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昆明拆建是对历史文化毁灭性打击
请看博讯热点:拆建GDP-折腾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03日 转载)

云南省委书记痛斥昆明拆建 满目“水泥森林”
    
    云南:昆明拆建是对历史文化毁灭性打击

昆明标志性的历史建筑金马碧鸡坊,如今已被高楼大厦包围,变成了钢筋混凝土的伪文物。 (CFP/图)
    
    云南:昆明拆建是对历史文化毁灭性打击

昆明道路围挡施工,交通拥堵成城市一景。这成为省委书记秦光荣六点反思之一。 (CFP/图)

作为城市发展内核的历史文脉被割裂,城市原有的大山大水空间格局被破坏,城市的街区和建筑风格没有特色缺乏个性,“中心摊大饼”,任意破坏城市与山水环境的有机联系,标志性的传统建筑被毁灭,一些历史文化街区被淹没,建筑物千篇一律,满目“水泥森林”
    
    从“东方日内瓦”到“西南桥头堡”,再到近年的“春城无处不飞花”。多年来,昆明城市定位变幻莫测。
    
    2013年9月6日,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在昆明一次公开会议上,罕见提出昆明城市规划建设的六点反思,认为昆明大拆大建等做法是对历史文化的毁灭性打击。省委书记将人文与自然环境提到空前重要位置。
    
    省委书记盖棺定论,昆明多年来的城建争议会否尘埃落定,众多受访专家依然担忧。

省委书记“开炮”
    
    “书记说完,台下一片死寂。”一名与会者回忆道,秦书记说完顿了顿,语气缓和了一些。他称自己话说得重了点,希望昆明市的同志不要介意。
    
    2013年9月6日,昆明城市规划建设调研座谈会。
    
    聚焦一座城市的规划建设,参会官员却是出奇地高规格,云南省四套班子及昆明各区县主要领导几乎都出席。而很多官员都没有料到,这是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针对昆明规划建设的反思大会。
    
    据可供查阅的公开资料,这是秦光荣入滇14年来,首次对昆明提出系统性批评。而放之全国,此举也实属罕见。
    
    在昆明市汇报了现代新昆明建设情况之后,秦光荣开始讲话。
    
    在后来官方公布的讲话全文中,针对昆明的不足,内容不到3000字,但用词却出乎意料地沉重,而且分列六点,全面细致。
    
    “第一,作为城市发展内核的历史文脉被割裂。”秦光荣直截了当说道。他列举了1950年代的拆城墙、填护城河,1980年代的拆除武成路、金碧路原有建筑,讲道:“在城市更新改造中,基本上采取大拆大建的开发方式……这对昆明历史文化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中国城市大拆大建是业界诟病已久的沉疴,但出自一位省委书记之口则比较少见。
    
    如此针对昆明城市历史文化的意见,秦光荣还讲到了其他两点:“城市原有的大山大水空间格局被破坏”,“城市的街区和建筑风格没有特色缺乏个性”。
    
    云南省住建厅系统的一名官员仍然记得,1999年,昆明城市规模不大,但十分宜居,“当时全国都来学习昆明”。
    
    如今,令人神往的昆明已然暗淡。秦光荣直接批评道,昆明城市“中心摊大饼”,缺乏对自然山水环境的尊重,任意破坏城市与山水环境的有机联系;在城市建设中,标志性的传统建筑被毁灭,一些历史文化街区被淹没;同时,新规划建筑抄袭、模仿、复制现象普遍,建筑物千篇一律,满目“水泥森林”。
    
    “许多‘老昆明’感到自己的城市愈来愈陌生。”他似乎心有感慨。
    
    备受争议的滇池也让省委书记不满。从历史文化、环境保护等方面,他认为“滇池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昆明城市基础设施亦没躲过批评:基础设施规划建设缺乏统筹,道路反复开挖,城市交通恶化。
    
    最后,秦光荣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城市的管理缺乏文化视野和战略眼光”。突出表现为:在管理观念上重建设轻管理,在管理内容上重表象轻内涵,在管理途径上重人治轻法治,在管理手段上重经验轻科学,在管理效应上重近期轻长远。
    
    秦光荣讲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书记说完,台下一片死寂。”一名与会者回忆道,秦书记说完顿了顿,语气缓和了一些。他称自己话说得重了点,希望昆明市的同志不要介意。
    
    昆明道路围挡施工,交通拥堵成城市一景。这成为省委书记秦光荣六点反思之一。 (CFP/图)

讲话背后的调研
    
    这可能已是城市规划建设专家久违的“礼遇”。在过去,不少专家的意见一度被忽视。
    
    这场反思已酝酿了大半年。秦光荣在会上也讲到,这次讲话已经过了“半年来的调查研究”。
    
    “这次调研组主要是由省委政策研究室和省住建厅组成,事先听取了一些专家和学者的意见,然后形成一个有共识的讲话和精神内容,并且对下一步执行提出了意见。”云南省住建厅原总工程师韩先成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013年上半年,云南省委组织召开数次专家座谈会,主题都是昆明城市规划建设的专门研究。同时,省政府也在开展调研。一位知情人介绍,调研整整大半年,组织了十几拨专家,分专题探讨,包括文化开发、滇池保护、山水环境保护等。
    
    韩先成参加了专家座谈会。他认为,这次调研的目的,就是要改变昆明城市规划发展中历年的积弊,如城区“摊大饼”、交通拥堵、地下管网缺乏规划、大拆大建等。
    
    昆明理工大学教授朱良文从2012年开始便接到邀请,准备给省级领导做“传统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开发”的报告。但因报告会的相关主持官员没空,一直未能成行,“最近说是推到10月10日”。
    
    但在朱良文报告之前,省市各级政府都已紧锣密鼓开展调研,轮番与许多专家进行座谈。
    
    这可能已是城市规划建设专家久违的“礼遇”。在过去,不少专家的意见一度被忽视。一位受访专家表示,有一次他与官员一起察看滇池垮堤。当他看到湖边高楼鳞次栉比,工程车往来穿梭时,急了:“这样下去,滇池肯定污染更重。”他提议趁此机会退堤还湖。一同考察的领导官员不说话。“后来,城市规划项目评审,就不叫我了。”
    
    城市规划决策权更多被收了上去。“现在专家组甚至失去了对项目的评审权,只剩下建议权。”一名昆明市城乡规划委员会专家组成员对此颇为不满,“外行人决定昆明城市发展和规划,也是昆明城建出问题的原因。”
    
    2013年7月19日,昆明暴雨淹城,打断了云南省委、省政府的调研步骤,原计划是去有代表性的片区走访。“但暴雨前,所有的前期工作基本都已经做完了。”韩先成说。

利益纠葛的十年
    
    “六大反思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2003年就已经做好的城市发展规划步骤之一。”
    
    如同给秦光荣讲话做注脚,就在昆明城市规划建设调研座谈会的6天前,承载市民二十余年记忆的昆明工人文化宫,在争议中被爆破拆除。
    
    “这是将一代人的记忆轻易地交给开发商,用炸药摧毁。”在一名省住建厅的退休干部看来,这是房产开发商牵着政府走的典型案例。他认为,地方政府是拿土地换GDP。“市场经济年代,政府讲求的都是经济效益。”他感慨道。
    
    实际上,早在2003年秦光荣任云南省副省长之时,省委便提出了环滇池经济圈的昆明规划蓝图。与此次秦的六点反思一脉相承的是,都是解决昆明的城市发展思路命题。
    
    相同的会议,类似的讲话,秦光荣在2003年已经提及:老城区“摊大饼”的发展格局、主城区交通和环境压力、滇池污染等。当时他讲道,要尽快扩大昆明城市规模,通过新城区的开发,减少老城区的压力和负荷,已成为昆明城市发展面临的一项紧迫任务。
    
    “秦光荣书记(2013年)提出的六大反思,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2003年就已经做好的城市发展规划步骤之一。”云南省政府政策研究室城镇发展处处长简光华说。
    
    十年光景已过。多名受访者称,这十年中,昆明市一直在如同工人文化宫式的利益纠葛中发展。
    
    除了政府土地财政、GDP冲动,昆明城建项目也多有在利益博弈中搁浅。如秦光荣讲到的主城区交通,一名知情专家举例说,昆明市规划局曾计划穿过省委生活区修路,这样可以拉直道路,减少弯道和红绿灯,提升道路通畅率。但一直未获同意。另外,另一条道路计划拓宽,需要向某单位方向延伸一米宽,但也遭到反对,只能在道路另一边整体退让。
    
    “一牵涉到利益,很多问题就都出来了。”上述知情专家说。
    
    “2003年秦光荣提出规划后,这些年省里几乎没有再插手市里建设。”一名专家称。
    
    在众多受访者看来,这些年治理昆明功过参差。“拆除防盗窗笼、城市绿化、修建地铁等是对的。但把金马碧鸡坊(昆明标志性的文物保护单位)附近的老建筑拆了搞CBD是不应该的。”一名专家说,“搞旧城改造,修新螺蛳湾,都是强力推行,有些项目太僵化,没有注重昆明本地特点,这让昆明失去了历史感。”
    
    近十年昆明在主城区大拆大建之外,围绕滇池的新区建设进展缓慢。秦光荣在此次讲话中也提到:“一些新区建设中,医院、学校等公共服务长期跟不上,一些公共设施项目被随意调整和挤占。”

“规划不是一张纸”
    
    不少专家对昆明规划建设的普遍印象是“像种庄稼,一年一割”。也正如秦光荣所批:“在管理途径上重人治轻法治。”
    
    秦光荣的讲话无疑已在昆明引发震动。
    
    “第二天,相关部门就已经着手制定落实计划。”韩先成介绍。座谈会4天后,昆明省住建厅召开干部职工大会,组织学习秦光荣的讲话精神。再两天后,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便前往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调研,要求“坚持高水平规划、高标准设计、高品质建设,把度假区建设成为世界知名旅游城市的标杆和示范”。
    
    据了解,昆明市委常委会将根据省领导的意见再次召开座谈研讨会,讨论如何落实。因涉及规划修编、资金筹集,目前暂无具体动作,预计2014年才能具体落实。
    
    据韩先成透露,城市的功能分区调整和城市交通规划发展,很可能会作为昆明优先突出发展落实的项目。
    
    在城市功能分区上,昆明一直缺乏规划整体性,都是单位开发,如将土地划分给各行政单位及企业。办公和生活区等亦无明确划分,排水管网难成系统,如同一锅大杂烩。
    
    “单位小的分两三亩地,单位大的分十亩地,三亩地当中见缝插针,十亩地当中留一个运动场,其他土地就建成垃圾房、单车棚,小化粪池,都只是一种简单的组合。”韩先成说。
    
    直到1990年代初,通过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昆明才提出“城市综合开发”的概念。但缺乏系统规划的城市早已出现暴雨淹城、交通拥堵的城市病。
    
    云南省住建系统一名官员认为,秦光荣讲话关键在于如何落实。
    
    “无论什么样的规划,做出来,就必须落实到法定的层面上来。”他说,“规划是法。”他认为,规划不是一张纸,在规划过程中,领导、相关部门、市民等的想法,都是通过规划的编制过程法定化。
    
    然而,不少专家对昆明规划建设的普遍印象是“像种庄稼,一年一割”。规划朝令夕改,缺乏延续性。也正如秦光荣所批:“在管理途径上重人治轻法治。”
    
    在关注滇池治理十余年的一名昆明市原政协委员看来,滇池治理尤其如此。昆明主政者一更换,滇池治理政策就可能调整。
    
    据介绍,早些年,为了保护滇池,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拆除滇池周边村庄,让村民搬迁,计划建成十几个湿地公园。如今拆迁计划已有时日,但后续缺乏跟踪监测。“村子是拆了,但是否达到治理的目标?”
    
    而近几年,这名民间人士又发现,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每年都会在滇池周边栽种吸水性强的中山杉,这也一度成为昆明学界争议的热点。尽管官方曾对此进行解释,但一些专家依然认为此举缺乏环境影响评估:“昆明属于干旱缺水地区,为什么不种柳树?柳树价格也便宜,且不会对滇池产生破坏。为何种的都是昂贵的外来物种,而不是便宜的本土物种?”
    
    又如滇池边城市公路的建设、滇池养鱼破坏水质的问题,上述原政协人士感慨滇池的治理规定繁多,但依然出现诸多执法不力的困局。
    
    昆明在城市发展“十二五”规划中,提到治理滇池的五年计划,包括对滇池进行截污、清淤、清水和引水等项目。“截至现在,投入治理滇池的经费早已超过数百亿,但是治理的效果仍然不明显。”

重铸灵魂
    
    省委书记释放的信号早已开始产生影响,2013年规划部门限制明显收紧。
    
    不过,与实际的缺陷相比,昆明更紧迫的任务是找回灵魂。
    
    “一座城市的发展,文化是灵魂。”韩先成表示,昆明市的城市建设反复折腾,使得城市发展失了魂。
    
    对城市历史文化的传承与保护,正是此次秦光荣反思的重要内容。他在讲话中多次提及昆明的尴尬现状:“昆明过去呈现的‘云津夜市’、‘螺峰叠翠’、‘坝桥烟柳’等古老的昆明人文景观,只能停留在文字里,在老昆明人的记忆里。”
    
    韩先成感慨,到国外考察,他见到的是比自己大数百年的历史遗迹,然而在昆明,见到的多数是比自己年纪还小的高楼。
    
    不少历史建筑在城市大拆大建之中已被拆毁,就连具有昆明标志性历史意义的金马碧鸡坊,如今也成了钢筋混凝土的伪文物。
    
    修建马路、旧城改造挡不住,据一名住建系统人士说,他们能做的就是组织院校里学建筑的大学生去测绘,把这些传统建筑进行统计留档,保存资料。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抢”。规划部门工作人员去施工现场“抢”各种建筑构件:石雕、木雕、门窗等。一名文物单位负责人说,随便拿一个都是3级保护文物,都能代表昆明历史建筑特色。
    
    后来,规划部门把所有构件无偿捐赠给云南省历史文化博物馆,由他们布置展厅,向社会展示。
    
    对于昆明历史文化的反思,迹象似乎在2012年便已显现。
    
    开发商王文(化名)发现,从2012年开始,昆明开始注重文化和本土元素,相关部门对建筑形式提出了强制要求。现在开发商必须与当地文化部门合作,前者出文物保护和片区改造资金,后者找专人修缮和恢复。
    
    此前,他计划拆除一处老建筑,其中包括一个民国时期的牌坊。他把石头和瓦片拆下来,一块块编号,然后再移地手工装拼。
    
    据上述住建系统人士介绍,这种迁徙保护依然具有文化和旅游价值,而重修的新文物,根本不能满足游客的深度旅游,最后只图热闹,没有任何历史文化价值。
    
    尽管还未全面铺开,但省委书记释放的信号早已开始产生影响。一名设计院知情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3年规划部门限制明显收紧。
    
    据知情人士透露,从下半年开始,城区各种建设比以前要详细很多。“官方要更准确地知道你们想做什么、准备怎么做。以往没有这样严格。经常是项目规划后又修改,导致间距不够、绿地变房屋的情况比比皆是。”
    
    如今,如果开发商违反提交的规划方案建设,将面临重罚。如绿地面积减少一平方米,将罚款2000元。以前一个住宅小区减少数万平方米绿地并不少见。另外,私自搭建非法建筑的,如果物业不进行管理,就将撤职更换。
    
    但上述知情人士也发现了另一个现象,规划部门强调创意。昆明本土设计院拿不出这样的创意,导致开发商只能到外地邀请设计院。王文透露,当地政府相关部门要求他请几个世界著名的华人设计师,建造一些有个性和创意的标志性建筑。“要做到又现代、又传统,还要有文化,这是需要时间打磨的。现在国内建筑要求快,设计20天就做出来。受制于时间和领导意志,建设方很难做出精品。”他说。
    
    一名知情人举例,昆明南亚风情第一城是个上百万平米面积的城市综合体项目。当时设计方被要求三年以内一次性开发完,时间太紧,建筑方不得不用一些简单粗暴的方式体现南亚风情,例如在矮小的牌坊边,加上南亚尖顶建筑。夹杂在现代房屋中间,显得生硬。
    
    “秦书记提出山水文脉之后,有开发商拿地后,开始请大师来看风水。”一名房地产广告代理商称。
    
    “实际上是地块研究,区位水文、风向、山形等等因素如何与传统风水结合。”王文说。
    
    朱良文多年来关注传统文化保护和开发。他表达了担忧,秦光荣的反思让相关部门紧张,却可能让开发商嗅到商机。
    
    当年云南曾搞旅游二次创业,运动式新增景点。朱良文考察过古滇王国、南诏国、地母文化等开发景点,发现都是在进行旅游地产开发。“这种文化发掘连幼儿园小孩都哄不住。或许,开发商会利用机会,更方便利用滇池和山水,搞旅游地产开发,破坏自然环境。” (博讯 boxun.com)
352231316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原昆明铁路局长闻清良被诉 伙同情妇受贿2000万
·昆明男子持枪冲进写字楼 抢走一部手机逃离现场 (图)
·昆明至北京西普快列车途中停电 部分旅客中暑
·昆明7公里公路修4年未完工 负责人:钉子户阻拆迁 (图)
·昆明警察处理纠纷被夺枪:枪支击发3人受伤
·昆明一城中村现30栋歪楼 倾斜最严重者有20度
·昆明飞虎队公墓500英烈遗骨横陈,6年无人管 (图)
·昆明一男子在公交车上泼洒汽油已被警方抓获 (图)
·昆明3000余名KTV小姐患艾滋病系讹传
·政协委员两度打砸昆明机场 因认罪态度好获缓刑
·昆明:网民连续上网24小时将被自动下线 (图)
·昆明曾投入2500万元打造无障碍公交荒成普通车
·昆明9月启用网吧电子实名登记系统 实现远程监管 (图)
·昆明:外籍男子用催泪瓦斯袭击中国人 赔偿2万元
·辽宁民主人士姜力钧赴昆明会见美中人权对话美方代表受阻
·铁流致信昆明市长李文云,请善待文化老人汤圣雨
·昆明警察被多位目击者指殴打小孩逼其下跪
·昆明暴雨价值百万奔驰泡50多个小时后拖出
·昆明黑作坊用洗脚水做米线 被曝光作坊仍在生产 (图)
·昆明小板桥中小企业遭遇两次强拆 (图)
·昆明房管局让我18年来有家难归
·昆明拆迁暴行酿血案,两女住户被打,一人被打断腿!
·【昆明】贪官恶吏蛇蝎心肠,夺我住房断我口粮/王平(图)
·昆明市东川区,私挖乱采猖獗,死伤严重
·昆明闹市特大交通事故掩盖的真相!
·昆明出租车司机被警察打死,司机堵路6小时
·昆明仇和 想说爱你不容易/阮卫明
·“昆明艳照门”:不能让说谎的权力免责
·安瑞雪:仇和疯了 昆明正遭遇强迁
·昆明晋宁卖地3万亩——政府财政濒临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陈凯博客
·昆明城市的许多方面正在恶化/尤建新
·昆明城管执法冲突事件,记者通报会有这样开法吗?
·昆明官民冲突背后是仇和
·昆明政协委员:摩托车尾气排放量大,并伴随不小的噪音
·昆明仇和下令强折居民防盗笼/陈迎
·昆明嫌犯派出所自杀之“诡异现象”/乔志峰
·禁止公车私驾,我再给昆明市政府出出招/梅顿
·摆一摆屠夫昆明案维权所干的实事、所取得的成功/谷洪
·关于吸毒者之死:给昆明市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公开信/万延海
·昆明处女卖淫案的另一面
·昆明零证据铁案“处女卖淫案”的毒树之怖/李大苗
·中共急了 昆明问责39名“拖沓官”
·和《昆明官场现形记。踢开绊脚石》商榷/李英
·昆明市政府将向世界公开选拔40名经济学博士/隋振江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