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70后的文革——那些恐怖的童年记忆(上)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27日 转载)
    
    毛泽东发起的“文化大革命”,令中国经历了十年的动荡岁月,关于这场运动,李振盛的照片或许是最完整、最微妙的一份图片记录。


    毛泽东发起的“文化大革命”,令中国经历了十年的动荡岁月,关于这场运动,李振盛的照片或许是最完整、最微妙的一份图片记录。
    
    点击阅读:70后的文革——那些恐怖的童年记忆(下)
    今年4月初,中国传统的“清明节”期间,我从北京回到湖南双峰县的故乡,在为先人扫墓之余,我特意绕道走了一趟多年前儿时上学的小路,意外地发现那里的一些墙上还残存着40年前文革时期的标语,也正是这些标语,把我的思绪带回了40年前那些令人恐惧的日子。
    
    我对儿时清晰而又系统的记忆,始自刚刚踏入校门前夕的时段,那正是1976年——中国的文革运动在农村基层最疯狂也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时候。
    
    1976年初,我刚满4岁不久,因为家庭穷困,加之父亲在村里的小学担任民办教师——那是工作职责和任务与正式教师一样但薪酬却低得多的临时工——我就开始每天跟着父亲到学校去,渐渐成了一个非正式的学生。正是在那条上学路上,我见证了很多至今无法忘记的特别故事。
    
    一  批斗读书人
    记得2月底一个雨天的早晨,我和父亲走进教室不久,同学们在我父亲的指挥下,开始“晨读”——与其说那是一种早晨读书的活动,不如说是早间的政治洗脑时间——大家所诵读的内容,首先就是“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然后就会反复诵读几篇《最高指示》,也就是毛泽东的几段话。
    
    正在同学们高声诵读之际,突然窗户外传来一阵更为高昂的嘈杂声,我和同学们忍不住攀窗往外看,原来是一队人员,押解着一个老人在游行批斗。那个老人头上顶着一只高耸的尖帽,那是一只用纸糊成的、形状类似圣诞帽但没有帽尾的白色怪物,上面写着一行我们看不懂的字。老人的腰躬着,头被两个戴着红袖章的年轻人使劲地往下压,快低到尘埃里了,以至于我们无法看清他的脸。
    
    因为那个时代,我们常常见到有这样的队伍经过,大家都知道那是在批斗“阶级敌人”,所以不觉得惊奇。只是那一次,批斗队伍突然把老人押进了我们学校简陋的礼堂(那实际上就是一间大一点的教室),他们的到来,让整个学校突然就停止了所有的读书声。有老师吹哨子,通知各班师生迅速集合,参加批斗。
    
    七八分钟后,这间礼堂就变得水泄不通。四个“红小兵”迅速搬来四张课桌,临时搭成一个台子,两个带着“红卫兵”袖章、手持梭镖(一种类似于茅的冷兵器)的人,像拎小鸡一样把那个老人架上了批斗台。
    
    这时候,我惊奇地发现,那位老人就是隔壁村一位姓阳的爷爷,他平时没事时,还经常跑我家串门,因为我父亲是读私塾出身,他们俩有时便神秘兮兮地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谈些什么“子曰诗云”。
    
    正当我要叫那位阳爷爷之际,父亲不知啥时出现在我身后,他一把捂住我的嘴巴,把我的脖子拧过去,朝我一个劲使眼色。我明白了,他是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和那位老人相熟。
    
    接下来的批斗,首先是主批人检举揭发,原来,这位阳爷爷因为早年当过私塾先生,一辈子喜爱读些线装书。而文革时期,毛主席号召毁四旧,绝大部分人家里曾经存有的线装书,都被强制收缴,有的烧毁,有的则卖给了做斗笠(一种戴在头上类似于帽子的遮雨工具)的店铺,拆开用来糊斗笠。而就在前一天,有红卫兵发现阳爷爷居然从斗笠店里回购了一套《康熙字典》和几本《诗经》、《战国策》之类(这些书都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经典卷册),于是,他就成了批斗的对象,红卫兵给他扣的罪名是——“反对毛主席号召、复辟封建糟粕”。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那位可怜的老人是如何被当众羞辱的。他首先被要求跪在台上,自己扇自己100个耳光,一边扇,一遍骂自己是“畜生”;扇完耳光后,红卫兵当众用从他家搜出来的书,一页页撕下,用火柴点着,然后去烧老人花白的胡子和本来就不多的头发;等到头发和胡子被烧光,最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那时正是春寒料峭,两个主持批斗的红卫兵在众人的起哄下,突然三下两下就把老人的衣服裤子全扒下,只留下一条内裤,任由老人双手死死抓着不放。看得出来,老人感觉到了极大的没面子,整张脸都胀红了。
    
    “脱掉!脱掉!”旁观者似乎打了鸡血般齐声起哄。两个红卫兵在大家的鼓噪下,一人抓住老人的手,另一个则一把扯下老人的内裤。其实,哪是扯,分明就是撕开了老人最后一点遮羞物。
    
    那一刻,整个世界似乎都宁静下来,旁观者顷刻间陷入寂静,老人则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并用手捂住脸庞,泪水从他的指缝中挤出来。两三秒之后,众人再次哄笑,像是赶上了百年未逢的大喜事。
    
    那一刻,我作为一个孩子,也是第一次看到一个成年人的裸体,特别是他下身皱巴巴的皮肤和一丛黑色的阴毛,让我感到惊奇。我当时不明白的是,大人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在我不解之际,更让人惊愕的事发生了。因为有人顺手捡起黑板旁的教鞭戳了一下老人的阴部,另两个人突然用怪怪地声音喊道——“牵牛!”于是,众人再次坏坏地哄笑起来。
    
    我后来才明白“牵牛”的意思,一个红卫兵,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细细的打底绳,就是那种苎麻制成的细小的绳子,直径大约一毫米,平时用来做鞋子用的。红卫兵把老人按倒在台上,手脚麻利地把老人的阴毛拧成一股,然后用这根绳子绑在一起,再在耷拉着的阴茎上绕缠数圈,于是,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大家强迫老人站起来,一个红卫兵牵着绳子,引着老人往前走,另一个红卫兵则扬着一把竹枝,像农村耕田时驱赶水牛一样,一边抽打,一边把老人赶到学校外的道路上游行示众去了。
    
    我和同学们站在校门口,看着那队人员远去的身影,似有所懂又似乎不解,耳边传来那阵阵远去的批斗声:
    “坚决捍卫伟大领袖毛主席!”
    “打倒臭老九!”
    “知识越多越反动!”······
    晚上回到家,父亲先是紧紧地拴住门,然后带着我爬上小阁楼,小心翼翼地清理出他平时让我在家读的那些线装书,除了《三字经》《增广贤文》《幼学琼林》,还有《论语》《左传》《诗经》《战国策》《资治通鉴》《古文笔法百篇》等约莫三十多本,用麻袋一层层裹好,又用塑料包严,再找几块木板钉实,然后藏到了屋檐下的某个角落。
    
    看着我不解的眼神,父亲叮嘱道:“崽,记住一句话,现在毛主席时代,不喜欢读书人。千万莫对外说我家有线装书。”
    从文革结束以后至少三四年间,父亲依旧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让我背诵经典,但他不把那些书拿出来,而是每次用毛笔写一段让我读,到我能背的时候,再把所写的内容烧掉。
    
    陈杰人,独立时事评论员。
    来源:纽约时报 (博讯 boxun.com)
12621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 刘国凯女装修工--工地札记之六
  • 独往独来郭文贵12-12直播文字版17-12-12
  • 谢选骏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 东海一枭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 槟郎人间森林诗人游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56期)
  • 谢选骏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 陆文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 东海一枭历史由德性决定
  • 郑恩宠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 谢选骏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 藏人主张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 谢选骏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 韩亦言【英译】华涌:想你了,妖精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航海家加巴打破单人帆船环球赛世界纪录
  • 美副总统下周访耶城 阿巴斯吁巴人大游行抗议
  • 一朝鲜“特工”在澳洲被控罪
  • 川普稅改中国有两大应对:行政干预加垄断
  • 法媒是怎么看特朗普换掉美联储主席叶伦?
  • 智利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充满变数
  • 马来西亚选举日近 政党紧张备战
  • 中国产C919第二样机上海试飞成功
  • 印尼大游行抗议特朗普承认耶城为以国首都
  • 智利南部暴雨山崩至少5人死亡15人失踪
  • 智利总统大选二轮投票两名候选人比分接近
  • 工联会失落澳门人大 王晨吁人大团结社会
  • 巴基斯坦奎达市一座教堂遭遇自杀式袭击
  • 引中资 港推同股不同权 小股民保障惹猜疑
  • 《芳华》终上映 网传警方观影观民众反应
  • 希望工程“大眼睛”当选共青团安徽省副书记
  • 美国会两院共和党人就税改法案达成协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