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维洛:2016年洪涝灾害和水库大坝工程的防洪功能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07日 转载)
    
    作者: 王维洛
    

    江泽民参观黄河三门峡水库,会上念贺敬之诗:“责令李白改诗句,黄河之水手中来”。“江河之水手中来”反映了一个现实:现在中国每条河流上都建造了一座或多座具有防洪等多种功能的水库大坝工程,江河之水皆受人控制,来自人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洪灾不再是自然灾害,而是人为调控失误或者是由于工程失败的人祸。本文将详细分析2016年的四个来自人手的洪水案例。
    
一、“准确“的2016年洪涝预测:中国南北方都可能有较大洪涝灾害

    
    2016年8月22日,巴西里约奥运会在大风大雨中闭幕。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相比,巴西在天气预报和影响天气的科学技术方面远远不如中国。中国的科学家准确地预报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和闭幕时的降雨天气,并用火箭驱散了降雨云层,制造出了一个晴朗万里的天气。但是也有人对中国科学家能准确预测天气的能力报极大的怀疑,如张艺谋在G20文艺晚会的前一天到杭州灵隐寺拜佛求神,希望演出时能有个好天气。一位德国气象学者对预报暴雨的准确性有如下的解释:暴雨将在哪个地方出现,就像一个热锅上摆满了干燥的玉米粒,哪颗玉米粒会先炸,哪颗玉米粒后炸,哪颗玉米粒不炸,无法预报。
    
    2015年底和2016年初,中国科学家发出“准确的2016年洪涝预测”,认为中国南北方都可能出现与1998年相似的大洪涝灾害,特别是2016年4月长江中下游水位已经超过1998年同期水位。此时,中国水利部长陈雷也在多次会议上表示:今年我国气象年景偏差,将从可能出现最不利的情况出发做好应对大灾的准备,有能力有信心战胜今年的洪涝干旱灾害和强台风侵袭。
    
    2016年8月16日,长江水文局完成《2016年长江暴雨洪水分析报告》,宣告2016年大范围的洪涝灾害天气已经结束。事实证明,2016年中国并没有出现类似1998年的大范围的强降雨天气,主要的大江大河也没有出现大洪水。但是2016年中国发生的洪涝灾害依然严重,人员死伤严重,经济损失巨大,不亚于1998年。
    
二、造成2016年巨大洪涝灾害损失的一个主要原因

    
    造成2016年巨大洪涝灾害损失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局部地区出现短期的强降雨,一些中小河流出现洪水。中国抗洪的主要工程设施水库大坝不能发挥预计的防洪效益,无预警、超标准地泄洪,甚至溃坝,造成下游河道溃堤,淹没城区和村庄。请看下面四个实例。
    
    ——江西省水库泄洪、泄洪道溃口、淹没村镇
    ——湖北省水库泄洪、举水河堤溃口、淹武汉部分城区
    ——河北省水库泄洪、邢台市大贤村等被淹
    ——湖北省水库泄洪、汉北河扒口、天门被淹

案例一:江西省水库泄洪、泄洪道溃口、淹没村镇
    
    2016年6月18日江西省北部开始降大雨,昌江流域的河流水位上升。昌江,发源于安徽省祁门县东北部大洪岭,流经江西省景德镇市等地,在鄱阳县姚公渡汇合乐安河,成为鄱江。20日昌江支流滨田河的滨田水库开始泄洪,晚19時20分左右水库泄洪道(滨田河)发生溃决,溃口宽65.7米。水库泄洪洪水淹没了江西省鄱阳县古縣渡鎮的几个村镇,1.3万居民紧急转移。溃坝洪水使2.6万幢农房受淹,61.8万亩农作物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达3.7亿元人民币。
    
    滨田河为昌江的一条下游支流,发源于鄱阳县中部老鸦尖南麓,南流经滨田水库至张家玲汇入昌江。全长30公里,流域面积170平方公里。平均年径流量2.5亿立方米。滨田水库是一座一座以防洪、发电、灌溉、养殖为主要功能的大(二)型水库。水库总库容1.15亿立方米,号称为多年调节的水库。这座水库建于大跃进的年代,1958年10月开工,1960年4月建成并投入使用。据称水库大坝建成后,下游沿河两岸防洪标准得到提高,防洪效益显著。
    
    为什么滨田水库在2016年洪水到来时不能发挥所谓的防洪效益呢?
    
    首先是滨田水库大坝工程的目标体系是互相矛盾的,防洪目标和其他三个目标发电、灌溉、养殖是互相矛盾的。为防洪水库必须保持在低水位,这时水库才能有足够的空余空间来容纳洪水或是削减洪峰。但水库保持在最低水位时,发电、灌溉、养殖的目标均无法实现。为了实现发电、灌溉、养殖的目标,水库必须保持在高水位,而且水位越高经济效益越好。水库保持在最高水位时,水库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库容可以用来防洪。从理论上来说,什么时候水库需要保持在低水位,什么时候水库需要保持在高水位,这就依赖于准确的气象预报。尽管中国准确地预报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和闭幕时的天气,但是中国政府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组织庞大的科研队伍象对待北京奥运会那样来准确地预报中国每一座水库上游地区的天气。因此,气象预报的准确性也常受到如张艺谋这样的人的质疑。所以,中国的水库大坝工程就像巴西里约奥运会一样,开幕式赶上晴天是晴天,闭幕式赶上大雨是大雨。
    
    其次现行水库大坝的管理体制决定了在没有准确的天气预报的条件下,水库大坝运行总是向高水位蓄水倾斜。滨田水库是一个正科级准公益性事业单位,除水库外还有一个水产养殖场,一个石子岭农场和一个灌区服务中心,同时也是国家农业部和江西省农业厅批准的无公害绿色产品基地。现有干部职工共97人,其中26人的工资由国家财政拨款,工资外的其他收入及其余71人的收入全部依靠水库的经济收益,即来自发电、卖水和养鱼的收入。水库保持在高水位,发电量高,可卖的水多,鱼养得多、养得肥,职工的收入高。如果常年把水库保持在防洪的最优状态上,起码71位职工没有收入,26位职工失去工资外的额外收入。
    
    第三,此次溃口的滨田河堤是滨田水库的泄洪道。从工程上来说,泄洪道属于水库大坝工程的一部分。但是从管理体制上来说,滨田水库并不管理和维修泄洪道。滨田水库不管,泄洪道则属于鄱阳县水务部门管理。但是地方政府并不常年维护。正如一位网民指出的:每隔几年,江西的鄱阳湖区域就会发生溃堤,都要依靠部队抢险。暴露出当地政府严重的懒政、怠政。
    
    第四,滨田水库建于大跃进年代,曾被列入江西省的病危水库大坝工程。据报道国家投资的除险加固项目已经全面竣工。但是毕竟工程已经建造近六十年,水库是否能完成防百年一遇甚至二百年一遇洪水的任务,还未经过任何实践的检验。在大洪水到来的时候,也没有人敢冒溃坝的风险来让大坝经受这样的实践检验,2016年滨田水库采用泄洪的方式来应对洪水,而不是发挥什么防洪效益,正是为了避免这样的实践检验。令人不解的是,中国的一些专家也把泄洪称为是水库大坝发挥了防洪效益。
    
    最后必须指出“滨田水库建成后下游沿河两岸防洪标准得到提高”是误导人们的说法,让人们盲目地信赖水库大坝工程的所谓防洪效益,而忽视河堤的加固和巡防。如果水库工程建造前,大坝下游的河堤可以防十年一遇的洪水。水库工程建造后,大坝下游的河堤没有得到加高或者河床没有得到加宽和加深,河堤依然只能防十年一遇的洪水。为什么说水库建成后下游沿河两岸防洪标准得到提高,这是因为从理论上来说,水库可以拦蓄洪水或削减洪峰,比如遇到二十年一遇的洪峰,经过水库拦蓄洪水或者削峰,使得出库的洪水流量控制在十年一遇的洪水流量之内,下游河道可以保证洪水安全通过。这不是下游沿河两岸防洪标准得到提高,而是出库的洪水流量得到减小。这是在理想状态下的的情况,水库发挥了防洪效益,而不是下游沿河两岸防洪标准得到提高。如果水库没有多余的库容可以拦蓄洪水或削减洪峰,或者担心水库大坝的安全不采取拦蓄洪水或削减洪峰的措施,来多少洪水放多少洪水,甚至把已经存蓄在水库中的水也一起放下去,人为地增加洪水流量,下游沿河两岸堤防溃决是必然的结果。
    
    以上就是2016年江西省滨田水库泄洪、滨田水库泄洪道溃口、淹没村镇的原因分析。

案例二:湖北省水库泄洪、举水河堤溃口、淹武汉部分城区
    
    2016年6月底至7月初,湖北省遭受严重的洪涝灾害,根据《楚天都市報》报道,仅6月30日至7月6日8时,已造成逾1090万人受灾,死亡47人、失踪10人,直接经济损失158亿元人民币,其中武汉受灾引起特别关注。这期间,武汉洪水位曾高达28.36米,居历史最高水位排序第5位,只比1999年的最高洪水位28.89米低0.53米。7月6日李克强匆匆赶到武汉,现场指挥抗洪救灾。2016年武汉洪涝灾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来自三峡大坝下游的洞庭湖湘、资、沅、澧四水和汉江的洪水造成外水水位高;城市建设中人与水争地,大量的湿地和低洼地被开发成城市新区,增加内涝;重建筑地上立面的美观而忽略城市地下排水系统和滞洪功能区的建设。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水库泄洪,造成流经武汉市的举水河河堤溃口,直接淹武汉部分城区。本文只讨论举水河堤溃口。
    
    举水河位于长江北岸,是长江主要支流之一,全长165.7公里,流域面积4367.6平方公里。举水河发源于大别山南麓河南湖北交界区域,自北向南流经河南新县、湖北麻城市、武汉市和黄冈市,注入长江,号称鄂东第一河。为了在武汉市举水河两岸开发新的“水景房区”,举水河河道被缩窄,河道中建有能升降的橡皮坝,以保证举水河的高水位和美丽水景。
    
    6月30日湖北省迎来第四轮强降雨。暴雨初始,举水河流域的麻城市中馆驿镇响鼓墩水库即发生险情。鼓墩水库大坝工程建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即大跃进的年代,水库设计库容为400万立方米,水库面积3.1平方公里。7月1日17时鼓墩水库的水位即达到70米,距离设计洪水位还有0.40米,尚有剩余库容124万立方米。根据计算,如果暴雨持续,每天进入水库的水量将超过200万立方米。此时在大坝外坡高程58.77米处附近发现10余处集中渗水点,同时伴有大面积散浸现象。大坝有溃坝的危险!鼓墩水库大坝工程位于全国交通要道,紧邻汉蓉高铁、武麻高速和106国道,一旦溃口,不但最重要的交通干线要被冲毁,还直接威胁下游30多个村庄7万多名群众的生命安全。此时,湖北防总决定水库大坝泄洪。举水河流域的全部水库和武汉市的179座水库全部泄洪,避免高水位可能造成大坝溃坝的风险。
    
    但是鼓墩水库的泄洪进行得并不顺利,泄洪道能力过小。泄洪之后,水库的水位依然还在上涨,溃坝的风险仍在加大。湖北防总立即命令湖北武警水电七支队赶赴现场,并紧急调用1吨炸药(一说500公斤),对泄流槽底部水泥结构进行爆破,降低泄流槽底部高度,增加泄流量,降低水库水位。2日17时8分,爆破成功,炸药排除了溃坝的风险。
    
    由于举水河流域所有水库都同时泄洪,河道中的洪峰流量骤增,水位上升。7月1日晚8时许,举水河柳子港水文站水位达到33.35米,超保证水位0.24米,成为湖北省今年第一个超保证水位站点。接着武汉市新洲区凤凰镇郑园村陶家河湾举水河西圩垸发生溃堤,溃口宽70多米,近万名村民被迫连夜转移。举水河溃堤洪水造成武汉市新洲区部分街道和小区积水。
    
    有网友在网上说:自从三峡大坝工程运行以来,人们相信水库大坝的防洪效益,举水河河堤也是几年没有维修了。
    
    水库不发挥防洪效益,纷纷泄洪,增加洪峰流量,河堤几年没有维修,溃堤淹没城区和村镇是必然的结果。

案例三:河北省水库泄洪、邢台市大贤村等被淹
    
    2016年7月20日凌晨2时左右,河北省邢台市大贤村等地村民们受到洪水突如其来的袭击,几分钟内村庄淹水至2米多深,多名村民被洪水冲走,全是儿童、老人和残疾人。
    
    河北省政府和邢台市政府把此次洪水灾难归之于天灾,据说降雨量远远超过1963年和1996年,为历史极值。但是这个结论无法得到历史数据的支持。1963年海河流域的暴雨,是中国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大暴雨记录,暴雨中心就在今天的邢台市。那次暴雨造成海河流域200多座水库溃坝,至今也没有公布那次溃坝洪灾的死亡人数。第一座溃坝水库就是位于大贤村上游的东川口水库。正因为是出现了神州大地上的最大暴雨记录,所以科学家对此很感兴趣,有关的文献很多。这个大暴雨记录后来被1975年河南省驻马店地区的暴雨所打破(驻马店地区的暴雨造成板桥等62座水库溃坝,造成24万人死亡)。1963年邢台的暴雨依然是中国(除台湾地区外)的第二大暴雨记录。2016年的暴雨无论在暴雨强度、暴雨范围和暴雨持续时间上都不能和1963年的暴雨相比。对河北省政府和邢台市政府来说,已经经历了1963年的暴雨和水库溃坝,应该有经验教训,有成熟的应对方案和措施才对。
    
    关于之前大贤村的居民是否收到水库泄洪的预警,什么时候收到水库泄洪的预警,成为网络讨论的焦点。但是有一点是没有疑问的,就是大贤村上游的一些村庄和单位,在1点40分之前就接到洪水到来的预警,更早在19日晚11时57分,接到上级电话,要求“准备抗洪,青年人上堤”的命令。
    
    和邢台市洪水有关的有三座水库,为朱庄水库、野沟门水库和东川口水库。野沟门水库位于朱庄水库上游,所以直接有关的只有朱庄水库和东川口水库。
    
    东川口水库1963年溃坝之后于1965年重建,工程的目标是防洪和灌溉,坝高36.3米,水库总库容778万立方米(一说928万立方米),兴利库容302万立方米,是一个小型水库。邢台市政府说东川口水库是一座不可调控的小型水库,没有节制闸,不存在人为调度泄洪的问题。流入七里河的洪水是漫过大坝顶部的洪水,另外一部分洪水来自西部山区汇入南水北调西侧排水沟然后进入七里河,洪水流量达到每秒580立方米。七里河邢台市区的宽度为300多米,到大贤村南面,河道突然变窄,只有40米,通过能力只有140立方米。
    
    如果邢台市政府所说为真,就有三个难以回答的问题:第一,东川口水库工程的目标之一是防洪,没有节制闸、没有泄洪道的水库如何发挥防洪效益?难道能够依靠漫顶泄洪来发挥防洪效益?把洪水壅高36.3米,让其从坝顶高处向下游冲去,增加洪水破坏能力,这也是发挥防洪效益?同样,东川口水库工程没有节制闸,又如何发挥灌溉的功能?第二,水库大坝的安全问题。三峡大坝说可防千年一遇洪水,用万年一遇的洪水进行校核,就是说三峡大坝的所有泄洪孔、排沙孔和发电机进水口的总能力,可以保证万年一遇的洪水流量安全通过大坝。大坝没有节制闸,水流无法流出水库,哪来什么大坝安全设计?第三,既然来自东川口水库的是越顶漫流的洪水,就无法事前准确知道越顶漫流的时间,也无法给出水库泄洪的预警。大贤村上游村庄收到的洪水预警,显然不是指来自东川口水库的泄洪。
    
    朱庄水库是邢台市西部最大的水库,水库的工程目标以防洪、供水和灌溉为主,兼顾发电。朱庄水库有活动库容4.162亿立方米,水库控制范围达一千二百多平方公里。朱庄水库工程于1971年10月正式开工,1976年底开始拦蓄洪水,至1981年底主体工程按批准设计全部完工。以1976年投入运行计算,朱庄水库已经运行40年。根据海河水利委员会冯炎主编《海河》提供的资料,朱庄水库是大(2)型水库,应达到《90标准》非常运用的洪水标准重现期为2000年,现状达到非常运用洪水标准重现期为10000年,水库控泄量小于下游安全泄量保护标准重现期为20年,下游河道安全泄量每秒500立方米。用通俗的话说,朱庄水库可以防万年一遇的洪水,按《90标准》则可防二千年一遇的洪水(据说三峡水库也能防千年一遇和万年一遇的洪水)。在遭遇万年一遇的洪水情况下,水库泄洪流量不得超过20年一遇的流量,下泄洪水流量不得超过每秒500立方米。
    
    根据凤凰网资讯朱庄水库在20日凌晨3时的入库洪峰流量为每秒7780立方米,接近10年一遇的洪水流量,20日8时回落到每秒2620立方米,预计入库洪水总量为3亿立方米,截至20日8时已经入库洪水2.3亿立方米。当时朱庄水库的水位为海拔229.05米,超汛限11.74米。目前泄洪量为每秒1340立方米。
    
    根据河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的资料,朱庄水库在遭遇20年一遇洪水时,水库的防洪库容为3.11亿立方米,完全可以容纳预计入库洪水总量3亿立方米。水库的最大防洪库容为4.162亿立方米,已经入库的2.3亿立方米洪水,仅占最大防洪库容的百分之五十五,还有蓄洪的余地,没有到非超标泄洪的地步。朱庄水库的汛限水位为海拔237.1米,20日8时的水位229.05米,不是超汛限11.74米,而是低于汛限水位8.05米。朱庄水库可以蓄水至海拔254.6米,当时的水位229.05米距离254.6米还有25米!
    
    但是根据新华网的报道,按照河北省防总的命令,河北省18座水库,包括朱庄水库是在7月20日凌晨3时开始泄洪,而在一小时之前大贤村已经被淹,似乎朱庄水库泄洪不是大贤村被淹的原因。但是根据网民提供的资料,朱庄水库是在7月19日晚10时开始泄洪的,在大贤村被淹之前的三小时开始泄洪的。大贤村上游村庄收到的洪水预警,显然是指来朱庄水库的提前泄洪。
    
    有人会说,朱庄水库下游的大沙河有600多米宽,有足够的能力排泄洪水,洪水不会进入七里河。不错,大沙河在过南水北调渠道处有600多米宽,可是再往下游走,大沙河也和七里河一样,上宽下窄,河道突然变窄,河道的通过能力也是不够,也有溃堤的风险。
    
    朱庄水库下泄的洪水,可以通过南水北调干渠西侧的排水沟,进入七里河。这条通道在2014年朱庄水库和东川口水库联合提闸放水,向邢台市回灌地下水时,就已经使用过。
    
    邢台市本有二十多条河流,建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之后,只剩六条河流和南水北调干渠立体相交由西向东流。暴雨来临,六条河流要担当过去二十多条河流的排水任务,七里河溃口则是不折不扣的人祸。

案例四:湖北水库泄洪、汉北河扒口、天门被淹
    
    2016年7月20日晚10时,天门市政府扒开了汉北河多处河堤,致使黄潭、渔薪、石河、拖市、张港等十个镇,近90个村庄,五十多万人受灾,被淹最深处达5米以上,很多村庄成为孤岛,停电、停水,与外界失联。关于人员伤亡情况,官方媒体和网民的报道有和大出入。
    
    至于天门市政府在扒河堤之前是否通知老百姓,各有各的说法。但是天门市政府这个人工扒河堤的决定肯定没有通告新华社。新华网2016年7月21日上午10时发表《湖北汉北河一处河堤出现溃口》的报道:“7月21日8时30分许,湖北省天门市汉江支流汉北河水陆李大桥下游一两百米处出现一处溃口,目前溃口面积还在不断扩大,河水倾泻而下淹没了周边大片良田。此前,汉北河周边已有近3.4万群众被转移到安全地带。新华社发(熊琦摄)”新华社认为这是自然溃口,而非人为扒堤,出现自然溃口的时间是7月21日8时30分许,比人为扒堤的时间晚了十个小时。而在这时间差内,近3.4万群众被转移到安全地带。而百度百科则说扒口分洪的时间是7月21日上午9时30分。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汉北河并非是一条自然河流,而是1969年开始挖掘的一条人工河流。汉北河流经湖北省的京山、天门等地,在武汉注入汉江再入长江。汉北河的水源来自于之相连的许多水库,大的水库有如京山的石龙水库和钟祥的龙门水库。百度百科是这样描述汉北河的现状:“汉北河已经面目沧桑,由于工业排放,它已经污染严重。夏天水稍多,冬天几近干涸,甚至有人在河坡上种起了菜。”
    
    作为人工河流,汉北河有几大致命的弱点:第一,挖掘汉北河的目的是拦截山丘区约6300平方公里的来水直出长江和汉江,这是完全违背自然规律的做法,只会增加洪水风险。第二,汉北河上下两段的河床坡度相差很大,上段河流河道坡降为0.58‰,下段河流河道坡降为0.02‰,上段河段坡降大,流速快,下段河段坡降很小,流速很慢。这样的河道坡降变化在自然河流中是没有的。第三,由于下段河段坡降小,洪水无法通畅地宣泄,水位易快速上涨。汉北河下段河段水位上涨必然对武汉防洪形势增加威胁。
    
    2016年7月20日晚10时天门市政府决定扒开了汉北河多处河堤分洪是因为上游石龙水库、龙门水库等水库大规模地放水泄洪,致使汉北河在上下河段交接处和下河段的水位迅速上涨,而这又直接威胁武汉的防洪形势。武汉市在七月初刚刚看完“海景”,老百姓要求追查水淹武汉的呼声还在耳边,对湖北省委、武汉市委的压力很大,不愿意再经历一次水淹武汉的困境,不愿意再让李克强来武汉亲自指挥抗洪。因此,湖北省抗旱防洪总指挥部命令在汉北河扒口分洪,减轻省会武汉的压力。
    
    龙门水库(湖北钟祥)是以灌溉为主,兼有发电、防洪等功能的大(二)型水库,水库最大库容1.59亿立方米。水库建于1954年。
    
    石龙水库(湖北京山)也建于1954年。水库具有防洪、发电、灌溉、养殖、林果、供水等诸多功能,水库总库容7497万立方米。
    
    水库功能的互相矛盾在这里不再重述。这里只谈一下2016年该地区的降雨特点。到2016年6月30日和7月1日,该地区经历了第五次强降雨过程。据湖北省政府网报道,荆门成功实现石门水库泄洪与天门河流域洪水错峰调度。7月19日开始的则是第六次强降雨过程。显然,气象部门未能准确预报这第六次强降雨,所以石门水库、石龙水库都没有能够在7月2日至7月19日之间提前泄洪,而只能在暴雨到来、水位上升之后突然泄洪。能成功预报一次暴雨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要成功预报六次暴雨则是难上加难。1998年长江洪水一共出现了八次洪峰,而要准确预报八次洪峰,是未来三峡工程能否发挥所谓的防洪效益的前提。这样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汉北河的开挖就注定汉北河是一条多灾多难的河流。洪水是一种自然现象,洪水不能按照自然地形进入汉江、长江,而非要转一个大弯增加几百公里流程再流入汉江、长江,只能增加洪水灾害。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能认识这样最简单的错误。中国政府包括中国水利部对认识错误的能力极差。1975年板桥、石漫滩等数十座水库溃坝,死亡23万余人,水利部部长钱正英把事故的原因归之于发生的年代,“时值十年动乱”。汉北河的挖掘也是文化大革命中的事,是否能把2016年汉北河扒口、天门被淹的原因也归之“时值十年动乱”呢?
    
三、水库大坝工程泄洪要提前预警

    
    就在邢台洪水灾害之后的第五天,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陈雷主持召开会议并指出:暴雨洪水来临前、水库泄洪前和蓄滞洪区运用前要及时发布预警,留足转移避险时间,做到覆盖到村、落实到人,不漏一户、不落一人。陈雷并没有说,谁是发布预警的主体,是国家防总、省市防总,还是地方政府,还是水库管理机构。
    
    对此网友有很多评论,认为陈雷是间接承认了部分地区水库大坝工程在泄洪之前确实没有提前发布预警,酿成灾祸。
    
    网友也讨论一个技术问题,水库大坝工程在泄洪之前要及时发布预警,这个及时的时间提前量应该是多少?有人引用温家宝在1998年长江抗洪期间的一句话,说是扒堤使用蓄滞洪区要提前48小时发布预警,好让居民安全转移。
    
    邢台朱庄水库泄洪是在19日晚10时,48小时之前,这个地区还没有开始降雨。湖北鼓墩水库7月1日17时发现大坝出现险情,有溃坝危险,即决定所有水库大坝工程都泄洪。48小时之前,这个地区也还没有开始降雨,也不可能确定鼓墩水库大坝将出现险情。
    
    从统计数据上来看,中国有八万七千座水库大坝,事实上水库大坝的数字远远超过八万七千座。绝大部分的水库大坝工程的年龄都已经超过50年,加上原来的施工工程质量就不好,现在超过一半以上的水库大坝工程都是不安全的,是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虽然从1975年板桥溃坝之后,国家连年拨出巨款来治理这些不安全的水库大坝工程,但是成效很差,不安全的水库大坝的座数不是减少而是持续增加。这一点国家防总很清楚。
    
    每年汛期到来之前,国家防总都会发出通知,要求水库大坝工程将水库水位降低到汛期限制水位,以保证水库大坝工程安全度过汛期。请注意,国家防总的最主要目的是水库大坝工程能安全度过汛期,不要出现溃坝的灾难,而降低水位并非是为了腾空库容,为拦蓄洪水做准备。
    
    虽然水库大坝工程有防洪、发电、灌溉等等诸多功能,但是由于中国水库管理体制,发电、灌溉的经济收益和水库大坝工程管理者的经济收入直接挂钩,所以他们是不会自愿地降低水库水位,自愿地牺牲自己的经济利益。只有在国家防总、省市防总发布命令时,他们才会放水泄洪,因为国家防总、省市防总将从国家救灾款项中对水库大坝工程管理者因泄洪放水造成的经济损失进行补偿。这样,国家防总、省市防总总是要到他们认定的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匆忙地一刀砍地发布泄洪命令。所以国家防总、省市防总是不可能在48小时之前就做出某个水库大坝工程泄洪的决定。在接到国家防总、省市防总的命令之前,水库管理机构没有发出泄洪的预警可能,地方政府也没有发出泄洪的预警可能。
    
    水库大坝工程担任重要的防洪任务,是重要的公共设施,其经营管理权就应该掌握在代表公众利益的机构手中。但是中国政府为了广开财源和节省财政开支,将大中小水库的经营权用不同形式私有化、卖了钱。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水库大坝工程经营者的经济利益与公众的防洪任务互相冲突,这就是中国体制的病端所在。陈雷的话说得很漂亮,也很动人,“暴雨洪水来临前、水库泄洪前和蓄滞洪区运用前要及时发布预警,留足转移避险时间,做到覆盖到村、落实到人,不漏一户、不落一人”,但是话语中并没有指明谁是发布泄洪预警的主体,谁将对不发布泄洪预警所造成的人员死亡、财产损失承担行政责任?谁又要对发布错误泄洪预警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承担行政责任?
    
    既然陈雷间接承认部分地区水库大坝工程在泄洪之前确实没有提前发布预警,酿成灾祸,那么政府就应该承担责任,赔偿上述四个案例中的人员死亡、财产损失。但是政府不会这么做,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责任推给老天,推给超过“历史极值”的暴雨。
    
四、结束语

    
    在本文写作过程中,传来四川攀枝花洪水和水库溃坝的消息:“中国新浪新闻中心,原标题:攀枝花洪灾已致10人遇难有水库垮塌,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王代强)9月19日,由于攀枝花市连降暴雨,该市东区银江镇、仁和区大田镇、务本乡等地区遭受严重灾害,目前已致10人死亡、3人失联、8间房屋倒塌。
    
    记者从攀枝花市公安局了解到,据初步调查,暴雨造成部分地区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其中平地镇辣子哨村一水库垮塌,大田镇高速路口处10人被洪水围困,目前正组织人员施救;双龙滩水库冲入大量泥土,水库存在安全隐患;密地三社山沟水量较大,造成徐家沟铁矿竖井堵塞、排水不畅;佳运巷13号背后30米堡坎被冲垮,造成居民楼一楼凉台全部堆满沙石,部分住户窗户玻璃破粹。”
    
    水库垮塌,水库存在安全隐患,人员死亡······不知道事前是否发出预警,这毕竟是在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陈雷的讲话之后。
    
    李白写道:“黄河之水天上来”。来自天上的水太多,地上的河湖消纳不了,便有了洪水灾害。1999年6月19日江泽民参观黄河三门峡水库大坝工程,会上念贺敬之诗:“责令李白改诗句,黄河之水手中来”。这反映了一个现实:中国现在每条河流上都建造了一座或多座具有防洪等多种功能的水库大坝工程,江河之水皆受人控制,来自人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洪灾不再是自然灾害,而是人为调控失误或者是由于工程失败的人祸,上述2016年的四个案例均属来自人手中的洪水灾害。 (博讯 boxun.com)
35106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专访水利专家王维洛谈南水北调:劳民伤财的无底洞/视频
·王维洛:东方之星沉船与三峡大坝运转有关 (图)
·王维洛谈黄万里的《治水原理》:反映恶劣的环境 (图)
·王维洛:青藏高原开发煤矿对整个中国生态破坏严重
·王维洛:三峡工程的“民族性”和家族性——老百姓交纳的三峡基金如何部分化为李鹏家族的私有财产
·王维洛:从冬虫夏草的砷污染看西藏高原生态环境的严重破环 (图)
·王维洛:雅鲁藏布江水电开发严重侵害当地民众环境与生存权 (图)
·王维洛:万里、全国人大和三峡工程决策 (图)
·王维洛:十世班禅喇嘛与李鹏和羊卓雍错水电站 (图)
·王维洛:一个北京中学生眼中的西藏生态环境问题
·王维洛:从六四镇压到三峡工程上马,从拆除三峡大坝到平反六四 (图)
·王维洛:汶川地震中温家宝指挥不动部队原因分析
·王维洛:国有电力集团对西藏的经济掠夺
·王维洛:郭玉闪、传知行和三峡工程 (图)
·王维洛: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王维洛:三峡工程有望成为带血的世界第一
·王维洛:从丽水被淹看中国防洪政策和措施的缺失 (图)
·王维洛: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上当受骗的事实 (图)
·王维洛:三峡工程的反扑——夸大工程效益、不谈工程损失 (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之分析
·王维洛: 李鹏家族与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关系之分析 (图)
·南水北调——一江污水向北流/王维洛 (图)
·王维洛:温家宝任内最大的决策错误
·王维洛谈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堕落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 穿越精神的戈壁洪顺强牧师:人人可以成佛,不需要信耶稣,对吗?
  • 谢选骏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 王巨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醉醉含嫣
  • 谢选骏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11-2:453-2018年天象揭秘
  • 谢选骏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 严家祺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 藏人主张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 邱国权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 孙文广致刘晓波——力争赴美治病
  • 东方安澜丁酉杂记(一)
  • 陈泱潮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48)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生命禅院太极思维(续三)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