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谷俊山送徐才厚4000多万 求保护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3日 转载)
    来源:廉政瞭望
    
    
谷俊山送徐才厚4000多万  求保护

    11月23日晚,湖南一市县纪委联合调查组遇到冲击,冲击人即是这次调查对象之一,湖南祁东县
    
    当晚,龙向阳的哥哥县发改局副局长龙智雄在接受调查谈话时,让龙向阳送来相关资料。龙向阳携带资料到达后,因不满办案人员查其银行资金账户,据称,龙十分嚣张,甚至威胁多名纪委干部“把你们从窗户丢下去!”
    
    有人说,龙向阳当晚喝了酒。但无论是否酒后,官员一旦面临调查时,其本人和家人,都难免恐慌难安,不甘“坐以待毙”、束手就缚,难免要“挣上一挣”。这期间百态,既让人侧目,也让人深感反腐败形势之“严峻”。
    

对办案人员威吓收买
    
    像龙向阳这种,对纪委办案人员的直接威胁,现实中并不鲜见。
    
    中央纪委原常委祁培文曾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介绍,巡视组在地方还曾收到恐吓信,被威胁,“玩一玩回去吧,要是不回去,没有好下场”。
    
    当然,这种直接针对办案人员的威胁,无异于螳臂挡车。据多名办案人员对廉政瞭望记者称,相比参与的办案量,威胁恐吓的情况并不算多,而且往往是以匿名电话的形式出现。
    
    有些贪腐官员,嗅到将被调查的风声时,则近似于耍赖式地威胁。某市人大一名官员身患绝症,据知情人透露,这名官员被调查前曾放话,如果自己被查,将一死了之。但最终还是被纪检机关“两规”。
    
    不过,也有极个别被调查对象“图穷匕现”。
    
    江苏新沂两兄弟一为村支书,一为某单位干部,因多次被实名举报,二人的父亲雇凶将举报人夫妇杀害。
    
    相对那些对抗性强的威胁、报复,收买办案人员的做法更为隐秘,更为常见。今年5月,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魏健接受调查,被普遍认为曾给所联系省市腐败官员通风报信。
    
    据《大河报》报道,原郑州市检察院纪检组组长、原郑州市中原区检察院检察长胡志忠在被“两规”期间,贿赂借调办案人员帮助串供,还收买了数名陪护人员。
    
    狱外的落马官员家属也会四处活动,为了捞人,不乏“病急乱投医”,找关系却被骗钱一类新闻,并不少见。多年前,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就曾因试图“收买中纪委”而上当受骗。
    
    如今,纪检监察系统成立了“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用“纪委中的纪委”严查自己人,防止灯下黑。
    

与关系网订盟求援
    
    落马贪官往往不是“单打独斗”。在过去权力与利益结合的关系网上,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
    
    因此,求助“上线”更高级别的官员,是一些落马官员最寄希望的稻草。
    
    据媒体报道,谷俊山被正式宣布调查前,尽管自知大势已去,但仍欲作最后一搏,多次送给徐才厚贿金,共计达4000多万元。
    
    但谷“进去”后,被挖出的问题越来越多。谷也越来越感觉到,“没人能像承诺的那样保自己,开始如实交代问题,包括几次行贿徐才厚上千万元的情况”,牵出了徐才厚。
    
    更为常见的则是各方利益关系人订立攻守同盟。
    
    9月26日下午,中央纪委官网公布中央网信办副局级干部高剑云违法违纪问题时,首次提到,“与他人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调查”。高剑云被“双开”,移交司法。
    
    不久后,陕西渭南市纪委的通报中,出现了同样的措词。韩城市国土局原局长徐建龙,“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与他人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调查”。
    
    以上两例“订立攻守同盟”通报,没有披露具体情节。但从以往披露过的案情中,可窥一二。
    
    “湖南永州市委副书记唐长久案发前,与情妇订立了很长时间的攻守同盟,两人心理防线非常坚固,唐态度傲慢,甚至公然利诱试图策反办案干警。”办案人员设计先突破了唐的情妇,才最终摧毁了唐长久的心理防线。
    
    有些结盟,让人哭笑不得。
    
    据报道,河南正阳县原县委书记赵兴华落马后供述,他放在县委住处内的100多万现金被偷走,但在关于该小偷的案卷中,却显示县委书记被偷的金额是6040元。
    
    原来,当初赵兴华利用掌握的刑警队长朱玉东当年行贿买官的事情要挟,逼其篡改小偷口供,朱玉东还与小偷做了串供。
    
    关系网被一些落马官员当作“金钟罩”,但也可能成为调查中最易用于抽丝剥茧的线头。因此,有些官员出事之初,首先想到的是消除自己的关系网痕迹。
    
    据财新报道,李春城见到纪检人员的第一反应是要求上厕所,并试图抠出一张手机卡扔掉。
    
    不过,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关系网成员的活跃度大大降低。
    
    采访中,多地纪委干部对记者反映,以往办案中经常接到的打招呼等阻力,近两年来明显减少,他们认为,“当下的反腐决心和形势,让一些人不敢轻易出面说情”。
    

向公众真假喊“冤”
    
    自称得罪了人,是一些官员落马时常用的一个说辞。
    
    如马超群的家人就称,马超群被查系受到现任秦皇岛市城管局局长马壮的报复:“我儿子听说马壮贪污了100万,准备去举报,结果还没举报,就被马壮报复了。”
    
    这一说辞目前尚未有任何回应,但无论如何,也无助于洗白马家被查抄的那上亿资产。
    
    11月12日,河南省政协原副秘书长王铁牛被控受贿案二审开庭。控辩双方就“收礼金入罪”问题展开激辩,同时王铁牛称自己得罪了领导,被打击报复,并指出了具体事件。
    
    这些落马官员声称的被报复,通常指向其上级领导。
    
    江西省落马的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建华及其前妻,持续举报曾任江西省委书记的苏荣,就是一例。尽管无法确知苏荣的落马与周家的举报是否有关,但足以让舆论感慨,有些落马官员的“反报复”,也许并非空口白话。
    
    上述市纪委副书记认为,造成这种落马官员喊冤而不愿服罪的原因是多面的。一方面其中多数落马官员自身贪腐事件确实存在;一方面因官场关系确实复杂,个别贪腐案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背后有可能涉及一些利益、权力之争。落马官员往往掌握了其他官员的违纪违法信息。他透露,在这种情况下,“举报领导”还可能成为落马官员的减刑利器之一。
    
    2012年,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两名官员李伟强和李斌落马后,纷纷举报上级,希望立功。其中李伟强即系李斌举报落马。
    
    更有官员初遭调查时,甚至不惜放话,请组织调查,还自己清白。而事实证明往往是贼喊捉贼。
    
    2013年11月12日,网贴热传“东莞镇街官员林伟忠身家20亿”,并列举了林伟忠8大问题。
    
    针对网络举报,林伟忠通过前同事向媒体透露,自己曾在厚街领导班子成员会议上,主动提出希望纪委展开调查,以还自己一个清白。
    
    “不幸”的是,半个多月后,林伟忠即被公布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有人认为,贪官博关注的动机或许是为了扭转舆论一边倒的讨伐之声、甚至扰乱调查。
    
    但任贪官使出何种伎俩,正如环球时报近日评论称,位高权重的贪官们一旦落马都不堪一击。这也是贪官末路挣扎的最后注解。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0611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取代贪官谷俊山任解放军总后副部长刘铮自己一样贪
·徐才厚谷俊山落马显示解放军对腐败零容忍
·谷俊山继任者刘铮也落马了 (图)
·張萬年病逝 涉「染紅」 谷俊山
·落马女将军是谷俊山情妇?向徐才厚买官 (图)
·谷俊山与刘志军比玩女人 一比吓一跳 (图)
·周永康案与权力斗争 谷俊山涉案30亿 (图)
·谷俊山垂死挣扎 买凶暗杀刘少奇之子 (图)
·刀刀见血 谷俊山买凶图谋杀政委刘源 (图)
·有钱任性 谷俊山一次行贿上百公斤金条 (图)
·谷俊山敛财逾300亿 二炮少将涉案被双规 (图)
·曝谷俊山贪污受贿达6亿 豪车装百公斤金条行贿
·谷俊山怎样向其军队靠山X的女儿行贿
·高小燕疑为谷俊山情妇 通过徐才厚买官 (图)
·谷俊山家属移民德国 豪购300多套房产给情妇 (图)
·钟坚:谷俊山在狱中拼命“咬人”
·疯狂敛财 传谷俊山案涉300亿元
·中纪委:房产腐败严重 谷俊山拥数百套房 (图)
·刘志军谷俊山动辄拥数百套房 房产成腐败重灾区 (图)
·除了谷俊山 徐才厚还有哪些干儿子/奇之傅
·黑箱操作谷俊山案落地 军中的斗争走向尖锐化/ 吉歌
·甲午国耻与谷俊山的贪腐/万沐
·迷信风水的谷俊山 为啥也倒了
·谷俊山玩腻了的中国女星哪里去了?
·于德清:谷俊山的“将军府”有“新料”吗
·土豹子谷俊山的红色自辩 /金根
·从谷俊山案看军队有些领导贪腐发财的路径/刘昌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