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交通厅副厅长坠亡之谜:升迁快 家属没报案
请看博讯热点:官员自杀、被杀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01日 转载)
     马立军
     湖北交通厅副厅长坠亡之谜:升迁快 家属没报案


    马立军蹊跷自杀,适逢巡视组对湖北省交通厅巡视期间。在媒体评选“官场十大高危岗位”中,交通系统高居第二,仅次国土系统
    
    2016年5月28日,星期六。湖北省武汉市汉口殡仪馆。
    
    上午7时40分,湖北省交通厅副厅长马立军的遗体告别仪式开始。40多分钟后,引发网络喧嚣的马立军,化成了一缕青烟。
    
    按中国传统,“死者为大”。然而,马立军蹊跷自杀,适逢湖北省委第七巡视组对湖北省交通厅巡视期间,而马立军又是被巡视的对象之一,因此难免让人猜疑:马立军自杀的原因是什么?他为什么要凌晨到单位去跳楼?跳楼和巡视这两者之间到底有无关联?
    
    湖北省交通厅回应,马立军患有抑郁症。可网友对于这样的回应并不买账:马立军作为省交通厅副厅长,也算是仕途成功之人,这是多少人景仰的地位和事业成功境界?怎么会是得抑郁症的病人呢?
    
    湖北百思得律师事务所主任陈勇律师认为,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不排除马立军真是因为抑郁而跳楼的可能,毕竟抑郁症早已经成为了现代人常患的心理疾病之一。
    
    家属不报案
    
    公安未调查死因
    
    2016年5月24日中午12时许,一家网络媒体曝出猛料:湖北省交通厅副厅长马立军在单位坠亡。且特别注明,事发湖北省委第七巡视组在该厅巡视过程中。
    
    与此同时,该网媒还引述了湖北省交通厅内部人士的话称,马立军此前有严重的抑郁倾向。
    
    次日,法治周末记者来到武汉采访。考虑到马立军跳楼后可能会送到医院抢救,记者便向湖北省交通厅附近的多家医院打听,但两天过去了,一无所获。
    
    2016年5月27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武汉市汉口建设大道428号的湖北省交通厅。
    
    在交通厅大门的右边门框上,记者看到了一张红底黄字的《巡视公告》,落款日期为2016年4月22日。公告主要内容为:按照省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统一部署,省委第七巡视组将于2016年4月25日至2016年6月3日,对交通厅党组领导班子及成员进行巡视。巡视期间主要受理反映省交通厅党组领导班子及成员,下一级党组织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和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访,重点是关于执行《中国共产党党章》和其他党内法规,遵守党的纪律,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等方面的举报和反映。
    
    在公告的下方,挂有一个上了锁的《巡视工作联系箱》。
    
    “马立军的死亡,是否与这份公告有关联?”见到交通厅宣传中心副主任潘庆芳后,记者开门见山地问。潘庆芳离开办公室去请示领导,15分钟后回复记者,马立军的家属不同意接受采访,交通厅尊重家属的意见。
    
    记者表示要采访的是交通厅,并没有说要采访家属。潘庆芳显得有些为难,希望记者理解。于是,记者向履新不足两个月的交通厅厅长何光中发送了采访短信,希望官方能够就马立军坠亡一事,积极回应社会关切。很快,何光中安排工作人员给记者打来电话,声称交通厅已通过荆楚网作出了回应,“一切与马立军坠亡有关的信息,以荆楚网发布的信息为准”。
    
    百度一下,在网媒发布马立军坠亡消息6个小时后,荆楚网也发布了一条类似消息,明确了马立军的坠亡时间为5月24日早晨6时08分。在荆楚网这条仅仅100多字的消息中,较之网媒除了确认坠亡的具体时间外,还完善并增加了两点:1.马立军患有严重抑郁症,5月23日已办理住院手续;2.具体死亡原因公安机关正在调查中。
    
    记者就此询问武汉市公安局宣传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得到的答复是:马立军系跳楼自杀十分明显,家属无人报案。“因此,公安机关没有立案调查死亡原因。”
    
    生前快速升迁
    
    媒体曝光马立军坠亡没几天,一名男子跳楼的惊悚视频开始在大小微信圈里泛滥,并称之为“湖北交通厅副厅长马立军的壮烈一跳”。然而,视频很快就被证伪:跳楼的男子并非马立军,而是因感情纠纷持刀伤人的犯罪嫌疑人李文庆。
    
    此外,视频中的地点也并非湖北交通厅,而是千里之外的哈尔滨市道里区民生街都小区和园16栋楼顶。
    
    采访中记者发现,之所以每一条有关马立军的信息都能在网上引发轩然大波,除了他供职的交通系统令人关注外,他在仕途上的快速升迁也让网民议论纷纷:马立军生于1962年10月26日,34岁即任湖北省交通运输厅公路管理局(以下简称湖北省公路局)副局长,而且掌握公路建设尤其是高速公路建设的大权,38岁升任湖北省公路局局长,以后一路升迁至湖北省交通厅总工程师、副厅长。因此,不少人怀疑马立军有背景和后台。
    
    对于网上传言,马立军的一位高中同学用了“胡说八道”4个字来形容。他说,马立军的父亲是湖北省公安县章庄铺镇中学一名负责收发饭菜票的后勤人员,岳父则是天门市竟陵办事处一名普通公职人员。“马立军的母亲和岳母,都是标准的家庭主妇。”
    
    公开的资料显示,国家恢复高考两年后即1979年9月,马立军考入湖南大学公路工程专业,1983年7月大学毕业后,进入湖北省公路局工程处第二工程队工作。
    
    知情人告诉记者,马立军进入湖北省公路局工作时,有一个负责人被公认为是马立军仕途中的“贵人”。两人算得上是半个老乡。这位负责人对马立军特别赏识,“当时人际关系没有现在复杂,这位负责人只是觉得马立军是个人才,既年轻又有专业知识,所以一直重点培养”。
    
    为了能够有所作为,马立军也加强了自身知识的积累。1998年,马立军取得长安大学在职硕士研究生学历、工学硕士学位,并担任长安大学湖北省校友联谊会理事会的理事长(记者注:长安大学由原西安公路交通大学与原西安工程学院、原西北建筑工程学院三所部属高校合并组建,由教育部和交通运输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陕西省人民政府共建)。
    
    长安大学湖北省校友联谊会一名会员告诉记者,马立军对长安大学很有感情,就在出事前半个多月,还专门利用双休日到西安去了一趟。
    
    抑郁症成为自杀官员的通病
    
    2016年4月,全国有4名官员坠亡。
    
    据媒体统计,截至2015年,全国被各级官方认定为自杀的官员达140余人。事发后,相关部门的鉴定结果多是“精神压力”。
    
    抑郁症是躁狂抑郁症的一种发作形式,以情感低落、思维迟缓、以及言语动作减少,迟缓为典型症状,约15%的抑郁症患者死于自杀。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和哈佛大学的一项联合研究表明,抑郁症已经成为中国疾病负担的第二大病,大多源于工作压力,家庭不和。
    
    早在2011年11月29日,中纪委、监察部、中组部曾联合下发《关于关心干部心理健康提高干部心理素养的意见》,要求关注官员的心理健康。
    
    依据法律规定,如果当事人在检察机关侦查过程中、法院判决前死亡的,必须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无论前期侦查有多扎实,最终都不能认定为有罪。
    
    理论上,对于涉嫌贪腐的官员,如果在纪委调查过程中“自杀”,党组织仍然可以调查,无需撤案,仍然可以对其作出纪律处分,当事人死亡也并不必然导致其免于追究党纪责任。但在实践中,调查机关都不愿继续对“自杀”官员的违法违纪问题继续调查,防止背上“刻薄”的恶名。
    
    武汉市纪委一名干部承认,如果当事人在被调查前自杀,查办难度就非常大。“对受贿类案件,没有官员一方的陈述,属于缺失关键性证据,容易导致案件难以推进。”
    
    对于马立军是否涉及腐败,网友的猜测大抵是凭空的,因为至今没有任何纪检监察部门或者检察机关声称对其立案调查。
    
    据一位参加马立军告别仪式的官员告诉记者,马立军的灵柩上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记者注:中组部《关于全面做好规范中国共产党党徽党旗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党员去世后,经所在单位党组织同意,可以在其遗体或骨灰盒上覆盖党旗,但党旗不得随遗体火化或随骨灰盒掩埋”),有接近200名亲朋好友参加。所有参加的人,都领到了一份打印的《马立军同志生平》。
    
    在《马立军同志生平》中,记者通篇没有看到“抑郁”两个字出现。据介绍,马立军的工作可谓顺风顺水:先后获得湖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湖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湖北省科技成果推广二等奖,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特等奖、科学技术一等奖等荣誉,被省人民政府授予“湖北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工作作风扎实,深入细致,勇于担当,工作实绩突出,连续五年考核为优秀等次。”
    
    此外,马立军对工作认真负责,对家人关心呵护,家庭和睦。
    
    《马立军同志生平》的结尾,这样写道:“马立军同志的去世,是交通运输系统的重大损失。交通广大干部职工要化悲痛为力量,更加勤奋履职尽责,为推进湖北交通运输事业发展而努力奋斗。”从行文规则来看,行文的主体应该是湖北省交通厅。不过,据参加的人员介绍,交通系统虽然有不少人参加了告别仪式,但没有一个人出面发言。《马立军同志生平》一文,是由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宣读。
    
    记者从参加人员提供的一张现场图片上看到,告别仪式大厅的正面,电子显示屏打出有“沉痛悼念马立军同志”,两边对联的内容是:保持党员本色终生不懈清正廉洁光明磊落;献身交通事业风范长存呕心沥血鞠躬尽瘁。
    
    网上有关马立军最近一次的公开报道,是其4月22日在湖北武穴市调研长江非法码头整治工作的情况。这一信息,使其多年的抑郁病史之说略显诡谲。据当时的与会人员介绍,马立军调研时的讲话内容思路清晰,没有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武汉一位知名心理咨询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抑郁症是一种疾病,必须有执业医师出具的诊断,这不仅在说服公众时需要,在警方结案时更是不可或缺。“但现在一桩桩抑郁而死的官员,几乎没有一桩公布过当事人的病历,全凭有关方面一张嘴。此外,有抑郁症状不等于已经生病,离生病还远着,就自杀了,这说不过去。”
    
    交通系统的反腐力度
    
    马立军跳楼事件在网络上持续发酵,与其供职的交通系统和厅长职务有关。
    
    在媒体评选“官场十大高危岗位”中,交通系统高居第二,仅次国土系统。曾经一度,河南省交通厅四任厅长“前腐后继”接连落马,成为媒体持续热炒的话题。
    
    事实上,除了发生在湖南、河南交通系统典型的“前腐后继”案件外,在交通厅长落马的“黑名单”上,还有17个省份的交通厅长。
    
    而马立军任职的湖北省交通厅也并非事外高地。
    
    早在2006年1月,湖北省交通厅原总工程师经德良(正厅级)因受贿,被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
    
    2008年12月,湖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熊国贤因“贱卖”武黄公路经营权致国家损失3.15亿元,涉嫌滥用职权罪,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2014年1月,湖北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副巡视员、省宜昌至巴东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原指挥长宋继宏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建设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违反社会主义道德,长期与他人通奸,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6年1月31日,湖北省纪委监察厅发布纪检通报称,湖北省委纪委查明,湖北省交通厅道路运输管理局12个内设处室中,有9个处室不同程度存在违反会议费管理办法,虚列会议套取财政资金、在会议费中违规支出等问题,违纪金额合计103.3872万元。
    
    随后,湖北省交通厅副厅长石先平的职务被免去,省运管局副局长王泉被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
    
    专家指出,交通系统如此大面积、高频率的腐败,根子还在于公共权力失范、体制和制度存在漏洞所致。
    
    对于马立军为什么要凌晨到交通厅单位去跳楼,网上议论纷纷。知情人告诉记者,位于武汉市建设大道384号的湖北省公路局里面,有一个公路局干部职工居住的“公路小区”,马立军在里面分有住房。记者现场发现,“公路小区”离交通厅办公楼仅相距500多米。记者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查找,终于通过张贴在小区邮箱上的一张《电费提示单》,得知了马立军的准确住址。
    
    然而,《电费提示单》显示,用电用户马立军2016年5月的电费金额仅为3.35元,这似乎说明房间里面并没有人居住。
    
    那么,马立军跳楼的5月24日凌晨,他到底是从哪里前往交通厅办公楼的?现在看来,似乎只有他自己才能说得清楚了。 (博讯 boxun.com)
48217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反腐引发官员自杀:在中国当官为何成为高危职业
·陕西汉中红会1700万捐款被挪用 卫生局官员自杀 (图)
·福建首虎操盘地产获利过亿 涉案官员自杀
·中国官员自杀成风多跳楼 3月底竟有4连跳 (图)
·中组部急查官员自杀状况:需填自杀方式地点 (图)
·又一军队官员自杀:总政直工部干部局局长朱洪军12月1日自杀
·贪官的部分财产来源不明和官员自杀
·中国再有官员自杀 南京原区委书记娄学全自缢 (图)
·官员自杀并非“一了百了”:死后仍可开除党籍 (图)
·又一位官员自杀,又无二样的原因 (图)
·被逼的? 贪1.4亿官员自杀前曾大量吐血
·中央反腐越来越凶 官员自杀越来越多
·反腐力度加大 中共官员自杀数显著上升
·英媒:中共反腐或导致官员自杀率上升 (图)
·近十年百余官员自杀:多选办公地点
·反贪腐潮后 中国官员自杀事件频现
·四川西充民政局官员自杀 百警抢尸 (图)
·田小典:莫让官员自杀成为一种“现象” (图)
·聂辉华:官员自杀为何频繁发生 (图)
·韩连山:鬼国官员自杀,为何不是特区的他、她、牠呢?
·东步亮:官员自杀正向位高权重者蔓延 (图)
·巡视组撤离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石三生
·维稳官员自杀前受到哪些折磨?
·讨论:中国官员自杀人数上升
·高福生:官员自杀或被自杀 真相不能躲猫猫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