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68岁农民工4年没拿到工资 讨薪被打住院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16日 转载)
    
    来源:澎湃新闻 
    
    68岁农民工4年没拿到工资 讨薪被打住院
    陈秋生等人打工的工地。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蒋格伟图
    
    68岁农民工4年没拿到工资 讨薪被打住院

    陈秋生等人打工的工地。
    
    68岁的陈秋生是湖南省耒阳市人,他在离家不远的白沙矿区棚户区改造联平新城工地干活已4年了。他说,4年来没有拿到过一分钱工资,2016年2月他到白沙矿区在该工地的项目部讨要工资时,被不明身份的3名社会人员殴打致住院。
    
    2016年12月27日,该工地一名包工头李义(化名)向澎湃新闻表示,陈秋生确实被拖欠了4年工资,他的工地里像陈秋生这样被拖欠工资的高龄农民工有60余人,“我也想尽了办法。”
    
    李义说,之所以造成数年的工资拖欠,自己管理上确实存在一定问题,但主要问题是这个项目存在“围标、层层转包、挂靠”等行业潜规则,导致承包价格太低而出现长期欠薪的局面。目前,他已就项目涉嫌围标的情况,分别向湖南省和耒阳市住建部门实名举报。
    
    耒阳市相关部门表示,李义所说的“层层转包”并没有确凿依据,举报人并非李义本人,他也没有提供内部协议与结款单据等证据。
    
    耒阳市负责协调该项目的副县级领导梁瑞池则表示,据他所知,该项目存在欠薪,是包工头李义与中标建筑公司的矛盾导致,欠薪的农民工应该找李义或建筑公司。
    
    2017年1月13日,陈秋生等人向澎湃新闻证实,他们的工钱仍然没有着落。

    讨薪后在工地被殴入院
    
    陈秋生是湖南省衡阳下辖的耒阳市肥田乡人,他说,2012年5月,自己经同乡介绍,来到离家20多公里远的白沙矿区棚户区改造联平新城工地,此后一直在该工地为包工头李义做“小工”。
    
    工地上的和水泥、拉水泥、担砖等杂活,陈秋生都干过。他说,李义最初承诺给其每月工资1300元,每天工作八小时,包吃住。但迄今为止,他没拿到过一分工钱,4年累计被拖欠的工资达3万余元。
    
    据陈秋生介绍,欠薪是因为甲方湘媒集团下属的白沙实业公司拖欠了包工头李义款项,所以才导致李义给自己发不出工钱。(甲方具体是谁?)去年2月,他曾询问李义怎么样才能讨回被欠的工资,李义建议他直接去找甲方。随后,找甲方讨要工资的陈秋生不仅遭到拒绝,还在工地上被三名社会人员殴打入院。
    
    提及讨薪被打一事,陈秋生的心情有些激动,他将自己的帽子摘下,露出满头银发,其左脑头皮前方有一道明显的凹痕。
    
    陈秋生说,这道凹痕就是在被打时留下的,被打受伤后,他曾在耒阳市第三人民医院住院半个月,共花了近3万元医药费,李义为其支付了大部分医药费外,自己也承担了部分,“当时报了案,但警方在医院询问了相关情况后,一直没有抓到凶手。”不过,陈秋生说,单据和病历已在工地多次搬家过程中遗失。
    
    68岁农民工4年没拿到工资 讨薪被打住院

    陈秋生工地上此前住过的场所。
    
    4年来,陈秋生一直在工地食堂吃饭,但住的地方并不固定。他说,在房子主体开建前,他们住在简易的帐篷里,房子建起后则搬到在建的房子。
    
    已到腊月,年近七旬的陈秋生鼻子里时不时会冷得流出鼻涕。
    
    他穿着塑胶套鞋,上身穿了4件衣服,除了穿在中间的一件薄毛衣外,其余的三件都是外套,衣服上沾满了灰尘与泥泞。

    拄着棍子行走的高龄农民工
    
    陈秋生膝下有4子女,均在外地打工,家庭条件一般。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陈秋生打了30年零工,深圳、长沙等地都曾留下过他打零工的足迹。他说,干什么活全凭老板吩咐,通常以体力活为主,身体也一直较好。自去年2月被打后,时不时会有头晕、腰疼等症状。
    
    陈秋生身上唯一的电子产品是一块用旧了的电子手表,他说自己没有手机,也不会用,平常就用这手表来知晓时间。现在他和子女们已经分家,在家时和老伴住的是1968年建的老屋。
    
    68岁农民工4年没拿到工资 讨薪被打住院

    陈秋生向记者展示身上唯一值钱的电子产品。
    
    对于自己遭欠薪被打一事,陈秋生没有告诉儿女们。他说,最初出来干活的想法就是乘着自己还能干活多赚些钱,这样也能给儿女减轻负担。
    
    老伴曾埋怨陈秋生为何在外打工却拿不到工钱,他无言以对。
    
    2016年12月27日,30多位高龄农民工拉着横幅在陈秋生打工的工地讨薪,其中,64岁的章益生拄着一根棍子佝偻着背,格外显眼。
    
    与陈秋生的硬朗相比,章益生说话时总是弯着身子,侧着脑袋。他说,自己是2015年12月来到李义手下做工的,干的是重体力活,主要负责搅水泥、担转、拖沙子,每天的工作量最少10小时,工钱130元,不包吃。
    
    章益生有两个年近40岁的儿子,均已成家。章益生说,他没有能力给儿子买房,也没有能力供两儿子读书,现在孩子们有孙子要带,负担不轻。虽然自己已年老,但还是想自食其力。
    
    章益生此前也在广东佛山等地打过5年工。常年的积劳,使他患有腰椎盘突出与风湿性关节炎,现在走路需仗着棍子。
    
    因为年过六旬了,章益生很感谢李义给了这份工作。干了这么久的活却没拿到工资,他却认为,这是“国家的项目”,又是大老板出的资,按理说不会拖欠工钱。他向澎湃新闻说,无论如何,他始终相信政府会帮他解决此事。
    
    陈秋生与章益生说,被欠薪期间,他们曾两次前往耒阳市劳动局反映过相关情况,但无结果,此外,他们与李义及该工程项目部并未签订劳动合同。
    
    陈秋生说,其实包工头李义对他们还不错,曾向他们表示自己会贷款将民工的工资补上。

    包工头称遭遇潜规则
    
    据澎湃新闻从耒阳市劳动局和市委宣传部了解,陈秋生和李义口中的项目系耒阳白沙矿区棚户区改造联平新城项目,该项目为湖南省目前最大的棚户区改造项目,项目位于耒阳市规划建设的欧阳海新城,是湖南省煤业集团所属红卫、白山坪、南阳三个矿业公司在耒阳城区集中新建的棚户区改造小区。
    
    2016年12月28日下午,李义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关于欠薪,他在管理上存在一定问题,但主要问题是这个项目存在“围标、层层转包、挂靠”等行业潜规则,导致了他承包的价格太低。
    
    李义说,2012年以来,他先后从白沙棚户区联平新城项目中标单位黄花建设公司、楚湘建设公司、衡州建设公司、顺天建设公司等五家中标单位手中,承包了部分桩基基础和77栋房屋建设工程(因为业主方付款问题,他实际施工了73栋,另外4栋没有施工),成为该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因为是分包到的工程,他是与中标单位发生的合同关系,而与业主方从未直接发生合同关系。
    
    “由于该项目招标单价太低,项目施工条件受限,业主方新增变更工程,不及时付款,且付款(条件)苛刻,合同付款比率失调,导致项目进展艰难,至今虽然完工,但亏损严重。”李义说,自己是与中标单位发生的合同关系,与业主方并未发生合同关系。而业主方在变更和新增项目后,不愿按照合同付款给中标单位,故作为实际施工方的自己也拿不到钱。
    
    李义说,衡州建设、楚湘建设、黄花建设、顺天建设等公司虽然为协议上的中标单位,却不投入资金,这些单位看重的是按工程总造价收取项目挂靠管理费、借款利息、挂证管理人员工资等方面费用。
    
    李义称,他自己找了专业机构湖南中信高新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和湖南中招招标有限公司评估,结果均是业主方尚欠他的工程款约8000万元。

    耒阳官方:该项目一直“撇开”市政府
    
    2016年12月28日,就高龄农民工讨薪问题,耒阳市政府召集包括政府相关负责人、住建局执法大队负责人、白沙公司房地产公司董事长龙济舟等多方,接受澎湃新闻采访。
    
    龙济舟表示,新城项目总共占地为70万平方,共188栋房子,总投资为12亿,其房建投资为6亿元左右,房建工程承包给5家建筑公司,其中楚湘公司104栋,李义挂靠了其中的16栋,李义总共挂靠建设的房屋数量为73栋,仅次于楚湘公司的88栋,为第二多。
    
    龙济舟说,该项目的开工系按照中央下放的2011年5号文件的要求,目前5791套房子已经基本完成,水电气等配套设施完成了工程量的80%。项目的工程款系严格按照合同支付,并没有拖欠。
    
    对于此事,我们有反思,一是建筑公司合同执行不到位,但说他们层层转包没有确凿依据。对于李义挂靠了好几家公司,我对此事知情。”龙济舟说。
    
    耒阳市建设局执法大队负责人章华亮说,目前建设部门并没有对房子进行验收,若甲方(白沙公司)在2016年12月31日交钥匙给职工(交房),属于违法行为。
    
    白沙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红卫煤矿、白山坪煤矿、南阳没看等公司均属湖南省煤业集团子公司,该棚户区改造工程系集团公司交付给白沙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主管修建。
    
    章华亮还说,关于李义曾向建设局举报建筑公司围标一事,举报人并非李义本人,他也没有提供内部协议与结款单据等证据。
    
    耒阳市负责协调该项目的副县级领导梁瑞池表示,如果白沙公司已经支付了工程款,但因为李义与建筑公司的矛盾导致农民工欠薪,那应该主要找李义或建筑公司。李义挂靠三家中标建筑公司总共73栋。李义之前已经拿到5300万元,按工程量算,其总共工程款为6300万元,还有900万元没支付。
    
    针对李义举报的“围标、挂靠”一事,梁瑞池表示,耒阳市政府对这件事情是有一定思路的,这本应按照属地原则管理,如果该项目给耒阳市政府搞,那房子早就移交给老百姓了,但该项目是全省最大的棚改项目,一直“撇开”耒阳市政府,投标“也没怎么把市政府放在眼里”,现在“自己的孩子应该自己抱走”。
    
    梁瑞池说,现在他也很为难,一边是白沙公司这边要求尽快交房,另一边李义等农民工在讨薪。
    
    2016年12月27日,耒阳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对于高龄农民工欠薪的维权存在难度,一方面,建筑行业普遍不给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一旦权益受损,证据难以收集;另外,高龄农民工不在法律保护之列。“我们也在尽力保护农民工利益,即便是高龄农民工,只要来我们这边举报了,我们都会硬着头皮给他们去维权,讨薪,但这种维权,在法律上是很难站得住脚的。”
    
    2017年1月13日,陈秋生等人向澎湃新闻证实,他们的工钱仍然没有到手,这个年难过。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806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南近千教师连日游行讨薪 多人被抓遭行政拘留 (图)
·北京三中院:今年来24人因讨薪纠纷引发命案
·河北一农民为讨薪持刀刺死包工头 一审被判无期
·餐厅老板拖欠工资 13岁女孩无奈讨薪 (图)
·访民追“雷洋案”真相 周秀云讨薪致死案五被延期 (图)
·新闻速递:河北包工头讨薪遭“踢皮球” 当街被殴打 (图)
·河南教师为学生讨薪时坠亡 曾与用工方有肢体冲突 (图)
·农民工悬赏十万元找"欠薪老板" 为讨薪不惜血本 (图)
·青岛讨薪女王传英守孝讨薪第十二天
·青岛天正中广王金生“老赖” 王传英售楼处守孝讨薪, (图)
·衡阳上千教师聚集县政府门前 集体讨薪拉横幅 (图)
·湖南衡阳千余教师讨薪 官方回应“财政好起来再发” (图)
·四川阆中男子政府楼顶拉横幅讨薪 官方介入 (图)
·"双鸭山集体讨薪"多名矿工被抓 (图)
·四川阆中公判8名违法讨薪民工 (图)
·8名讨薪民工挟民警施压市政府 因妨害公务罪获刑
·四川阆中8名讨薪民工被公开审判 曾围堵景区
·阆中举行公判大会 八名违法“讨薪人”被判刑 (图)
·福建厦门数百工人政府讨薪被镇压多人被打伤 (图)
·云南曲靖工头讨薪八年落空 卖肾救工友病重亲人 (图)
·于建嵘:为衡阳县讨薪的教师们呼吁
·BBC:双鸭山矿工讨薪示威的背后是什么? (图)
·两点心:民工何所依——评春节时期的农民工讨薪潮
·两点心:民工何所依——评春节时期的农民工讨薪潮
·余地:从讨薪到纵火:评银川公交纵火案 (图)
·赵缶:女孩为父讨薪成烈士,在打谁的脸? (图)
·西诺:人人都有麦克风,讨薪命案得公正 (图)
·陈中华:儿子讨薪,母死父伤,警察打人,必须严惩
·赵缶:僧人讨薪,少林寺尴尬了谁? (图)
·江濡山:谁在深化改革进程中搅混水
·农民工讨薪何必拿“贪官”陪绑
·单士兵:讨薪一周内结案应走向制度清理
·评广州警方为百名民工讨薪开道护航 /吴学灿
·宜昌泯灭人性的打击报复讨薪农民坐牢案曝光
·禁止农民工上访讨薪是政策歧视
·农民工讨薪为何屡发“以死抗争”?
·欠薪不出警,农民工一讨薪就出警了
·李松林:“活该”的讨薪工人与“最牛信访办主任”
·谁还在“过激讨薪”中不愿清醒/贺成
·广州白云区江百人堵路讨薪/王文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