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看20万人离开北京:一切归零,如梦初醒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30日 转载)
    来源:张天天
    
    网上的相关报道,正像事件中被拆除的房屋一样,删减得七零八落。即使狡兔三窟,依旧躲不过猎人处处布下的机关。
    
    正当我们沉浸在愤怒、难过、绝望纺织而成的巨大情绪里时,当朋友圈里的各种呐喊、评论消失不见时,旋涡中心的人们或许根本就来不及悲伤,他们需要为下一晚的住宿、下一年的工作出路付诸身心。
    
    媒体镜头下的模样,是他们其中的一面,我们从短视频平台中看到的模样,又是这个群体他们的另一面。
    
    昨天,朋友圈里快速传播的文章里包括一篇《我在快手,看二十万人离开北京》。我打开快手的时候,说实话,只看到了20万人里仅有星星点点的人在这留下了他们搬离的痕迹。
    
    

    一位名为潘哥的快手用户,3天前在其主页上晒出了第一个相关短视频,俯瞰视角下的画面,拎着大包小包行李的身影塞满街道。“北京开始清理外地人了”红纸白字悬浮于视频之上,下面有人留言“不能吧”,潘哥回“真的”。然后就是今天,在间隔两个小时的时间内,潘哥发了两个相同的视频,写着“说拆就拆,临时通知所有东西要搬出来,时间太紧张只能在外面甩货了”,背景是捆绑成一摞一摞的带有鞋盒的鞋子,以及散落满地的被单,不远处,摆着几个蔬菜水果摊位。地点为小红门鸿博家园。
    
    

    上午10点左右,刘波发布了一张照片,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子被扔到了洗手间,“拆床就拆床嘛!居然把我们被子扔厕所里去,让我们晚上住哪里。盖什么。北京好伤心。哎真不知道哪些人是怎么想的。难到你就没有打个工。”从他往常的动态里,我猜测他或许是个小餐馆里的厨师或学徒,日子过得琐碎而快乐。
    
    

    朱兵的个人页面最新的作品拍摄于早上9点,疾驶的出租车窗外,破败凌乱的砖石瓦楞如一帧帧电影画面闪过,与车里动感十足的音乐互为映照。有评论写到“你自己都说有3、20万人没地住了!这些人都是从事低端产业的,我没有贬低的意思!你想想这么多人竞争,你们的生活和工资水准能好吗?走一部分人,少一下竞争,你们的生活可能会好些!”朱兵答道“我想的比较简单、大家有地住有饭吃、就可以了”。
    
    

    又有人在下面写“北京以后就是空城”。
    
    “又(有)能力者的地方”朱兵说。
    
    另一个人接道,“有本事有能力的人多的是,不会空城的,走的都是没能力没本事的,你放心走吧!北京空城不空车(城)和你没啥关系!哈哈”。
    
    其他,我看到最多的画面,都是熙攘热闹的北京站。不知道,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有多少人是揣着向往刚踏上这片土地,又有多少人掂着破碎的梦想离开。
    
    一切归零,如梦初醒。
    
    互联网确实给人提供了便利,即使被冠以DD人口的群体也能在类似快手上进行他们的表达与信息输出。不过,与我们感知到的舆论撕裂相比,他们的大多声音只禁锢在自有的圈子里,并没有多少人关注,大部分短视频的播放量在几百不等,最高的为两千多。能破壁传播出来的更少。
    
    所以,在这种传播屏障下,我在想,朋友圈里KOL的呐喊又有多少能散播到这群当事人的区间里呢?我们接力转发的救助信息是否能被他们接收到呢?
    
    我看到过太多类似的悲剧结局,忍辱负重,得过且过,所谓的阶层固化,不光是金钱权力的较量,还有话语权的博弈,他们除了手无寸铁,还是一群失声的人。
    
    摇旗呐喊、争辩的KOL们当然值得称赞。只是,就像一些观点所言,说如果不是因为触及到了拥有话语权的那部分人、中产阶级人群的痛点,这件事情还能发酵到现在的状态吗?答案很大可能会让人失望,如维信公众号“mihoo桑”所说,大部分的中国人都奉行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大火烧不进自己的防盗门,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在这次事件里,我听到有名校毕业年收入60万的人房子被拆的故事,我听到有住着二环每月一万左右房租的音乐人被赶出房子的故事,以及从事着各种高端工作的群体无家可归的故事,因为相同的遭遇,成了低字辈人口里的一部分。
    
    对所有流离失所的人而言,这怎么样都是不幸的事情。但对于那些真正什么也没有的外来务工人员,似乎又是一种幸事,因为大家同命相连,本来未拥有任何话语权的他们,才得以靠着拥有话语权的人有了发声、以及被关注的机会。
    
    看20万人离开北京:一切归零,如梦初醒


    
    说来说去,拥有话语权的也许比没有的人好一点,但仔细想想,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
    
    没有话语权的人来不及悲哀,可拥有话语权的悲哀,也没能逃过消失殆尽的宿命。摆在一起,大家半斤八两,都不是什么高端人口。
    
    接着,过一段时间,当新的焦点来临,占据人们的注意力时,不知还会有谁记得2017年的这个冬天。
    
    *文中所出现的人物皆为化名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816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清理低端人口之后 北京的快递外卖都慢了
·北京赶人地图曝光 上万低端人口流离失所 (图)
·高招!北京城里官多为患 疏解人口官先走 (图)
·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 智障院舍也得搬 (图)
·北京清除低端人口 美杂志编辑也被撵走 (图)
·陪徐才厚看完话剧 张阳升官进北京 (图)
·北京知识分子觉醒!群起抗暴政 (图)
·“红黄蓝教育”股票:北京警方报平安 纽约股市强反弹 (图)
·被驱赶的“低端人口”:北京难觅住处 (图)
·逃离北京,留下什么样的背影?
·北京再传幼儿遭针刺 鉴定是干性湿疹 (图)
·北京排华!暴力驱赶“低端人口”27日最新:砸汽车 (图)
·北京19死火灾后铁腕赶外地人 书记改口
·北京:驱赶低端人口毫无根据且不是目标 (图)
·北京明确要求:建幼儿园、家长、督学信息反馈渠道
·清理“底端人口”舆论沸腾 北京官方放软姿态
·北京大火系电线故障 屋主等20人被捕 (图)
·北京大火 市委书记蔡奇微信发文平众怒 (图)
·北京大火:市委书记蔡奇微信发文平众怒 (图)
·709王宇律师找北京市司法局“协商”恢复执业 (图)
·遇罗文:北京大兴屠杀事件的背景
·珍贵史料:北京民主墙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镜头网址
·毛澤杔進了北京後不敢去哪兩個地方 (图)
·鲜为人知:8964清晨 28集团军与北京市民携手抗暴
·北京“洋造反派”李敦白的文革50年反思
·解密文件:冷战时美国对苏核打击目标曾包括北京 (图)
·59年前,北京曾邀蒋介石回乡看看
·记者手记:赛珍珠:受南京和北京冷落的“中国人” (图)
·北京与上海: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双城记
·解密时刻:出使北京秘闻 (图)
·华国锋最后的遗憾:没能看上北京奥运
·文革最高潮:北京的“小混蛋”之死
·北京建国门血案:军人持步枪扫射行人 (图)
·金汕:一位北京老红卫兵回忆文革砸全聚德
·东德恋人投奔西德:去北京翻越柏林墙! (图)
·文革中北京大学部分教授死亡名单
·刘东:毛泽东把北京大学变成了野鸡大学
·揭秘华国锋最后遗憾:没看上北京奥运 (图)
·揭秘文革北京大院干部子弟 逍遥派们
·89年6月1-10日北京军队镇压处决人员统计 (图)
·北京开这会意义非凡!竟然要统战全世界 /占豪 (图)
·高洪明:北京西红门火灾无情,官方迫迁北漂更无情!
·海逾舟:北京切除:京林公寓最后一夜,最后一人 (图)
·高洪明:以北漂为壑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政策不得人心!
·为什么北京驱离“低端人口”引举世公愤 /北木观察
·北京这回彻底傻眼 看人家上海悄悄清理 (图)
·解决北京民工居住安全问题的两把钥匙/汉评
·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陈维健
·高洪明:北京也应须建成北漂一族宜居之都!
·北京终于折叠 中产标配幼儿园就是红黄蓝 (图)
·北京以后,苏州红黄蓝幼儿园新发现:女老师为什么买壮阳药? (图)
·北京市大兴区火灾可能是北京市委派人放的火
·高洪明:北京垃圾分类名不副实,利国利民仍需努力!
·商鞅变法与北京反腐/北木观察
·十月革命百年:今天的布尔什维克在北京
·北京再粉饰迎19大 外媒聚焦如何开启习时代 (图)
·余杰:从光州到北京有多远?
·回声报:19大迫近北京扩大对网络的管控范围 (图)
·笑蜀:北洋时期改变时代的北京街头三把火 (图)
·对付郭文贵:北京准备了三套方案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