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女童打疫苗后异常反应 厂家拒赔偿被告上法庭
请看博讯热点:医药、医疗事故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27日 转载)
    
    河南女童打疫苗后异常反应 厂家拒赔偿被告上法庭


    (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书。)
    
    据澎湃新闻消息,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5岁女童周某欣接种乙脑灭活疫苗后,先后出现发热、抽搐、意识丧失等症状,周口市疾控中心召集的医学专家组认定,其症状系预防接种异常反应。据《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疫苗生产企业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应给予周某欣一次性补偿。但该企业认为,周某欣的症状与疫苗无关,系偶合反应所致,未予赔偿。
    周某欣父母日前将该疫苗企业告上法庭。

官方认定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企业有异议
    
    6月24日下午,患儿周某欣的父亲周宝华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周某欣是2015年7月打的疫苗,随后发病,症状跟中毒很像,口吐白沫,意识丧失,大小便失禁。2015年12月28日,他拿到周口市疾控中心召集的医学专家组的鉴定结果。到现在接近一年的时间,疫苗厂家从未与家属联系或接触过,也没有沟通过补偿事宜。周某欣现在才5岁,后期还可能面临大量的治疗。无奈之下,他才向沈丘县人民医院提起诉讼,希望走法律途径解决。
    
    6月21日,沈丘县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科长梁俊告诉澎湃新闻,这是近三年来,当地唯一一例被确认是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的病例。其他病例都系偶合反应等与疫苗无关的原因引起。
    
    但6月22日,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书面回复澎湃新闻称,该公司对前述医学专家组给出的“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的结论有异议。该公司认为,周某欣属于偶合发病,与疫苗无关,而不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该公司曾于2016年1月4日向周口市医学会提出鉴定申请,但周口市医学会未予受理。目前患儿周某欣的家属已经向沈丘县人民法院起诉,该公司将积极应诉,并重新提交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申请,后续将根据法院判决依法依规处理。
    
    对于“周口市医学会未予受理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鉴定申请”的说法,周口市医学会予以否认。
    
    6月22日下午,周口市医学会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值班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的确曾咨询过申请鉴定相关事宜,当时该工作人员在场并予以了解释,但该公司工作人员只是口头咨询,却从未递交过书面材料或委托书。

医学专家组:符合时间关联,有疫苗导致事件的临床证据
    
    疫苗是人类防御瘟疫的重要武器。它能防止传染病的暴发,也偶尔、罕见地导致严重疾病,甚至致人死亡。疫苗造成的严重不良反应,数百万人中偶发一例,被称为“恶魔的抽签”,学术名称为“预防接种异常反应”。
    
    为了鼓励人们接种疫苗,并降低接种者的风险,中国从2005年起以法律条例的形式,建立了针对异常反应病例的补偿机制。从2005年6月1日起施行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规定,因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造成受种者死亡、严重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的,应当给予一次性补偿。
    
    第一类疫苗由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的规定受种的疫苗,其异常反应的补偿费用由政府承担,在预防接种工作经费中安排。
    
    第二类疫苗是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其异常反应的补偿费用由相关的疫苗生产企业承担。
    
    防御乙型脑炎的乙脑疫苗,中国目前有两种,一种是乙脑减毒疫苗,由政府免费提供,属于第一类疫苗;另一种是乙脑灭活疫苗,由患者自费接种,属于第二类疫苗。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乙脑灭活疫苗,就属于后者。
    
    澎湃新闻获得的周口市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专家组出具的一份“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书”(豫周异诊【2015】02号)显示,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当时4岁的女童周某欣,于2015年7月1日上午10时许,在沈丘县疾控中心的预防接种门诊,接种了乙脑灭活疫苗,当晚出现发热症状,热峰37.6℃。随后,她在当地一家诊所被注射药物(具体不详)治疗后,体温正常。
    
    但7天后,周某欣突然发生抽搐,意识丧失,家人带她先后在周口市中心医院、郑州市儿童医院、沈丘县人民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
    
    其中,在郑州市儿童医院时,周某欣被检查出柯萨奇病毒抗体IgM阳性,2015年8月9日,她从该院出院时的诊断为病毒性脑炎、脓毒症、肺炎。
    
    2015年8月28日,周某欣因“间断发热,抽搐50天”为主诉,入住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一直治疗到当年11月份,其出院诊断为播散性脑脊髓炎。
    
    2015年11月1日,周某欣的家属向沈丘县疾控中心告知了周某欣的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症状,该县疾控中心开始调查。
    
    2015年12月28日,周口市疾控中心抽调该市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专家组副主任医师及以上职称的市级调查成员5名,召开调查诊断会,并作出调查结论——“受种者接种乙脑灭活疫苗后,所患疾病的临床诊断为播散性脑脊髓炎,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
    
    该专家组作出上述判断的依据为:有冻干乙型脑炎灭活疫苗接种史,符合时间关联;出现相应神经系统症状及实验室检查,影像学异常,有疫苗导致事件的临床证据。

疫苗厂家:患儿曾患病毒性脑炎
    
    但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不认同周口市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专家组的结论。
    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6月22日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书面回复称,周某欣2014年曾患病毒性脑炎,2015年7月1日接种乙脑灭活疫苗后,当晚出现一过性发热(37.6℃),第二天体温正常,无其他不适。7天后出现抽搐、发热,经郑州市儿童医院检查柯萨奇病毒抗体IgM阳性。综合考虑,患儿所患病毒性脑炎应由柯萨奇病毒引起,之后继发播散性脑脊髓炎,属于偶合发病,与疫苗无关。
    
    但周宝华否认周某欣2014年患过病毒性脑炎。
    
    2016年6月24日,周宝华告诉澎湃新闻,女儿周某欣2014年因发热,在沈丘县人民医院治疗过,主治医生没有进行脑脊液的检查,只是口头上说按脑炎治疗,后来周某欣退了烧,康复回家。周口市和沈丘县调查该疫苗不良反应事件时,周某欣的母亲曾讲述过这一治疗经过。所以,周某欣不是“曾患病毒性脑炎”,而是一次发热时被当做脑炎症状治疗而已。
    
    河南省人民医院儿科主任陈凤民2014年发表的论文《儿童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42例临床分析》称,感染和疫苗接种是儿童发生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主要诱因。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工作人员武文娣等人2014年发表的论文《中国2009-2012年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监测数据分析》显示,中国2009-2012 年监测显示,判定为异常反应的ADEM 中,90%发生在接种疫苗后4周内。中国接种疫苗后发生ADEM罹患率为0. 07 /100万剂。 (博讯 boxun.com)
37621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网民:跑道疫苗等问题比任何境外“敌对势力”都可怕 (图)
·非法疫苗案中渎职犯罪 3名国家工作人员被侦查 (图)
·四川完成脊灰疫苗封存工作 已停止接种“糖丸”
·河南吊销4家药企经营许可证 均涉山东疫苗案
·重庆疫苗案追踪:护士直接收钱 偷偷摸摸清点 (图)
·重庆联合调查组就疫苗疑似"调包"一事答记者问
·重庆联合调查组就疫苗疑似“调包”一事答记者问
·重庆南岸区市民抗议医院为幼儿接种假疫苗遭警察镇压 (图)
·重庆疫苗事件接种记录存多问题 涉事医生被控制 (图)
·莆田警方依法处罚传播"SB250"虚假疫苗谣言者
·男子打“狂犬疫苗”后因狂犬病死 系村医用假药所致 (图)
·新版管理条例:疫苗冷链温度超标系统自动报警
·儿童注射狂犬疫苗后昏迷 涉事企业:不便回应
·最高检:安徽公检联合督办8件非法疫苗案 批捕4人
·中国修例监管疫苗产业 官员涉案要负刑责
·发生重大疫苗安全事件 地方领导应引咎辞职
·国务院修改疫苗管理条例 二类疫苗也集中采购
·国务院出台新规定杜绝非法疫苗
·山东疫苗案45家涉案药企被查 24批涉案产品过期
·山东问题疫苗后 中国国务院修改疫苗条例 (图)
·史上有多少“疫苗恐慌事件”? (图)
·学者视点:消磨中国民众对政府信任的疫苗 (图)
·高智晟:共产专制是最恐怖的毒疫苗
·林傲霜:民命贱如草——评“杀人疫苗”事件
·王德邦:极权体制性的毒瘤——评山东疫苗事件
·张志恒:疫苗事件中需要的公民精神和责任
·焦点对话:“疫苗之殇”造成又一场公共信任危机?
·东晓风林:疫苗案诡异
·天涯社区:知道注射的疫苗连肉猪用的疫苗都不如? (图)
·奶粉和疫苗失守是整个社会的耻辱:我们做什么?
·人民日报:追问“疫苗之殇” (图)
·叶一知:选个代表,为醒觉一代注入抗极权疫苗 (图)
·冯海宁: 以新生命的名义追问疫苗安全性
·疫苗受害家长在卫生部门口被打骨折/王克勤(图)
·毒疫苗问题:山西省卫生厅一定没问题/李承鹏
·山西问题疫苗:圆不了的谎言/五岳散人
·刘逸明:疫苗事件,山西省卫生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山西疫苗悲剧/王克勤
·山西问题疫苗的根源是腐败/班士兵
·山西疫苗事件与学界行径/李诺言
· “疫苗门”幕后“老板”为何如此自信?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