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阳女记者做副市长情人敛财千万 自称受害者
请看博讯热点:情妇反腐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9月26日 转载)
    
贵阳女记者做副市长情人敛财千万 自称受害者

    程孟仁和何文在庭上受审供图/CFP
    
    法制晚报讯 (记者毛占宇)2014年5月19日,贵阳中院公开审理被告人程孟仁、何文受贿一案。
    
    2012年8月22日,何文被双规;2013年7月26日,程孟仁被刑事拘留。
    
    案发后,办案机关扣押了程孟仁和何文退缴的赃物赃款。
    
    判决书显示,扣押程孟仁退缴的赃款赃物共计价值人民币370万余元,而何文退缴的赃款赃物多达1845万余元,仅房产就有9套。
    
    电视台女记者何文在采访中成为时任遵义市副市长程孟仁的情人,并为情夫“打前站”,通过承揽工程共同受贿1804万余元。
    
    这些钱,都由何文收受、保管、使用。案发后,办案人员从何文处查缴北京、武汉等多个省市的房产9套。
    
    两人现已被贵阳高级法院终审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法制晚报》(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采访中发现,程孟仁案和本报曾报道的“女贼偷官事件”也有关联。女贼房云云的同伙唐水燕曾称也偷过程孟仁的办公室,并拍摄了照片,但希望将材料移交纪委时,程孟仁已落马。
    

案情揭秘记者做情人18年 自称也是受害者
    
    今年48岁的何文原为贵州省遵义电视台记者。一审审理结果显示,何文在采访中结识了时任遵义地区行署副专员、遵义市副市长的程孟仁。1997年,30岁的何文与44岁的程孟仁发展为情人关系。
    
    据媒体报道,何文称自己是基于感情才跟程孟仁在一起的,她作为程孟仁的情人,自己也是受害者。
    
    报道中称,何文和程孟仁本来都有各自的家庭。何文说自己从来没想过要和程孟仁结婚。2001年她和前夫离婚,带着孩子上北京发展,是为了躲避程孟仁。
    
    何文说,在北京的日子自己很艰难,程孟仁时常来看她。看她在北京过得不如意,2003年程孟仁提出让她做点事,在自己的照应下赚点钱。
    
    何文决定回贵阳做工程。在那之前的2002年,程孟仁已由遵义市副市长调任贵州省交通厅副厅长,并于2007年升任交通厅厅长。
    

一台前一幕后 大肆承揽工程
    
    公诉机关称,“两人一个台前,一个幕后”的“双簧戏”唱法有两种:一是何文接受他人请托后,利用程孟仁职务便利,给程孟仁下属相关单位负责人打招呼,在承接工程等事项上为请托人承接项目;二是由何文直接通过程孟仁的关系得到工程后转交给他人承接,为他人谋取利益。
    
    2003年10月,何文开始了她的第一单生意,她接到了路桥公司北盘江大桥桥头开挖项目及高开司玉三高速石料供应等项目,从中获利110万元。
    
    何文与原贵州桥梁公司王某商量,由她通过程孟仁的关系承接石料供应,王某负责供应石料并付给何文好处费。2005年,王某再次请何文帮忙承接路桥公司北盘江大桥桥头开挖项目,何文让程孟仁给时任路桥公司总经理打招呼后,王某与路桥公司项目经理部签订合同。
    

  共同受贿1804万 均由情人保管
    
    程孟仁经常带何文出入公开场合,让相关人员知道他们的关系,便于何文直接找相关人员承接工程。
    
    2003年至2011年,何文和程孟仁先后在高速公路隧道工程、重油供应、石料供应等工程项目上帮助王某、高某以及重庆某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等15家单位或个人承接工程,共收受贿赂1804万余元。
    
    根据检察院起诉书的指控,何文让程孟仁给相关部门、企业“打招呼”的次数多达29次。据了解,每次程孟仁都不会出面,一般由何文去接洽并具体实施,而收钱也全部由何文来负责。
    
    庭审中程孟仁称,没有自己的话何文承接不了工程。他承认帮何文打招呼,但称是何文主动提出,还表示何文没有任何承接工程的资质。
    
    前述的1804万余元受贿款由何文收受、保管、使用,并均在事前或事后告知了程孟仁。记者注意到,程孟仁也单独收受过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有252万余元。
    

程孟仁律师:只是钱和影响力的交易
    
    何文向检方表示,她收受的钱有些程孟仁当时知道,有些不知道,但后来都告诉他了。被问及这些钱如何使用时,程孟仁是否有支配权,她说这些钱都不是自己的。
    
    法庭上程孟仁的辩护人称,程孟仁与何文共同受贿的1800万余元,程孟仁不应该构成受贿罪。
    
    该辩护人认为,程孟仁只是用自己的影响力来影响其他国家工作人员,来为何文接工程,其本身并没有参与,甚至有时候都不知道何文是如何与对方谈的,收到的钱多少也是事后才知道。所以整个案件中,并不是“钱权交易”,而是“钱与影响力的交易”。
    
    程孟仁及其辩护人还提出,程孟仁未占有和分配所谓的共同受贿钱款,程孟仁与何文之间系受托人与请托人关系。
    
    而何文坚持认为,所得钱财是自己做生意赚来的,不是非法所得。
    

  法院认定:程孟仁不支配赃款也受贿
    
    法院审理后认为,程孟仁利用职务便利,与何文事前预谋,采取通过何文接受他人请托后利用程孟仁职务便利,通过给其下属相关单位的负责人打招呼的方式,在承接工程等事项上为他人提供帮助,为请托人承接工程项目,或者由何文直接通过程孟仁的关系得到工程项目后转交给他人承接的方式,帮助他人承接交通系统工程项目,为他人谋取利益,从中收受贿赂。
    
    二人事前既有共同受贿的犯罪故意,也有共同受贿的具体行为,系受贿共犯,程孟仁是权力主体,何文是行为主体,二人相互配合,地位、作用相当,不区分主、从犯。
    
    程孟仁主观上就是让何文非法收取他人财物二人共同占有,其未实际支配该款项不影响本案定性。
    
    2015年4月24日,贵州省高级法院终审以受贿罪分别判处程孟仁、何文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制晚报》(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曾报道过“女贼偷厅官事件”。专偷官员的女贼唐水燕被警方抓获后,交代了2009年后多起偷官员办公室的犯罪事实,并在作案时拍了办公室照片为证,列了一个赃物清单。
    
    唐水燕说,2012年10月10日晚,她进入贵州省交通厅802室的门,桌上的名牌显示的是厅长程孟仁。她在柜子里看到很多礼品,有香烟、冬虫夏草、茅台等。她在抽屉里拿了一个苹果笔记本电脑和一些黄金首饰、一块浪琴手表、两三套金银纪念币。
    
    当唐水燕被抓后准备把照片交给警方,希望移交纪委时,警方发现程孟仁已落马,唐水燕觉得自己的立功线索少了,悲伤不已。
    
    按照唐水燕的说法,她从2008年开始作案,从来不对老百姓下手,“如果偷的是贪官,他们一般不会报案,而且也不算违背良心······我专门偷官员办公室,基本都是厅级。你无法想象有些官员办公室有多少东西,随便拿点东西来卖,成本就回来了。”
    
    唐水燕和同伙房云云被抓后,怀孕的房云云在被监视居住期间流窜到珠海,随后销声匿迹。
    
    近日,合肥警方披露,2015年8月18日,房云云在深圳被抓。经查,该团伙由专人提供开锁技术,由产后不久的唐水燕、怀孕的房云云实施盗窃,自2007年以来,共入室盗窃作案25起。
    
    来源:法制晚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2207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内蒙古“情妇反腐”举报人身份造假 图片系盗用
·中共党报撰文强调不能靠情妇反腐
·人民日报评“情妇反腐”:以邪攻邪辱没正道人心
·靠情妇反腐靠不住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洗煤易,洗毛贼东割让江东64屯的历史难(附宣统年地图)
  • VOA时事大家谈:抓律师两高人大邀功,保政权司法第一要务
  •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 ExiledChineselawyersaysthecountryismovingtowardanewtot
  • 赵紫阳为何夸江泽民,让上帝保佑他?
  • 日军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转
  •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 故乡的雪夜
  •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致編輯(代序)【1】
  •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 ConversationonChina’shumanrights:Professorprovidesfir
  •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
  • 意義通訊之21:明天會更美好嗎?
  • 博客最新文章:
  • 家庭教会拿去恨充满爱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
  • 观察韩尚笑:沉渣泛起的中国文化
  • 寰愭案娴鏈涙湅鍙嬩滑涓璧锋潵甯姪鍏洓姝诲垜鐘帇杩炵Η
  • 严家祺政治从根本上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 中国控诉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开始纪实(765)
  • 雷声毛贼东反对宋庆龄当副主席失败
  • 上海维权网联署支持签名:“‘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权人
  • 廖祖笙廖祖笙:我捡到了,我捡到了……
  • 藏人主张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 廖祖笙廖祖笙:饿饭是否属于“习近平思想”?
  • 巩磊梦的花语——简评微紫的诗集《和蜀葵交谈》
  • 生命禅院禅院草
  • 魏紫丹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 廖祖笙廖祖笙: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謝田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 吴倩耶稣基督: 一旦“警告”发
    论坛最新文章:
  • IS为恐袭承责但幸灾乐祸 伦敦警方逮捕8人
  • 比利时又有汽车疯冲人群 IS承认恐袭伦敦
  • 回声报:全球半数以上工业投资项目在亚洲
  • 长沙保卫战胜了?中国1比0踢赢韩国
  • 王岐山十九大若留任将成习近平经改一支奇兵
  • 解放军针对美军横须贺基地做假想敌打击训练
  • 伦敦正成圣战者汇聚地?英国终于沦陷
  • 亚投行再扩大 终超对手亚开行
  • 长沙爱国球迷在韩国球员的饭店前彻夜放鞭炮
  • 中石化买不停手9亿美元收购雪佛龙的非洲股权
  • 朝鲜昨试射后美国轰炸机巡航飞入中国防空识别区
  • 一名中国色情店老板违法雇留学生在东京被捕
  • 广东练溪流浪者中心爆短期21人死亡的丑闻
  • 亚投行宣布接纳十三个新成员
  • 日本驻华大使馆书面质询中国央视误报
  • 港廉署调查林郑“小故宫”工程否有利益输送
  • 香港获准正式成为亚投行成员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