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晓波过世 友人吁国际救出刘霞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13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患肝癌,13日过世,他们夫妻的友人呼吁「把(刘晓波妻子)刘霞救出去」。图为中国大陆异议人士胡佳。(档岸照片共同社提供)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患肝癌,13日过世,他们夫妻的友人呼吁「把(刘晓波妻子)刘霞救出去」。图为中国大陆异议人士胡佳。(档岸照片共同社提供)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患肝癌,13日过世,未能达成「死在西方」的心愿。他们夫妻的友人贝岭呼吁「把(刘晓波妻子)刘霞救出去」,虽然他认为大陆当局不会轻易让刘霞离开。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长贝岭是刘霞多年的友人,2014年为她编选并出版「刘霞诗选」一书。今年4月贝岭最后一次与刘霞通电话,此后电话就接不通,刘霞当时可能已被转至渖阳等候与刘晓波见面。
    
    贝岭说,刘霞患有重度忧鬱症,他担心刘霞在丈夫过世后,要面对后事以及全世界对此事的关注,身心能否承受得住。
    
    贝岭认为,刘晓波的后事可能产生巨大的不测,中方或许因此不敢放刘霞出去,要到半年后,中方觉得事情平息了,刘霞才可能离开。但即使如此,他们也会扣住刘晖,刘晖成了刘霞不能畅所欲言的人质。
    
    因为刘晓波的缘故,刘晖2013年以诈骗罪被判11年。尔后刘霞以不再对外发布她和刘晓波的情况,换取了刘晖的假释。刘晖随时可能被取消假释。
    
    根据流亡德国的作家廖亦武日前披露刘霞4月的手写信,证实刘晓波愿意有机会跟刘霞和刘霞的弟弟刘晖一起离开,当时刘霞在信中说「我厌恶我的生活我渴望逃离」。刘霞希望能够到德国。
    
    贝岭2014年就呼吁外界营救刘霞,他说,刘霞多年来一直处在丈夫常年在监狱所造成持续的沮丧、自责、痛苦和无助之中。
    
    现在,刘晓波过世,贝岭再次呼吁把刘霞救出去,并寄望国际民间社会的力量能促使他们的政府产生行动,特别是当今对中国大陆还有作用的德国、欧盟和美国。他并认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缅甸实际领袖翁山苏姬等人都应该为此发声。1060713
    来源:中央社 (博讯 boxun.com)
33723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至死都被中国官方置若罔闻 (图)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生平 (图)
·刘晓波死后再受侮辱由沈阳司法局证实死讯
·刘晓波今天病逝 (图)
·刘晓波病逝:自由的探路者,专制主义的囚徒 (图)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严密隔离中去世 (图)
·刘霞仍希望刘晓波到国外治疗
·近友悲说刘晓波午时又进入弥留状态 (图)
·上海民众上街举牌 “让刘晓波出国就医”
·白宫担忧刘晓波 促北京准自由选择治疗 (图)
·最后时刻 当局仍拒绝刘晓波出国治疗 (图)
·美国会关注刘晓波病况 (图)
·艾未未:囚禁刘晓波是中国政府及国际社会的耻辱
·医院称刘晓波病危呼吸衰竭 家属拒绝气管插管 (图)
·华府吁京放人 邀刘晓波来美治疗
·救治刘晓波的中医大附属医院官网爆棚了吗? (图)
·官方称已下刘晓波病危通知书但家人拒绝呼吸插管 (图)
·沈阳医院公告 刘晓波“病情垂危”
·刘晓波病情稍好转 美吁连带释放维权律师 (图)
·医院最新通报:刘晓波肝功能进一步恶化
·刘晓波逝世:《刘晓波颂歌》/王澄医生
·怕去沈阳看刘晓波 高智晟:所有人的人道处境息息相关
·于建嵘先生一篇关于刘晓波博士的文字,情真意切:永别
·杨明华给习近平主席的第二封公开信:允许刘晓波海外就医 (图)
·刘晓波病重出国就医呼吁被当局驳斥 (图)
·高洪明:刘晓波问题是政治问题,其治疗不得不政治化
·伦敦客:刘晓波或被“国家主权论”屠刀“杀死”在国内
·王超华:病危的刘晓波与中共政权
·长平:当刘晓波在与世隔绝中死去
·高洪明:中国当局难道乐意承担谋杀刘晓波罪名吗?
·陈破空:刘晓波惨淡心愿 中南海何以冷拒
·程凯:刘晓波被谋杀与对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再认识
·高洪明:中国当局高抬贵手,把刘晓波当个P放了行不?
·纽约时报记者赞刘晓波:这个世界的老师 (图)
·公刘:向刘晓波致敬!他是民主的典范,爱的典范
·高洪明:还刘晓波身心自由才是他战胜病魔的内在力量!
·就刘晓波依然希望出国治疗的廖亦武今日信函
·高洪明:强烈要求中国当局礼送刘晓波出国治疗!
·陈光诚:自由的人民应该为刘晓波的自由大声疾呼 (图)
·习近平访德送熊猫而人权组织要刘晓波 (图)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