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修宪异议:反对票和被删凤凰社评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12日 转载)
    
    当全国人大代表在北京人大会堂就修宪案进行投票时,一名保安在门外执勤。(2018年3月11日)


    当全国人大代表在北京人大会堂就修宪案进行投票时,一名保安在门外执勤。(2018年3月11日)
    
    被海外媒体称为橡皮图章的中国立法机构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修宪案,使得在位国家主席可以无限期当下去。海外舆论认为,这次修宪是为习近平长期担任党政军最高领导职务“三位一体”而量身打造的。
    
    在中共舆论一致的宣传和控制下,中国媒体上鲜有反对意见出现,不过,凤凰网发表的一篇社评以及这次投票结果也表明,即便当局如此严密的控制仍然没有能达到万马齐喑、千人一面的局面。
    
    显然,在海外反对中共修宪的声浪并不低,但在中国,恐怕就完全是两回事。中共从毛泽东掌权起,就一直是控制舆论,主张舆论一律,到了习近平时代,当局依然如此,总希望各种表决“一致通过”,那么,这次修宪的投票,是否是一致通过?
    
    中共投票,近乎完美?
    
    这次中国两会的人民代表大会周末在北京通过修宪。中国媒体说:是经过表决后通过的。按照媒体报道,与会代表收回的2964票中,2958票赞成,两票反对,三票弃权,一票无效。有评论说:这是一次近乎“完美”、万众一心的投票。中国媒体宣称,全国人民都拥护修宪,而且是“衷心”。CCTV报道,世界也有专家学者拥护。在会议期间遇到外国记者提问的代表,不是表示拥护,就是避而不谈。更有代表直言不讳:这样的领袖,我们不崇拜谁崇拜?
    
    从这次中国人大的修宪投票表决情况来看,是不是可以看出中国文革中对领袖的个人崇拜现象又死灰复燃了?文革中狂热年代,把毛泽东供上神龛捧为四个伟大(统帅领袖舵手导师)的中共,在1968年召开8届12中全会开除刘少奇党籍的表决中,是否得以全票通过?
    
    虽然中共当局在文革后作出决议,部分否定了文革,但仍然大部分肯定了毛泽东。中共1968年召开的8届12中全会,在毛的主持下讨论开除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党籍,132名代表几乎都举手同意,只有老党员陈少敏没举手,在文革结束刘少奇平反后传为佳话,说她是唯一投反对票的人。其实,按照现代政治意义的投票性质来看,陈投的是弃权票。
    
    看起来,任何时代,不管压力多大,还是有反对意见或保持缄默的权利。文革大树特树毛的绝对权威,但还是有遇罗克、张志新、林昭等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人,寥若晨星在诺大中国闪耀。如今世界已成地球村,但中国十多亿人口,反对声音有哪些?能提出尖锐意见和建言的党媒又有哪些?
    
    反修宪,微言大义
    
    党媒不提反对意见,自媒体民间互联网上,修宪又成了禁用词。百姓在何处发声?北大宪法学教授张千帆在微博中(已被删)说(英金融时报中文版):人民是宪法的最终解释者与判断者。无论是修宪、立法还是制宪,最重要的是得民心。过去四次修宪侧重点不同,但总的来说都是越修越好,因顺应历史潮流而赢得了广泛的民意支持。反过来,中国历史也充分表明,如果违背了人民长期形成的宪法共识和世界宪政文明的大趋势,哪怕是貌似万民拥戴的制宪也得不到真正的社会支持。反过来,中国历史也充分表明,如果违背了人民长期形成的宪法共识和世界宪政文明的大趋势,哪怕是貌似万民拥戴的制宪也得不到真正的社会认同,到头来终究是经不住时间检验的。
    
    伤痕文学《血色黄昏》一书作者老鬼(马波)是北京居民。他认为,取消宪法中的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是“严重的倒退”:我对修宪的几点意见:一,宪法神圣不可侵犯,不能换个领导人就修次宪。二,修宪应该公开透明,让全体公民参与,听取各种意见。三,取消任期限制是严重的倒退。四,任期制就是限制权力的笼子,取消任期制就等于取消笼子。五,江泽民、胡锦涛都遵守了宪法,红二代不应特殊,更应该模范执行邓小平不搞终身制的决定。
    
    在两会期间被旅游的北京居民胡佳是环保和维权人士,他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写了三个大字:我反对!他说,就是因为敢站出来反对习近平的人太少,他才敢企图终身执政。而若中国人还是胆小不敢出来抗议,就等于还活在大清帝国统治下。
    
    胡佳还在其推特上说:中共的全国人大代表没有一个是选举出来的,实质上都是中共中央和各省市自治区的党委系统内定的。在用形式上的所谓选举包装上合法性外衣。能成为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中国公民或别国公民,都是深得中共宠信的人。马化腾、贾樟柯等新贵也毫无例外。这是一个虚伪可耻的身份,即使是谁在修宪中投了反对票。
    
    1989年出生的诗人朱增光是深圳居民。他说(新浪微博已屏蔽):修宪这种事情,一般是为了增进人民的自由,限制公权力,反过来干的,还真少见,没想到竟然让我们遇到了,真是波澜壮阔的时代啊。
    
    北京居民方舟子是知名科普作家,他在其推上发声说:两个反对票三个弃权票是谁投的,要好好查查,把没有反映人民群众的一致呼声的异己分子揪出来,也免得以后有很多人争着说是他投的。
    
    凤凰网:代表们请珍惜自己这一票
    
    在两会期间的中国媒体上,敢于发出自己声音的媒体不是几乎而是根本没有。而总部设在香港的中资机构凤凰卫视3月7日发表题为“每一次投票都被历史所凝视”的社评(也被删)说,代表们,“每一次发言、每一回举手要承载民众对国家治理的符号化参与和真实关切。”
    
    这篇社评说:代表的发言,哪怕它“奇葩”,“众生喧哗才是参政议政该有的状态。” 宏大命题既然通过两会的方式诉诸公议,“声音也只有参差百态,才能显现出现代政治治理的本源和真谛。”
    
    这篇被删社评还说:戊戌两会便是一个新的变革的开始,参与其中的每一分子,实应怀有一份大抱负,一种大情怀,一腔大责任。
    
    社评说:代表们就是“你我他,我们就是‘人民’。全国两会的议题并非事不关己,宏观政策的任何一种变化,任何一处修改都与这个国家的人们利益攸关。”
    
    这篇社评最后说:代表们请坚持:“每一次投票,不能因为一时疏忽从众而忘掉表决背后的责任,代表们也请足够努力,记住历史凝视的眼睛。”
    
    “各位代表当以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国家负责的态度,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
    来源:VOA
     (博讯 boxun.com)
42123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 直面最尖銳的
  • 狗尾草的心事
  •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 陆文:肾盂肾炎58
  • 人权高于主权,在难民问题上不那么灵验
  •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 博客最新文章:
  • 藏人主张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 曾节明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 叶国强莫将公民守法厚道视为贪生怕死
  • 槟郎神殿的粽子
  • 藏人主张金正恩能不能在朝鲜复制“新加坡模式”
  • 生命禅院信仰!
  • 东方安澜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六)
  • 陈泱潮末世宣言4:中共在哈弥击多邓战役中的位置和角色
  • 高洪明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 明暗經緯錄民國蘇小妹心得:勿故步自封,莫再教條式共產主義是從,必
  • 中国战略分析滕彪:德性、政治与民主运动——郭粉现象的意蕴
  • 张杰博闻暴风雨Z/中美贸易战:中国掀桌子,老百姓的利益散落一地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Psalm5
  • 张杰博闻暴风雨Z:一场暴雨曝光了整个中国的良心
  • BURMA-缅甸风云缅甸棕榈树前景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82期)
  • 滕彪ExiledintheU.S.,aLawyerWarnsof‘China’sLongArm’
    论坛最新文章:
  • 足球世界杯:全世界热翻天 只有美国冷清清
  • 法国回声报:中美贸易战升级
  • “零容忍”争议扩大 梅拉尼娅非法移民母子分离
  • 蔡英文慰问大阪地震灾情 台愿提供日本援助
  • 日本大阪发生强烈地震3人死亡
  • 贪腐丑闻缠身 中船重工负责改建设计航母
  • 港铁又爆一豆腐渣丑闻 车站施工地盘恐倒塌
  • 中国海军水雷战考核陈旧 赶美“吃力”
  • “阿奎里厄斯”号救援船抵西班牙港口
  • 希腊与马其顿就马其顿国名更改签署协议
  • 塔利班拒绝延长停火 阿富汗东部再传炸弹
  • 法南一持刀女高喊“真主至大”行凶 2人受伤
  • 阿富汗东部自杀袭击再起造成18人死亡
  • 美韩或于本周宣布停止联合军演 韩将独演
  • 德情报局疑长年窃听奥地利 奥要德做解释
  • “水瓶座号”事件暴露欧洲难民危机远未结束
  • 特金会后安全改观 贸易壁垒加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