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桂林七星:抢地打死人 高尔夫球场被取缔4年仍难收场
请看博讯热点:圈地毁田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30日 转载)
     来源:法治周末
    
    用于桂林体育休闲中心项目的1800亩土地,至今仍在信昌公司的铁丝网和围墙的控制之中。 王阳摄
    桂林七星:抢地打死人 高尔夫球场被取缔4年仍难收场


    桂林一高尔夫球场被取缔之后,土地依然在原业主的控制之中。因强拆土地上的建筑物引发的行政诉讼,4年中从区法院、市中院、自治区高院,最后打到了最高院
    
    法治周末记者 王阳
    
    发自广西桂林
    
    被当地政府重点推进的桂林市朝阳旅游体育休闲中心建设项目(以下简称桂林体育休闲中心),成为国家发改委2015年公布取缔的66家高尔夫球场之一,也是全国唯一未开业即被取缔的高尔夫球场。
    
    2016年4月26日,《法治周末》以《桂林一高尔夫球场被取缔之后》为题,披露了桂林体育休闲中心“取缔一年多后,土地依然没有退还给村民”,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法治周末记者追踪采访中发现,尽管桂林市国土局早在2014年就作出了责令业主桂林市信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昌公司)退还土地的行政处罚决定,但用于桂林体育休闲中心项目的1800亩土地,至今仍在信昌公司的铁丝网和围墙的控制之中。
    
    一直在为退还土地讨说法的葛家村村民葛细有告诉记者,因强拆土地上的建筑物引发的行政诉讼,已经从区法院、市中院、自治区高院,打到了最高院。“而在强拆中死亡的村民葛建新,公安机关在支付76万元补偿费用后,历时4年仍然没有立案。”
    
    区政府组织强拆
    
    葛家村地处桂林市七星区朝阳乡,属于岩前村委会管辖。桂林体育休闲中心规划的绝大部分土地,都在葛家村。
    
    2010年7月,桂林体育休闲中心取得了桂林市发改委发放的《登记备案证》,“以发展高端旅游产业为目的,集康体健身、娱乐休闲、商务会所等多种功能为一体,同时具备良好生态环境的体育旅游休闲中心”。
    
    随后,信昌公司与葛家村村民小组签订了《代征土地协议书》,代征土地600亩。与此同时,信昌公司还与葛家村签订了1200亩的《土地流转合同》。
    
    在信昌公司代征的600亩土地上,有3家经营了数十年的砖厂。后来根据工商管理的要求,3家砖厂分别成立了桂林市尧山多孔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尧山公司),法定代表人李产;桂林市西村砖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村公司),法定代表人龚凤林;桂林市宇顺新型墙体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宇顺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宇斌。
    
    信昌公司签订《代征土地协议书》后,和七星区政府的相关工作人员一起,分别和上述3家公司商谈拆迁补偿事宜。“由于差距太大,双方始终没有谈拢。”李宇斌告诉记者。
    
    “就在我们还在盘算着如何讨价还价的时候,有关部门开始行动了。”李宇斌向记者回忆当时的情景。
    
    首先出手的是七星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该局停止了对3家公司的年检。转眼之间,3家公司就成了无照经营行为的调查对象。
    
    2011年1月,桂林市国土资源局七星分局(以下简称七星国土分局)也行动起来了,以3家公司未办理采矿许可证为由,下达了《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
    
    由于3家公司始终没有让步的意思,事情开始一步步升级。
    
    2012年3月,国土局、工商局等将案件报到公安机关。随后,七星公安分局以涉嫌非法采矿罪,对李产、龚凤林和李宇斌刑事立案。
    
    李宇斌回忆称,2012年4月12日晚,在朝阳乡政府,3人在不要政府补偿的“承诺书”上签名,承诺自行拆除砖厂的一切建筑和设施。随后,七星公安分局为3人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由于没有任何补偿,李产、龚凤林和李宇斌均没有在承诺期限内自行拆除。2012年5月28日,七星区政府制定了《七星区依法取缔朝阳乡葛家村西村范围内违法砖窑行动方案》,决定由七星区工商局、七星国土分局、桂林市环保局七星分局等多部门协作配合,对包括尧山、西村、宇顺在内的4家砖厂进行取缔。
    
    2012年6月1日,七星区政府按行动方案组织有关部门实施取缔行为。由于公安部明令禁止公安机关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七星公安分局没有出现在强拆的行动方案中。
    
    但记者在知情人提供的视频中看到,有身着警服的人员第一时间出现在拆迁现场。“这也是以后的行政诉讼中,公安机关成为被告的主要原因。”李产如是说。
    
    当天,七星区专项整顿综合执法大队将尧山公司、西村公司、宇顺公司等3家公司的生产设施(砖窑)及半成品砖捣毁。
    
    强拆过程中出了人命
    
    法治周末记者采访得知,七星区政府组织的“6.1”强拆,并非一帆风顺。
    
    由于尧三家砖厂的租赁费每年可给葛家村集体增加近30万元的收益,解决村民20人的就业问题,所以,强拆行动遭到了葛家村部分村民的抵制。
    
    据司法文书记载:在七星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强拆过程中,葛家村村民葛建新(曾用名黄荣雨)因阻碍强拆,发生冲突,导致死亡。
    
    村民提供给记者一份有多名村民签名的书面证明,指证61岁的村民葛建新是被执法人员用棍打倒在地。
    
    葛建新受伤后,被人紧急送往桂林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抢救,因伤情严重,葛建新很快转往桂林181医院行开颅术,并于当日下午5点死亡。《死亡医学证明书》上的死亡原因为:创伤性特重型颅脑损伤。
    
    七星公安分局向记者提供了一份2013年9月23日的《关于处置“6.1”联合执法取缔非法经营砖厂过程中发生村民和社会闲散人员暴力阻碍执行公务的情况汇报》(以下简称《情况汇报》)。
    
    《情况汇报》显示:(案发后)我局成立专案组对“6.1”暴力阻碍政府执行公务的行为立案侦查,于2012年6月4日抓获“6.1”暴力阻碍政府执行公务案的组织策划者龚凤林。随后抓获犯罪嫌疑人李宇斌、李产。“龚凤林、李宇斌、李产的行为,已触犯刑法277条之规定,涉嫌妨害公务罪”。
    
    龚凤林刑拘一个月后即2012年7月4日,七星公安分局“6.1”专案组出具了一张《收条》,内容为:2012年6月1日,七星区政府依法取缔朝阳乡尧山、西村、宇顺、榕华4个砖厂过程中,遭暴力抗法,出现城管队员、村民意外伤亡事件。犯罪嫌疑人龚凤林自愿交来,并由公安机关转交给伤者、死者家属医疗费及善后处理等一次性补偿款区计人民币伍拾万元整。
    
    同日,七星区政府下属的桂林漓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漓东公司)与龚凤林签订了《地上附着物自拆协议》,约定龚凤林对砖厂地面附着物(含砖窑、烟囱等建筑物)于7月11日前清理完毕,逾期由漓东公司处置。漓东公司在龚凤林对砖厂地面附着物清理完毕后10个工作日内,一次性支付744605.60元给该厂业主。漓东公司依照龚凤林的《赔偿承诺书》,从自拆费中支付了50万元赔偿金,余款244605.60元,被七星区法院在执行另一案中扣划。
    
    据相关司法文书显示,失去自由32天的龚凤林被取保候审。与龚凤林相似,李宇斌在“自愿捐赠”20万元后取保候审。
    
    李产是在广西北海出差时,被七星公安分局强行带回桂林并刑拘的。7日后,李产在刑警的押解下,和妻子到银行向七星公安分局转款30万元,并在签署了“自愿捐赠死者家属承诺书”后释放。
    
    艰难的行政诉讼
    
    龚凤林、李宇斌、李产恢复自由后,先后开始了诉讼行动。
    
    “6.1”强拆的当日即2012年6月1日,七星区工商局以无照经营为由,查封了尧山、西村、宇顺等3家公司的经营场所。其中,七星区工商局向西村公司送达的《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文号为:桂市[七]工商强字第A009号。
    
    2012年8月7日,龚凤林和西村公司作为共同起诉人,向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请法院撤销七星区工商局的桂市[七]工商强字第A009号《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依法确认起诉人享有产权的厂房及附属设施实施的行政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14天后,七星区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裁定不予受理。于是,龚凤林和西村公司向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两个月后,被驳回。
    
    第一回合,以龚凤林和西村公司失败而告终。
    
    2013年1月4日,龚凤林和西村公司在桂林中院提起诉讼,认为七星区政府、七星区工商局、七星区市政局和七星公安分局对原告的厂房及设施实施行政强制拆除,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且违反了《行政强制法》的有关规定,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诉请确认行政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判决赔偿原告直接经济损失650万元。
    
    桂林中院审理后认为,原告仅以拆除现场有七星区政法委、七星公安分局的个别领导在场的照片,就起诉七星区政府、七星区工商局、七星区市政局和七星公安分局,“属告诉错误。起诉七星区工商局属重复起诉”。最后,桂林中院裁定:不予受理。
    
    龚凤林有些气馁。但在律师的支持下,他选择了上诉,没想到案情在二审发生了转机。
    
    2013年12月9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原审认定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不当,指令桂林中院受理。
    
    2014年11月18日,桂林中院就龚凤林和西村公司起诉七星区政府、七星区工商局、七星区市政局和七星公安分局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在行政强制法于2012年1月1日施行后,行政机关的行政强制执行行为,应当严格按照该法规定的程序进行。“2012年6月1日七星区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对西村公司砖窑及半成品进行捣毁的行为,严重违反《行政强制法》规定的程序。”此外,“由于西村公司存在非法采矿、违法经营实心粘土砖等违法行为,在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财产合法性的情况下,请求国家赔偿没有法律依据。”据此判决:一、确认七星区政府2012年6月1日组织有关职能部门对西村公司的砖窑及半成品砖进行捣毁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二、驳回西村公司要求赔偿其经济损失650万元的诉讼请求。
    
    对于桂林中院的判决,西村公司、七星区政府均不服,分别向广西高院提出上诉。
    
    2015年9月15日,广西高院下达二审判决,再次认定七星区政府的行政强制执行行为违法,但造成西村公司的财产损失,双方已经协商达成补偿协议并已实际履行。于是,在判决确认七星区政府的行政强制执行行为违法的同时,驳回西村公司要求赔偿的诉讼请求。
    
    广西高院还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系七星区政府组织相关职能部门作出的,西村公司对该行政行为不服提起诉讼,应以七星区政府为被告。七星区城管局、七星区工商局、七星公安分局不是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不是本案适格被告。
    
    2015年11月20日,西村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了《行政再审申请书》,申诉的主要理由是:广西高院认定双方已经协商达成补偿协议并已实际履行,指的是龚凤林和漓东公司签订的《地上附着物自拆协议》。而签订该协议时,正是龚凤林刑事拘留期间,不是龚凤林的真实意思表示。
    
    2016年5月6日,设在深圳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向龚凤林送达了《应诉通知书》,决定对其申诉进行立案审查。
    
    记者采访得知,李宇斌和宇顺砖厂的诉讼经过,与龚凤林的遭遇没有太大区别。李产则在桂林中院终审裁定不予受理后,选择了信访的方式。
    
    行政机关各有说法
    
    七星区政府的“6·1”强拆被法院确认为违法行政行为后,龚凤林、李宇斌、李产3人的涉嫌妨害公务罪该如何了结呢?2016年5月20日,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七星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劲松。
    
    李劲松告诉记者,七星公安分局已收到了最高院的《应诉通知书》,在法院审理期间,七星公安分局不便发表意见。
    
    葛建新死后,其子女曾向所在地的七星公安分局朝阳乡派出所报案,但警方没有受理。然而,七星公安分局为什么要给葛建新的家属巨额补偿?到底是谁导致了葛建新的创伤性特重型颅脑损伤?公安机关为什么对葛建新之死不予立案?
    
    《情况汇报》这样解释:通过询问多名当时在场的死者亲属及村民,均没人反映有人外力作用致其倒地情况,死者亲属亦未提出尸体解剖,并自行办理了火化事宜。“经调查,没有证据证明葛建新死亡原因系他人故意或过失导致,即没有犯罪加害事实发生,故认定葛建新死亡属意外死亡事件。”
    
    李劲松坚持认为,公安机关对葛建新死亡不予立案是正确的。法律规定,法院在审理民事、行政案件中,如果发现有涉嫌犯罪的,应移交公安机关处理。“龚凤林、李宇斌在行政诉讼中,都提到了葛建新死亡一事,但法院并没有将案件移送给公安机关处理。”
    
    记者在一份行政诉讼判决书上看到,龚凤林提交给法庭的证据中,确实有如下内容:死者葛建新的医院资料及其亲属的申述报告,证明在被告强拆过程中,村民葛建新与被告强拆人员发生冲突,导致死亡,其亲属要求有关部门追究被告的法律责任。但法院对这组证据的认定结果是:“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李劲松还告诉记者,除了法院外,检察院至今也没有要求公安机关对葛建新死亡一事予以立案侦查。
    
    “6·1”强拆被广西高院确认为违法行政行为后,是否应该有人为违法行政行为埋单呢?2016年5月21日,记者向“6·1”强拆的指挥长、已从七星区政法委书记升任七星区政府常务副区长的聂云发送了短信,预约采访“6·1”强拆的相关情况。
    
    聂云很快作了回复,明确表示不同意接受采访,要记者“和区委、区政府沟通联系”。
    
    七星区工商局2012年6月1日决定对尧山、西村、宇顺等3家公司的经营场所予以查封,当日即捣毁了查封的厂房及附属设施,是否有相应的法律依据?2016年5月24日,记者向七星区工商局发送了书面《采访提纲》。
    
    次日,七星区工商局回复记者:“因为此案正在最高法院审理中,我局不便于过多解说案件情况,一切遵照最高院复核结果。”
    
    对于葛家村要求退还土地一事,桂林市国土局书面回复记者:国家现行法律对该问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根据《中国国土资源报》对该问题的答疑,所谓责令违法者“退还”,指制止违法者非法建设行为,消除非法占用的状态,恢复所有者使用土地,自“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的行政处罚决定作出之日,即可视为被非法占用的土地已“自然回归”土地所有权人手中。
    
    回复还称:为实现违法者当事人“退还”土地给土地所有者,2015年11月19日,信昌公司与葛家村签订了《退还集体土地协议书》。
    
    关于《退还集体土地协议书》一事,葛细有听说后很惊讶,“从来没有听说过”。按照葛细有提供的信息,记者短信采访了葛家村的多名负责人。出纳葛银弟回复,“关于退还土地的事,没有半点音讯”。队干部葛新林则表示,对于《退还集体土地协议书》的事,“毫不知情”。 (博讯 boxun.com)
32623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贵州毕节七星关小学校长性侵6名幼女一审获死刑 (图)
·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前已被清场?
·六律师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门口绝食守候 (图)
·六律师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门口绝食守候 (图)
·桂林七星区警察滥权抓人续:莫息富等村民采访视频
·桂林七星区警方滥权抓莫富息,关押期间受虐
·桂林七星区警方滥用职权 现场抓捕讨说法维权村民/视频
·太湖明珠七星级酒店,外形像马桶盖
·罗密:祭拜桂林七星公园八百壮士墓和三将军墓——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能乘直升机住南京七星酒店的有几人/叶祝颐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 跋涉民主路上的楷模——惜别温辉先生以及记《争鸣》和《动
  •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 雷鸣电闪(修改稿)
  • 谣言创造历史
  • 如果「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台灣館』」能夠、、
  • 荒谬的辩证法之二:对立统一规律是逻辑陷阱2
  • 岠嶂山桂花林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特权论》作者陈尔晋(陈泱潮)简介(1图)
  • 鏉庤姵鏁14400017鈥滀汉瀛愬晩锛佷富鑰跺拰鑿欐ǎ瑾細浣犺灏嶅悇
  • 张三一言转:郭文贵造谣惑众爆假料犹如现代秦桧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谢选骏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 倪玉兰的博客十九大前夕新租的房又遭逼迁
  • 谢选骏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 吕千荣的博客中共安全机关最近又向群众公开:"是习近平女儿习明泽要弄这
  • 谢选骏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 东海一枭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 谢选骏越南人与老鼠肉
  • 邱国权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 谢选骏新中国与猩中国
  • 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完整版】刘延东盗国贼跪求刘彦平放她一码——在哥大演讲
  • 走向大自然:在美国的中国人(一)方女士
  • 明暗經緯錄我們就是民主的中華民國派系
  • 谢选骏赌博的精神意义
    论坛最新文章:
  • 十九大反贪目标:政经腐败领导干部
  • 面对被接管威胁 加泰可能重新举行立法选举
  • 制衡中国 美国将深化与印度战略合作关系
  • 法国新反恐法经参议院核准通过
  • 习近平强调开放经济 外资代表呼吁落实承诺
  • 拉卡获得解放 伊斯兰国末日临近
  • 大选被迫推迟 在伊库尔德人“独立梦”成泡影
  • 蒂勒森:缅甸军方对罗兴亚危机负有责任
  • 朝鲜金正恩祝贺中共十九大成功
  • 美日韩举行磋商 拟通过一切手段对朝施压
  • 马德里确认寻求暂停加泰自治权
  • 章立凡:十九大报告描绘美好前景,却无具体路径
  • 中共19大: 台湾代表团神秘 不接受境外采访
  • 中共19大开幕式 老领导们挣扎出席
  • 美国起诉两名推销芬太尼的中国毒贩
  • 习治下的中国社会是“被捂住嘴巴”的社会
  • 法媒:习近平将进一步巩固其领导地位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