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10日 来稿)
    
    陈风强因土地房屋案上访维权20年,多次被刑拘和非法关押,还曾3次被判刑。
    
    2016年8月10日,陈凤强从广东怀集监狱出狱,这是他第三次因上访坐牢。家属和朋友前往迎接。在此之前,珠海司法局曾到监狱找领导,要求他在刑满后返回珠海,遭陈风强拒绝。
    
    因2014年9月在珠海看守所遭6名警察扭压在地致颈椎受伤,陈风强只得异地诊断就医。
    这次坐牢从2013年开始。当年8月10日,陈风强被珠海警方以涉嫌遗弃罪刑拘。2014年5月7日,珠海金湾区法院开庭审理。2015年3月31日被判刑3年,上诉维持原判。
    
陈凤强悲鸣:公检法就是共产党的一条狗,枉法判我遗弃罪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陈风强说:在一党专政的社会,只要政法委下令,中国的公检法就是共党的一条狗,不,一条疯狗。
    
    “清朝末年四人冤案,尽管在封建吏治也是案惊朝野,千百年广为流传,家喻户晓。而如今所谓太平盛世,珠海市金湾区政法委领导的公检法酿造现代版的千古奇冤,使我千万元资产付之一炬,不仅如此,还被构陷3次冤判入狱,这是什么社会?”陈凤强说。
    
    陈风强告诉媒体:遗弃罪是珠海市金湾区政法委捏造陷害假事实,以三灶镇政府多次打联系陈风强,让其将三名子女接回抚养,但陈一直不接电话。但在庭审质证时,陈风强质问三名证人:你们谁打过我的电话?拨打什么号码?但都说没有打过陈风强电话,也不知道陈的电的电号码。但三灶镇党委委员何伟明,推说是金湾区政法委副书记陆国防打的电话,可是陆国防的笔录证言,是通知三灶镇综治大队打电,而综治大队根本没人打电话给陈风强,又何来拒接电话呢?辩护律师刘晓原,向法院申请,要求防国防出庭对质,但遗弃罪开了5次庭,证人陆国防始终不敢出庭对质。
    
    就这样,在没有人打电话的情况下,又何来遗弃呢?但是,在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法律,合议庭不敢判,最终由审判委员会判决陈风强遗弃罪名成立,真是荒唐?把法律当儿戏,中国公民没有人权,真是悲哀!
    
陈凤强的故事很长很久,沉冤难雪

    
    陈凤强于1989年借款投资100万,购买了位于珠海市三灶管理区的金海岸在建住宅楼,至今13年未交付使用。2003年,他已经购买的房屋(土地),被珠海市金湾区政府再次卖给了珠海市亿邦制药有限公司办厂。陈凤强不仅没有拿到自己的住房(土地),政府也没有给他分文补偿。
    
    根据陈凤强自己介绍:他是伤残军人,在依法维权的过程中,80岁老母亲被也被对方打伤,数次进京,向全国人大、国务院、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反映,均无济于事。
    
    上个世界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珠海西部开发,并成立三灶管理区(珠海政府派出机构,钟华生任区委书记兼区长;以下简称政府),以“借水还油”承诺,对外发行几万地股,涉及几万老百姓。陈风强,就是投资人之一。
    
    政府承诺“借水还油”成空头支票
    
    陈风强,现年57岁,祖籍广东,1984年伤残退伍。
    
    1989年,珠海三灶管理区为了筹集资金进行开发,以兴建居民新村集资地的名义向社会转让土地,并承诺:“今日借君一杯水,明天还你一桶油。”包括西藏除外的所有国内地区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均有民众参与投资,人数达到数万人,总金额超过50亿人民币(也有受害人网上发布信息称为十几亿人民币),陈风强即是其中一位投资者。
    
    当时,陈风强自筹资金近两百万元购买了十一股金海岸居民新村地股,政府与投资者签订了合作开发协议,将投资者已取得的土地交由政府统一开发,投资者将获得原土地上的部分房产。
    
    1993年10月份,陈风强与珠海市三灶区城建指挥部签订协议,约定共同发开建设金海花园南园774、775号地,协议约定陈风强将两块已报建地块交给珠海市三灶区城建指挥部负责开发建设,签订协议后16个月内,陈风强在原地号取得部分铺位面积和住房面积。按照金海岸城区规划要求,金海花园临街建筑一律为八层以上。
    
    协议约定期限内政府违约,没有动工建设。
    
    转让手续抵偿债务 政府将土地改做他用
    
    1998年,陈风强将两股报建地股及相关合作协议权益作为抵偿陈凤明(陈风强胞兄)的借款转给陈凤明,并于1998年3月13日到三灶区建委办理转让过户手续。经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上述两股地的所有人为陈凤明。
    
    陈风强把地股和协议书权益转让给陈凤明后,2000年11月29日,海华小学扩建运动场,需征用陈凤明所承接的774、775号土地。12月18日,陈凤明因期盼已久的合作房产未拿到手,现地块又被征用,不给施工人员进场施工,竭尽其力保护地块,其年迈的母亲和岳母也在现场。
    
    2000年12月5日,三灶区土地规划办公室以书面形式通知陈凤明,对其所有地块进行调整。但由于调整后陈凤明的地块不是并列临街,而是只有一块临街,前后排列,加上合作协议未能兑现和补偿,因此,陈凤明坚决不接受。
    
    2001年6月,香洲区法院(2001)珠香经字第372号民事判决书就陈风强与金海岸金湾居委会经济纠纷案判处陈风强败诉,在申请执行过程中,误将陈凤明所有的土地当做其弟陈风强财产进行查封,使本来就复杂的矛盾更加复杂化,从此,陈凤明持续了三年多的投诉和上访,据陈凤明本人称,他曾两次上北京,六次到广州,到市、区两级次数无法统计。
    
    2004年4月26日,经过金湾区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决定,1、调整临街两块用地给陈凤明,区国土局负责办理手续;2、陈凤明因调地需增加缴交的4万元市政配套费,予以减免。
      
    楼房建好后城管找上门
    
    2004年6月28日开始,陈凤明按照与当地政府转让土地签订的“至少建八层”协议要求,在珠海三灶金海岸建设了一栋8层半的楼房,不料随即却被城管告之只允许其建3层楼,超标部分要强拆。尽管早在2006年8月,珠海市中院已经二审判决市规划局撤销原规划许可,但在该判决出来4个月前,市城管已经把“被超标”的五层楼给强拆了。为索赔这5层楼,当事人开始了新一轮的官司,走上漫漫维权路。
    
     “我太不服气了,整条街都建8层,跟政府签转让签协议时也要求我们至少建8层,怎么规划局突然就缩水成了3层?过了11年,土地应该越来越珍贵,怎么还倒退了?”陈凤明表示,他随后到规划局了解情况,对方却告知,是他自己申报时只要求建3层楼的,“我建房屋申报时明明填写的是8层,怎么到了规划局却成了3层,并导致城管要来强拆我的房子?”
    
    一头雾水的陈凤明随后分别将规划局和城管告上了法庭,并由此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漫漫维权路。而官司也几经波折,起初在金湾法院判决时败诉被驳回。尽管2006年,珠海中院二审判其胜诉,但为时已晚,因为早到4个月前,城管已依据规划局的许可证先行将其楼房强拆了。
      
    城管局胜诉强拆符合法律规定
    
    2008年3月和8月,珠海中院分别审理了陈凤明状告城管局和规划局的官司。法院判决城管局胜诉,理由是珠海市城管局是根据规划局作出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来作出处罚决定的。因此责令其限期拆除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1个月后,在陈凤明与规划局的官司还未有定论前,城管便依据这份判决实施了强拆。这令陈凤明至今耿耿于怀,并成为他持续维权的主要动因。他说,规划局关于其只能建3层楼的行政作为是否合法,是本案的关键,如果没有这个许可证,就不会有后来的纠纷和强拆,但就该规划许可是否违法还未有最终定论前,城管就强拆了自己的房子,在他看来,是打个时间差,让强拆变成既定事实。
    
    陈凤明说,当法院判城管胜诉的二审判决出来前,他曾提出过申请,希望规划局的案子出结果后再审城管的案子,因为如果二审判定规划局败诉,那么城管据此进行强拆就将没有法律依据,但令他感到可惜的是,自己的申请并未得到批准。
    
    规划局败诉规划许可证有瑕疵
    
    珠海市中院在二审中明确表示,陈凤明本人出示的建筑规划审批表复印件,与规划局出示的审批表,填写的时间和字迹都截然不同。规划局出示的审批表上,既无陈凤明本人的签名,也无设计单位情况以及单位盖章,因此规划局无法证明自己提供的审批表是陈凤明本人提交的。此外,规划局作出只允许建3层的规定,也没有证据表明曾向陈凤明送达过,而且陈凤明提交给规划局的施工图上,在容积率、楼层、建筑面积这3项数据上,均被用手写方式改动过,不排除规划局自行填写的可能,规划局原来作出的规划许可证存在瑕疵。
    
    2006年8月,法院据此判定,撤销规划局作出的只允许陈凤明建3层楼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该案一二审受理费用由珠海市规划局承担。判决书同时建议,陈凤明重新提出申请,由规划局根据相关法
     陈凤强医院验伤诊断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释放证明书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判决书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陈凤强和“六四天网”黄琦在一起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9804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凤强给珠海金湾区委书记颁发“死不要脸证”遭报复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China’stophumanrightslawyerinexiletospeakatSaintMicha
  •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
  •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 通缉令下的写作
  •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控诉反共救国报105期:中共挖墓人—杜阳明
  • 宋时雨自由三部曲(三)
  • 万古视频【视频】人人都爱自拍,直播自媒體時代到來
  • 金剑平荒谬的辩证法之二:对立统一规律是逻辑陷阱
  • 宋时雨自由三部曲(二)
  • 维权广场郭文贵首场全球发布会直播在即催生中国反对党破茧而出
  • 李芳敏144000歷代志上1:8含的兒子是古實、埃及、弗和迦南。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东方安澜再说郭文贵
  • 谢选骏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 东海一枭圣贤与盗贼(微集)
  • 谢选骏财新网真的很蠢
  • 逸风我們是否應該為王芳和周小平禱告?
  • 曾节明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 生命禅院寻求生命的最佳支点--《智慧篇》六十六
  • 谢选骏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 郑恩宠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论坛最新文章:
  • 中资背景投资商收购英国芯片开发企业
  • 隆胸又隆鼻 中国女性蜂拥投进美容驻颜术里
  • “刷脸”应用日益广泛 风险有几何?
  • 美商务部长到访北京为特朗普访华铺路
  • 巴黎回顾杰出歌剧女王玛丽亚·卡拉斯
  • 费加罗报:默克尔苦涩的胜利
  • 习近平为什么不来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
  • 阿尔斯通与西门子为何合并
  • 川居民抗议区域调整 被指是恐怖行为要处理
  • 德《世界报》:联盟党刺激了选项党的发展
  • 速度快002自制航母已开始装配雷达系统
  • 携朝核危机凝聚优势 为内政安倍解散议会
  • 默克尔党一清早开会 如何谈判联合执政挑战多
  • 法国:本届内阁全面禁止使用草甘膦除草剂
  • 中国或在2021年前对台湾动武?
  • 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周一举行独立公投
  • 陆央视自揭人民一举一动尽“中国天眼”下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