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许茹:最高院法官48岁猝逝 过劳死只是表象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13日 转载)
    
    据大陆澎湃新闻1月11日的报导,其从中共最高法院多名工作人员处获悉,最高法刑事审判第三庭原审判长王锋永因病于1月9日2时在北京去世,时年48岁。据报,其前一晚还在审理案件。最高法官网显示,王锋永是在2010年2月获任最高法刑三庭审判员的,该庭主要负责所辖地区普通刑事案件的覆核及有关审判指导工作。2017年6月,他还位列最高法公布的367首批入额法官人选中。
    

    另据西北政法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西北政法大学〞11日当天发表的一篇悼念文章,提到了王锋永过往的一些经历,〝自西北政法大学毕业后分回甘肃老家某市法院工作,后上研究生、经考试遴选到广东高院、再到最高院刑事审判庭,期间的辛苦与不易,难以言说〞。文章透露,王锋永是〝因工作劳累过度,引发心脏病去世〞的。
    
    年富力强的王锋永的猝然离世无疑给其父母、妻儿留下来了深深的伤痛,但他真的是因为工作劳累过度而离世的吗?按照中国人的说法,凡事都有因果,善恶有报是天理,其过劳死极有可能是表象,背后有着更深层的原因。
    
    海外明慧网2011年曾披露一则消息,甘肃原高台电力局职工、法轮功学员申世勇在1999年7月中共掀起迫害法轮功的狂涛后,遭受了被非法关押、解除劳动合同、劳教、判刑等迫害。2002年10月,他被高台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他出无罪上诉,被张掖市中级法院驳回,而当时在张掖市中级法院的王锋永正是该案的审判长。
    
    显然,在王锋永担任各级法官的这些年中,不可能不接触法轮功案件,而他的选择是什么,从申世勇案件可以看出,即充当中共的打手,歪曲、滥用法律条文,以罗织诬陷的手段,陷害无辜民众,而这样的人在中共专政机器中并不少见。这十几年中病亡、出意外、被捕的中共公检法司系统人员绝不在少数,而这在相信因果报应的中国人眼中就是报应使然。如下是明慧网列举的这些年中遭到报应的法官名录:
    
    陈援朝,全国第一个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法官(海南海口市),他因此被记所谓的〝二等功〞。两年后,即2003年9月,陈援朝身患肺癌,在万箭穿心般的煎熬中死去,时年51岁。
    
    原全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12年、15年,2002年6月发现肝癌,后转为骨癌,三个月后即死亡,年仅40多岁。
    
    李要兵,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刑事审判庭正科级审判员。2009年4月参与非法审理与法轮功学员相关的案件,此迫害案被中共当局树为〝洪山模式〞,在武汉市法院系统内〝推广〞。两个月后,李要兵突然倒地身亡,年仅49岁。
    
    汪竞业,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冤判法轮功学员至少17人,并称〝要跟共产党奋斗到底。〞后他在钓鱼时被鱼〝钓〞入河底溺亡,年约48岁。
    
    杨东升、朱新政、陈东洋,河南鲁山县法院法官,至少非法判了9位法轮功学员重刑。2011年8月,鲁山县法院载有8个庭长及副庭长的警车在高速路发生惨烈车祸,三人当场死亡,其他人不同程度受伤。
    
    常青,河南南阳社旗县法院副院长,在任期间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孙玉波、老安分别两年、两年半。2004年11月,常青车祸身亡,死时为50岁。
    
    邵波,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法院法官,多次参与非法开庭及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其后他患上严重肾病,多方医治无效于2008年死亡,死时只有44岁。
    
    李士峰,原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法院院长,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于2004年因脑出血死亡。
    
    刘兰祝,原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山区法院院长,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于2004年在海南游玩时突发心肌梗塞死亡。
    
    吴绍良,辽宁省朝阳市北票法院院长,曾秘密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事后不久,在从朝阳乘轿车返回北票的途中与北票市粮食局的车相撞,吴当场被撞死,时年54岁。
    
    刘立丰、蔡银平,分别为湖南郴州安仁县法院院长、副院长,2003年非法重判5名法轮功学员。2005年9月,二人相继死亡,蔡银平暴病死在旅馆,刘立丰遇车祸身亡,时年在40左右。
    
    夏友初,武陵区法院审判庭庭长,多次参与迫害并对法轮功学员判重刑。2011年突发脑溢血,全身瘫痪,神志不清,生不如死,时年62岁。
    
    褚星来,湖北孝感市中级法院前任院长,操纵其手下法官非法对法轮功学员判刑,后得了晚期肺癌。
    
    张辉,长春市中级法院刑事一庭庭长,在非法审判长春2002年3月5日电视插播事件中任审判长,对法轮功学员刘成军非法审判。2006年,张突然脑溢血死亡,年仅46岁。
    
    陆淦成,广东省广宁县法院院长,兼职监视法轮功学员。2003年患鼻喉癌,2005年死亡。
    
    石多英,甘肃永昌县法院院长,曾将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判刑送入监狱。2004年9月在兰州出差时被摩托车撞死,时年48岁。
    
    齐俊禹,山东单县法院副院长,在任法院刑庭庭长期间,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后身患肾癌。
    
    张文,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审判副院长。2009年2月中旬刚参与完对4名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非法判重刑后,突发脑部怪病,在去北京医治途中死亡。其同事柳晔法官,2014年亦因脑出血死亡,时年56岁。另一个同事鄂安福,同样因为脑出血死亡,年仅45岁其死亡前意识到了自己是遭到了报应,向法轮功学员表示了忏悔。
    
    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不少,而这些例子都在向世人传递着善恶有报的天理,王锋永之死不过是又增加了一个实例。他们的早逝不仅是中共对他们洗脑的结果,也是他们罔顾良知、法律所造成的。如果他们能守住心中那份善良,能够在中共枉法时选择良知,他们何以得此结果呢?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例子,不应该让中共那些专政机器们警醒吗?难道真的走到了万劫不复的边缘才能意识到吗?
    
    来源:动态网
    
    ` (博讯 boxun.com)
19320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及幕僚群,整個思想的形成期是中國歷
  • TheUnitedNations,China,andHumanRights
  • 厉害了,我的国—有感于我的日本行
  •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苹果日报严家祺谈中国深化金融改革
  • 严家祺: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金融风暴十年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 谢选骏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 滕彪美中媒体战?中国在美两大官媒被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
  • 李芳敏1440004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在他的一切思想
  • 谢选骏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 苏明张健评论习政权是中国人和世界消灭的对象
  • 徐永海耶稣才是唯一真理能使我们得真自由——2018-9-14圣爱团契
  • 严家祺达赖喇嘛全球大联盟与世界联邦制
  • 东海一枭杂时代微论四则
  • 张杰博闻一餐吃掉的四十万元很无耻吗?为什么迪拜王子比习近平高尚
  • 藏人主张美中贸易战:中国“有心无力”的反击与顾虑
  • 中国战略分析丛日云:精英民主、大众民主到民粹化民主——论西方民主的
  • 槟郎宗教市场的吆喝
  • 谢选骏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 徐永海表象能力十分优秀的孩子不应当被埋没
  • 谢选骏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论坛最新文章:
  • 独派定选前一个月向蔡英文示威要求「独立公投,正名入联」
  • 惠誉国际:特朗普政府保护主义已显著影响世界经济增长
  • 安倍访美将面临来自特朗普的巨大压力
  • 美日即将举行第二轮贸易谈判 日本寻求双赢结果
  • 法国学者:第三次文金会未有实质性进展
  • 法国女导演忆中国文革
  • 杭州保姆纵火案罪犯被执死刑 刑前亲属明确不会见
  • 俄:美国每对俄新制裁 都意味着完全没得到其想要结果
  • 谷歌曾考虑修改搜索引擎抗击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
  • 面对与美国贸易战 中国发布意见刺激居民消费潜能
  • 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因病去世
  • 法国葡萄酒销售继续全球领跑
  • 美国将对中国军委装备部及部长制裁 中国强烈愤慨
  • 欧盟警告脸书 改善消费者条款否则恐挨罚
  • 菲律宾国防部长出访美国
  • 特朗普视察飓风佛罗伦斯过后的灾情
  • 美议员讥李克强“光说不练”记者会上与中国记者交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