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政权带来史无前例灾难:农民又面临新剥夺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30日 转载)
    
    
    中共政权带来史无前例灾难:农民又面临新剥夺


    中国农民工在北京一家商店附近休息(2008年10月)
    
    华盛顿—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推翻旧政权的革命一度被称作“农民革命”。在传统的中国,乃至今天的中国,农民一直占人口大多数。中共在创立之初就明确表示自己是为工农大众谋利益,尤其是为农民谋利益的。“打土豪分田地”,“耕者有其田”是中共长时期用以号召农民的口号。中共依靠农民兵的力量(外加苏联共产党政权的军事支援),打下了中国大陆。
    
    中国农民长期被剥夺
    
    然而,中共革命的成功却给农民带来了史无前例的灾难。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即开始对农民进行一轮接一轮的残酷剥夺。分给农民的土地很快又被以“集体化”的名义剥夺,农民被画地为牢,几十年只能在“合作社”、“人民公社”劳作,农产品被政府以大大低于市场的价格“统购”,千百万农民劳作一年甚至挣不出自己的口粮。农民自己开一块小菜地、养几只鸡也会被冠以“资本主义尾巴”,要受到严厉打压甚至没收。
    
    在1959年到1961年间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人造大饥荒当中,被饿死的几千万中国人绝大多数是农民,因为他们生产的粮食被政府强行征走,连口粮也不得保留。中国许多农村地区饿殍遍野,草根树皮都成为稀缺品。到底多少万农民被饿死,至今依然是中共当局严密把持的国家机密。
    
    对农民的残酷剥夺,中共政权至今没有道歉,没有赔偿,甚至没有明确的承认。
    
    自1970年代末,中共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以来,中国千百万农民工进城打工,又遭受另一种严重的剥夺——他们照章纳税,却得不到起码的应得住房、子女教育和养老等公共服务。
    
    新时期对农民的剥夺
    
    对中国农民这一轮最新的剥夺,中共当局现在给予了有条件的承认,但迟迟不肯作出纠正。
    
    中共政权带来史无前例灾难:农民又面临新剥夺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
    
    中共高级经济顾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7月21日在华盛顿参加公共和外交政策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一个研讨会的时候,有与会者问,中国农民工在打工所在城市得不到应有的公共服务是否跟城市财务问题有关?郑新立对这个问题做出了出人意料的坦率回答:
    
    “财务问题是一个表象。本质问题还是农民工输入比较多的城市愿不愿意承担农民工落下户口之后为他们提供公共服务所增加的财政支出。改革30多年,吸纳农民工比较多的城市都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也是财力比较好的城市。为这些农民工在当地落户,为他们提供公共服务,这些沿海城市才财力上完全可以承受。
    
    “现在就要看要不要承认这些农民工对本地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包括为本地的财政收入做出了贡献,让他们在本地落户,包括给他们提供保障房的供给,让他们的子女在当地能享受到好的教育,他们的老人也能接到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去,享受到当地的养老服务,等等。我觉得,改革开放以来,吸纳了大量的农民工、促进了当地发展的那些城市应当在财力上为农民工提供公共服务的支出。”
    
    农民工明明为中国各大城市的经济发展和财政收入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他们的贡献却长期得不到承认,现在也得不到实际上的承认,他们缴纳巨量的税金只是让他们打工的城市获得额外的收入,农民工却享受不到自己的劳动果实,得不到本应跟税金相应的公共服务,而这一切只是因为他们的身份是农民,是农村户籍。农民的社会政治地位空前低下,成为当今中国社会当中一个特别容易被任意宰割的阶级。
    
    对农民新的剥夺在即乎
    
    在郑新立做出上述回答之后,在场的一位记者提出一个详细的问题:
    
    “郑先生提到沿海发达城市享受到从中国农民工得来的最大的好处,但却不给他们相应的福利。我的问题是,我要是一个这样的发达城市的市长,我也会保持现状——我可以得到免费午餐,还不用付钱,多好。这就是说,我们需要政治的、民主的改革,以便给这样的市长压力,使他改革。但现在看来政治民主改革在中国已经死亡,或进了死胡同。怎么才能走出这种局面呢?”
    
    郑新立的回答是:
    
    发达的城市应当为农民工提供公共服务。这一条已经写进了我们的(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这是必须要落实的。这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我们现在要实行农村的改革,再次农村改革,把农民工市民化,农村承包地可以流转,宅基地可以流转。这三项改革要统一地协调进行。让农民工把承包的土地转让给合作社、公司去耕种,获得一笔转让的收入。把他在农村的房子或宅基地转让出去,这样又可以获得大一笔财产收入。这样,加上城里提供保障房,他们就可以有能力在城里买一套房子,或者租一套房子,把老婆孩子父母接到城里,全家团聚。实现他们的城市梦。在中国很快就会看到这样的进展。”
    
    然而,郑新立描绘的所谓土地商品化的美好改革前景,在许多中国问题观察家看来却是令人担忧的不祥之兆。在这些观察家看来,中共新一轮的农村改革将是对农民新一轮的残酷剥夺,是将过去20多年强迫征地的做法合法化。
    
    关于当今中国土地问题的政治经济学,旅美学者罗慰年最近发表文章,做出了一个非常言简意赅的概述:
    
    “1993年(北京当局)的分税制开启了‘政府资本化’之路。‘分税制将大部分的税收收入都塞进中央政府的钱袋子,它导致两个恶劣的后果,一是地方政府为了生财,大规模地与民争利,滋生腐败与不公,这种冲突伴随着权力的不公正行使,会促成地方民生的进一步恶化,民意的进一步离心;二是中央政府财大气粗,就会穷奢极欲乱花钱,制造腐败及其产业链。’(萧瀚:权力的龙变)实行分税制后,土地征用是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在经济不发达地区,甚至是主要来源。在政绩考核的压力下,在巨大房地产开发利益驱动下,一些地方政府不得不赤膊上阵,采用一切手段,推动土地商品化,抬高土地价格,并通过介入房地产开发获取土地增值的利益。”
    
    官商勾结强迫征地在当今中国是引发群体抗议事件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权贵资本主义”成为禁忌话题的当今中国,公众普遍抱怨说,“改革”已经成为权贵窃国和剥夺国民的代名词。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22406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南安化一村庄 过千农民网上联署维权
·湖南上千农民联署请求政府释放人权捍卫者晏义升
·安徽农民2千余万售粮款被拖欠 系代收公司挪用
·大龄女工:资本像吸血鬼一样榨干农民工
·江西农民偷拍县长收礼后被抓 被控骗保获刑6年 (图)
·习近平吉林调研 要农民来个厕所革命
·统计局:农民工外出总量增速回落 高龄化趋势加快
·媒体质疑信用社是否知情农民“被贷款”
·上访农民收钱写下保证书 再次上访被诉敲诈勒索
·震撼:山西农民任建才关于国事的重要讲话 (图)
·湖北60后老板求婚被曝欠薪千万 农民工爬楼讨薪 (图)
·揭秘中国三大"黑枪"制造基地:农民靠造枪脱贫
·广东广州农民工中暑死亡亲友维权遭镇压 (图)
·福建建瓯村民抗议征地被打 广西柳州农民派出所内猝死 (图)
·河南4千户农民被套走2亿血汗钱 2名业务员先后自杀 (图)
·安徽淮北修高铁征地爆冲突 300警打伤护地农民 (图)
·农民清代祖坟被盗8年未立案 难证“祖坟是古坟”
·农民工悲歌:贵州4留守儿童为何绝望自杀?
·“农民工红利”终结 外来儿童就学面临“北京门槛” (图)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扶贫项目失策 农民越扶越贫
·九名辽宁鞍山农民工北京跳入河中拉横幅讨薪 (图)
·实名举报陕西榆林市副市长万恒滥用职权合伙侵吞农民煤矿的罪行
·上海市失地农民161次游行申请(9图) (图)
·农民王保成打工砸断腿 方城法院16年不下判决书 (图)
·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被“踢皮球”/上海失地农民陈建芳 (图)
·安徽省砀山农民的困苦 (图)
·大理巍山县的30万农民恳求秦光荣
·河南固始“官、警、商、匪”勾结殴打护地农民事件还在发生(图)
·喊破嗓子求碎心的慈溪农民为生存寻求真理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四川彭州【一位失地农民对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童大焕:财产权匮乏是中国农民贫困之根源 (图)
·西诺新唱:吴敬琏高声疾呼:政府还给农民《三十万亿》/视频
·从法律上保障农民能从土地获益
·上海市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向各位兄弟姐妹拜年
·农民工讨薪何必拿“贪官”陪绑
·拒载农民工,公心还是私念?
·秋风:要福利均等化,而非取消农民身份
·乡镇政府是农民负担的直接根源/马宝成
·党没有及时维护农民合法权益/吴初国
·优秀农民工对转户口兴趣不大
·城市里的“蹭住族”与农民的自建房
·讨论:中国农民工如何变成城市户口?
·为农民的“违章建筑”伸冤/三鞠请安
·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回旋余地”研究点滴/唐士军
·陈晓华:发展新型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提高农业组织化程度(图)
·农民工 当权派发展第一桶金的来源/陈昊苏(图)
·“城市化”不能异化为农民“失业化”
·为什么是土地拥有农民?
·中国农民组织化的回顾与反思:1978—2008年/王勇
·苏荣:返乡农民工不是包袱而是财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