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要求解禁”不如“自我解脱” 读辛子陵“要求解除软禁”信
请看博讯热点:白色恐怖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2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2年8月22日讯)近日在网上读到辛子陵先生致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和国防大学刘亚州上将“要求解除软禁”的信。读后不甚唏嘘感慨,内心深处由不得阵痛难受:子陵兄,真是个重义守诚的谦谦君子,至今仍深怀当年加入中共的誓言:“严守纪律,服从组织”,而不知这个“组织”早己蜕化成为一具怪胎,每个人头上都悬着一把斯摩达莫克无情无义的 之剑,稍有不慎就会被切下脑袋。无论郭金龙书记也好,刘亚洲上将也好,纵是胡总书记也好,绝不敢轻易表态说“解禁”或“不解禁”。因为这个“组织”是邪恶的凝聚体,整人害人时风生水响,有声有色,威力无比,纠偏改错时便没有人承担责任,向受害人道歉赔礼,万千万千的历史事实不就是这样吗?
    
    
    
    铁流:“要求解禁”不如“自我解脱” 读辛子陵“要求解除软禁”信


    
    图一:铁流翻越海拔4298米折多山最高处的留影
    
    屈子算,我与辛子陵先生相交快整整五年了,他是学者也是书生,诚实厚笃,善待朋友,学赋五车,满腹经纶,爱这个国家,也爱这个党,一直坚持“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救中国”的理念。
    他严守法纪从不越规,文章谨严事事认真,是共和国的好公民,也是中共传统的好党员。更适当确切地说,他是当今右派中的左派,左派中的右派,故常遭两派个别人的指责批评,可他历经风雨不改初衷:我就是一个“救党派”!
    
    为了挽救这个没落腐朽的党,不惜肝脑涂地献计献策,可这个党并不感谢他,为一篇揭露鞭打利益集团的文章,去年四月中共北京市纪委对他实行“立案审查”,并昭示在审查中“不准外出、不准探亲访友、不准写文章、不准接受采访”四不淮的“规定”。仅管这个“审查”与“规定”纯系子虚鸟有,荒唐可笑,可他却无声接受,守诚不二。自此销声网络,淡出江湖。
    
    我多次为他鸣不平,鼓噪他打破“禁区”冲出樊篱,继续发声写文。他总是说:再等等,再看看,北京市纪委既然出面宣布对我“立案审查”,总得有个结果与说法?我道,有个屁的说法,他们不会给你任何结论,目的就是封住你嘴巴不让你说话。他不相信,强调要“相信组织”。不可能把一个人立案审查了,到头来没个说法。
    
    他就这样等呀、盼呀、守呀、望呀,转眼就是一年半时间。在这一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不知推他多少次,促他多少次,可他仍然坚守“组织信念”,静候结论。甚至说,他们总不会把这个问题移交给十八大嘛?眼看十八大就要召开了,迫于态势,他不得不再次向他心目中这个“伟大的组织”,写出这封“要求解除软禁”的信,这无易于“瞎子点灯—白费蜡”。
    
    我断言:中共北京市纪委或国防大学党委,不会给他有任何结论。他们几十年都是这样不遵重人权、人格、人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从不把人当人看。我们右派被整了几十年、关了几十年、拆磨了几十年,到头来两个字“改正”。至今不道歉,不补发22年拖欠工资,这就是“组织”,一个从不负责、从不守信的“组织”。我的格言是要求不如行动,自已解禁自已这个“组织”自来号称“伟大、光荣、正确”,难道会向你说:辛子陵同志,对不起,我们把你审查软禁错了,特向你赔礼的 道歉,这可能么?除非这个“组织”“改恶从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我曾经也是这个“组织”的人,也以这个“组织”的名义去整人、害人、杀人,后来觉悟了,手软了,说真话了,再难以去“整人、害人、杀人”。于是这个“组织”认为我“蜕化变质”难以重用,便“割袍断义”扔到荒天野地里去喂狼饲狗。但我却解脱了,才从“驯服工具”的晓枫,变成了而今有“人格独立,思想自由”的铁流!
    
    所以我十分感谢1957年“伟大的反右斗争”,要不我还在这个“组织”里整人、害人、杀人。这也是毛万岁引用老子话说的“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我终于得福了!足适天下,声留五洲,敢说敢为,顶天立地,上骂皇帝,下鞭贪官,有什么怕的?又怕什么?
    
    
    铁流:“要求解禁”不如“自我解脱” 读辛子陵“要求解除软禁”信


    
    图:铁流在3600米甘孜藏族自治州海拔塔公草原上跑马
    
    管它三皇五帝,膏丹丸散,自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嘴巴就要说话,有笔就要写文章,咱们也来个:砍头尤如风吹帽,取义长街声如雷,男儿最是风流处,敢将碧血写丹青。
    
    老辛,写吧,敢快自已解脱自已,别再傻等傻盼了!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3559522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震后四年灾仍在,万千振款肥贪官(多图) (图)
·铁流:中共监狱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残暴的监狱:中共监狱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残暴的监狱
·铁流:极权独裁最无知,从无人间烟火情--一份从青春到白头申诉书的读后感
·铁流:“毛纪念堂”申遗李讷也不会同意
·铁流:我和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女士一席对话 (图)
·铁流:“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救中国” ---北欧纪行放言说宪政(上)(多图) (图)
·批毛评毛是开启中国政改的钥匙--铁流先生与党史研究学者陈振中先生18大前的对话 (图)
·铁流:“415”一一中国右派流动集中营
·铁流在蓉庆80寿辰,亲朋欢聚畅言批毛魔 (图)
·铁流谴责吴英案被“和谐”
·铁流:我和辛子陵先生的现状
·铁流:到底是谁下的令监控全国五七老人?--写在“反右斗争”五十五周年前夕
·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成员铁流、宝松致最高院院长王胜俊的信
·铁流:为吴英事我收到一封来自南京夫子庙的恐吓信
·铁流:“清网”行动与当年追查“政治谣言”的联想
·铁流:《说今道古》集自序
·铁流:“清网”切勿搞运动,“治谣”不要造寃案
·铁流:“新政”十年说“维稳”,“薄王”倒台话“批毛”
·铁流:歷史讓我們徹底清算毛澤東反人類罪行--我和李锐老人一席谈 (图)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