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许茹:最高院法官48岁猝逝 过劳死只是表象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13日 转载)
    
    据大陆澎湃新闻1月11日的报导,其从中共最高法院多名工作人员处获悉,最高法刑事审判第三庭原审判长王锋永因病于1月9日2时在北京去世,时年48岁。据报,其前一晚还在审理案件。最高法官网显示,王锋永是在2010年2月获任最高法刑三庭审判员的,该庭主要负责所辖地区普通刑事案件的覆核及有关审判指导工作。2017年6月,他还位列最高法公布的367首批入额法官人选中。
    

    另据西北政法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西北政法大学〞11日当天发表的一篇悼念文章,提到了王锋永过往的一些经历,〝自西北政法大学毕业后分回甘肃老家某市法院工作,后上研究生、经考试遴选到广东高院、再到最高院刑事审判庭,期间的辛苦与不易,难以言说〞。文章透露,王锋永是〝因工作劳累过度,引发心脏病去世〞的。
    
    年富力强的王锋永的猝然离世无疑给其父母、妻儿留下来了深深的伤痛,但他真的是因为工作劳累过度而离世的吗?按照中国人的说法,凡事都有因果,善恶有报是天理,其过劳死极有可能是表象,背后有着更深层的原因。
    
    海外明慧网2011年曾披露一则消息,甘肃原高台电力局职工、法轮功学员申世勇在1999年7月中共掀起迫害法轮功的狂涛后,遭受了被非法关押、解除劳动合同、劳教、判刑等迫害。2002年10月,他被高台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他出无罪上诉,被张掖市中级法院驳回,而当时在张掖市中级法院的王锋永正是该案的审判长。
    
    显然,在王锋永担任各级法官的这些年中,不可能不接触法轮功案件,而他的选择是什么,从申世勇案件可以看出,即充当中共的打手,歪曲、滥用法律条文,以罗织诬陷的手段,陷害无辜民众,而这样的人在中共专政机器中并不少见。这十几年中病亡、出意外、被捕的中共公检法司系统人员绝不在少数,而这在相信因果报应的中国人眼中就是报应使然。如下是明慧网列举的这些年中遭到报应的法官名录:
    
    陈援朝,全国第一个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法官(海南海口市),他因此被记所谓的〝二等功〞。两年后,即2003年9月,陈援朝身患肺癌,在万箭穿心般的煎熬中死去,时年51岁。
    
    原全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12年、15年,2002年6月发现肝癌,后转为骨癌,三个月后即死亡,年仅40多岁。
    
    李要兵,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刑事审判庭正科级审判员。2009年4月参与非法审理与法轮功学员相关的案件,此迫害案被中共当局树为〝洪山模式〞,在武汉市法院系统内〝推广〞。两个月后,李要兵突然倒地身亡,年仅49岁。
    
    汪竞业,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冤判法轮功学员至少17人,并称〝要跟共产党奋斗到底。〞后他在钓鱼时被鱼〝钓〞入河底溺亡,年约48岁。
    
    杨东升、朱新政、陈东洋,河南鲁山县法院法官,至少非法判了9位法轮功学员重刑。2011年8月,鲁山县法院载有8个庭长及副庭长的警车在高速路发生惨烈车祸,三人当场死亡,其他人不同程度受伤。
    
    常青,河南南阳社旗县法院副院长,在任期间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孙玉波、老安分别两年、两年半。2004年11月,常青车祸身亡,死时为50岁。
    
    邵波,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法院法官,多次参与非法开庭及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其后他患上严重肾病,多方医治无效于2008年死亡,死时只有44岁。
    
    李士峰,原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法院院长,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于2004年因脑出血死亡。
    
    刘兰祝,原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山区法院院长,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于2004年在海南游玩时突发心肌梗塞死亡。
    
    吴绍良,辽宁省朝阳市北票法院院长,曾秘密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事后不久,在从朝阳乘轿车返回北票的途中与北票市粮食局的车相撞,吴当场被撞死,时年54岁。
    
    刘立丰、蔡银平,分别为湖南郴州安仁县法院院长、副院长,2003年非法重判5名法轮功学员。2005年9月,二人相继死亡,蔡银平暴病死在旅馆,刘立丰遇车祸身亡,时年在40左右。
    
    夏友初,武陵区法院审判庭庭长,多次参与迫害并对法轮功学员判重刑。2011年突发脑溢血,全身瘫痪,神志不清,生不如死,时年62岁。
    
    褚星来,湖北孝感市中级法院前任院长,操纵其手下法官非法对法轮功学员判刑,后得了晚期肺癌。
    
    张辉,长春市中级法院刑事一庭庭长,在非法审判长春2002年3月5日电视插播事件中任审判长,对法轮功学员刘成军非法审判。2006年,张突然脑溢血死亡,年仅46岁。
    
    陆淦成,广东省广宁县法院院长,兼职监视法轮功学员。2003年患鼻喉癌,2005年死亡。
    
    石多英,甘肃永昌县法院院长,曾将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判刑送入监狱。2004年9月在兰州出差时被摩托车撞死,时年48岁。
    
    齐俊禹,山东单县法院副院长,在任法院刑庭庭长期间,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后身患肾癌。
    
    张文,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审判副院长。2009年2月中旬刚参与完对4名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非法判重刑后,突发脑部怪病,在去北京医治途中死亡。其同事柳晔法官,2014年亦因脑出血死亡,时年56岁。另一个同事鄂安福,同样因为脑出血死亡,年仅45岁其死亡前意识到了自己是遭到了报应,向法轮功学员表示了忏悔。
    
    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不少,而这些例子都在向世人传递着善恶有报的天理,王锋永之死不过是又增加了一个实例。他们的早逝不仅是中共对他们洗脑的结果,也是他们罔顾良知、法律所造成的。如果他们能守住心中那份善良,能够在中共枉法时选择良知,他们何以得此结果呢?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例子,不应该让中共那些专政机器们警醒吗?难道真的走到了万劫不复的边缘才能意识到吗?
    
    来源:动态网
    
    ` (博讯 boxun.com)
19320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七
  •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 龙舟赛礼赞
  • 關於面子文化
  • 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 端传媒滕彪专访:一个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 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 评传承红色基因及妄议党的领导
  •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 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 神殿的粽子
  • 金正恩能不能在朝鲜复制“新加坡模式”
  • 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 ExiledintheU.S.,aLawyerWarnsof‘China’sLongArm’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战略分析郑宇硕王天成:香港对民主的渴望:三周年之后谈“占中运动
  • 谢选骏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 陈维健黑烟滚滚的航母
  • 谢选骏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 徐永海科学可以帮助我们知道为什么要信耶稣的名——2018-6-15圣
  • 藏人主张智商测试:人类真的越来越笨了吗?
  • 金光鸿回归传统的国际法,回归正义
  • 谢选骏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致世界民主文明国家:不能轻信中国政党任何谎言承诺
  • 璋㈤夐獜鏂囬泦鏂伴椈绠″埗浜嬩笟钃媰鍙戝睍
  • 高洪明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苦苦思念他们。没有他们,我无法感到完整无
  • 高洪明支持中朝建立正常邻国关系,反对建立党国关系
  • 张杰博闻嘲笑为民生和社会热点发声的人使中国变得越来越坏
  • 谢选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 李芳敏1440005狂傲的人不能在你眼前站立,你恨惡所有作惡的人。Psalm
  • 谢选骏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论坛最新文章:
  • 特朗普指北京祭出报复措施显示无意改变不公平做法
  • 欧盟酝酿建境外平台 甄别难民身份
  • 10万只小龙虾远征世界杯遍找不着疑是官媒做假
  • 白宫贸易鹰派当道深信中国将输得更多
  • 美国脱口秀讽习近平 中国微博讨论被删
  • 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的难度有多大?
  • 新华社为何公布金正恩访华信息?
  • 金正恩三度到访,寻求共产党老大哥支持
  • 习近平强调中朝两党关系 金正恩在中美间走平衡木
  • 特朗普下令成立太空军
  • 自认香港人身份创10年新高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者持续最低
  • “捍卫人类共同利益”: 中国发明对美贸易战大口号
  • 杀害巴黎华人两嫌犯分别被判10年、4年徒刑
  • 将非法移民儿童与母亲分离遭谴责 特朗普毫不退让
  • 金正恩访中 朝鲜或为美中贸易战棋子
  • 美国正式宣布要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 “零容忍政策”激起愤怒 特朗普政府为其辩护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