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亚楼旧居遭强拆背后:规划图未标识文物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8月30日 转载)
    刘亚楼旧居遭强拆背后:规划图未标识文物


    第四野战军纪念馆。
    
    1946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前身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所入驻与哈尔滨南郊接壤的双城县(现为哈尔滨市双城区)。
    
    此后的22个月,东北民主联军的将领们在这里先后指挥了大小战役22次,并成功策划了辽沈战役,为解放全东北进而夺取全国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70年后的今天,原本为纪念这支伟大的部队而设立的革命旧址却遭到了强拆。
    
    2016年6月25日凌晨,包括东北民主联军原参谋长刘亚楼旧居在内的7处不可移动文物在铲车的一阵轰隆声后化为了一片狼藉。
    
    强拆一事随即引发热议,哈尔滨市双城区有关部门立即对人为破坏不可移动文物的犯罪嫌疑人依法刑拘,并成立了相关工作组,追究有关部门及相关人员的行政责任。
    
    2016年8月27日,哈尔滨市双城区政府通报称,根据国家文物局意见,当地已决定对“双城刘亚楼旧居”等7处被人为破坏的不可移动文物实施原址重建。
    
    澎湃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强拆背后,文物多年无人过问、棚改规划未标识文物、屡次动员文物业主搬迁等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刘亚楼旧居遭强拆背后:规划图未标识文物


    双城区7处不可移动文物强拆现场。
    
    纪念“四野”
    
    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所旧址位于哈尔滨市双城区昌盛社区优干胡同6号。
    
    该旧址所在建筑始建于1917年,是原吉林省警察厅长张冀为其姨太太盖的一所私宅。分东西两院,东院为典型的三合院,一正两厢各5间,西院为典型的四合院,南、北、东、西各5间房围成一个院落。
    
    四野老战士,著名作家、书法家王禹时在一首诗中透露了这所老宅在解放战争时期的格局:“我曾西院学战争,谁知东临将帅营。今日重来思绪远,因有英才励后生。”
    
    如此大规模的部队在此驻扎,仅一处院落并不能够容纳所有机构。
    
    因此,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团团部、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团通讯班、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团炊事班、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部警卫连、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部卫生所以及刘亚楼居所则被安排在了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所东侧的民房内。
    
    据《人民日报》报道,1987年双城房产部门将这些住宅以市场价卖给住户,成为居民的私产后,住户们根据自身的需要对房屋的原状和结构都进行了改动修缮。
    
    8月27日,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部卫生所旧址业主顾先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所与其东侧的7处驻所,之前并没有被马路隔开,并且有地道相连,直至2006年民安大街修建后才彻底分开,他小时候与小伙伴经常通过地道到达马路对面玩耍。
    
    “刘亚楼旧居共有三家人居住,被强拆前屋内没有任何与刘亚楼相关的陈设,只有这座房子是刘亚楼曾经住过的而已。”8月28日,刘亚楼旧居业主之一张先生这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1998年10月1日,第四野战军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馆区由南北两个半区构成,南半区为四野主题广场,北半区西部为兵器展区,北半区东部为主馆区,即东北民主联军(第四野战军)前线指挥所旧址。
    
    第四野战军纪念馆在2001年被确立为黑龙江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7年被命名为哈尔滨市级文明单位标兵、哈尔滨市级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教育示范基地,2009年被确定为首批国家级国防教育示范基地,2011年获评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
    
    2013年3月,该馆以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部旧址之名被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2007-2011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期间,与第四野战军纪念馆一路之隔的7处建筑均被列入不可移动文物,其中,陈家银铺旧址属古建筑类不可移动文物外,其余6处均为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部旧址的附属建筑,属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类别。
    
    8月27日,第四野战军纪念馆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本应该被纳入第四野战军纪念馆统一管理,但事实上纪念馆此前并没有对其实施任何的保护措施。
    
    日前,澎湃新闻曾多次致电联系双城区文体广电局局长郑孟楠、第四野战军纪念馆馆长姜勇等人,他们均未接听电话,也没有对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与第四野战军纪念馆之间的管理问题进行解释。
    
    上述张先生和顾先生也向澎湃新闻证实,在老房子里住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来问过文物保护的事,更没有人下拨费用来修缮保护这些文物保护建筑。
    
    由于多年的无人问津,很多业主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房子是文物保护建筑。
    
    《人民日报》记者日前在该棚改拆迁指挥部见到一份28位居民联名的上访信,信中说,“房子扒了,才知道自己住的房子是 文物 。”
    
    第四野战军纪念馆馆长姜勇日前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按照《文物保护法》,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和修缮资金应纳入当地政府的财政预算。但双城区相关预算很少,根本不够用。
    
    刘亚楼旧居遭强拆背后:规划图未标识文物


    双城区东北隅棚户区一非文物民居遭强拆。
    
    东北隅“棚改”
    
    据顾先生回忆,早年间,第四野战军纪念馆连同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都属于地上建筑,比马路高出半米多,随着周围不断修路,路基不断加高,最终导致这些建筑比路面矮了半米多,原有的地道也在修路过程中被填埋。
    
    顾先生认为,这不仅导致了房屋地基受潮受损,而且也不再适合居住,他的老母亲只好搬出去,住进了老年公寓。
    
    2015年7月31日,双城市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通过官方渠道发布《房屋征收通告(东北隅)》,“区政府拟对双城区文昌大街以北、北环东路以南、东环北路以西、花园大街以东(即老城区东北隅)范围内的房屋进行征收,双城区政府将分期、分批对该区域进行棚户区改造。”
    
    一个多月后,双城区政府网站就公布了《双城区东北隅一期棚户区改造工程房屋征收与补偿方案(征求意见稿)》。
    
    东北隅一期棚户区的范围确定为,“双城区东北隅金安国际二期北侧职工胡同以北、将军府街以南、民安大街以东、建设路以西”,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就散落地分布在这块土地上。
    随后,双城区东北隅一期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被纳入双城区组织实施的重点棚户区改造项目。
    
    在双城区政府2015年11月18日发布的《关于双城区东北隅一期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房屋征收的决定》中,双城区政府决定对“东北隅一期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的房屋予以征收,并在该文件中备注称“文物保护建筑不在此次征收范围,禁止拆除”。
    
    这成为双城区政府此次棚改过程中,唯一一次可查的公开对文物保护作的要求,但该要求并没有对东北隅棚户区的文物名称和位置进行明确标注。
    
    现场办公
    
    更令人诧异的是,双城区政府在动员拆迁过程中也没有对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予以“特别关照”。
    
    据双城区政府网站消息,2015年12月28日下午,双城区召开东北隅棚户区改造一期工程房屋征收动员大会,双城区委副书记、区长毛臣参加会议并讲话,双城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刘志成主持会议。
    
    在征收动员大会上,毛臣要求,对于此次房屋征收工作,双城区充分尊重绝大多数居民、业主的意愿,并严厉打击官民勾结、暗箱操作、处事不公、欺负百姓、私搭乱建等违法行为,并责令纪检监察部门全程参与到房屋征收工作中来,一旦发现违纪问题一律严查严处。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东北隅棚户区改造一期房屋征收总占地面积53000平方米,需征收居民房屋共260户。
    
    顾先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也正是从征收动员大会后,他们这7家不可移动文物的业主连同其他非文物民居业主同时被动员拆迁,并被开出了同等的拆迁补偿条件。
    
    顾先生和东北隅棚户区内一处非文物民居业主分别向澎湃新闻记者证实,此次拆迁可选择货币补偿和产权调换两种补偿方式,货币补偿的标准是根据房产证面积,每平米补偿3100元,而东北隅棚户区周围房价已经超过4000元/平米,如此低的补贴标准并不能让拆迁户满意。
    
    也正因此,房屋征收动员大会过后半年,东北隅棚户区仍有48户没有达成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其中就包括顾先生和张先生。
    
    顾先生说,半年多来,他们曾多次被动员拆迁,因为都没有谈及文物保护,所以作为不可移动文物的业主,他一直拒绝与拆迁方谈判。
    
    8月30日,针对房屋征收拆迁过程中没有对文物进行保护的问题,澎湃新闻多次联系双城区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主任陈子彪,但其电话始终处于拒接接听状态。
    
    据双城区政府网站消息,为更好地推进东北隅棚户区改造建设进程,2016年6月20日上午,区委副书记、区长毛臣带领国土、规划、住建等相关部门负责同志深入东北隅房屋征收指挥部,现场推进东北隅房屋征收工作和解决相关难题。
    
    毛臣此次现场办公对东北隅棚户区房屋拆迁划定了时间表:在6月底前必须完成已签约的212户房屋的拆迁工作,届时要拆除房屋形成净地,并完成所有相关手续,确保2号回迁楼7月底前破土动工。
    
    此外,对于滞迁的48户居民,毛臣要求各包保单位要继续加大工作力度,全面掌握了解滞拆原因,并针对每一户的不同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和办法,再次掀起房屋征收工作新高潮。
    强拆
    
    双城区委副书记、区长毛臣前脚刚走,东北隅棚户区就掀起了强拆的“工作新高潮”。
    
    顾先生回忆,“6月25日凌晨一点左右,我正在家中睡觉,被一群人砸碎房门入室蒙面绑走,造成腰椎骨折,不能动弹,后去医院接受治疗。在被蒙面绑走一个多小时之后,才放我回到了原住处,这时看到的情况是:一辆大铲车正将我家房子推倒。”
    
    “他们不给你谈文物保护,只谈棚户区改造。”顾先生说,他一直想把文物保护下来,但最后招致的却是强拆。
    
    东北隅棚户区多名业主向澎湃新闻记者证实,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均是在2016年6月25日凌晨被强拆。
    
    张先生向澎湃新闻透露,之前就知道自己的房子是应该被保护的文物,所以一直没有同意拆迁,在被强拆之后,他于7月份无奈同意了拆迁补偿协议。
    
    顾先生也于8月份前后同意了拆迁协议。他无奈地说:“房子都被拆了,保护已经无从谈起。”
    
    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哈尔滨市文物专家顾问组成员曾一智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古迹文物的保护工作。她在2008年与志愿者到双城区调研时曾无意中拍摄过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中的3处,即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团团部旧址、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团炊事班和优干胡同的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所警卫连旧址。但当时没有把整个街区拍全,至今仍觉遗憾。
    
    8月27日,曾一智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2013年国务院《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明确要求:禁止将因城市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城市棚户区改造范围。这就是为了防止地方政府在所谓棚户区改造中破坏历史文化街区、破坏文物,而今这成为了“耳旁风”。
    
    澎湃新闻记者8月27日在东北隅棚户区改造现场看到,硕大的施工现场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房屋,在原来的7处不可移动文物驻地均插着一块写有“此地为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现场”的通告牌,署名单位是“哈尔滨市双城区文体广电局”,时间为“2016年7月6日”。
    
    被强拆的不只是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部分非文物民居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东北隅棚户区一处民居的业主因未与拆迁单位达成一致的补偿协议,所以一直没有同意拆迁。8月14日凌晨,在这名业主未知情的情况下,其房屋被恶意损坏造成房屋坍塌,其所有家具生活用品均被埋在了废墟下。
    
    刘亚楼旧居遭强拆背后:规划图未标识文物


    双城区7处不可移动文物强拆现场。
    
    棚改停工
    
    根据此后多家官方媒体的报道,6月25日,接到群众和文物部门有关人员报警后,双城区公安部门立即将停留在现场破坏文物的铲车司机李喜全抓捕归案。
    
    经审讯,李喜全交代是拆迁公司负责人常井瑞指使,后者系受雇于哈尔滨安吉拆迁服务有限公司的现场指挥,犯罪嫌疑人常井瑞到案后也对指使他人违法损毁文物的事实供认不讳,已经被依法批捕,待补充侦查完结,即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交由人民法院依法审判。
    
    同时,双城区纪委工作组正在对拆迁办、文物管理所等公职人员逐一进行调查。除了对直接责任人,还要对负有领导责任的人员进行调查,将严肃追究有关部门及相关人员的行政责任。
    
    另据新华网报道,目前哈尔滨市纪委调查组已经就此事在双城区开展工作。
    
    “我们的态度很明确,坚决依法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责任,同时区监察局、文体广电局等相关部门,还要按照一案双查的要求严肃追究有关部门及相关人员的行政责任。”毛臣日前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这样表态。
    
    8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在东北隅棚户区改造施工现场发现,该项目现场没有施工人员作业。棚改指挥部相关工作人员同时证实,该处土地拆迁工作虽然没有完成,但棚户区改造工程的相关工作已经暂停。
    
    棚改暂停也让很多已经被拆迁的业主担忧起来。一非文物民居业主刘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片区域周围都被高楼环绕,老房子下雨天也经常雨水倒灌,很多年前就开始盼着棚改,如今房子也拆了,棚改却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迁入新居。
    
    毛臣也对《人民日报》记者抱怨说,“这么多文物,棚户区改造根本没法动,一动就是文物,一动就是文物。我们能不能研究一个文物的退出机制。”
    
    毛臣建议,对确有文物价值的,应该严格按照《文物保护法》进行保护,没有太大的保护价值的,能不能拆取部分进博物馆,可移动的考虑异地重建,移出棚改的范围。对于已经损毁严重的,能不能进行修缮,必要的时候把住在里面的居民迁出来,如果修缮价值不大,能够考虑建立退出机制。
    
    据《人民日报》报道,2015年7月,双城区曾向上级文物部门打了报告,申请对棚改范围内部分损毁严重、保护价值不大的不可移动文物能否退出来,但是一直没有得到答复。
    
    在申请没有得到答复的情况下,双城区城乡规划局计划将涵盖7处不可移动文物的东北隅棚户区全部列为住宅用地进行开发。
    
    刘亚楼旧居遭强拆背后:规划图未标识文物


    
    双城区东北隅棚户区一期棚改项目都被标注为住宅用地,未标识不可移动文物的具体位置。
    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由中国中建设计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双城老城区LCQ-G-04地块控制性详细规划》显示,整个东北隅棚户区一期棚改项目都被标注为住宅用地。
    
    该规划只在备注一栏提及,历史保护单位与历史保护建筑周边用地的建设条件以当地文物保护部门相关文件或许可为准。
    
    8月30日,澎湃新闻多次联系双城区规划局进行采访,该单位以“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对这一规划的编制问题进行解释。
    
    曾一智说,在控制性详细征收规划里应该对应保留的文物位置和名称作明显标注,将其剖出在拆迁范围之外,并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
    
    双城区政府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东北隅棚户区该地块的控制性详细规划尚未获得批复。
    
    原址重建
    
    经由当地媒体《新晚报》的一则报道,刘亚楼旧居等7处不可移动文物遭强拆的消息引发社会高度关注。
    
    双城区政府8月27日通报称,根据国家文物局意见,双城区政府决定对“双城刘亚楼旧居”等7处被人为破坏的文物实施原址重建。
    
    双城区文体广电局已收到国家文物局及省市部门意见,一是按照《文物保护法》、《文物保护工程管理办法》规定,尽快对损毁的7处不可移动文物履行原址重建审批手续;二是立即对损毁的7处不可移动文物所有房屋构件进行整理保护,以备重建。
    
    双城区常务副区长刘志成也公开承诺,区建设、规划部门将聘请文博专家,编制重建方案和规划设计,并征求刘亚楼将军家属和历史见证者的意见,进行原址重建。
    
    按照《文物保护法》规定,不可移动文物已经全部毁坏的,应当实施遗址保护,不得在原址重建。但是,因特殊情况需要在原址重建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曾一智表示,她并不提倡对已经被破坏的7处不可移动文物进行原址重建,根据国际通行惯例,一栋建筑或一处文物缺失在10%以内的,并且有确实的历史依据的前提下,才可以进行重建。
    
    双城区文体广电局局长郑孟楠也曾通过媒体公开表示,“这些尚未定级的文物,损毁严重,不可恢复。”
    
    曾一智表示,文物具有不可再生不可复制的特性,有些文物一旦被毁就是永远灭失,双城被毁文物原址重建唯一的意义是占下文物遗址,避免被过度开发。这个案例与2012年北京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被开发商强拆后,文物部门为防止开发商盖楼,迅速在原址重建一案相似。
    
    同时,双城区所有棚改项目中涉及不可移动文物140余处,尚未定级的仍有100余处。双城区政府有关负责人向《人民日报》记者表示,将以此为鉴,对全区文物进行一次普查巡查,对年久失修、破损的文物及时向上级文物主管部门报告,及时依法维修保护。
    
    来源:澎湃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33716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革命民意基础已成熟:暴力强拆自卫杀人,网民叫好 (图)
·五明佛学院 强拆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图)
·无锡惠山开发区书记胡明旭指挥黑社会强征强拆,打伤高正阳 (图)
·江苏无锡七旬老人抗强拆刺伤逼迁办人员 遭公安控制 (图)
·中国强拆色达佛学院尼姑自杀抗议 武警设卡严禁外国人进入 (图)
·美国务院:中国应停止强拆色达佛学院僧舍 (图)
·安徽省合肥市安拖东村强拆,被强拆户认为不公 (图)
·河南新建教堂因村支书嫌“挡财路” 面临强拆 (图)
·河南一职校遭强拆三千学生上学难 街道办:已协商 (图)
·长沙岳麓一妇女死于非命 曾因遭强拆长期信访 (图)
·强拆致农妇死亡 27人被处理 家属:严惩责任人
·疑强拆遭活埋 警察抢妇尸 家人被打伤 (图)
·视频:山东日照强拆,钩车向屋顶女人们砸去
·强拆二十一天后 湖南一废墟挖出失踪业主 (图)
·长沙一女子强拆时遭活埋 21天后被发现已经身亡 (图)
·长沙强拆废墟挖出失踪六旬业主 官方:当时是空房 (图)
·山东22岁女子阻止强拆 村书记派人用锄头砸晕
·G20峰会前夕发起“征迁清零”行动 不断有民居遭强拆 (图)
·杭州出动大批警力强拆最后的“钉子户” (图)
·四川雅安:半夜强拆村民房屋 刀架脖子阻止反抗 (图)
·後文革時代上海强拆掠奪市民私家房地產的典型慘案
·陆游之子当恶官搞强拆 把反抗民众关进监狱灌粪
·强烈呼吁习主席十九大应废除强拆
·高洪明: 海口强拆之症结——土地公有与公权暴力
·李金芳:强拆背后的政治迫害——从高瑜、倪玉兰住房遭强拆说起 (图)
·大榆:城市强拆和农村圈地可能引发混乱
·强拆十字架与狂抓众律师都是理屈枉法之相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进入世界史册
·十字架遭强拆达四位数我禁食祈祷/徐永海
·王策:强拆十字架必将逼出中国的“十字架革命” (图)
·郭宝胜:强拆十字架与中共巫术政治
·赵楚:强拆十字架,正在上演的中国宗教战争
·强拆十字架是犯罪行为!
·暴力强拆恶行会载入史册/ 马永田
·强拆近两千十字架基督徒不生气咋进天堂/徐永海 (图)
·张恩铭:荒诞的强拆逻辑与错乱的依法治国
·于云峰:抗强拆,李涣君接受美国采访的思考
·郭宝胜:为何强拆浙江及温州十字架
·林昭的子弹费和三江教堂的强拆费/郭宝胜
·天雷:强拆与强奸
·为十字架遭强拆而痛心的李克老牧师祈祷/徐永海
·就十字架被强拆 92岁牧师紧急呼吁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