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济南:老火车站被拆21年后拟原样复建
请看博讯热点:拆建GDP-折腾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15日 转载)
      “济南后悔了!”济南文史专家雍坚这样评价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决策。
    (红网) 今年8月1日,济南市旧城开发投资集团对外公布,将投资15亿元修建济南火车站北广场,其中包括复建21年前拆除的老火车站以及行包房。
    
      1992年,济南铁路局为了扩大站场,不顾专家和学者的反对,将德国人于1904年修建的济南火车站拆除。目前,复建规划尚未完成,济南官方称复建后的济南老火车站将“原汁原味”展现在市民面前。
    
      济南老火车站重建的信息勾起了一代济南人的记忆,也引起了一些建筑界专家非议。“一蠢,再蠢。”山东省建筑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对早报记者直言,“原址已经破坏,建筑材料与工艺也发生了变化,图纸现在尚且没有找到,建筑风格并不是哥特式建筑,而是日耳曼风格,怎么可能恢复得原汁原味?”
    
      “但重建并非没有意义,复建最大的意义是警示后人,我们曾经以一种错误态度对待了我们的历史,这就是我们的耻辱碑。”济南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说。
    济南:老火车站被拆21年后拟原样复建
    济南:老火车站被拆21年后拟原样复建


    老火车站的残迹
    
      中午时刻,出济南火车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繁忙的施工景象。脚手架上戴着安全帽的工人汗流浃背,8月4日济南站的室外温度超过35℃。
    
      站在火车站南广场向四周望去,几乎找不到济南老火车站的踪迹,火车站南面的大楼阻碍了视线。与其他城市一样,火车站广场两边,一群老人手拿着牌子招唿着来往行人,“临时休息,宾馆内有空调。”
    
      沿着站前街往南走到第一个路口左拐,是一栋老房子:尖顶、红瓦、巨大的柱子、几个壁炉烟囱、墙体上爬满墨绿的爬山虎……墙体上,黑色的铭牌有中英文两种解说:济南铁路局实业发展公司,两侧的欧式古典建筑始建于1904年9月,属胶济、津浦线济南站区附属建筑物……距今已经有100多年,被列入济南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没有多少路人留意铭牌上的文字,行色匆匆。这个欧式大院里有一个花坛,花坛中央摆放着一块巨大的石头。门卫阻拦了记者的拍照,“这里是办公大楼,不能拍照。”
    
      经过记者的询问,大院旁卖饮料的小卖部老板娘指着远处的铁路大厦说,“那才是济南老火车站。”现在,那里实际上是济南站出站的地方。
    
      济南老火车站的真容,现在只能从画册或者老照片上看到。
    
      在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从电脑里调出了当年济南老火车站建设中的照片——铁轨上,一辆轨道车上坐着一位洋人,他戴着礼帽、身穿西装,脚踏一双皮鞋,身后四名中国工人留着清朝的发辫。有资料显示,轨道车上的洋人正是济南老火车站的设计师——德国建筑师赫尔曼·弗舍尔。当时的火车站还没有装修完毕,站前一位出苦力的人,光着膀子推着独轮车,皮肤黝黑,放着光。
    
      铁路与济南
    
      济南铁路局史志里,并没有关于赫尔曼·弗舍尔的记载。这本截止到1985年的史志是这样介绍济南火车站的:位于济南市经一路北侧,是津浦铁路与胶济铁路的交会点,车站东西走向,坐北朝南。1985年拥有站舍8528平方米,拥有候车大楼,钟表楼、售票处、行李房等。
    
      早报记者查到的档案资料显示,津浦铁路与胶济铁路原本并不交会,胶济铁路先建于津浦铁路,济南火车站是津浦线上一个站场。民国时期,日本人接管济南火车站,将两条铁路的火车站合并为一。
    
      接触过赫尔曼·弗舍尔家族后人的济南市政协文史委员会特约委员雍坚告诉早报记者,“赫尔曼·弗舍尔来到济南的时间是1908年,时年24岁,一个刚从德国希尔德堡豪森大学毕业的建筑师,在德国还没有名气。”是年,满清政府与英德两国签署了借款合同开始修建津浦铁路,借款500万英镑。
    
      从济南铁路局史志里,能够看到德国人参与修建铁路的热情。可查的档案资料显示,1851年、1864年清政府为了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和运输粮食的需要,曾提出过建设天津至江苏镇江的一条铁路线,但英德两国插手铁路贷款权。德国人阻止铁路修建,因为这条铁路会影响到“胶济铁路”,所以不允许铁路线经过山东省境,直到清政府同意津浦铁路的建设由德国提供部分贷款和修建。
    
      济南老火车站曾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并曾被战后联邦德国出版的《远东旅行》列为远东第一站。
    
      “济南老火车站的历史意义远远超过建筑本身,它影响了济南城市的发展。”济南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称,“建筑的灵魂最核心的因素是历史载体。济南老火车站见证了清政府的灭亡到民国的转变、到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军管铁路,再到新中国建立以后的这段历史,它是一段可以触摸的‘立体的历史’。”
    
      清朝末年,济南自主开埠,西洋商人和中国人开始并处。李铭在他的办公室展开了一幅地图。“从经一路、经二路一直到经十路,都是济南开埠后规划所留下的。火车站就在经一路上,当年下了火车到开埠区最多有20分钟的行程,当时主要的交通工具还是自行车。在经一路、经二路还有后来修建的电报局、银行。当时的穷人依靠铁路养活,慢慢在铁路以北形成独特的贫民区——官扎营,以及一些方便招工的工厂。”
    
      在争议中被拆除
    
      “济南火车站当年每天的客流量达5万人,并且以每年3000人的速度增长。”济南火车站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早报记者,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人口流动加快,与民航、公路相比,铁路的运输压力开始增大,当时,包括郑州、西安等在内的铁路枢纽,都开始扩建。
    
      “整个火车站广场都是人,如果到了春运高峰期,广场根本走不动。”一名自称在济南火车站摆摊近30年的小贩称。
    
      在这种背景下,1991年底,原铁道部批准了济南新客站的立项。济南老火车站于1992年7月被拆除。同年,在原址上开始建造现在的济南火车站。
    
      “在1990年代,追求现代化建设、排斥资本主义是一种严重的思潮,当时执政者有一种强烈的‘民族自尊’。”一位不愿具名的当年济南火车站扩建专家组成员告诉早报记者,当时,济南一名身居要职的官员称,老火车站是殖民主义的象征,看到它就会回想起中国人民那段受欺压的岁月。
    
      在2000年2期《设计艺术》杂志的《济南老火车站拆除有感》一文中,署名为“山东建筑工程学院教授张润武”的作者亦同样引述了这段话。文章还称:“(该官员)甚至还说什么:‘那钟楼(指四面钟塔楼)的绿顶子(弯隆顶)像是希特勒军队的钢盔,有什么好看的?’这位官员立场鲜明的观点对这座建筑最终被拆除当然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当年,不少专家和学者都反对拆除老火车站。”上述不愿具名的专家组成员称,他曾向山东省政府和济南铁路局建议保留济南老火车站,但最终没能改变拆除的决策。
    
      公开的报道称,济南铁路局原副局长、原济南站改造配套工程指挥部指挥长姚广宏,1992年参与了改造工程。他当时遵照上级指示拆除老火车站时,也听到过一些不同意见。
    
      摄影师荆强当年拍下了济南老火车站被拆除时的瞬间。“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过来者,所以感触太深。历史扭曲了人的灵魂,总有一天会后悔,济南老火车站也一样。”荆强说,他当年看着工人举起锤子砸向老火车站墙壁时,含着泪按下了快门。
    
      “老火车站修建得非常坚固,又因为距离火车道太近,不能使用大型机械,只能人工拆除,所以用了1个月左右的时间才拆完。”姚广宏如此描述当时拆除的场景,“当时老火车站的建筑本身保护得很好,钟楼修建得非常精细而且坚固,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钟楼内部很多地方不是用的钢筋,而是钢轨,加上石材质量也很好,所以拆起来特别费劲。”
    
      济南老火车站拆除前,缺乏一道护身符。“它连个最低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都没列入。”荆强告诉早报记者。
    
      这个说法得到了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证实。李铭在第二次文物普查期间,曾先后两次对济南市老火车站进行拍照,存档。
    
      “近现代建筑很少列入文物保护单位,这是那个时代的特征,但文保单位也很难挡住市政建设的步伐,一个个文物近些年也消失了。”李铭从事大半辈子文物保护工作,心中不免伤感。
    
      1995年6月8日14时,国家投资3.9亿元的济南新客站改扩建工程竣工并开始通车。
    
      重建尚未完成规划
    
      2010年,在济南市“两会”上,时任济南四建集团副总经理的政协委员崔安远提出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建议。
    
      2012年,济南市人大代表、天桥区城乡建设委主任刘敬涛等11人提交《关于加快火车站北广场建设及原钟楼复建的议案》,唿吁尽快启动济南老火车站重建。
    
      对此,济南市政府回复称,济南老火车站复建的方案一定会认真考虑。
    
      重建老火车站的唿声,在2012年达到高潮。一个在当地广为流传的故事说,“赫尔曼·弗舍尔的儿子1992年来济南维修老火车站,但看到火车站正在拆除,伤心地离开了。”但这个故事最终被证伪。赫尔曼·弗舍尔的孙女在2012年末首次来到中国时称,赫尔曼的后人此前从来没有到过济南维修老火车站。
    
      今年8月2日,济南老火车站要重建的新闻再次见诸报端。济南市旧城开发投资集团对外公布,将投资15亿元修建济南火车站北广场,其中包括复建21年前拆除的老火车站的钟楼、站房和行包房。济南市规划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称,该复建的图纸设计还没有完成,正在完善规划方案。
    
      尽管有不少济南市民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盼望着再次见到老火车站,但是,一些当年曾极力反对拆除济南老火车站的专家,这一次又站在了反对复建的立场上。“提出复建的人都把这栋建筑的风格搞错了,这不是哥特式建筑,怎么可能复建一个原汁原味的老火车站呢?”“原址已经破坏,建筑材料与工艺也发生了变化,图纸现在尚且没有找到。这都是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困难所在。”
    
      李铭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即使是有图纸,老火车站也不可能复建成过去的样子,因为建筑者对待建筑本身的态度已经改变了。”“古代建筑者用最简单的工艺做出来一个复杂的建筑,而现代人是用复杂的工艺做出来一个简单的建筑,‘魂’是不一样的。”李铭认为,做出“原汁原味”的建筑已经不可能。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4907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什邡钼铜项目疑将恢复建设,市民清明欲纪念7.1死难者当局紧张 (图)
·开封宋都复建变高档地产 群众拒拆迁被捕
·秦岭41栋违规别墅拆除后复建新别墅(图)
·李开复建议《非你莫属》:把张绍刚换了 (图)
·南京复建郑和宝船 木材来自马来西亚 (图)
·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将复建
·北京西单剧场将迁至西便门复建
·专家质疑古书院群复建方案:拆真古董建假古董 (图)
·汉代和平使者石碑成发电厂后墙 后人盼复建 (图)
·市文物局证实地安门不再复建 (图)
·媒体称地方水利建设资金过度分散出现重复建设
·北京将在原址复建地安门燕翅楼
·曾国藩石坊成“建筑垃圾” 公园回应称无力复建 (图)
·嵩山少林寺将复建少林寺戒坛院
·实拍:央视大裤衩被纵火配楼配楼拆卸复建(视频) (图)
·“央视过火楼”启动复建工程 过火的部分要拆除
·央视配楼今启动拆卸复建 外墙将保持原设计风格(图)
博客最新文章:
  • 上海维权网呼吁中国人权人士提供案例帮助美国政府实施《全球马格尼茨
  • 邱国权“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 悠悠南山下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 陈泱潮16.【世袭制虚君共和新五权民主宪政】是中国的最佳政体制
  • 郑恩宠人权律师评2016十大人权案件
  • 曾宁党主立宪与共产主义
  • 廖祖笙廖祖笙:赵王说的赵国做的
  • 思过崖特朗普在对世界说什么?
  • 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18)
  • 郭知熠知熠语录(之五)
  • 中国控诉美国总统就职典礼现场视频记实(729)
  • 三鞠请安宪法里规定了党的领导吗?
  • 观察韩尚笑:慢性自杀的惰性
  • 上访维权崇拜耶稣就会使我们拿去恨充满爱
  • 吴倩 救恩之母:为信仰基督的教
  • 三鞠请安在法律上习近平是党政军一把手吗?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