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黄燕托律师带出控告信 其姐到中国驻美使馆前呼吁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05日 转载)
    黄燕托律师带出控告信 其姐到中国驻美使馆前呼吁


    
    黄燕的姐姐黄红英在中国驻美使馆前呼吁释放黄燕(黄红英提供)
    
    


    维权人士黄燕。(博讯)
    
    *黄燕的姐姐黄红英专程从纽约来到首都华盛顿中国驻美使馆前呼吁释放黄燕*
    
    2016年3月3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来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世界核安全峰会。已经在美国定居数年的黄燕的姐姐黄红英专程从纽约来到华盛顿,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前呼吁释放黄燕。
    
    *在押癌症晚期维权人士黄燕案审查起诉证据不足,已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中国的维权人士黄燕女士去年11月26日被警方从广州住处附近抓走。先被指称“涉嫌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一个月后,改成“涉嫌妨害公务罪”,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3月17日时限期满,因证据不足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现年48岁的黄燕女士身患癌症,已经进入晚期,并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及并发症,黄燕目前被羁押在广东佛山顺德看守所。
    
    *刘正清:法定不能羁押晚期癌症病人,我会见黄燕带出她七十多页控告材料*
    
    黄燕的律师刘正清先生3月21日在看守所会见了黄燕并带出黄燕所写的七十多页控告材料。
    
    刘正清律师说:“反正她那脚我是看到的。因为我们的手机不能带进去,也不能拍照。下面那脚都是黑的。”
    
    主持人:“按现行法律,像黄燕这种癌症病人,而且是晚期癌症病人、重症糖尿病人,有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不能羁押?”
    
    刘正清:“有,有。我把这些法律依据、我给他写的‘取保候审’材料,都发给你。有给律师的材料、给律师的信、控告材料,七十多页。”
    
    *刘正清:法定申请取保七天内应答复,现一个多月无回音,黄燕病情危险*
    
    主持人:“您所说的申请“取保候审”、‘要求变更强制措施’一般提交后多长时间应该给您答复?”
    
    刘正清:“七天之内。我提交一个多月了,他也不答复,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
    
    主持人:“面对这情况,律师怎么办呢?”
    
    刘正清:“我们只能继续去控告。我准备把她的控告材料交给检察院。反正公检法司都是一家。”
    
    主持人:“黄燕现在的身体情况就这么拖来拖去,左一个月、右一个月,会是怎么样?”
    
    刘正清:“那是挺危险的。”
    
    *吴桂生:黄燕无罪,我最大希望是出于人道快点释放她,她要做更大的手术*
    
    刘正清律师3月21日会见黄燕,黄燕的先生吴桂生和另外三名亲属在外面等候。第二天,四名亲属又去找过黄燕案件现在的经办人、杏坛民警支队的陈景权警官。
    
    吴桂生先生说:“我们家属四个人去了。律师见到她,我们在外面等。 律师出来就说‘她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行了,因为糖尿病导致她身上的皮肤发痒,抠到稀烂,身上已经发黑,出现了很多脓疱,就很不好。
    
    现在我最大的希望肯定就是黄燕早一点······他们出于人道、人性快点释放她,她本身无罪。知道她这样的情况,重视一点,可以先‘取保’出来,快点带她去医院检查。因为她还有后面五次化疗,还有一次要做更大的手术。医生去年已经做了手术方案,这个是必须要做的。就是生命危险也是随时的事。
    
    所以,那天刘律师出来都流泪了,他一边走,一边哭。就是‘看见黄燕——哎呀!又烂了,身体不好,又瘦了这么多······又写那个文书出来······’反正他看见都心痛,不用说我(如果)看见,都不知道那感觉会怎么样。
    
    *黄燕的姐姐黄红英应邀到自由亚洲电台总部受访*
    
    3月31日黄红英应邀来到自由亚洲电台总部,接受了我的采访。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谈一谈黄燕目前的情况,家人所了解的有些什么最新的情况?”
    
    黄红英:“黄燕现在情况很不好。她的糖尿病并发症很严重,身上全都溃烂了。她在被抓之前得癌症,很严重,治到一半的时候就停止了。”
    
    *黄红英:律师带出黄燕写的《控告信》,亲友以微信的形式发给我*
    
    主持人:“这次律师去会见,带出黄燕的《控告信》,黄燕在看守所写的这些东西,您有没有机会看到?”
    
    黄红英:“我有机会看到。因为他们把她的这些《控告信》都以微信的形式发给我了。”
    
    主持人:“看过之后有哪些你印象深刻的地方?”
    
    黄红英:“印象深的地方就是黄燕提到了他们在一个星期或一个月之内,给她(先后)安了五项罪名。她希望外界的民主人士都来知道她的这些情况,她在里面被迫害很严重。”
    
    *黄燕的姐姐选读一封黄燕托律师带出的控告信*
    
    《控 告 信》
    
    一位身患多种疾病癌症女的控告信!司法改革公平、公正、透明在哪里?!!!
    
    尊敬的检察官:您们好!
    
    不管这封信有用无用,我也得写,起码我写过、说过、告诉过你们,而且控告过。不管司法是黑暗是腐败还是在进步,我也得写得控告,哪怕写出没用我也得控告。
    
    习近平的依法“治国、治政、治军”在佛山顺德成了流氓式的依法治国。佛山顺德杏坛让我见证了历史以来地球上最卑鄙可耻的警察。
    
    2015年11月26日是我的生日,而就在这一天让我见证了佛山顺德的黑暗······
    
    本人控告佛山顺德杏坛警察,无任何证据下滥用职权对我非法绑架及构陷我罪名,今天的司法黑暗也是在进步中。但说好的司法的公正、透明在哪里???
    
    佛山顺德检察院不做任何调查却给我下“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及“妨害公务罪”的《逮捕证》。是习近平叫他们这样做的?还是最高检、最高院叫他们这样做的?公、检、法,有没有同流合污,我不知道。事实胜于雄辩,我是在用事实说话······
    
    没想到司法改革进步的今天,广东佛山顺德却还在构陷。不但绞尽脑汁的构陷我罪名。依法治国、治政在哪里?!!!顺德杏坛黑帮警察的天下,佛山顺德滥用职权的天下。我将用余生讨回公道······我将告到底······
    
    2015年的11月26日,我和我先生下楼去蛋糕店拿蛋糕,在离我家30米的地方(广州荔湾芳村大道山村路街边)突然冲出两车便衣,当着我街坊左邻右舍的面将我夫妻俩绑架,没出示任何手续、任何证件。边绑边喊“还有他老公参与”。喊话者是便衣头目李姓者······真不知道这群人是怎么混进人民警察队伍的?混进警队是保护人民还是陷害人民、构陷人民???
    
    没有通过任何传唤询问,而是直接将我夫妻俩绑架到广州芳村石围塘派出所说要借此所审讯我们。之前在车上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是哪里的?几车便衣什么都不说,给我感觉遇到流氓绑匪。但是我无房无地无儿无女无车无财产,绑我有什么用呢?
    
    我是癌症患者,还有五次化疗以及一次癌症手术未做,一直在靠中医及食疗保持疗法。同时也是糖尿病及多种并发症患者。
    
    被非法关押后我的高血压上升到177—180,有每天检测血压记录为凭。将我们绑到芳村石围塘派出所,在所门口的车上至少待了半个多小时。便衣绑匪在和所沟通借地审讯,半小时后才谈妥。
    
    绑我到车上时我就喊“黑社会流氓绑架”,因我根本就不知道这群人是什么人?如果是警察,我想肯定会出示手续及证件。如果我是什么案子的嫌疑人,肯定会传唤我。这和电视电影里面放的绑匪没什么两样,甚至还恐怖些。
    
    我在车里面喊“黑社会流氓绑架”,他们说“喊吧,车是隔音的,外面听不见”。我夫妻俩双手一直被反绑,左右还各一便衣拉着我胳膊。
    
    到派出所后,以姓李的便衣为首将我围起来,各自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对我又拍又摄并哈哈大笑。侮辱我人格践踏我尊严的笑声特别刺耳,此笑声我只能比作ISIS砍杀各国人质时边砍杀边在笑并拍照的镜头。有石围塘派出所的监控视频为证。
    
    如果公、检、法同流合污,此视频就会被以已被删为借口不会拿出。司法在进步的今天是否有公平、公正的检察官能追查出这段视频,还得拭目以待,等待公平公正。此景我就是一个死刑犯,我制止不了对我侮辱性的嘻哈拍照摄像,并没有用记录仪。我只能发声制止······对我的制止声更发狂笑。
    
    “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不实,只好又构陷一个“打伤警察罪”不实,又构陷一个“恐怖罪”不实,又在恐怖信息罪前后又构陷了几个字“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不实,全部无证据再构陷一个“妨害公务罪”这个罪······
    
    请问检察官,此时的我是不是应该把衣服脱下让流氓们狂拍狂摄狂笑,才不会构陷我“妨害公务罪”啊?请检察官明察,还我一个尊严,更是还神圣的法律一个尊严。顺德检察院告诉我表妹我不配合,请问应该怎么配合?配合他们侮辱性的拍照,还是配合他们自编自演构陷我罪名的过程和程序??
    
    如果姓李的头目及杏坛派出所的那帮便衣把剧情写出来叫我照着演照着念,哪怕是虚构的我也会演得很好。我只知道剧名却不知道剧情,剧本都没给我看过,我怎么演?
    
    实在构陷不出罪名来,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个我发声制止不准对我侮辱性的拍摄时,定我一个“妨害公务罪”。
    
    历史以来,地球上没出现过这么卑鄙可耻龌龊肮脏的枉法警察,有损中国警察形象。更卑鄙的事还在后面。如果司法真的是改革了,公平、公正、透明,就请公平公正的检察官调出石围塘派出所、顺德杏坛派出所及到顺德看守所提审我的所有视频。我相信检察官看了这些视频及问话都会脸红。
    
    这帮便衣法盲怎么混进人民的警队的?难道中国的乡下警察都是这种能力和素质吗?
    
    当晚在石围塘放了也被绑架了六个小时的我先生。接着他们到我们家跟我先生拿我吃的药(每餐不能间断),拿我晚上穿的衣服,及病例化疗的照片,和我大包的病历在一起。拿来后便衣李头目说要拉我到顺德去和他聊天。
    
    在石围塘派出所魏所看到了我拍电影似的,“这不是黄燕吗?谁把她铐起来的?快打开!”李头目很快打开我的双手,并请我喝茶聊天。我有心情聊天吗?到底为什么绑架我?我只想知道实情。
    
    李头目便衣不断的给我泡茶,喝了一个多小时的茶。其间,他接过一个电话,他告诉对方“我正在和黄燕聊天,聊得挺好的”,我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聊得挺好?
    
    他问我,顺德有村民想告土建,失地8800亩的事情,问我知不知道这些事?我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到此时我也不知道。但十月份有佛山朋友喊我旁听一个土地的案子。因我对此不熟,旁听时根本没在意占地8800亩、卖地、贪官、污官什么的,具体我的确没专心听。但此时的今天绝对不同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做贼心虚,就凭此绑架我,绑架我的背后绝对有高、大、上的贪官,怕村民告诉我后将此事揭露,不然为什么绑架?作何解释?而且一个罪接一个罪的构陷。
    
    可笑的是“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无任何证据,顺德检察院竟不作任何调查,却逮捕了我。逮捕一个月后,顺德检察院给我先生打电话说没证据。检察院的人在看守所告诉我,也说没证据。
    
    就着“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绑架的我,就因没证据,只好又构陷一个“妨害公务罪”。一身疾病的癌症患者被非法绑架双手反铐,而且左右各一个便衣拉着,无任何证据下,就是这种情形,一群便衣围着不用记录仪拍摄,各自拿出自己的手机,边拍边摄边哈哈大笑,反还构陷此时的我因发声制止对我侮辱性的拍摄“妨害了公务”。法律何在?公正何在?司法何在?透明何在?最高检、最高院何在?顺德的黑暗能一手遮天吗?全是保护贪官污官的走狗,无任何证据绑架我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广州石围塘派出所,姓李的便衣给我泡了一个多小时的茶后,说带我到顺德跟他聊天,急于邀功急于求成,急于上电视,我只能做这样的解释。
    
    到佛山顺德杏坛派出所后,姓李的便衣头目叫我和他们一起出去吃饭聊天,我拒绝。不但拒绝而且此时心情异常激动。在石围塘派出所吃过药,但现在是晚上一定得吃药,特别是这种状态下更要吃药。因北京医院医嘱病历不能激动,防止血糖高、血压高、周围神经病变、视网膜病变等,病历为凭。
    
    姓李便衣要一群辅警看着我,他带着那群便衣出去吃饭去了。因糖尿症并发症此时口干舌燥要喝水要吃药,辅警拒绝不给我吃。我叫他们给李头目打电话说我要喝水吃药,李头目下午把我的药给我吃过,现在晚上不准我吃,要我配合好才能吃。
    
    我真不知道要我配合什么?我对辅警说那你们倒杯水我喝,我的病历在此,糖尿病不喝水是不行的。辅警拒绝给我倒水喝,僵持了一个多小时。我正强制性要自己去倒水,药不准吃,水不准喝,我一身病不是摧残我身体吗?
    
    姓李的头目正回所,拦着不准我去倒水,将我要去倒水的手打出血,血迹我擦在我的病历及病历中化疗的照片上为凭,派出所也有视频为证。是酷刑还是迫害,要这样对待一个多病的癌症患者。
    
    不要说我一身病,就是没病都不应该这样对我;不要说我没罪,就是有罪,就是罪到该死的死刑犯,也有喝水的生命权、健康权,到底谁在违法?到底谁是罪犯?
    
    到杏坛派出所,姓李的头目及警号193766自己坐在电脑旁,又自说自演理了一份不知是我的还是他们自己的口供。193766是后来来看守所提审时看到的警号,他也是绑架我时其中的一个便衣。自编的口供还是“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现在2015年11月26日晚上快到零点了,还是这个罪。
    
    1小时后警号193766和一女警二人相互换时坐在电脑旁。中途他们接了一个电话后,又到电脑旁噼啪响打出两张自编文字的纸张对着我念:“黄燕你听好,我们又重新给你做了份口供”。其实一直以来是他们自编自演的口供。他说,“我们局长说重新给你定罪,定‘爆炸罪’”。接近凌晨二点,局长在睡梦中给我定“爆炸罪”,中国还有法律吗?两会立法是干嘛的?
    
    顺德成了破权滥职的天下,贪官污官走狗的天下,还有法律吗?
    
    “爆炸罪”,就这么随口一说的,想想都可怕。像这样,顺德该有多少冤假错案?这就是顺德所谓的局长。
    
    一条条构陷的罪没证据后,为立功表现上电视,为把“爆炸罪”构陷的扎实点,11月29日抄了我的家,抄家后193766接着赶到顺德看守所,将拘留我30天的拘留证要我签名。
    
    我拒签,我说你无任何证据绑架了我。将我送到看守所,看守所看了病历当晚拒收。
    
    从11月26日下午1点14分绑架后到杏坛,成了拉锯战的疲劳审讯16小时,杏坛黑社会警察再三和看守所沟通要求收下我,还是拒收。
    
    杏坛矮个警察说“黄燕走,看守所不收”。他提着我的两包衣服往外走。
    
    在来的路上李头目说:“黄燕我输了”。
    
    我说“你赢了,因为你也把我送来了看守所。输的就是你邀不了功,上不了电视,因为我无罪,因为没证据。你回所接着构陷,找个扎实点的罪名再定”。
    
    矮个在离看守所大厅约两分钟接了一个电话,又说可以收下我了,还说我是看守所的VIP会员,“谁叫你是VIP会员呢?”所以通过绿色通道收下了我。两边的黑警沟通两个多小时,到27日凌晨4点30分才沟通好,潜规则的收下了多病的我,有看守所大厅视频为证。
    
    接着往下不断的提审、不断的构陷罪名。我叫他们在“爆炸罪”后面加一个“杀人放火的罪”或者像上海警察那样给杨佳构陷一个罪,最后好几个家庭支离破碎。我叫他们回去和领导沟通好,整一个扎实点的罪名再来提审,再来构陷再来定。
    
    三天后,警号193726、193605来提审,让我见证了地球上有史以来最卑鄙可耻的人民警察。
    
    193726说“黄燕你把我们的人打伤了”。这是“传播罪”、“爆炸罪”无任何证据,不成立后又新构陷的一个罪,进看守所十天前后的第三个罪名。
    
    从绑架我就双手反铐,左右各一便衣警察拉着我的胳膊。
    
    反铐双手左右各一便衣拉着多病的我会发神功,成了金庸笔下的女侠会吹出神气,尽把豆腐警察吹口神气吹伤了。构陷罪名用点智商。
    
    我问在哪里打伤的?他说在石围塘派出所。我说那麻烦你们把石围塘派出所的监控调出来。
    
    第二天他们去了广州石围塘约见我先生,说不追究我打伤警察,但要写份误伤警察的协议。卑鄙到极点。
    
    我先生根本不知情由,更不知他们不断的构陷我罪。我先生来信叫我给这帮卑鄙可耻的写。卑鄙们告诉我先生说:石围塘的监控也删除了,查不出来了······卑鄙肮脏的豆腐警察广东佛山顺德,最后“打伤警察”的罪又不成立。构陷一个“妨害公务罪”拒签拘留了30天的《拘留证》时,我告诉这些执法者法盲“哪怕拘留了3小时,我都要控告你们”。广东控告不了还有最高检、最高院:最高检、最高院控告不了还有国际人权组织,还有一年一次的国际人权会议,很多违反人权的事件写进人权报告中。
    
    怕我控告,打压迫害摧残我多病的身体,将我非法关押4个多月,非法关押为的就是怕放我出去控告。我现每天在看守所风场门口喊:“顺德流氓式的依法治国、司法黑暗”等等。
    
    尊敬的检察官:顺德还有法律吗?真天高皇帝远吗?能把我非法关到死吗?为了讨要证据我绝食了15天。不要说传播了500条可拘留,我只要用我名传播的三条就请继续非法关押——法律在哪???
    
    控告人:黄燕
    
    2016年3月21日
    
    写于顺德看守所254女监
    
    *黄红英:我专门赶到华盛顿,因习近平要来,希望大家关注黄燕被乱安罪名*
    
    我问黄燕的姐姐黄红英:“您这次专程从从您所居住的外州来到首都华盛顿,也做了一些呼吁的行动,您愿意谈谈您所做的,以及您的心情吗?”
    
    黄红英:“是的。我这次专门从纽约赶到华盛顿来,因为听说习近平要过来,所以我就专程赶过来,我希望大家都来关注黄燕的这个案件。因为她什么罪都没有,他们给她乱安些罪名。
    
    我需要大家关注的是······因为黄燕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她就是听朋友说,佛山顺德的村民拆迁问题,他们想找黄燕带他们到北京去找律师,来给他们谈这个拆迁的问题。后来顺德公安就知道黄燕要带这些村民到北京去找律师,他把黄燕抓去了。
    
    据我了解的情况,是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们给黄燕定的罪名,每一项罪名都不成立。他们后来把她的材料递到检察院,检察院一看什么罪名都不成立,又把她的案件退回到派出所了。”
    
    *黄红英:黄燕病情很严重,她无罪却被找借口一直关押,戴着脚镣手铐*
    
    黄红英:“所以我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关注她,把她早早的放出来。
    
    因为黄燕什么罪都没有,而且她的病情很严重,现在没有定任何罪的情况下,他们一直找借口,说他们‘还在寻找新的证据’,就这样一直关押着黄燕,每天都脚镣手铐的。”
    
    主持人:“你们的家人······黄燕的先生和其他一些亲属,他们有几位一起跟着刘正清律师到了看守所,他们在门外等着律师去会见。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和看守所、有关警方有过一些电话沟通,其中谈到黄燕病情时,警方所给的回答和家人描述的黄燕的健康情况,这中间有一个差距。警方总是说‘没有大碍呀,你们放心啊······’听到这些消息,您怎么想?”
    
    黄红英:“他们这样说都不对的,因为黄燕的病情一直很严重。黄燕病情的严重性,什么病历啊,她的癌症病、糖尿病······一切一切的病历,都给他们看过了。
    
    他们的理由就是说‘在里面没关系,她(的病)如果严重了,我们有医生给她看’。”
    
    *黄红英:警方说“黄燕在里面死了属自然死亡”,呼吁赶紧释放她,感谢关注*
    
    黄红英:“她的先生给他送进去的药,他们都不让吃,给她里面的药吃。但是黄燕刚进去时,想吃药,他们也不让她吃。我们现在的心情是,在这种情况下,急于让他们赶紧把黄燕给放出来。
    
    还听到他们说‘黄燕在里面到时候死了,也是属于自然死亡’。我们听到这个话,心里很悲痛。
    
    我要说的就是,黄燕的律师刘正清,要求‘取保候审’,把这些‘取保候审’的材料一层一层给每个部门送发。当他们收到这些材料之后,都是统一的口气说‘我们尽量跟顺德派出所沟通’,都是这样一句话来敷衍。
    
    我这次来,是非常希望广大人民和民主人士来关注黄燕的病情,尽量的让黄燕早日出来。感谢大家关心黄燕,关注黄燕!非常的谢谢 !”
    
    来源:RFA (博讯 boxun.com)
35107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旅游获释” 黄燕明仍下落不明 (图)
·刘正清律师赴顺德看守所第一次会见维权人士黄燕 (图)
·维权人士黄燕被警察带走 王福菊被警察带走后获释
·黄燕:写给高智晟律师的求援信
·黄燕明:一个不平静的历史性夜晚——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图)
·黄燕明:严正抗议“贵阳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拒绝公民办理护照
·黄燕明: 黄琦不求名利,只为耕耘的老黄牛(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 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 走!跟着毛澤
  •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 AnnouncementoftheEstablishmentoftheChinaAnti-TortureAl
  • VOA连线:中国反酷刑联盟成立,向酷刑说“不”
  •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 秦伟平:中国青年一代聆听尊者达赖喇嘛演说的历史意义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 参加团拜被公安阻截170205
  • 弄虚作假何以治霾170129
  • 博客最新文章:
  • 走向大自然医生张崇
  • 余志坚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 吴倩耶稣基督:当我的军队达到二
  • 明暗經緯錄民進黨228招數已經過時啦!
  • 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川习会——被强拆的访民等候您……
  • 雷声川普说出了美国人的心声
  • 逸风《意義通訊》之17:關於又一次的欺世謊言TRAPPIST-1星系的
  • 上海维权网滕彪VOA连线:中国反酷刑联盟成立,向酷刑说“不”
  • 槟郎洞玄观的道士
  • 刘蔚来美华人如何/怎样留在美国
  • 廖祖笙廖祖笙:共匪用哄骗拖拿走了你的一生
  • 魏紫丹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 陆文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 上海维权网揭穿中共谎言:中国受害者联合国前抗议
  • 东海一枭浑人胡适
  • 姜维平彭治民案再审宣判,令重庆冤民失望
    论坛最新文章:
  • 弹劾朴槿惠最后一次宪法法院庭审将至
  • 土耳其全民公投前上映总统传记电影
  • 邓小平逝世20週年开拓中国创新路径
  • 228事件70年后台湾社会的动荡与纷扰
  • 国际旅游形势低迷 摩洛哥瞄准中俄游客来救场
  • 金正男案:女犯出现毒剂反应 大马清洗机场防毒
  • 解放报:在镇压与圣战之间维族人无处安身
  • 法总统遭农民怒怼:你或许关心农业 可你要下台了
  • 法国第42届凯撒电影奖颁奖典礼收视缩水
  • 德将以怨报怨:美惩罚性关税将自讨苦吃
  • 特朗普因恐袭指责巴黎 法总统吁美莫对友邦不信任
  • 特首战情紧凑成报网站遭袭员工狂收“张德江”“徐才厚”电
  • “长毛”提名选特首前景不乐观
  • 获提名曾俊华提早报名成为正式竞选特首第一人
  • 凯撒奖揭晓 『她』夺得最佳影片最佳女演员奖
  • 菲永空饷门事件:三名预审法官调查
  • 联合国:朝无视制裁 经第三方与中国等继续贸易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