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红二代”北京红色音乐会 纪念毛周朱去世40周年
请看博讯热点:中共太子党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24日 转载)
    
    
    “红二代”北京红色音乐会 纪念毛周朱去世40周年


    中国画展中有人观看中共文革前政治局常委的肖像画,右起:邓小平、毛泽东、朱德、 周恩来、刘少奇、陈云。常委中的林彪不在画上(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华盛顿—春节期间,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一场红色音乐会,纪念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三位中共元老去世40周年。习近平送来横幅,多位中共元老的后代出席,很多老歌的原唱者再次站在他们熟悉的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上。演员和万名观众同声高唱中国大陆几代人脍炙人口的红色歌曲,台上台下如痴如狂,恍如穿越到四十年前。
    
    2月17日,一场主题为“情深意长--经典背后的故事”的情景音乐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大礼堂举行。这场音乐会由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文化组、中国世界民族文化交流促进会、中国广播艺术团、北京华夏文化交流促进会等联合主办。
    
    “红二代”北京红色音乐会 纪念毛周朱去世40周年


    北京一个礼品摊上,习近平和毛泽东的纪念盘并列(2014年6月4日)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这次红色音乐会的举办,意义重大,并得到中办的批准。舞台宽阔红色背景亮出习近平送来的横幅:“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习近平”。据中国官媒报道,全场万名观众看到习近平的题词之后,“全体站立鼓掌,很多人激动得眼含泪花”。
    
    搜狐网称,这场音乐会的目的是为了“学习、贯彻和宣传习近平主席2014年10月15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同时为首都观众重忆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名曲及其背后的创作故事”。
    
    红二代大聚会
    
    这场音乐会也成了在京红二代春节期间欢聚的场所。据报道,音乐会总监制是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朱德的后人等多位“红二代”现身。
    
    据报道,这场音乐会的门票公开发售,票价从100元到900元不等。人民大会堂前大排长龙,所有门票很快全部售罄。
    
    演出当天,全场座无虚席。“长征组歌”中“情深意长”的原唱者邓玉华现身,陪同合唱的还有文革前就开始出名的演员于兰,田华,谢芳,陶玉玲等。周总理侄女婿拉苏荣献唱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著名歌曲赞歌。多位红二代上台“饱含深情与怀念地集体朗诵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最后,伴随着合唱《绣金匾》的歌声,音乐会在现场观众对毛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等老一批领导人充满热爱和回忆的沉浸感中落下大幕。观众们意犹未尽,回味其中,热烈的掌声在金色大厅久久回荡,无法消散。
    
    一些曾经在毛泽东、周恩来、朱德身边工作过的卫兵,服务员,秘书等也“不顾高龄,坚持到场倾听红色经典歌曲来感怀伟人”。
    
    周恩来的侄孙周日和代表中共元老的后代表示,经典作品之所以能够流传到今天,正源于其深深扎根人民心中。揭示了“光明驱散黑暗,美善战胜丑恶”的真理,展现出我们党为人民服务的情怀和愿景。
    
    北京观察人士分析认为,周日和所说的“光明战胜黑暗”,表达了红二代对习近平能够让中共的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寄以厚望。周日和说:“美好、希望、梦想,就在前方”。
    
    夏业良:文革死灰复燃
    
    “红二代”北京红色音乐会 纪念毛周朱去世40周年


    夏业良教授讲演(2014年5月,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美国卡托研究所研究员,前北京大学教授夏业良说,十多年前他和朋友讨论时就说过,如果不警惕,不否定毛,有些东西不讲到位的话,将来文革很可能死灰复燃。“当时有人说我这是杞人忧天,根本不可能的,中国老百姓绝对不喜欢文革,文革怎么会死灰复燃呢?但现在的现实,大家难道没有看到吗?文革的那套语言模式现在又逐渐回来了,很多地方又开始搞学习马克思主义那套,搞政治学习。最高领导人老是引用毛泽东的语录,难道这不能说明他的思维是受什么左右的吗?”
    
    “红二代”北京红色音乐会 纪念毛周朱去世40周年


    在北京的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前排右侧) (2009年12月6日, 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北京独立分析人士,中国近代史学者章立凡最近在美国之音卫视时事大家谈节目中举了一个中央电视台女记者一夜成名的故事,说明今天的一些做法和过去文革时期并没有什么不同。章立凡说,央视一个小姑娘一夜成名,就是因为她发了一条微博说:习大大的手肉乎乎,很温暖,所以我一下午没洗手。当年文革中握了毛泽东手的红卫兵也是这么说的。有网民骂奴才,她回答我就是奴才。
    
    一些中国大陆的有识之士对最近中国出现个人崇拜、红歌唱响、压制不同意见、不允许两个舆论场存在等现象表示忧虑。网民南京龙的文章说,“当年中国改革开放道路的选择,正是在否定文革的前提下进行的,但是一直以来,这个国家却并没有与文革思维断然决裂。原因很简单,原有政治体制不但没有脱胎换骨,而且还得到了新的修复和加强,新老权贵结成的既得利益集团不但没有受到削弱,而且还一直在急剧膨胀”。
    
    南京龙的文章说,文革式思维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这块神奇的土地,这也是对官方“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 理念的一个最生动的演绎。很多人认为,文革都过去了,而且这个国家早已尝到了改革开放的甜头,还会用文革式思维来想问题吗?殊不知,只要既得利益集团和贪腐集团一天不铲除,他们就一天也不会停止这种思维。
    
    东网:文革血雨腥风即将来临
    
    香港《东网》发表作者东步亮的文章标题是:习近平一天对几个中央媒体走马观花调研,可能预示他将对文宣系统进行变革:抓了抢杠子后开始抓笔杆子,要在高层争斗中夺取掌握笔杆子者的权。文章说,这种幼稚的观点早已不值一驳。“早在习刚刚上任之时,就有此类说法,认为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高层故意和习作对,让习难堪。一度我也认同此观点。习上任后不久的某年某天,我碰到一位与习的母亲齐心有来往的人士,他说,放心,目前的状况是暂时的,习对下面的情况非常清楚,习母接到的对意识形态太左的反映,都传到习那儿去了,习控制权力后就会改变。”
    
    东网这篇文章说:事实是,这几年中共最高层的一言一行,所表现出的完全不是民间的善良想像。我们看到和感受到的是,言论空间一步步紧缩,文革式做法一天甚比一天:以法律的名义毁坏法治,以改革的名义倒退到保守。这绝不是一个改革者的一种暂时策略,而是其真实心态流露。
    
    文章说,“报纸春晚统一口径传播‘核心正能量’,各地官员被严惩‘妄议中央’,军政首脑被东厂规矩‘宣誓效忠’,政治局被淫威集中‘统一思想’,退休领导人被软禁‘以防干政’,人为强托股市、房市、汇率粉饰经济”。文章最后说:民众对这些看得再清晰不过,这不是改革,这是文革。“新一轮的文革已经无可避免。血雨腥风即将到来,做好迎接的准备吧。”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40110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官媒解读:中共“红二代”近期为何连续聚会? (图)
·常小兵被称“红二代” 落马将揭出“大老虎”? (图)
·王岐山向红二代解释:没一个人是我抓的 (图)
·红二代曝军内抓人远没完:还有好多将星
·陈小鲁把红二代扯进安邦 粟裕家族也加入
·最显赫红二代夫妻档 刘亚洲与李小林 (图)
·“红二代”十八大后8场聚会 多次谈反腐 (图)
·红二代曝习曾现身汪东兴遗体告别仪式
·焦点对话:中共穷二代与红二代,谁比谁更贪腐?
·李小琳诗才惊人 红二代中无人能比 (图)
·“红二代”纷赴灵堂 悼念万里
·墙外文摘:高级红二代美梦将醒? (图)
·北京金融反腐 破解红二代香港金脉
·北京金融反腐 席卷港红二代 (图)
·开国中将之子:"红二代"说法是文革思维翻版 (图)
·上海法拉利车祸车主被曝是“红二代”秦晓之子?
·李大钊孙:不参加红二代聚会
·耿莹:“红二代”这个词对我们不公平 我们不特殊 (图)
·对话原国务院副总理耿飚之女:红二代说法不公平
·红二代怒了:父辈流血不为让一小撮人得利! (图)
·高岗冥诞 红二代云集力挺习近平
·仇恨波及红二代 谢富治周荣鑫之女对骂 (图)
·悼刘少奇 红二代:他是被诬陷的 (图)
·江青痛批红二代:自居血统高贵盛气凌人!
·王丹:背叛中共的“红二代” (图)
·何清涟:中国政坛:红二代淡出,赵家人恒在 (图)
·何清涟:刘源退休:红二代政治长跑终“封印” (图)
·长平:“穷二代”与“红二代”谁更卑劣?
·刘东:红二代出身卑贱都是小老婆生的
·奇了怪了,红二代也感到“不公”!/石城吴
·石城吴:中国红二代也感到“不公”?
·谢选骏:红二代会不会“二世而亡”?
·梁京:"西进战略"与红二代的"帝国思维"
·反腐剑指红二代?/叶子
·刘东:红二代腐败分子为何全身而退
·南桥:这些见过血的红二代 (图)
·参加红二代新春團拜会的多是“破落贵族”派/紫荆来鸿
·兰江:红二代高调聚会 习近平胜券在握 (图)
·梁京:红二代与党天下的终结
·边界:「红二代」洪晃玩不转的「虐恋」 (图)
·兰江:军中红二代崛起 习近平坚实靠山 (图)
·活体解剖红二代/说不是罪
·吴戈:红二代将领还能盘点几遍 (图)
·王德邦:中国「红二代」反腐的底气 (图)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