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辛子陵要求解除软禁
请看博讯热点:白色恐怖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2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辛子陵
    
     (参与2012年8月21日讯)中共北京市委郭金龙书记
    中共国防大学刘亚洲书记:
    
    北京市纪委在国防大学协助下审查软禁我一年半了。主要抓住两个问题不放,一个说我污蔑曾庆红,刘德伟、李锋两位处长代表组织让我相信在悉尼买豪宅的那个曾伟,不是曾庆红的儿子(见附件四),逼我认错检讨;一个是刘李二位代表组织让我相信没有中央179号决议,说胡锦涛、习近平对推动179号决议的形成有重大贡献是没有根据的(见附件一、二)。这两个问题现在都有了明确结论,代表组织跟我谈话的李锋、刘德伟两位处长错了,我是对的。
    最可骇怪的是薄案发生以来,市纪委不查在《北京日报》发文反胡的梅宁华(见附件三),却派人对我挺胡批薄的谈话兴师问罪,继续对我软禁。
    北戴河会议已结束,大局已经明朗,请两位书记关注一下我的问题。
    附有关材料。
    我给高伐林的信在香港《新史记》摘要发表,《备忘录》全文发表(见2012年总第8期166-168页)。
     被软禁的老党员宋科(辛子陵)
     签名:
    
    
    
    主文和附件共9页
    2012.8.18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 ※ ※
    
    在薄案中北京市纪委站在哪一边?
    高伐林先生:
    久违了。您好。
    2011年《新史记》第2期发表《只有和毛切割,中共才能找回自信和光荣
    ——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一文时,遭到中共北京市纪委李锋、国防大学政治部刘德伟的极力阻止和反对,他们实际上是反对宣传胡锦涛和习近平,有《备忘录》记录在案(见附件一)。
    我不愿与两个青年干部结怨,我的态度是只要文章发表后他们不再纠缠不放,《备忘录》就不公开发表。但他们又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这就逼得我不得不发表《备忘录》了。 这个文件写于去年5月,那时正在传说薄熙来要调北京当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政治行情正在看涨,这是他们高调阻止宣传胡锦涛和习近平的背景。我不指名地点明了这一点,薄熙来事件揭盖子后的今天读起来觉得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2012年2月27日我和铁流有一个力挺胡锦涛的谈话,已在网上流传,并在香港《大事件》第9期发表,想先生已经看到。市纪委李锋、刘德伟3月15日找到家里与我谈话,提出严历批评,认为挺胡的谈话是完全错误的;并再次提出179号决议是政治谣言,没有“毛泽东思想不列入”的决议,说胡锦涛、习近平在这方面有什么功劳是没有根据的。
    现转去《中国日报》2011年5月7日有关这一问题报道的影印件(见附件二)。 《中国日报》是中国国家英文日报,创刊于1981年,全球发行50余万份。《中国日报》是国内外高端人士首选的中国英文媒体,是唯一有效进入西方主流社会、国外媒体转载率最高的中国报纸。这份影印件标志着,179号决议确实存在,市纪委再不能以组织的面目一手遮天了。
     2012年3月31日《北京日报》公开刊登言论称:“‘总书记’并非凌驾于党的中央组织之上的最高机构。”此举被世界舆论视为北京市委公然否定总书记的权威,为薄熙来张目。(见附件三) 联系我的遭遇,我觉得他们的政治倾向是一脉相承的。北京市纪委继续抓住我不放,连支持胡锦涛的言论都不准讲,他们不去追查《北京日报》贬低总书记的言论,却要追查我的支持总书记的言论;4月14日,老党员、原贵州社科院副院长周成启千里迢迢来京看我,市纪委竟不许我们两个老党员见面,如此作为,我有理由问一句:市纪委是在执行哪个司令部的指示?
    建议在《新史记》将此信和三个附件一并发表。请酌。
    辛子陵 2012.4.16
    
    附件一 备忘录
    
    中共北京市纪委李 锋处长
    国防大学政治部刘德伟处长:
    有些事当面不好讲,一讲就撕破脸了。我不认为你们有意整我,我也不是故意刁难你们两个年轻领导。你们办案子要的是政绩,一有私心就可能牺牲当事人。现在我就面临被你们牺牲的危险。这要从5月20日我给市纪委的请示信说起。信的要点是:
    
    2011年5月19日上午10时30分市纪委李锋处长、国防大学政治部纪检处刘德伟处长与我进行第四次谈话。
    刘德伟处长告知:“以后不要再提179号决议(毛泽东思想不列入),没有那个事。”这件事牵涉问题很大,有紧急情况请示报告。
    《只有和毛切割 中共才能找回自信和光荣——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拟在香港《新史纪》第2期发表,现正在印刷中。文中提到179号决议,有两段重要的话:
    
    这个179号决议,有告别过去,开辟未来的划时代意义。这是胡锦涛执政以来最大的亮点。中共在政治上、在理论上、在传统上完成了与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切割,是中共历史上最大的拨乱反正。走了这一步,中共就能够甩掉历史包袱,由僵化走向新生,脱胎换骨地把自己改造成为一个民主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担负起新的历史使命。
    
    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由习近平提出特别值得重视。习近平在未登大位之前举重若轻,一举挣脱了束缚自己,也束缚党和全国人民的绳索,这反映了他的执政风格和政治走向,他不贪不色,一身正气,关键时刻会有勇气与权贵资产阶级切割,他可能领导中共走向中兴,领导国家走向民主共和。习近平和十八大寄托着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巨大期望。
    
    这两段话的去留,建议报告锦涛、近平同志。请他们一言而决。如决定删掉,请领导机关尽快书面通知我,以便立告香港停机作技术处理。如维持不动,也不必通知我,从此后不和我再提此事就行了。
    
    你们没按我的要求办,从回复之快,可能连市纪委也没有报告,下午4点30分,派军休所工作人员小叶,给我送来一封斩钉截铁的鸡毛信。全文如下:
    
    宋科:
     179号决议是政治谣言,传播这个谣言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你必须立即停止在“新史记”或其他媒体网络中传播这个谣言,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你必须承担责任。
    
    谈话组 2011年5月20日下午
    
    这是一个随时准备赖账的答复。这一页纸,既没有机关印信,也没有负责人人的签名。既不负政治责任,也不负道义责任。谈话组是谁?是市纪委谈话组?是区纪委谈话组?还是军休所谈话组?半年以后,就谁也不认账,谁也说不清楚了。事情刚过48小时,如果我理解谈话组的主要成员是你们二位,不应该有异议吧?所处地位不同,你们代表组织,是鸡毛我也得当令箭执行。当日18时,我就向高伐林转达鸡毛信的内容。来往电邮内容如下:
    
    伐林先生:
     今日下午,干休所工作人员小叶送来一页纸,原文如下:
    
     宋科:
     179号决议是政治谣言,传播这个谣言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你必须立即停止在“新史记”或其他媒体网络中传播这个谣言,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你必须承担责任。
     谈话组 2011年5月20日下午
    
     此文件没有机关印信,没有负责人签名,全文都是打字。我在目前的处境下,必须执行。专此告知。如来得及,最后一个问答删去;如已成书上市,由我承担责任,必不使贵社信誉经济受损。(此文勿公布,切切)
    
     辛子陵 2011.5.20 18时
    × × × ×
    辛子陵先生:
    
    您好!
    
    收到来信,知您一切尚好,非常欣慰。信中所提“删去最后一个问答”等要求,我们会照办,请放心。
    
    有机会请随时来信,保持联络。
    
    您多保重!
    
    高伐林 5/20
    
    按照党的组织纪律,我雷厉风行地、不折不扣地执行了鸡毛信。
    
    晚上看新闻联播。李长春出席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审工作会议并讲话。他说:
    
    要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进一步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毛泽东思想已经不列入“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了。
    
    你们可以拿上党章,去给李长春同志念四项基本原则,问问他为什么听信谣言,不提毛泽东思想了。在路人皆知中央有个“毛泽东思想不列入”的决议时,在毛左派经过反复核实,说消息来源是“出口转内销”时,你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但你们又知道,十八大以前这个决议不会公布。你们要打这个时间差,治我的“传播政治谣言罪”,给我个党纪处分。不服让我拿出中央文件来!我拿不出文件来就只好接受。你们就圆满交差了,落一个“拿下辛子陵,办案有水平”的好评。
    
    你们不要错误地估计形势,以为毛左真的能翻天。你们以铁腕手段坚决制止了宣传胡锦涛和习近平,到毛左新朝当然是“觉悟高、党性强”的表现,会得到提拔和重用。不能说没有这种可能性,但很小。比较大的可能性是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班子不可动摇,习近平在十八大顺利接班。那时候会有另一个(也可能还是你们)谈话组来审我:“你根据谁的指令将宣传胡锦涛和习近平同志的两段文字删去了?这篇文章已经在网上传开,中央没有说这样写不行,你擅自改动,在党和人民中制造了极大的混乱。”请问我将何以作答?我要是供出你们两位处长来,你们一变脸不认账,说:“我们不可能给你这样一封极不严肃的鸡毛信,有我们的签名盖章吗?是我们的笔迹吗?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态度不端正。”我这个老党员就被你们两位后起之秀当猴耍了。
    
    为避免这个结局,特写这封信作为备忘录。请复印四份上交市纪委、中央纪委和锦涛、近平同志办公室存查备案。如果你们压下不报,坚持原来的办案思路处分我,指鹿为马,指是为非,指功为罪,我将公布这个备忘录,让中央从公开媒体知道这一切。勿谓言之不预。
    此致
    敬礼
    
    
     被谈话人:宋科(辛子陵)签名
    
    
    2011.5.23
    
    
    
    
    
    附件二
    
    
    辛子陵要求解除软禁


    
    
    
    
    
    
    附件三
    《人民日报》媒体人揭秘《北京日报》奇文
    “总书记不能凌驾中央”出台背景
    作者:樵夫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数日前《北京日报》发文,公开声称“总书记不能凌驾共产党之上”,引起广泛注意,海内外媒体纷纷转载。《北京日报》随之又将文章删除,并又立即发表文章,向胡锦涛表忠。个中的内情究竟是怎样的?《人民日报》一位资深媒体人士向笔者揭开了其中的内幕。
    
     这位《人民日报》的资深媒体人士声称,《北京日报》的这篇文章,系《北京日报》社党组书记、社长梅宁华根据某些上层人士召集的一个秘密会议精神谋划的;最初,他们希望这篇文章由《求是》杂志发表,以取得更大的影响。但这篇文章剑锋所指,显然就是胡锦涛,因此《求是》杂志考虑再三,终未发表。于是梅宁华只能将它发表在《北京日报》。 (博讯 boxun.com)
    
     黄奇帆和薄熙来亲信吴某交代,梅宁华也是接受薄熙来钱色资助的二百余位重要角色中的一个人物。另据《求是》杂志的资深媒体人士透露,薄熙来被撤职后由某高官的秘书秘密在北京昆仑饭店秘密召集一个力挺薄熙来的会议,司马南及梅宁华均有出席。
     (樵夫 推特: @qiaofu88)
    
    
    
    
    北戴河会议刚结束 北京日报梅宁华即降职
    
    【大纪元2012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金睛报导)北戴河会议刚结束,15日《北京日报》社党组书记梅宁华就被降职,同时任免的还有一批北京官员。外界认为,自薄熙来事件之后,在中共高层的博弈中,梅宁华挺薄,并发文贬胡锦涛,最终惹祸上身。
    
    
    
    (责任编辑:谢东延)
    
    
    附件四
    棕榈泉曾伟和葵阁墨曾伟
    辛子陵
    
    (此文在香港《明镜月刊》2011年九月号发表,向全世界舆论界改正刘德伟处长“代表组织”造成的混乱和错误—辛注)
    
    
    涉入经济犯罪的有两个曾伟。其中一个是曾庆红的儿子,一个不是。两人的事不可混淆,也不可加在一个人身上。
    
    棕榈泉曾伟,现年48岁,原籍四川。
    打造北京朝阳公园高档住宅“棕榈泉国际公寓”的房地产商曾伟不是曾庆红的儿子。据他自己称曾在香港多份报章刊登严正声明澄清此事。他是四川成都人,自称出身“小职员”家庭,1983年毕业于西南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系,毕业后曾做过银行信贷员, 30岁时成为招商银行总行行长助理,其后从事房地产业,1995年在港创立裕汇集团及棕榈泉控股有限公司,担任公司董事,累积投资额高达80亿元人民币。
    2010年为延展拖欠中国工商银行(亚洲)22亿港元及6,500万美元的贷款,涉嫌贿赂工银职员430万港元和清洗230万港元犯罪收益被起诉。2010年10月5日,48岁的曾伟在香港廉政公署(ICAC)发起的一个代号“轰天雷”的行动中被捕。曾伟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后,两次被香港东区裁判法院获准保释。
    棕榈泉曾伟的妻子叫杨蓉蓉,杨蓉蓉的爷爷杨殿奎是冶金部前副部长。曾伟杨蓉蓉夫妇身家据说上百亿,和布什有交往,是首批到台湾开拓房地产业的大陆新贵。杨蓉蓉19岁那年,毅然放弃已经开始就读的学校和舒适的家庭环境,一个人去了美国留学。她在国外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在餐厅做领位,帮人抄书稿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直到有一天,她因为母爱毅然归来,有能力给母亲买了一辆奔驰汽车时,才笑着说起自己那段“地狱般”的生活。棕榈泉控股公司董事局主席曾伟和董事杨蓉蓉曾于2008年4月21日赴台考察台湾房地产。杨蓉蓉一身名牌,提一款价值十几万美金的爱玛士坤包,配上名贵的钻戒,备受媒体瞩目。
    棕榈泉曾伟的案子2010年12月16日被转至高一级的区域法院审理。当时曾伟以家庭原因申请离开香港返回内地,法官批准他以80万港元保释外出,可在2010年12月19日至23日期间返回内地。但他一走一直未归港,2011年7月4日应出席聆讯,但曾伟弃保潜逃,所以香港联署发出通缉令缉拿曾伟归案,并公布了他的照片。
    葵阁墨曾伟,出生日期为1968年9月13日,现年43岁,原籍江西。
    
    据大陆杂志《财经》2007年1月8日揭露,山东最大型国有企业鲁能集团在“转制”中,两位名不见经传的北京私人企业竟以37.3亿的收购价获得鲁能集团总资产738.05亿的91.6%的股份,导致700多亿国有资产的流失。这两个名不见经传神秘人物就是曾伟和他的朋友赵君士。且看后续报道:
    
    【 阿波罗新闻网2010-05-04讯】 中国电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将1100亿的鲁能公司卖给曾庆红的儿子曾伟,曾伟和他的朋友赵君士的公司只花33亿的价格!他们的33亿是怎么起来的呢?他们在山西太原化7000万人民币买一个煤矿,然后经过一个有关系的评估公司,评估到7.5亿人民币,由鲁能出资7.5亿收购,这样几次的操作,他们两个年轻人的资产就达到了33亿的资本!
    
    据《悉尼晨锋报》(Sydney Morning Herald)2010年4月24日报道,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于2008年4月份与太太蒋梅耗资3240万澳元买下悉尼著名豪宅之一“葵阁墨” (Craig-Y-Mor),该豪宅位于悉尼(Point Piper)的沃斯里大街(Wolseley Road),占地面积1112平方米,由于该处地理位置居高隐蔽,却视野开阔,悉尼大桥及整个城市尽在眼底,所以这条马路上聚集了悉尼乃至整个澳洲最贵的豪宅。曾氏夫妇因买下豪宅而获得了澳洲投资移民的签证。他们的移民签证和在悉尼买房的英文名字是Zeng Wei和Jiang Mei。
    
    
    《悉尼晨锋报》(Sydney Morning Herald)2010年10月11日续报,曾伟(Zeng Wei)和妻子蒋梅(Jiang Mei)第三次申请推倒重建这座豪宅,预计投资500万澳元,该投资也将成为悉尼有史以来最贵的民宅重建工程,市政府未予批准。
    
    曾庆红的儿子儿媳在澳洲投资物业移民一事,去年就已经传播开来,现在澳洲媒体有凭有据地曝光了整件事情,如一颗炸弹砸在华人社区,澳洲一个华人日报的网站上,网民们义愤填膺,一片怒骂,要求曾伟交待巨款的来源,要求惩办贪官,逮捕曾庆红。
    据《明报》报道,曾伟的太太蒋梅,生于1972年,原为央视《影视同期声》节目的主持人。蒋梅1991年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表演系,同年進入中国中央芭蕾舞团,任主要演员。蒋梅参演过的影视作品有《亲密爱人》、《霹雳菩萨》、《人间灶王》和《独自等待》等,但几乎全是配角。蒋梅在央视八套《影视同期声》和三套《舞蹈世界》当主持人,在人气渐旺的时候,一夜之间莫名其妙的从观众视线中消失了!她嫁给了前中国副主席曾庆红的儿子曾伟,现住澳洲。蒋梅是香港注册的一个开发公司的总裁。
    对于曾庆红儿子澳洲置业移民,去年已经传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当时犹如一颗炸弹,令一批老干部与政治局委员在北戴河会议中,坚持要求曾庆红讲清楚其儿子秘密移民的企图,并斥责该事件由外国媒体曝光,太丢人,太不成体统,太不像话。同时并要求曾交代资金来源,质疑其是否秘密转移资金。在党内压力下,最近曾庆红宣布要与儿子曾伟、儿媳蒋梅“脱离”关系。
    2011年3月29日中共北京市纪委常委张同生在国防大学政治部副主任等十余名干部陪同下,代表市纪委正式与我谈话,追查我在2011年2月10日在科技部老干部座谈会上的讲话,让我对批评曾伟买豪宅问题作出检讨和说明。
    我在2011年4月14日递交市纪委的检讨中有这样一段话:
    
    “关于曾伟在悉尼买豪宅的问题。我在讲话中说:
    
    在高干子弟中出了2932个亿万富翁,平均每人财产6.7亿元人民币,这不能不影响到我们政权的性质。前国家副主席的儿子曾伟,在澳大利亚的悉尼买了一幢豪宅,花了2.5亿人民币,轰动世界。一般来说,300万美元以下的算是一般豪宅;300-500万的算是中等豪宅;1000万左右的算是高档豪宅;2000万以上的应该是豪华庄园了,自家配有养马场、小型跑马场和高尔夫球场。1998年蒋宋美龄生前以280万美元卖掉了纽约长岛蝗虫谷豪宅,据行家估算现在应该价值1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000万元。曾伟的豪宅价值是蒋宋美龄纽约别墅价值的3.5倍。我党曾经义愤填膺地号召和领导人民打倒国民党的四大家族,如今我党领导人的家族,在经济地位上取代了四大家族的位置,在巧取豪夺的财富数量上远远超过了他们,还硬说是人民在当家作主,这样的瞒和骗能够长久吗?
    
    我轻信了世界媒体的宣传,认定买豪宅的曾伟是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儿
    子。在4月12日的调查问讯会上,国防大学政治部纪检处刘德伟处长代表组织正式告知:悉尼买房的曾伟不是曾庆红的儿子。市纪委李锋处长作为旁证插话。我相信两位处长的证言是真实可信的。我轻信媒体的资讯,未进行核实就引用了,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我愿意在适当的时候,用适当的方式,向世界舆论公开澄清,并向曾庆红同志赔礼道歉,以挽回庆红同志名誉上的损失。”
    两个曾伟的事情,全世界的媒体都搞混淆了。既不能把在香港被通缉的曾伟说成曾庆红的儿子,也不能把在悉尼买豪宅的曾伟说成不是曾庆红的儿子。在朋友的帮助下,我把这事搞清楚了。现在看来4月14日的检讨是不能成立的,我在科技部老干部座谈会上的讲话是正确的。我的检讨和道歉在香港《大事件杂志》第4期(见第182页)发表后误导了公众和媒体,谨致歉意。
     2011.7.23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559823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辛子陵上书政治局》在香港书市亮相
·辛子陵:就违反宪法的“党国体制”,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铁流:我和辛子陵先生的现状
·辛子陵致胡錦濤總書記暨中央政治局的信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1]——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辛子陵软禁被无限期延长
·辛子陵为胡锦涛评功摆好 救党派是庞大势力 (图)
·辛子陵:我希望习近平带领中国走出毛泽东阴影
·指学者茅于轼辛子陵污蔑毛泽东5万左派联署公诉
·《新史记》专访辛子陵:党史须与毛泽东切割 (图)
·辛子陵救党受夹击 胡锦涛的部下不听胡锦涛的话
·放眼当今世 如公有几人——为辛子陵先生辩
·毛岸英遗孀刘思齐要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
·中宣部长刘云山不提毛泽东思想有含意/辛子陵
·中共钳制言论,辛子陵遭审禁声
·辛子陵:关于《形势和前途》的检讨和说明
·党史学者辛子陵致中共北京市纪委的信 (图)
·从剥夺“救党派”辛子陵的言论自由想到霸王别姬
·姚监复:禁言辛子陵,是胡锦涛新一轮剥夺言论自由的开幕式
·辛子陵公开举报曾庆红/陆云
·辛子陵在沪讲话 军中流转
·辛子陵:中国政治危机比经济危机严重
·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事件中山东的郑化东其人其事
·辛子陵的遭遇及其迷途
·好一位“救党派”的辛子陵/淳于雁
·辛子陵为何禁声/范吉
·辛子陵:脱苏入美——两位已故领袖的遗言
·辛子陵:征地卖地拆楼盖楼的GDP
·辛子陵:位卑未敢忘忧国――第一个因反对毛泽东暴政而退党的人
·辛子陵: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文明史的歧路——尹振环著《列宁主义批判》序言
·太子党要学习习仲勋/辛子陵
·辛子陵:最低限度,希望习近平以先父为榜样
·为“和平演变”彻底平反——读辛子陵的一篇近作有感/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