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遵义会议确立了以谁为首的中央集体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11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遵义会议确立了以谁为首的中央集体

    
    毛泽东和张闻天在一起 资料图
    
    说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后来通常说成对全党全军的领导),这是延安整风时定下的基调,写进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从此成为历史定论。一切党史著作和许多老同志的回忆录,都严格遵守了这一口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此又加以强调和重申。长期以来,使这个问题不只是在学术界,就是在群众中也已成为一种常识。但是只要详加考察,就会看出原来这一论断并不确切,只是一种个人崇拜影响下并不合乎事实的说法。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由于强调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党史研究在摆脱个人崇拜和教条主义束缚上有很大进步,对不少问题进行了拨乱反正,恢复或接近了历史本来面目。遵义会议后党的领导中一个关键性人物张闻天,过去长期受到压制和埋没,二十年来也得到一定研究,并获得显著成就。特别是张培森主编的《张闻天在1935-1938(年谱)》的出版,为研究这段历史提供了翔实可靠的材料,对弄清遵义会议后党的领导问题很有帮助。但是由于以上两个中央决议的约束和长期以来正统说法的影响,对于遵义会议后党的领导问题许多研究仍然是只重复原有结论,即笼统肯定确立了毛泽东对全党全军的领导,而不提论据,不加分析,似乎这已是不成问题的问题,用不着再作分析和论证了。
    
    但是由于研究的深入和更多材料的发现,原来那种笼统提法就显得很难自圆其说。例如至今的许多党史和传记著作,几乎都是在叙述了毛泽东当选政治局常委和分工做了周恩来的助手后,紧接着笔锋一转,就得出结论说,遵义会议“在关键时刻确立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从而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却并不提成为领导的表现和做出这一结论的根据。把另一个常委军事指挥上的助手说成全党全军的领导,实在有点牵强。即使一些有所突破的研究成果和比较客观的著作,在这个问题上也往往自相矛盾。例如一本论述党的六届领袖的书《从陈独秀到毛泽东》,确有一些独到的见解,但却一方面肯定“1935年1月到1937年12月,张闻天既是组织上的最高领导人,也在实际工作中起到‘负总责’的作用”;另一方面前面用的标题却是“一个矛盾的历史现象——名义领袖与实际领袖的分离”,就不但让两个论断相互打架,名义领袖之说还把张闻天置于挂名的总书记向忠发的地位。而且既然毛泽东在博古之后就已是实际领袖,那就只是五届,也谈不上六届了。还有新出版的《在总书记岗位上的张闻天》,对张闻天在这段重要历史时期的作用和贡献,作了比较全面和客观的介绍,但也无法摆脱这个矛盾。在一共四页书里就有这样一些前后矛盾的断语:先说,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开始形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共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紧接着谈到项英会后的来电时又说,“这真是到了十万火急、刻不容缓的地步,而中央最高领导人的更换问题却还没有解决。”等到博古交出了文件挑子,于是得出结论:“从此,张闻天开始了作为在党内‘负总的责任’的党中央核心领导人的重要活动时期。”还补充说,“张闻天当时的思想水平、理论水平、已经达到作为党的总负责人的要求。”又如后面一节用了《拥护毛泽东的领导地位》的标题,讲的内容却是:讨论是否打打鼓新场的会议上否决了毛泽东的意见,同意毛泽东作为成员之一的成立三人军事领导小组的建议,以及会理会议上毛泽东产生对张闻天的长期误会等,就都显得有点文不对题。至于随后说的,“在危难的时候,张闻天总是乐观地对人们说:我们的党经过艰苦曲折的过程,终于找到了正确的领导人,有了毛泽东同志的领导,我们不但能战胜长征路上的危难,而且能够克服今后革命路上的种种困难。”这些话恐怕只能是作者的想象或延安整风后才有的提法,当时大约是不可能发生的。该书既然肯定遵义会议已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那还谈什么张闻天“负总责”和“在总书记岗位上”。博古的总书记本来是完全有职有权的,遵义会议对这个岗位的权限也没有做出特别决定,甚至连暗示都没有,为什么张闻天一接手就变成了挂名的虚位?
    
    应该说,上面提到的这两本书还是近年来所看到的对张闻天写得比较客观、公正、也许更接近实际一些的。它们尚且如此,其他一些相差甚远的书就不用说了。看来,坚守长期以来的这个固定论断,既成了陷于矛盾而无法解决的死结,大概也是难以通过的关口,就是说:都得这样写。
    
    由此可见,关于遵义会议后党的领导问题还应该进一步展开讨论,解决各种疑难,恢复历史真相。其实,现在资料已相当丰富,研究成果也出了很多,问题并不难解决。关键只在于要不要继续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和如何对待已有的结论(包括各种决议、权威言论、以至当事人的反省和各种回忆),是采取“两个凡是”的态度呢,还是要“不惟上,不惟书,只惟实”。如果只能以中央决议和当事人的反省或回忆为准,那1959年庐山会议的案子永远也翻不成,更不用说“文化大革命”了,党提出的思想路线也成了一帋空文,实事求是只不过是并不兑现的口头禅。
    
    实际上,根据现有材料,大概已经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遵义会议并没有确立毛泽东对全党全军的领导,确立的是以张闻天为首的党中央的集体领导。遵义会议及其以后一个时期,毛泽东作为这一集体的一员起了重要作用,但并未成为核心。确立起毛泽东在中央和党内的领导地位,起码也是三四年以后的事,遵义会议连开始过渡都谈不上。会上,只是经张闻天和王稼祥提议,毛泽东当选为政治局常委,从此进入了党的领导核心。但是由于他并未代替博古任总书记(负总责),所以首先在组织上就不能算在新领导集体中为首和成为核心。如果会议情况确实像后来人们所说的那样,大家都拥护毛泽东出来领导,那为什么不推举他接任总书记,反而推举张闻天呢?有一种说法也值得怀疑,即:周恩来在发言中“全力推举毛泽东同志为我党我军领袖”。“他的发言和倡议得到了与会绝大多数同志的积极支持。”如果属实,那会议起码也会推举毛泽东代替周恩来任军委书记,而不是分工只做助手;成立三人军事小组时也会以他为组长,而不会是周恩来。既然连国际顾问都可以让其靠边,总书记都可以更换,改变军事领导首长是更不会有什么困难的,周恩来本人也一定会力辞。然而这一切却都并未出现,可见长期以来流传的那些说法是多么地不可靠。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718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的历史选择:“中共又到了‘遵义会议’历史关头” (图)
·遵义会议后毛泽东首次指挥作战即失利 遭到博古嘲笑 (图)
·遵义会议前毛泽东才只是三把手 协助周恩来指挥红军 (图)
·遵义会议后中央机关遇险 毛泽东周恩来险被活捉 (图)
·历史学者揭遵义会议真相 (图)
·长征揭秘:遵义会议上最瞧不起毛泽东的中央委员(图)
·毛泽东是如何在伟大遵义会议篡权的?
·阿里反腐需要一次“遵义会议”
·挽救中国房地产的“遵义会议”/严峤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曹长青:中共19大的毛二世
  •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 十九大与火葬场
  •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 One-manrule?China'sXiJinpingconsolidatesgriponpower
  •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 越南人与老鼠肉
  •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 新中国与猩中国
  • :在美国的中国人(一)方女士
  • :在美国的中国人(一)方女士
  • 赌博的精神意义
  •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 博客最新文章:
  • 金光鸿“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 谢选骏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 东海一枭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 谢选骏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 邱国权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 谢选骏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48期)
  • 谢选骏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 李芳敏1440004我觀望,看見有狂風從北方颳來,並有一塊閃耀著火燄的很大
  • 张三一言郭文贵造谣造假被揭穿,相关团队已解散
  • 东海一枭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 万古视频【视频】上海访民马志森视频报道:(测试)
  • 谢选骏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 东海一枭雷锋式的好人
  • 谢选骏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 松壑亭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四)
  • 谢选骏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论坛最新文章:
  • 独派不受马德里收回辖权 下步行动秘而不宣
  • 捷克亿万富商巴比斯大选获胜
  • 加泰独派领袖将被解职 西班牙进入治国"盲区"
  • 大权在握后的习近平:政治上取舍中间路线
  • 法媒:麻生太郎又说错话
  • 19大后 中国依旧缺乏宪政、民主自由和人权
  • 卢梭的道德理想:符合自然的单纯与质朴
  • 外媒:中共十九大 国际影响巨大
  • 日本立法大选投票 安倍胜券在握
  • 19大召开 爆料富豪郭文贵社群媒体被禁声
  • 欧盟对华电动自行车启动调查 中方提出警告
  • 强台风或影响日本大选投票率
  • 港美澳百日祭刘晓波 促还刘霞自由
  • 曾俊华当义工被查问 梁振英任董事不追究
  • 中国本年经济总量可达80万亿元人民币
  • 原权支持者遗体被发现 引爆阿根廷社会
  • 传中纪委名单没有王歧山 十九大不入常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