说:不满意!民主啥民主?!咱该选的人人家不(让)选,不该选的人家放上去。心情很不好!
    他们说:不该选的(贿选赌博等)蛮往上选
    他们说:你没看咱住了那一点房,爷,一弄(拆),怎么弄呀?(气的发抖)哎,狗日的!把人气的突突突。
    他们说:不顺民意嘛!这选了个啥名堂!
    他们说:不满意!不采取民意,没有一点儿意义。不采取民意。投了票,人家不采取,连名字都不给上有,写了名字没有念,心情很气愤。
    问:满意不?不!觉得民主不?不!不!不民/主!
    他们说:没有一点儿民主的表现。
    他们说:不满意!因为是选上张灯,不念张灯的名字,我们要选张灯。心情很难受,选上一个要把我们的房子拆了、地征了。特别不舒服,特别难受。我的选票没被念。
    他们说:群众选来的人你不认可,你不是糟蹋群众!瓤群众!你还当好干部?你是害人,你是害一黑窝的。
    他们说:哎!就没有民/主的感觉。一计票不计,计上了不唱,这是违法行为。按法定程序,就应该记上,记个啥就念个啥,证明了公正性和真实性。再不唱票就是违法行为。写的票不念。
    他们说:不满意。群众选的你,你的票多,为啥不念你的票?张灯的名字又多,不念张灯的名字,这伙买官卖官的,名字少,都写到上念。我心情一点儿都不好!把人气的!为选这干部,人黑夜一直睡不着,确实睡不着,由于把你写上了,人家不念你的名字,名字我在那边看,在这边看,两边都多厚一塌子,人家不念,你没办法。
    他们说:不满意。人家把张灯的票,票很多,人家不念,我心里头不满意。把人家的票都念,人家不念张灯的票。心情不好!问:你感觉这次选举民/主不民/主?不!不民/主!不民/主!
    他们说:满意啥呢?张灯连住两次都名列前茅,今天还是不留空位子了,你写到外面作废,哎,今天就把这一千多人政治权利给剥夺了,把这一千多人都左右了,我把这伙就想狗日的肉吃了,骨头砸了,扔到河边去。问:那人家得是想吃你的肉?他想吃我肉你叫他算想着。我也想砸他的骨头。我也想抽骨髓呢。
    他们说:跟他拼命的干!你伤了我的利益你也别想活!你别说你叫的公 安!那,那你伤害我利益,我盖房时,可可怜怜,成辈子苦了那一块儿房,你把我房一挖,我给哪里住?我肯定不同意。
    他们说:夺群众的权,夺利。张灯是一千多票,为啥不念?张灯不是咱堡子娃?人家名额都写,把张灯名额为啥不写?张灯难道不是陂头堡子人?
    他们说:民主啥?!不民主。把群众的权夺离了,心情非常痛苦,气的话都不会说了。
    他们说:感觉到一直都不满意,这就不公平。缺一个格格,就是违法。犯了规矩,违反选举法。下来,选村长,以村民为主,你把村民的意愿都扔到一边,为啥?这很简单。心情难受。这样心情咋能好?
    他们说:今天不留框框,还选来不念人家娃。贴的公平,这就是公平!公平,公平,公平很!公正很!公正很!
    他们说:话说的一套,做的一套。 政策是杠杠的,下面这伙像这样(小拇指比划)。说啥,你能说啥呢?
    他们说:群众的心情总是不舒服,因为不廉正,采取的办法是不正确的办法,起码违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选举法》。
    他们说:不公开
    他们说:群众的选举权全部夺光。被选举权也夺了。人人都有被选举权,人人都有选举权,但是,剥掉了人的选举权还剥掉了人的被选举权。心情是认为(这次选举)不得人心。感觉这次(选举)不得人心。
    他们说:这是玉蝉镇政府一手操作的。
    他们说:你叫群众选举,不尊重群众意见。你设立的圈套是局限性的。局限性的选举。
    他们说:标语写的公正公正你不公平,没公正。
    他们说:把群众没当一回事。群众说话就不算数,人家就不念,人家想选谁就选谁。
    他们看着公正公开公平的标语说:一定是贴反了。公平个啥嘛?那是它贴反了。它一定是这样,贴了个反打反。 (博讯 boxun.com)
31921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 毛粒子与毛栗子
  • 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
  •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一)
  •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 《歷歷在目》38.為那一級工薪而爭
  • 谁发动了美中贸易战?
  •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
  • 论皇权或绝对权力——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李芳敏1440007受膏者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諭旨:耶和華對我說:『你
  • 独往独来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 东海一枭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 谢选骏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 东海一枭禁恶贵在絶源
  • BURMA-缅甸风云为一带一路命运共同体服务
  • 曾节明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点滴人生錢學森
  • 藏人主张袁紅冰在2015年出版的《決戰2016─創建台灣共和國》預言今
  • 曾节明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 滕彪「709大抓捕」並非偶然…
  • 吴倩救赎之母:正如天主的圣言能使灵魂团结在一起,同样它也能
  • 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是下台还是推出个替罪羊
  • 谢选骏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 李芳敏1440005那時,他必在烈怒中對他們講話,在震怒中使他們驚慌,說
  • 谢选骏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论坛最新文章:
  • 欧盟与日本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 中国增长放缓或再推刺激经济政策
  • 混战:美国向WTO投诉欧盟 中国 加拿大等国
  • 坚果兄弟展数千瓶污水吁关注陕山村水污染
  • 普京:勿让美俄关系被绑为“人质”
  • 特朗普:是非凡的选战让我当上总统
  • 刘霞来德给维权人士带来更多希望
  • 中美贸易战升级 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剧
  • 特朗普拒指普京干预大选 “与敌为伍”震怒舆论
  • 台北故宫新院长:首要任务让故宫台湾化
  • 举报官员惹祸 湘敢言媒体人被抓 家人亦遭查
  • 特普会晤一结束 华府反对派就骂翻了天
  • 防人民币溜海外 陆人入港带12万以上须申报
  • 神秘女子代表比亚迪签约11亿 今比亚迪不认
  • “大海领军”传闻下官媒赞扬汪洋亲家张爱萍
  • 赶尽杀绝 港府拟用社团条例禁独民族党运作
  • 上海邮轮旅客2017年跃增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