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请看博讯热点:草菅人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田青容控告最高法院法官骂人和余善强递交高法材料时争辩。)
    
    说最高法死刑复核审判委员会法官加人湖北襄阳宜城市板桥店镇王继黑恶杀人团伙,决不是杜撰出来的,也不是为造势渲染而夸大其词的,这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事情。
    
    2013年6月24日,湖北宜城市板桥店镇上湾村二组农民余善强因为卖西瓜和邻居王芳芳发生争吵打架,并当场遭到王芳芳家族势力的暗算,被王芳芳打成重伤。
    
    王芳芳的堂哥黑社会老大王继赶到现场时,余善强已经被送往镇卫生院救治,王继等4名黑帮人员问在村卫生室包扎伤口的王芳芳,他家有钱没有,有钱就灭了他(他指的是余传龙,余善强的儿子),诊所群众当时就说,大人打架不要牵涉人家孩子。随后在警察的安排下王芳芳也离开村诊所到镇医院和余善强乘坐同一辆救护车被送往宜城市人民医院治疗。
    
    为什么余善强和邻居王芳芳不和睦,主要是余善强性情耿直,不愿意对王芳芳的强势乡村家族势力阿谀奉承,因此年纪稍小的王芳芳总是看余善强不顺眼找事欺负余善强。
    
    性格耿直的余善强是个聪明吃苦能干的农民,他把握住了市场时机,种植了一种叫红翠的红桃,余善强当年种植当年挂果,第二年大见成效。2013年余善强的脆红桃子个大艳鲜,每日满载红桃的大车一辆辆离开上湾村余善强的桃园,几天的时间里余善强卖桃子的收入就有8万多元,周围十里八乡都传遍了余善强发财的消息,四乡农民羡慕的急红了眼,纷纷要求和余善强联盟种植这种桃树。
    
    余善强的日进万金,让邻居王芳芳等人恨的咬牙切齿,大红的桃子为余传龙招来了杀身之祸。
    
    2013年6月24日雨夜,偏僻人口不多的上湾村二组王芳芳家门口停了两辆车,在50公里外县城医院的王芳芳雨夜打的士回村,夜雨中余善强的三层小楼火光冲天,半夜王芳芳回到县医院余善强病房用酒瓶猛砸余善强头部,余善强和护士呼喊反抗,王芳芳逃走。
    
    天亮之后王芳芳在县城派出所投案自首。
    
    余善强家的三楼被烧成断墙残壁,灰堆里有具被烧成焦炭一样的尸体。
    
    几天之后,家人看实在无法隐瞒下去了,就把房屋和孩子被焚烧的消息告诉了在医院病床上输液的余善强。余善强当即昏了过去,经人呼喊余善强醒了过来,他拔掉输液的针头,回到了上湾村。家里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王继和勘验的警察在说笑着,余善强当即指着王继说,这事就是你干的,王芳芳一个人根本不是我儿子的对手,王继说余善强,你少胡说你小心点。
    
    余善强找到宜城市公安局长王绍洪,向他说了自己的疑点,说此案不是王芳芳一人干的,局长坚持说就是王芳芳一人做的案,现场的疑点和案子无关。余善强说,这事一定要搞个水落石出,自己要到北京去告,一定要把杀人团伙全部抓获归案,局长说你到北京去告吧,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
    
    余善强把儿子被杀害焚尸的情况向襄阳市公安局湖北省公安厅公安部、各级检察院进行了反映控告。
    
    2014年8月27日,襄阳市中级法院作出判决,判处王芳芳死刑。襄阳中级法院作出判决后,余善强到北京最高法上访,要求暂缓对王芳芳执行死刑,查清案件所有疑点,抓获全部杀人焚尸犯罪团伙成员。
    
    2015年5月4日,湖北省高级法院作出裁定书,判处王芳芳死刑。
    
    余传龙被杀害焚尸后,余善强小楼被烧毁,十多万的钱财被抢劫,一个富裕的家庭一夜返贫家破人亡,余善强夫妻二人在京不分冬夏流浪上访3年,要求查清案子几十个疑点,惩治全部凶犯,给儿子一个告慰。
    
    余传龙被杀害焚尸案,不是一个复杂的案子,不需要侦查蛛丝马迹的疑点,简直就是一个众目睽睽之下的明白案子,看下现场和刑事鉴定,看下王芳芳的供述,整个杀人团伙就暴露无疑,可是掌握司法大权的官员就是装糊涂、装傻、装横,任性孤行。
    
    2015年10月20日,孙自卿陪同余善强应最高法院死刑复核王姓法官的约定,来到北京花市大街9号最高法刑事审判大楼,王姓法官和余善强在传达室里谈了两个小时,王法官的电话18811097418、01082583842.王法官要求余善强将全部疑点证据汇集一下给他,他再汇报给审判委员的领导。余善强当时对最高法院法官的责任心感到安慰,觉得案子在这里会有公正的答复。
    
    王姓法官也说这座大楼就是国家,国家压着一个章子,这个章子盖下去,是沉重的,代表的是国家。
    
    2015年11月2日,余善强将案件疑点打印成的书面材料,到花市大街9号最高法刑事大楼当面交给了王姓法官,余善强和法官谈案情时争执不休,法官说王芳芳在突然袭击中是能够杀死余传龙的,还说如果退回重审,王芳芳可能就枪毙不了。余善强录了像。交完案件的疑点材料以后,余善强夫妇就在北京等候最高法刑事复核的裁定结果。
    
    2016年春节前余善强的父亲去世,余善强回宜城老家为父亲办丧事,料理完父亲后事,2月1日余善强到湖北省高院找到法官赵胜军,问复核结果出来没有。赵说没有,你找省高院没有用,案件已经移交给最高法院了,要找就找最高法院,你去上访也行控告也行,最高法院地址在北京市东城区花市大街9号。
    
    过完16年的春节没几天,余善强听别人说王芳芳已经被枪毙了(老百姓把执行死刑统称为枪毙)。余善强有些不太相信,因为他还没有拿到最高法的裁定文书,也没有人通知他王芳芳已经枪毙了。
    
    2016年3月3日,余善强、田青容、吴桂华、甘小琼4人到花市大街9号最高法要复核结果,余打电话问王姓法官,结果出来没有,是不是发回重审,王姓法官说维持原判。余说听说人都枪毙好长时间了,我都不知道,没有给我文书和信息。王姓法官让余善强回湖北去查,余说2月1日我在湖北高院他们说结果没出来,让我找最高法,今天我来了结果出来了你又让我回去找,是不是法律规定了受害人无权知道事实真相?
    
    余善强和最高法官通话期间,高法警察通知了崇文门派出所,派出所警察要带余善强4人去所里,余说我来高法要裁定文书,他们把人枪毙了也没有给我文书,王姓法官在电话里骂余善强,妈个比,照相的警察和保安都听到了。王姓法官说我给领导说说,给你文书,法官把最高法死刑复核文书给了余善强。
    
    拿到文书以后,余善强4人被带到崇文门派出所,4人分别被各自属地驻京办接走。余善强夫妇被押回湖北宜城软禁至两会结束。
    
    最高法死刑复核裁定书下达的时间是2015年12月25日,王芳芳在2016年1月就被枪毙了,而此时到了3月份余善强还在傻等高法复核结果,既没有人给他文书也没有告诉他杀人嫌犯王芳芳已经被枪毙了。

最高法等三级法院的判决书,非常荒唐草率,仅凭投案嫌犯王芳芳3句话就结了案,王芳芳的3句话是:晚上九点左右翻墙进入余善强家院内,看到余传龙后踢其腿部一脚,将其摔倒摸到一块砖头将其砸死,背到三楼焚尸。
    
    案件的几十个疑点公检法三家拒绝侦查和解释。在宜城公安的尸体鉴定中,余传龙的左小腿下部是横断的,断面烧黑,说明余传龙左小腿被利器砍断后烧毁的。一楼储物间小窗户下有黄泥脚印,只有从楼后窗外的泥地翻进来才会有此泥脚印,而王芳芳说只在院内打死了余传龙,然后背到楼顶焚尸。余善强楼前全是水泥地和砖铺的硬地面,如果是从楼门进入楼内,就没有黄泥脚印。焚尸的灰堆里发现了手机和匕首首饰等物,公安没有记载在现场勘验中。可疑之处太多了,连王芳芳自己的供述的母亲哥哥为其藏匿赃物,公安也懒得去法办。
    
    案发现场的上湾村二组村民都知道该案是团伙作案,案卷虽然不细致,但也能充分说明很多疑问之处。
    
    上湾村的农民在关注着该案,宜城市一些干部和政法人员,对此案非常气愤,暗中支持余善强维护法律尊严和社会公平正义之举。

如此多的疑问,案件事实不清,最高法刑事审判委会也已经知道了案件的诸多疑问,却任性的把嫌疑人王芳芳杀掉。事实不清却坚持杀掉王芳芳是什么性质?是故意杀人,是毁灭证据,是杀人灭口。
    
    即便嫌疑人王芳芳是凶手,也要查明事实,有理有据的杀掉王芳芳,让王芳芳死的公平,让王芳芳死的光明正大。

由此想到了另一起最高法核准杀掉的山东菏泽定陶退伍兵郭帅,郭帅是被秘密杀害的,最高法的死刑复核裁定书同样是漏洞百出,郭帅和王芳芳有可能被摘取器官。

王继,宜城市的一个黑社杀人团伙头目,雨夜杀人焚尸抢财,手段凶残老道,他的手上决不是余传龙这一条人命,余传龙和王芳芳都是他的牺牲品,嫌犯王芳芳明白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想说啥的时候公检法也不会再让他说了,冤枉不冤枉王芳芳都必须死。
    
    有些人为了钱不择手段铤而走险,王继黑社会杀人团伙和宜城市公安局长、板桥镇派出所长、刑警队长、襄阳中院法官、湖北省高院法官、最高法院法官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警匪一家,互利共生,彼此心照不宣,胆大妄为,杀人越货。
    
    王继杀人团伙毫不掩饰自己的犯罪,几乎就是明目张胆的杀人,因为他心里有数。王继的狂妄,宜城市公安局长王绍洪的狂妄,湖北省高院赵胜军的狂妄,最高法刑事审判委员会的狂妄,让宜城市的干部群众感到无比悲哀。这些犯罪枉法之徒无视媒体和正义的控告,这么多的老虎苍蝇扑向习近平的打虎棒,百姓已经感到绝望了。
    
    余传龙的焦炭残尸安葬安魂将是遥遥无期的的事情,他就那样无限期的冷冻在宜城殡仪馆的冷柜里了。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最高法法官不核实疑点杀掉嫌犯 余传龙冤案坠万丈深渊


    (图片为递交高法的案件、案卷疑点归纳及最高法刑事复核裁定书。)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4720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 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之五)
  • 为网路储存用请勿费时阅读
  •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 安田辱母杀人与孝道无关
  • 艾鸽聘请油画销售经纪人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18期)
  • 大字报【石榴笔记】崔天凯先生你是党员吗?请向中央政府汇报
  • 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六)
  • 观察韩尚笑在微信群的即兴讲演
  • 姜维平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 陆文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 金剑平蒋介石浇水,毛泽东摘桃《抗战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
  • 曾节明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 明暗經緯錄懷念國民政府教育部對人類的貢獻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 吴倩你们的耶稣:被钉十字架时,
  • 廖祖笙廖祖笙: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
  • 吕千荣的博客【关注】为母惨死喊冤八年李宁今天为何在山东龙口上访再次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媒:特朗普向中国秀肌肉 但人权议题除外
  • 巴西全国抗议贪腐渗透每一滴油每一块肉
  • 郭文贵的神秘“老领导”透露了什么信息
  • 冯崇义案引发中澳微妙风波 堪培拉或无法干预
  • 贪官继续又贪又腐 湖南官员9个二奶仍不够
  • 李克强访澳之际 澳洲华裔教授被禁回澳
  • 林和立:香港选举结果凸显北京高度操纵
  • 乐天追加在华注资可能有望回暖
  • 保加利亚全国大选 俄土影响增大
  • 特朗普上任后有1800多中国非法移民或将被遣返
  • 奥朗德卸任前力促扩大在东南亚经贸合作
  • 网民"妄议"特首选举 敢说港人治港是笑话
  • 山东辱母杀人案网络舆情压力闹大 最高检急派复审平息民怨
  • 东盟关注李克强访澳谈南海主张
  • 中国埃及智利撤禁令 对巴西肉品重开大门
  • 港上市辉山乳业股价一日跌85%董事长承认资金链断裂
  • 港媒:政坛新星邓小刚调任四川省委副书记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