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血肉强拆——从贾敬龙到戈觉平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16日 转载)
    
     纵有万千呼吁,贾敬龙最终难免一死。
    

     2015年2月19日,石家庄人贾敬龙用一把射钉枪近距离射杀了指挥强拆他婚房的村主任兼村支书何建华,以一种决绝的方式将何建华生命注入强拆之中,从此强拆不再是他自己的痛,也成为何建华一家的痛。
    
     我们或许可以找出一千条理由说贾敬龙罪不至死,并以此推进废死当下进行时,但何建华就当死吗?在日渐吹大的房地产泡沫中,在城镇化政策推土机般的隆隆声中,贾敬龙和何建华不过都是最底层激烈碰撞的石子,他们的血肉之躯浇筑在城市的高楼中,变成了房地产开发商和贪官污吏们的家中钞票和境外豪宅。巴拿马运河的水从未因血肉强拆而停止片刻流淌。
    
     当强拆成为官商勾结谋取暴利的捷径时,谁会去关注石子的命运?因此,当贾敬龙的婚房被强拆之后的近两年时间内,他多方奔走却求告无门,整个国家机器、官僚机构面对他的苦痛没有一丝同情,但当他自力抗争,流血五步之后,司法机构的传送带却一刻也不停息地将他送入刑场,以他的死来掩盖所有官僚机构内外利益均沾者的罪与过。
    
     血肉强拆的体制之下,贾敬龙案既非首例,也非个案,更不是终结性的惨痛案例。
    
     一个多月前,苏州人戈觉平拿着江苏省高级法院的驳回申诉通知书找到我,说自己已经感到绝望,他要去找当时指挥强拆他家并将他打伤的街道书记徐建良做个了结。劝解之后加以询问,方知戈觉平有着与贾敬龙几乎相似的遭遇和案情:
    
     戈觉平一家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在苏州城扩建之前,他们属于虎丘区枫桥镇,先是农民,有宅基地;后枫桥镇变成枫桥街道,他们也农转非,变成城镇户口,在宅基地的基础上办了房屋所有权证,建起具有典型的江南农村风格的小别墅,生活富足安逸。2006年,房地产开发商要拆了他们的小别墅,建高楼小区,但拆迁补偿款却难以维持他们现有的生活,于是戈觉平家和房地产开发商一直无法达成拆迁补偿协议。
    
     各种威胁逼迫都不奏效情形之下,2007年1月一天的深夜,拆迁公司用巨大的混凝土块撞击戈觉平的别墅,致使房屋墙体坍塌;2010年7月,戈觉平陆续接到三次恐吓电话,让他小心女儿的命;出于恐惧,一家人不得不于当月22日避祸北京;25日凌晨,房屋被强拆并清场,家产荡然无存,虽警方以“故意毁坏财物罪”立案侦查,却一直没有下文;2010年6月,戈觉平找枫桥街道书记徐建良解决住宿问题,却遭徐建良带头暴打,当时失去知觉;后戈觉平被鉴定为轻伤,加害方没有一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带头动手的徐建良反荣升苏州虎丘区城管局局长;2010年11月26日,走投无路的戈觉平用铁链将自己和汽车锁一起,在中南海西门鸣冤上访,此举引起当地政府重视,公安机关以拆迁责任人丁建新投案自首为由,关押五日后取保候审;2013年,苏州虎丘区认定丁建新故意毁坏财物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驳回戈觉平民事赔偿请求,上诉法院维持原判;从此,戈觉平走上了漫漫的申诉之路······
    
     戈觉平自述,在维权的过程中走过很多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也总会想到和仇家同归于尽,直到遇到王宇和包龙军夫妻。王宇律师一直尽心尽力帮助他,无论通过申诉还是控告的方式,都试图在法律的框架内维护他一家的合法权益;而包龙军,一个法律的爱好者和践行者,当时作为王宇律师的助理一直都给他非常具体入微的支持。可谁知道,去年7月9日,王宇和包龙军夫妇被强迫失踪,后分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帮助他维权了。但是,家被强拆一事,他终究在追寻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
    
     今天上午,贾敬龙被执行死刑;而戈觉平在给我留下委托书之后回到苏州,于11月4日被苏州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妻陆国英则于次日被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从此他们也如他们之前的律师王宇和包龙军一样失去了音讯。
    
     正如我们无法预测贾敬龙的死刑执行命令来得这样匆忙一样,我们也无法预测戈觉平一个行走在正当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道路上的被强拆者也会被认定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恰如一年多前我们无法预测包括王宇、包龙军等律师和维权公民被强迫失踪而无法获得律师会见和法律帮助一样,我们无法预测戈觉平们将会受到怎样的对待和处理,或者说,我们无法预测中国的未来,将被改造成一个监狱和刑场,还是所谓的“法治国家”。
    
    在血肉强拆之下,每个人都不是孤立的个体,贾敬龙、何建华、戈觉平、徐建良、丁建新、王宇、包龙军和许多在有形或无形的监狱中的他们和我们总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相遇,或彼此倾轧、同归于尽,或相互扶助、顽强维权;在血肉强拆之下,中国被房地产所绑架的经济终将因为注入太多生命的牺牲而难逃崩溃的命运;在血肉强拆之下,我们会愈加感受到我们所住的已非人间,拔地而起的高楼在雾霾之下,影影绰绰,是你、我、他和他们的墓地! (博讯 boxun.com)
2009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制日报刊文评贾敬龙案:舆论对司法应保持谦抑
·博讯综合:天下奇冤——贾敬龙终于死在周强的刀下 (图)
·贾敬龙杀人案调查:答应的“婚后再拆”变卦 (图)
·贾敬龙为何“罪该处死” ? 最高法回应 (图)
·抗强拆怒杀村官的贾敬龙今早被执行死刑
·关于贾敬龙死刑复核一案的呼吁书
·中国顶尖法学家律师再呼吁停止贾敬龙死刑 (图)
·探访贾敬龙故意杀人案发地 大年初一命案如何发生
·江平等12位法学教授、律师联名致周强呼救贾敬龙
·传贾敬龙案已下达死刑执行令 魏汝久律师:胡扯 (图)
·抗强拆怒杀村官 高院核准贾敬龙不日将被执行死刑 (图)
·“被贾敬龙射杀村支书”之子当村主任被指世袭 (图)
·贾敬龙还活着!律师提出贾敬龙案裁决中有重大问题 (图)
·访民声援贾敬龙,期待民主转型 (图)
·北京有关贾敬龙死刑案研讨会被迫取消 (图)
·1190公民联署:请求最高院撤销贾敬龙死刑 (图)
·律师伍雷就贾敬龙执行死刑给周强院长的公开信
·贾敬龙案 有转机:周强尚未签发死刑执行令 (图)
·贾敬龙杀人案判死刑 多名教授吁刀下留人 (图)
·贾敬龙死刑最后一日:网民联署745人求刀下留人 (图)
·祭奠英雄贾敬龙 死得其所/王宁 (图)
·首为贾案发起联署的薛仁义 发文悲鸣祭奠贾敬龙 (图)
·章小舟: 专制之恶逼出绝地抗争——评贾敬龙事件
·王才亮律师:关于贾敬龙案所涉拆迁违法的问题
·牟传珩:贾敬龙验证中国法治大喋血
·查建国:舆论挑战司法,贾敬龙不死(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90)
·贾敬龙罪不该死/吴锡
·贾敬龙自辩词:如果不认定我自首就是冤假错案 (图)
·伍雷律师就贾敬龙案致最高院长周强公开信
·高洪明:反对双重标准,免贾敬龙一死!
·独立作家余杰:习近平的被子与贾敬龙的死刑 (图)
·贾敬龙真的不需要那半床被子/张智斌 (图)
·民间学者熊飞骏:贾敬龙是正当防卫和官逼民反
·《讨习檄文》作者彭佩玉:贾敬龙案是滥杀 (图)
·袁耕:关于对贾敬龙自卫杀人被判死刑案紧急呼吁
·刘二狗蛋发文:杀了贾敬龙,还有后来人
·法学专家谈贾敬龙案:不应被判死刑
·刘尔目:贾敬龙死刑是适合每个中国平民的政治案标配
·最高法请刀下留人 联署呼吁撤销贾敬龙死刑
·著名学者张千帆、左春和、贺卫方谈贾敬龙案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