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习近平为何能大义灭亲 习大姐齐桥桥有大家风范
请看博讯热点:中共太子党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齊橋橋成習近平打虎堅強後盾      

    作者:高曉瑜    
    
    習近平大義滅親抓貪腐表弟新聞曝光後,中外網絡輿論反應熱烈,大讚習近平有之,質疑聲也不斷,甚至仍有污水潑向習家。
    
      自前年六月「十八大」前夕《彭博通訊社》的「身家」爆料,到今年一月「國際記者同盟」(ICIJ)維京群島離岸公司調查,再到今年六月《紐約時報》披露的賣盤退商消息,齊橋橋的名字不斷躍上外媒版面,幾被定格的「億萬富婆」臉譜,反襯胞弟的肅貪鬥士鐵面,給「反習陣營」提供了「選擇性反腐」、「藉反腐清除異己」的牽強口實。

習夫婦無懈可擊,緊咬其姊
    
      訊息經千萬計「自由行客」、無數「翻牆客」轉而「內銷」後,老百姓反倒心如明鏡:齊橋橋是習近平姊姊不錯,但也是習仲勳女兒噢,想做生意非得扛弟弟牌子嗎?彭麗媛想發財才只有靠老公,但只要有一筆,那怕是山東舅爺、小姨的,那些「水軍」能不用顯微鏡照出來餵料洋記者?但倆夫妻倆身上就是挑不出一絲毛病,恰恰證明習總「自身硬」不是吹的玩的,說一不二的領導太少了,咱們信得過。
    
      但信得過習、彭夫婦不等於認可其大姊,雖然深明時下高幹子弟無不利用「官脈」斂財,但民眾對「習門兒女」持有更高的道德標準:

 民眾對齊橋橋難免印象差
    
      父親在腥風血雨「前三十年」一輩子沒整過人;弟弟出於「後三十年」無官不貪污泥而不染,你就那麼愛錢嗎?尤其當下打虎之戰遭到群虎頑抗,正邪之爭陷入膠著關頭,你就不能少給你弟弟添些麻煩嗎?毋庸諱言,在民眾心目中齊橋橋或許無辜,但無疑是加諸習近平身上的一股負能量。
    习近平为何能大义灭亲 习大姐齐桥桥有大家风范


      筆者基本上也持此觀點,但近日被一位朋友的朋友加以顛覆。姑且稱這位「京城女漢子」為「閨蜜消息人士」吧,不行,她反對:「別价,我可不想這麼套近乎,不過我和橋姊認識幾十年了,當我好朋友是肯定的,我太瞭解她了。」

 「全世界都上了周永康水軍當」
    
      女漢子年近花甲,快人快語,開宗明義是一聲怒吼:「傻逼!美國報紙自以為聰明,自以為中國通,傻逼!被貪官水軍牽著鼻子走,香港傳媒跟著起哄,一樣傻逼,所以全世界都上了周永康、江澤民的當,硬是把一個睿智、率性的女漢子,醜化成貪財逐利的俗婆娘,一個不僅仗義破財,而且攪盡腦汁出謀劃策力挺反腐的好姊姊,無端端變成了拖弟弟後腿的負能量。」

「橋姊」生活儉樸無一件名牌
    
      聽說筆者是香港傳媒人,她極為開心,不過說話仍然毫不客氣:「讓讀者了解真相是你的職責,你給我聽明白、寫清楚:總之,大家都看錯了齊橋橋,第一,她根本不把錢當回事,賺錢更不是為了奢侈享受,渾身上下加上坤包(京方言,即手袋),我沒看過一件愛馬仕、LV。」
    
      接下來的第二點更讓筆者「耳目一新」:坊間流傳的「習門家庭會議」,都是齊心老太太警誡子女「不要拖近平後腿」,而子女中橋橋錢最多,似乎也就當然地成為主要警誡對象。但是女漢子朗聲道:

習近平封為習家現任大家長
    
      「第二點,老太太年歲已高,腦子有時不太好使,所以主持家庭會都是『十八大』前的事。從去年清明節那次開始,不定期的家庭會議已開了好幾回,老太太有時列席,但每次都是由橋姊主持的,而且習近平親口封她為『大家長』,要求包括自己在內,三弟妹都要聽她的。而『大家長』可不是叫的好聽的,舉個例子吧,大義滅親抓捕表弟齊明,就在她主持討論後一致同意的。講句笑話,橋姊威風過幾位常委呢,他們在習近平宣佈前還啥都不知呢。」

 《紐時》事件蕭建華刻意構陷
    
      筆者想就兩點「糾錯」提出疑問請教,女漢子牢牢抓住主動權:「急什麼?會有你提問的時間,先聽我把《紐約時報》事件真相講清楚,不然肺就要氣炸了。」
    
      今年六月三日,《紐時》發表了該報記者傅才德的文章,題為《蕭建華,六四後起家的億萬富豪》。文中據「知情人士」消息,提到蕭與北京「高官親屬」的三宗交易,一為購入習近平姊姊齊橋橋夫婦一投資公司五成股份,去年一月以一千五百萬元(人民幣)成交,另兩宗交易對象分別為賈慶林女婿李伯潭、戴相龍女婿車峰。

證實齊橋橋與他巨額交易
      第二天六月四日,蕭即發表聲明抗議,字面上看是因「艱苦創業的歷史被描述成因『八九事件』沒有參與而獲得政府回報」,該內容著墨較多,但對於三宗交易,後兩宗語義含糊輕描淡寫,唯獨第一宗以當事人身份予以證實。於是引起滿世界一片鬧讓聲:「蕭建華證實習近平姊巨額交易」!雖然他假惺惺扮好人,稱齊橋橋賣盤是為了不影響其弟執政,而且交易令齊蒙受損失,但「習總有個富婆家姊」信息再次強化傳播。

「橋姊根本不認識姓蕭的」
      「女漢子」提示日期的敏感性,徐才厚案六月三十一日公佈,周永康七月二十九日「示眾」,六月頭正是中央高層及退位元老「斬虎保虎」殊死決戰之際,蕭建華的狼子用心誰還看不出嗎?更可恨的是:「臭小子睜眼說瞎話!橋姊根本不認識姓蕭的,跟他也沒作任何交易!那筆公司資產是賣了,但買方是『別人』,『別人』買了後轉手才賣給了蕭,為什麼轉手,有利可圖嘛,顯然有人帶了目的主動開口要買的。」

齊賣予「別人」後蕭求轉售
    
      她不肯明說「別人」是誰,稱不方便透露:「但是,橋姊為了支持習總打包賣資產,三年前即已進行,被轉手賣予蕭的也不是最後一宗,公司不是青菜蘿蔔,賣起來哪有那麼利索?為了不對反貪打虎造成干擾,都盡可低調進行,對方也都遵守商業協定,沒一個像蕭某人這麼缺德的,不,不,不是缺德,他是存心的。」

八月還曾遊港何來出境禁令
    
      既不認識,又不存在任何直接交易,所以七月中有傳什麼「習總嚴查蕭建華案,禁止齊橋橋、鄧家貴出境協助調查」純屬扯淡,「女漢子」道:「跟你明說吧,八月中旬她還剛剛來過一次香港呢。」
    
        她眉頭緊皺道:「關鍵是,外界根本就不了解橋姊這個人,加上老百姓仇富仇官心理,又有偽君子溫家寶的例子,只要是罵官罵官二代的一定相信。」稍稍猶豫後,她的「女漢子」本色再現:「得!由得她罵吧,我給你一個『習家家庭會議直播』」,這個她,當然就是齊橋橋。

 賣盤罵不賣更罵要她怎做?
    
      提到有些網上議論,說什麼「避避風頭多精明,再說賣了也是錢入自己袋啊。」她又委屈又惱怒:「不賣盤照做生意,你們會罵仗弟弟威勢以權經商,賣了又說避風頭精明,你倒教教橋姊應該怎麼做?怎麼做才能讓你滿意?」
    
      八月初「周老虎」示眾幾日後她到習家串門,因為和全家都很熟,了解到習家剛開過一次家庭會議:老太太和「大弟」習近平都參加了會議,因為「大家長」電話通知「有要事相告」。二姊齊安安、小弟習遠平等都到齊了。

橋姊主持家庭會提三要求
    
      主持會議的齊橋橋先向大家報告「好消息」,那就是她擁有的所有公司,基本上都已「打包」售出,自己已淨身退出商場。然後「就象領導做報告一樣」,對弟妹們提出了三點要求:
    
      第一,從今往後,任何事情必須首先從國家利益去考慮,不打個人的小算盤。
    
      第二,繼承父親的遺志,立黨為公,堅持思想解放,堅定開放改革。
    
      第三,大弟(習近平)今天的身份和地位,對我們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大弟不光是習家的兒子,更是人民的兒子,我們也一樣,一定要全力以赴支持大弟的工作。

報告基本全數結束生意
    
      她坦言剛剛完成的賣盤退商,賬面上的損失可以說巨大,但是絕對值得。她強調:「從我開始,不給習家抹黑,不給國家抹,帶頭不做任何生意。如果我們犯法,就得跟周永康、徐才厚一樣法辦!」
    
      齊安安、習遠平相繼表了態,表示要向大姊學習,牢記父親教誨,「夾著尾巴做習近平的親屬」,低調同時嚴格遵守黨紀國法,決不給他添一絲一毫的麻煩。不給別有用心者提供一絲一毫的藉口。
    
      習近平總結發言,首先對大姊不惜利益重損的無條件支持衷心感謝,然後以齊明為例重申大義滅親的決心,最終向大家擺明了反貪打虎的艱難和兇險,希望全家人團結戰鬥以慰父親在天之靈。

 「大弟」從小崇拜大姊智慧
    
      女漢子「直播」到這裡停了下來:「接下來的議程也許是你想不到的,還是那句話,大家都太不瞭解橋姊了。要知道習家四姊弟親情深厚,早幾年還常常聚在一起通宵達旦聊天侃大山。文革停課時橋姊高一,安安初二,近平小學剛畢業,對讀高中的大姊崇拜得五體投地,父母工作忙,從小很多歷史哪科技哪,啟蒙老師就是橋姊,愛讀書的習慣也是受橋姊影響的。」
    
      這份崇拜至今未減,所以接下來習近平的話是:「大姊,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請對我施政各方面提提看法和建議。」

請提供施政建議及批評
    
      「大家長」呢毫不客氣,開場白是:「你現在身居高位,好些不中聽的話人家可能有顧慮,也只有我這個老姊姊敢於直言不諱了。」
    
      她聽到外面有人對「大弟」用人策略有所議論,認為習過份倚重「自己人」,便專門就此問題提出自己的看法,意在警醒與鞭策,所以不避辛辣:「你應該像父親一樣,不拘一格大膽使用人才,充分發揮他們身上的正能量,執政為民不能憑個人好惡,不能只用自己的人,要團結有理想、有信念和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奮鬥。」

姊促弟不拘一格用人才
    
      她還並非泛泛而談,而是有的放矢:「你喜歡用和你共過事的人,因為知根知底,但全國三十個省市,你只有福建、浙江、上海三省市有舊下屬,選擇面不是太窄了嗎?你過份強調乾淨、正派,難免就會重用平庸之輩,雖是從不犯錯的大好人,但能力、魄力都難免差強人意。」

建議突破年齡陳規留賢良
    
      談到軍中臂膀張又俠,習深為其六十四歲「高齡」煩惱,按現行慣例「十九大」上肯定要解甲了。齊橋橋突破框框快人快語:「共產黨人講究實事求是,真是不可或缺的,為何不能提升一級多幹五年,再一說,規矩是為我們服務的,是人定的,為什麼不能由人來改,鄧小平不說了,劉華清、朱鎔基哪一位沒改過?只要對革命事業有利,為什麼不能打破常規用人才?」

長女素來重情義頭腦清醒
    
      終於到了我向「女漢子」提問的時候了。第二個問題(竟然是習近平敬服的大家長)已不需要問了,第一個問題是:「您說橋姊根本不把錢當回事,那麼,她為什麼賺錢開公司幹得那麼起勁兒呢?」
    
      這位不認「閨蜜」十足閨蜜的消息人士又是那句:「你們太不瞭解她了!」然後從她的兩個個性特點娓娓道來:一是重情重義同時頭腦清醒、拿得起放得下;二是好學好強又聰明過人,幹啥都要幹到最好。

 文革決不與爸劃清界線
    
      先談第一個特點:重情重義、頭腦清醒、拿得起放得下。文革狂潮初起,革命父母紛紛變黑幫,就在薄熙來們為劃清界線一腳踢斷老爹肋骨時,母親齊心被遊鬥虐打歸來,齊橋橋說的第一句話是:「媽媽,你胡說了沒有?你不能做叛徒!」--擔心爸爸「被出賣」。

農場五元月薪全寄弟妹
    
       十九歲落戶內蒙農場,過著「苦到不怕死」的生活,每月五元工資別人都買了餅乾,她硬是強忍誘惑,一塊也沒買過,把錢寄給農村插隊的安安和近平。既飢寒交迫又前途渺茫,有人叛逃(外蒙)、有人自殘回城,有人找關係當兵,只有齊橋橋的家信裡滿是豪言壯語。因為她清醒地認定,任何人都可以走,而她不能走,也無處可走。

為照顧被貶病父毅然退伍
    
      四人幫倒台兩年後,一九七八年習仲勳平反覆出,被鄧小平、葉帥委派執掌南大門廣東,受命倉促,中央決定讓齊橋橋以秘書身份陪同父親赴粵。一九八○年習仲勳調中央工作,齊橋橋也回到北京,調至武警總部工作,由於成績突出,很快升任外事辦主任。
    
      因胡耀邦及「六.四」問題得罪老鄧,一九九○年,精神、身體雙重衰竭、年近八旬習老被逐出京城謫居南粵,此時習橋橋身為全武警最年輕副師級高官,前途似錦,但為照顧老父竟然毅然退伍,毫無一絲猶豫:「我身為子女中的老大,享父母之恩,受弟妹之尊,我不解甲誰解甲!」

 好學好強而且聰明過人
    
      再看第二特點,好學好強又聰明過人,幹啥都要幹到最好。齊橋橋陪父赴粵後進入廣州軍區聯絡部,立即投入遣送越南戰俘工作。當時很多女俘仇華情緒強烈,有一位戰前是教師,誰說都不聽,齊橋橋就能通過交心談心使她逐漸改變了敵對態度,回國之時捨不得離去,哭得最傷心。
    
      回到北京後,她決心搶回文革耽誤的學習時間,帶職繼續求學,年過三十又有孩子,她硬是以頑強的毅力畢業於北京外交學院大專班。在武警工作期間,齊橋橋組織參與了許多涉外活動,全程陪同,安排周密,既熱情有禮又不失尊嚴,贏得了外賓一致稱讚和領導多次表彰。

 父逝世後因無公職遂「下海」
    
      二○○二年,八十九歲高齡的習仲勳與世長辭。在父親身邊照顧了十一年半的齊橋橋,盡到了應盡的孝心。母親為斷了「皇糧」年方五十三的女兒擔心了,提筆給國家領導寫了一封信,希望恢復齊橋橋的公職,讓她複出工作,起碼能有生活保障。
    
      這封信被齊橋橋一把摁下。老太太急了:「不說別的,你看病怎麼辦?誰來管你呢?」「那麼多老百姓能活,我也能活!」二○○三年,五十四歲齊橋橋毅然下海,投身商海大潮。但是撲面而來的感受是力不從心。

 視營商與「革命」同為工作
    
      以前的公職是工作,如今按黨現行政策允許的營商致富,在她的心目中同樣是工作,要幹就要幹到最好。於是,她報考了清華EMBA,而最終順利被錄取也成為她人生中一個轉捩點。
    
      二○○四年帶著企業發展的疑問和困惑,齊橋橋走進了清華EMBA課堂,著名大師舒爾茨的行銷法則、二八定律,這些知識都成為了她發展事業的及時雨。在其後的營商管理實踐中,清華的這十八門課切切實實給了她極大的幫助,直接導至了旗下企業的亮麗業績和彭勃擴展。

同樣認真同樣要幹到最好
    
      女漢子問筆者:「你明白了吧,她幹什麼都肯學習、都很認真、都要幹到最好,所以首任武警外事辦主任從無到有,幹得外賓、領導交口盛讚出色,而下海營商在她看來同樣是必須幹好的工作,所以也就通過學習和實踐,從不懂到精通,幹得出類拔萃。這就是你『為什麼賺錢開公司幹得那麼起勁兒』的答案。」
    
      有港媒曾質疑齊橋橋父喪後始從商的說法,並以二○○一年八月的北京「中民信房地產公司」為證,因其法人姓名為齊蓮馨,並據知情人稱即齊橋橋。

 丈夫鄧家貴八十年代已發跡
    
      筆者向「閨蜜」探詢,她說不假,然後談到橋姊的兩段婚姻。第一段堅不吐詳,只說前夫姓張,育有一女隨母,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結合,八十年代中離異。與現任夫婿鄧家貴一九九○年相識,戀愛五至六年,一九九一年鄧曾以三百萬港幣購置香港寶馬山花園一單位,然後作為定情信物相贈,二人於一九九六年結婚。
    
      鄧家貴雲南人,上世紀八十年代已因煙草及捲煙設備業致富,九十年代在北京、深圳、香港創辦多家公司,其時一則習近平官職仍小,二則如那家「中民信房地產」,掛個齊橋橋的名,橋姊並無實質參與管理,其實都是鄧家貴的生意。

「二次打倒」後習老促入外國籍
    
      她認為看看今日的結束所有生意,全數資產打包出售,看看當二十年前為盡孝心放棄師級軍銜甘當「家庭婦女」,再看看四十年前五元津貼全數寄予弟妹,還有無論公職、營商都幹得出人頭地,就應該明白全世界都被周永康水軍們騙得多慘,就應該相信齊橋橋決不是拖弟弟後腿的貪財女子,按現在年輕人的潮語,直情是義薄雲天女神範呢。
    
      不過有一點她堅持要澄清一下,那就是習家兒女的國籍問題,的確除了習近平夫妻及千金,全數入了外籍,齊橋橋夫婦加拿大永久居民,齊安安夫婦及習遠平夫婦澳洲籍。也的確是遵照了習仲勳的意旨,但是這是老人家什麼時候的決斷呢,外媒多語焉不詳。

只留淳樸最沒心機「大弟」搞政治,
    
      父女倆調廣東工作的七十年代末,齊橋橋有一次出國留學的機會,她也很想去國外學習經濟工作,回來後投身改革開放的熱潮。但習仲勳出於子女不搞特殊化的考慮,硬是勸她放棄。
    
      直到了他「第二次被打倒」,目睹胡耀邦、趙紫陽的結局後,才吐露出那段痛心疾首的囑咐:「報效祖國也可以到國外去,留在國內,說不定就會某一天受到政治迫害,更不用說報效祖國了。」然後要求子女們盡可能取得外國國籍後再回國。只留一個最淳樸最沒有心機的習近平搞政治,因為「在中國這種政治下,別以為有心機就能夠成功,張春橋、江青有心機吧,滅亡得更快。」
    
      女漢子感慨道:「老爺子多英明,就是到了今天也是至理明言啊,你看看弟弟還是總書記呢,這班狗雜種都敢這麼一盆盆髒水往他姊姊身上潑。」告別時她緊握我手,大概當官當久了,而且至少也是廳局級,慣了命令式語氣:「用心好好寫吧,要是不能把橋姊身上污水給我沖乾淨,我可饒不了你!」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30018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令计划阴谋取代习近平 在劫难逃
·习近平厉害:党须法律范围内活动 (图)
·解读:习近平军事变革剑指四个方向
·现在中国无人有胆谋杀习近平王岐山
·习近平军事变革 四个转变对应四大方向 (图)
·习近平反腐六亲不认 拘涉贪表弟齐明 (图)
·反腐现胶着状态 习近平让江泽民颐养天年?
·习近平混不吝李克强靠边 两大机构没进核心圈 (图)
·18大首次 习近平政治局会议罕见学军事 (图)
·习近平与退休元老达成协议 暂停调查
·习近平冷对越共总书记求和
·日本前首相密会习近平 转达安倍心愿
·奥巴马习近平11月在中国会谈 (图)
·习近平遭遇6次暗杀 全是内部人雇凶作案 (图)
·习近平“猎狐行动”的绊脚石 (图)
·习近平会见上合组织成员国军队总参谋长
·”温家宝化妆师“鲁炜 变身习近平的执法者 (图)
·习近平的私家书单
·习近平也烫发 罕见摩登卷发照曝光 (图)
·商丘京九别墅股东韩道成以习近平夫人彭丽媛的名义诈骗 (图)
·习近平反腐政治信誉已彻底破产/刘红霞 (图)
·习近平真正的打老虎下一个应是李鹏!“中国控诉”(406) (图)
·郑州李金龙向习近平提出的疑问
·习近平、陈荣高大小两书记处置访民一个样:统统的抓起来 (图)
·郑州李金龙每日向习近平主席一报
·上海维权人士郑培培等人因要求习近平关注人权被逮捕 (图)
·请习近平总书记救惨遭迫害的浙江钟亚芳母女! (图)
·上海当局专门迫害举习近平的访民 (图)
·习近平和毛泽东都信谣言?全世界关注 (图)
·请习近平总书记尽快彻查陕西红色渣滓洞
·为习近平夫人到来,上海豫园欺骗游客 (图)
·习近平夫人到上海老城厢,在逃访民认不准其车队 (图)
·上海被强拆户请求习近平主席弱势家庭/朱金娣
·向习近平告御状的12访民被非法刑拘,一人在逃(图) (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这里肯定能砸中习近平的座驾 (图)
·习近平可能路过上海工人三次武装武装起义发布命令地点 (图)
·习近平可能来一大会址,上海访民也不漏打横幅 (图)
·和总参谋长说做好打仗准备 我习近平意识到讲错话了/何岸泉
·习近平的反腐政治信誉岂止是破产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井(下) (图)
·谢选骏:为习近平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曹长青:习近平的“反腐”错了吗?
·紫荆来鸿:习近平对“八大家族”是要软收权
·紫荆来鸿:习近平对“八大家族”是要软收权
·解龙将军:习近平使其前任变成了“衰人”
·习近平拟人化远不及六四后江核心 卟新权威主义滑稽
·吴英案习近平不能允许东阳地方官员为所欲为/汉评
·江泽民悬了 习近平政权被军队劫持? (图)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阱(上) (图)
·牛泪:四中全会腐烂书记们撤了王岐山习近平也可能 刘源还高升
·习总日记:王沪宁有位同学叫冯胜平 又给我习近平唾沫
·解龙将军:奥巴马习近平互相发出军事威胁
·冯胜平:党主立宪:政治走出丛林,军队退出政治——致习近平先生的第三封信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白建平:习近平没反腐败真正诚意
·白建平:习近平是在“换官”,不是在反腐!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