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迟来的30万工程款:宁夏马永平纵火案的背后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20日 转载)
    
    
    迟来的30万工程款:宁夏马永平纵火案的背后


    马永平绝命书
    
    华盛顿—发生在宁夏银川的公交纵火案一瞬间毁掉了17个家庭。纵火者马永平现拘留在银川市看守所。他的堂弟说:“不让见人,只有律师可以见。”但截至目前,他们还未聘请律师。纵火案发生后,网路上群情激愤,马永平成了“恶魔”、“恐怖分子”的代名词。然而在马永平及其家人口中,他也是地方上官商勾结坑害百姓的受害者。
    
    今年1 月5日早上,宁夏银川301路公交车,驶至贺兰县国际家居城路段时突然起火,造成17人死亡,33人受伤。此事震动全国并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坊间纷传怕又是一起和某个区域少数民族有关的恐怖袭击案。
    
    当日下午,警方抓捕了宁夏石嘴山大武区人33岁的马永平,并宣布他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银川市政府官方微博“银川发布”称,马永平纵火动机是由于其在承建贺兰县洪广镇移民安置区工程期间,与分包商发生债务纠纷,由此产生不满,采取极端行为对社会进行报复。1月10日,银川检察院开始受理马永平涉嫌放火一案。
    
    马永平何许人,为何走上如此绝路?
    
    马永平也曾有大学学历,并曾到日本“研修”过几年,其视野并不狭窄,回国后在建筑业工作。事发前,承包过工程队。
    
    惨案发生后,官媒和民间充满了对马永平的喊打喊杀之声,都说马是十恶不赦、不杀不足平民愤的恶魔,很少有官媒报道马永平为何走到今天犯下如此伤天害理大案的背后原因。
    
    马永平的父亲马世科(1月15日)在微博上发出声音,诉说了纵火案是如何发生的。(目前该微博及其转贴多已删除)他说,这场“天大灾难是欠债的包工头丁成宝、洪广镇书记李生君还有新华派出所长杨俊磊等人造成的”,他说,还包括洪广镇长朱晓峥。
    
    按照马永平的绝命书和马世科的“诉说”,所有起因就是马永平该得到几十万的工程费,而丁成宝欠债不还,领导和公安助纣为虐糊涂僧断糊涂案,逼着马永平走上绝路。
    
    工程款拿来又拿走 马永平愤怒了
    
    事发前一个月,马永平曾以死相搏过一回。12月7日早8时,马永平身上泼洒了汽油站在南薰街温州商城旁的一座电视塔楼顶,威胁讨不到工程款就自焚并跳楼。目击者说,马的身上挂了一个写满字的条幅。僵持到下午,新华街派出所副所长杨俊磊和另外两个人携三十万现金来到现场,马永平见到钱才下楼。但是他的父亲马世科在一份详述原委的文章中写道:“我们只拿到了九万九千元。二十几万,李书记(指洪广镇书记李生君)和杨所长拿走了。”
    
    地方政府用钱把马永平从电视塔上“哄”下来后,以扰乱治安为由将其拘留十天。
    
    当时,派出所长杨俊磊曾对银川晚报说:马永平3年前曾接了这单工程,属第三承包人。去年工程完工,第一承包人(丁成宝)和马签署协议,“用一套住房顶账,但一直没有出手。因此,他想反悔,退回住宅直接拿钱,未果才出此下策。”
    
    杨的这番话,逻辑混乱,是谁“没有出手”?他没交代。用马世科的话来说,那个工程根本就是烂尾工程,没盖好的房子,如何能顶账或抵债,如何能退回?而马永平为了偿付工人工资,高利贷贷款,借债超过五十万。
    
    为了这笔工程费“马永平受到了数不清的冷落,遭到了严重的人格侮辱,低三下四,遭到了数不清的痛苦悲伤,为发工资,为维持工人生活,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到处求告,到处告借,”马世科说。“丁成宝又不给房子又不给工程款,还指使黑社会人马黄老人带人毒打了马永平,而且‘不止一次’”。
    
    马永平妻子也因过不下去而离婚弃他而去,马永平“家破人散”。
    
    走投无路,马永平找到镇长朱晓峥,朱说答应协调解决,但没有后文。找贺兰县政府,大门都不让进。找劳动监察大队,丁成宝不接电话。到县法院起诉,法院说要先交8千元诉讼费。马永平说:天啊,我现在80元都没有,哪能交得起8千元?马世科说:“就这样,马永平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呼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马世科说:就在上次儿子欲跳电视塔事件发生后洪广镇书记李生君说:“我们政府欠丁成宝工程款1千7百多万,这(欠马永平)二三十万有多大的问题,由我来负担,不用找丁成宝”。派出所长杨俊磊也说:“其余的钱你们不能拿走,这事由李书记全部承担了,在12月底之前一定把剩余下的钱给你们付清。”
    
    但马家还是没有等到钱,马永平终于走上了这条害人害己的不归之路。马世科在其控诉文章中写道,正是因为这拿来又拿走的30万,加上被拘留10日,马永平感到自己受骗,“在无比愤怒的情况下,才做出了这样过激的事件”。
    
    马永平发在微信朋友圈上的一份《商品房买卖合同补充协议》显示,2013年12月2日,宁夏土木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作为合同甲方,将其开发的位于贺兰县的“一品中堂”一期28号楼1单元602室抵给马永平,偿付丁成宝欠下的工程款、材料款及其他款项。合同显示,总房价约为33万元。而土木基业的老板正是丁成宝。
    
    纵火有征兆
    
    1月4日,马永平在他的朋友圈上发布了手写的一封绝命书。他写道,自己三年的讨薪努力以失败告终,妻子弃他而去,父亲兄弟也因欠款还不上而反目,再加上被丁成宝派的打手和放高利贷者追杀,感到“绝望和愤怒”。马在结尾处感叹,“这是否引起政府和社会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反思呢?”
    
    马永平的父亲说,马纵火前,整整四天没有音讯,他“预感要出事”。但是在1月4日晚上9时左右,马永平来电询问钱是否拿到,得到否定答案后,挂断电话并关机。一小时后,马父接到马永平两位好友的电话,都说马永平要烧公交车。马世科随即请求其中一位好友帮忙报警,但报警人说派出所的民警态度不好,各种推脱。马世科讲到:“派出所的那人说,家住哪里就在哪里去报。”
    
    显然,无论是马永平的绝命书还是家人好友的多次报警,都没能引起当地公安部门和政府的足够重视。
    
    马世科在文章中写道,纵火惨案发生后,他接到镇政府的电话,告诉他工程款可以结了。马永平终于要来了欠款,却赔上了17条生命和他不知多少年的铁窗生涯或者搭上自己的一条命。
    
    中国人说杀人偿命,马永平杀了17人,该偿多少条命?。马世科说:他的儿子是个“听话、正直、倔强、善良的孩子,村上的人对马永平的口碑非常好,和他一块处事的人没有不赞扬他的,”他愤怒问道:“是谁夺去了他的生存权?”
    
    马世科说,5日烧车惨案发生后,不到一个小时镇长就打电话叫他来镇上领钱。马世科再问:“4日我讨了一天的钱,你政府没钱,只过了一夜,你政府哪来的钱?如果你4日把钱给我发了,能发生5日早上的惨案吗?”
    
    马世科说:这区区二十万元,能救多少无辜者,这场大祸是你李生君、朱晓峥逼出来的。那天烧死的应该是你们,而不是无辜的受害者。
    
    马永平的邻居介绍,据他观察,纵火案发生后,农民工讨薪的事件有增无减。他的朋友圈显示,就在马永平用两桶汽油烧公共汽车的十多天之后,1月18日上午8时,又有一名农民工提着汽油,站在贺兰县政府大楼楼顶上喊叫跳楼讨薪。图片显示,这位农民工身旁挂出一条白色的横幅,用红字写着“还我血汗钱”。
    
    “我以我血荐轩辕”是鲁迅一句诗,它表明某人对自己向往、认同的道路和方向地坚定支持,和“奋不顾身”“死而后已”的决心和态度。自北京居民杨佳在上海闸北公安分局持刀杀死多名公安民警而被处死后,马永平制造的宁夏纵火案,是又一件因自己冤屈而报复社会并引起广泛关注的杀人大案。他们以他人和无辜百姓的血,再搭上自己的血,完成了这种惊天大案。
    
    嫌犯家人朋友一直被“扼住喉咙”
    
    一位自称是马永平邻居的人(1月19日)对美国之音说,事件发生时他也去了现场,当日被警方限制并抓捕。释放后,他也一直处于被监控的状态。他的一位友人透露,纵火案发生后,马永平的家人和朋友就开始被警方监控,并被威胁不许对外界谈论此事。
    
    一桩纵火案,按理说嫌犯已被抓获,犯罪事实清楚,为何银川市政府依旧如此紧张?记者拨打马永平父亲马世科的电话,在对方同意接受采访后,通话突然被切断。记者再打回去,电话响几声后就被挂断,一连数次。再打过去,就关机了。记者据此询问马永平邻居的那位友人,对方称马的父亲一定是已被控制,“毫无疑问”。
    
    记者发现,微信朋友圈上流传的一些详述马永平与分包商债务纠纷的文章内容被删。一位与马永平家人相熟的男士对记者说,现在手机和微信都已经不安全,大家都很有压力。马永平的堂弟也拒绝了电话采访,表示只能在微信上浅谈几句。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42209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宁夏巴士纵火嫌疑人落网 官方指涉承建债务纠纷 (图)
·山东发生巴士纵火案 49名乘客夺窗逃命 (图)
·杭州警方调查巴士纵火嫌疑人作案动机 (图)
·巴士纵火为哪般?/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 政府有罪/陈维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 蔡楚:纪念中国植物生态学家刘照光先生(图)
  • 九一八国难,张学良为什么不抵抗?
  •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四)
  • 專制政權恐懼與憤怒的,往往只是良心的概念
  • 台湾舆论谴责当代东厂----促转会
  •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
  •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 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及幕僚群,整個思想的形成期是中國歷
  • TheUnitedNations,China,andHumanRights
  • 厉害了,我的国—有感于我的日本行
  •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 东海一枭瑞典事件微论
  • 滕彪AlphabetCityQ
  • 谢选骏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 李芳敏1440005他的道路時常穩妥,你的判斷高超,他卻不放在眼內;他對
  •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 独往独来文庙的博客:中美经贸脱钩,军事对抗和冲突将成为选项
  • 邱国权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9)
  • 念此的博客李克强撂重话:要中国低头是百年前的事
  • 藏人主张新冷戰局勢下的中俄關係
  • 谢选骏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 谢燕益论公民不合作运动
  • 谢选骏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 王先强著作《天堂夢醒》八、雄心壯志
  • 谢选骏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论坛最新文章:
  • 伊朗阅兵恐袭增至29死 IS组织声称负责
  • 一波又起! 中国驻瑞典大使抗议瑞典媒体 “辱华“”
  • 军售案:奥朗德为女友辩解澄清 却引发印度政治漩涡
  • 谷歌否认调整落实搜寻功能抵制特朗普旅游禁令
  • 台湾:中梵主教任命协议不影响台梵邦交
  • 签主教任命临时协议 教廷背叛天主教还是仅向北京妥协
  • 美媒:2千亿关税加制裁军委导致中国取消贸易谈判
  • 传中国取消刘鹤访美 化解争端美官员依然乐观
  • 美国宣布制裁后 中国国防部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
  • 中梵宣布:就主教任命签署临时性协议
  • 香港拾荒老人悲歌,贫富悬殊冠亚洲
  • 中国驻多米尼加使馆揭牌 王毅指外交自主似剑指美国
  • 中国经济50人论坛 “妄议中央“还是“呼吁常识”?
  • 中美贸易战“野火”燃及世贸组织
  • 世卫警告:喝酒每年夺走全球300万人生命
  • 巴黎人行道或许会禁止电动滑板车
  • 中国外长访多米尼加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