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冯正虎:上海公安局五角场派出所的瞎折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冯正虎
    
    
    
    (参与2011年7月3日訊):近三个月来,每周一下午我与其他几位市民集体上访上海市人大信访办,代表联署市民建议书的189名上海市民,向市人大反映上海法院司法不作为的情况,并要求人大常委会回复市民建议书。我们已与人大信访办建立一个沟通渠道,每次均有信访办的专门负责人接待,他听取我们反映的一些问题,并向人大常委会汇报。双方沟通的渠道是稳定的,彼此满意,通常只花费半小时左右,我们也完成了代表部分民意的职责。
    
    
    
    一、冯正虎去人大信访办也被传唤
    
    
    
    2011年6月27日下午2:00许,我按惯例每周一去人大信访办履行市民建议书的代表职责。但是,当我走到小区大门口,就遭到五角场派出所警察陶卫国的阻扰,他说:“冯老师,你今天不可以出门。”我问:“为什么?又出什么事情了?”他说:不知道,国保老沈说的。”我告诉他:“我每周一下午都要去人大信访办沟通,去一下很快就回来的。你们可以陪我一起去,或者用你们的车送我去。我只去人大信访办一个地方,去了就与你们一起回来,这样你们也可以放心了吧?你可以向上请示一下。”
    
    陶警察打了一通手机后告诉我:“不行,今天不可以出门。明天你可以出门,我可以保证。”我笑着对他说:“你还能保证?你以为你是谁?如果你的话能算数,我倒愿意相信一次,可惜你根本无法做主,明天上面一个电话就可以改变你的话。你打电话给国保警察,让他们自己来对我说吧。”
    
    陶警察又一次打电话后告诉我:“国保老沈说,马上来。”我说:“好的,我在这里等他。我很想知道,他们草木皆兵、神经过敏又在瞎折腾什么?还是你陶卫国自己在瞎折腾呢?”
    
    过了一段时间,还不见国保警察的人影。我告诉他:“国保不会来了,如果真是重要的事,他们会立即亲自赶过来。我也不陪着你瞎玩,要去人大办正经的事。人大信访办不是天天开门,只有每周一、三、五下午上班,而周三的时间我已给你们了。”
    
    我一走出小区大门,陶警察急着就拖住我,我也顺势抓住他,并在马路边谴责他的违法行为。我的居住小区位于五角场万达商业广场的繁华地段,小区门口人来人往很热闹。过路群众一见我们在争吵拉扯,都纷纷上来围观,询问发生什么事,大家听到一个自称是警察,而不穿警服又没有执法凭证的人,要强行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群众的反映是显而易见的,民众最痛恨的就是这些无法无天的坏警察。
    
    我清楚这种围观事态的趋势,马上帮陶警察解围,告诉他:“你没有资格在这里拦住我,你快去把你的警察证拿过来,去办好不让我走的法律手续再来。你放心,我不会走的,我在这里等你。”他马上松手,跑回小区门房间,去拿警察证、打电话、开传唤证。我在小区门口的人行道上等他,我今天准备陪着他瞎折腾,给他上一堂法制课,非法限制我去人大信访办的违法行为要付出代价的。
    
    陶警察一再说,国保让他这样做的,我就要等国保警察自己来承担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责任。这些警察滥用职权已习惯,传唤证如同随身带的纸手帕,撕一张很随便,警车也是一呼就到。
    
    过了一段时间,一辆警车驶到小区门口,我知道,它是专程来接我的。陶警察向我出示一张传唤证,并告诉我:国保警察老沈在五角场派出所里见我。我要求他先将传唤证交给我,然后再上车去派出所。他手慌脚乱地将给我的一页传唤证撕坏了。我对他说:不要急,慢慢来。
    
    传唤证上写的到达五角场派出所的时间是2011年6月27日14:40。而传唤的理由又是一次瞎编:“你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扰乱公共秩序”。厚颜无耻、颠倒黑白,他们都已习以为常了,我也只好无语。他们在玩法律、玩上级领导,我何必生气呢?见传唤证,我就高高兴兴地上警车。派出所是国家机关,有很多知道法律的警察公务员,我乐意在这个地方现场宣讲法制教育,大家都能听得懂,明白谁在违法。
    
    
    
    二、冯正虎询问陶警察
    
    
    
    陶警察、一名雇佣的保安与我一起到达五角场派出所,刚进入询问室,陶警察就要离开。我马上叫住他:“你坐在这里,不要离开,陪着我。你知道吗?今天是你把我传唤到派出所,你是本案的承办人员。你走了,谁来管我?”
    
    询问室是公安机关内审讯犯人的重要之地,公安部有严格的规章制度,进来的警察承办人员及审讯对象都要登记,其他人一律不得入内。但是,我每次来这里就像旅游一样,借个地方歇脚而已,没有办任何登记手续及其记录,严格地说,询问室内的看守人员没有义务及权力管我,并对我的安全负责。所以,我要求陶警察承担起承办人员的责任。
    
    我开始询问陶警察:“你说,国保警察会来的,他们人呢?”
    
    他说:“老沈说,等一会就到。”
    
    我告诉他:“你已把我传唤到这里,他们不会来了。如果他们要传唤我,他们早就会有人出现在传唤我的现场。是他们找我有事,还是你们五角场派出所找我有事?如果他们今天不来,我就盯住你不放,要你承担责任。你看,我多么配合你,你一拿出传唤证,我就跟你去派出所了。”
    
    他说:“是的。不过你开始不配合,我叫你不出门,你还要出门。如果配合,就不要来派出所了。”
    
    我大声回答他:“你脑子只会炒股票,没有丝毫法制观念。你以为你是警察,在公安局里工作,只要说一句话,别人就要听你的。我告诉你,你警察的权力是靠法律支撑着,如果你违背法律,你什么东西也不是,没有人会把你的一句话当一回事。你要我不出门,我就会不出门吗?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没有执法凭证,连一件警察制服都不穿,算个什么东西。所以,我没有义务要听你的,当然不会配合,而且还要反抗你的违法行为。
    
    你后来拿出传唤证,我就来了,不是听你的,是尊重法律。我可以先服从你,然后与你一起去派出所,讨一个说法,追问你的责任。现在你可以开始做询问笔录了。我要看看你问一些什么,我涉嫌哪些违法行为值得你开出传唤证?如果你说不出一个名堂,在瞎搞,你要向我赔礼道歉。”
    
    陶警察不肯做笔录,还说要等国保警察。询问室的门开着,来往路过的警察都听到我在不断地询问陶警察,并在大声宣讲法制教育。派出所是国家机关,在里面的警察都穿着警服,一付遵纪守法的正经模样,而不穿警服、不讲法律的陶警察就显得怪怪的,与周围的气氛很不谐调,坐在询问室里倒像一个被询问的对象。熟悉我们的警察路过询问室时,一笑就走了,不熟悉的几位年轻警察还站在边上听一会。
    
    我继续询问陶警察:“你也年龄不小了,与我差不多,没有几年也要退休了,不要晚节不保,还要做一些违法的事。你现在已经与政治搭边,就要把眼睛睁睁大,不要跟着瞎折腾,害人也害己。今天我已让你很多,主动请你们陪我去人大,并答应与你们一起回家不去其他什么地方,我也等你很多时间让你请国保自己来处理,但你没有好好利用妥善处理问题的机会,还以为自己的权力很大,可以滥用传唤证。你愿意出头违法作恶,我就不放过你。
    
    你们在我家门口瞎搞惯了吧?你以为派出所与我家门口一样吗?你这个警察越混越糊涂了。派出所是国家机关,是一个讲法的地方,不是任何人可以随便进出派出所的询问室,传唤证也不可以滥用。国家是有法律的,以后都会追究责任。”
    
    陶警察说:“我们不是有几天不让你出门,你就不出门了吗?今天不让你不出门,你就不出门,也就没有事了。”
    
    我回答他:“你就是傻,连这点也看不出。周三、周六、周日我不出门,是给你们面子,我调整自己的时间安排,各有所需,彼此就不发生冲突、相处无事。你真以为你们权力很大吗?你们违法的事样样都可以做成吗?有这种想法,你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你若挑起事端,我就不会让你轻松。现在谁怕谁,我已是到底的人,而你是一个连奖金都不愿少的人。”
    
    我继续催他依照法律程序走下去,我既然已传唤到派出所,应该要做一个询问笔录。他说:要等国保警察来。可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还不见国保警察的人影。我明白,又是一场在五角场派出所里的瞎折腾,只不过还不明显,这次滥用传唤证的违法责任是谁?是国保的,还是陶警察的?我追究责任分明,不会将什么事都怪罪于国保。
    
    我询问陶警察:“你说国保会来的,怎么这么久还不来?到底是你自作主张,还是国保的事?我如果是国保,今天也不会来,明知今天是瞎搞,谁还会送上门讨冯老师的训斥呢?是的,你说老沈给你电话过,我相信。但老沈怎么说,就不清楚了。他可以说,他要求你与冯老师商量一下今天下午最好不要出门,如果有事一定要出门,请配合看守的人一起去,不要去人大信访办以外的地方。他没有要求你滥用传唤证,以变相拘留的方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把小事闹大。事实上也是如此,国保今天都没有出现,只是听你说的,是你一个人在自唱自演,滥用职权。”
    
    陶警察气愤地说:“谁要骗我,我以后就不做了,我也会反映的。”
    
    我对他说:“谁会骗你?没有人说是骗你做事,你都是自己做的。你这把年龄的警察,不是小孩,没有人可以瞎指挥你,你做的事就由你自己负责。现在大家都很明白做违法的事以后要被清算,都在躲避作恶,上下骗,上下玩,看谁玩得过谁?你笨,就只配被人玩,为违法的事去顶罪。今天国保不来,你就独自负责,不要怪罪他们,我也不冤枉他们。你拉一个值班的警察来一起做询问笔录吧。”
    
    陶警察说:“再等一等国保,他们说要来的。”
    
    我告诉他:“他们肯定不会来。如果是他们的事,老沈他们下午就会蹲在我家门口,而且是他们亲临现场指挥把我带到派出所,你们仅是跟班而已。今天你把我带到派出所里来,我就要找你们的所长讨一个说法,要你说清这件事,做错了就要赔礼道歉。我们慢慢等国保吧。现在空闲着,你去找所长,否则我自己去找了。”
    
    我说着就起身走出询问室,陶警察让我坐着,他自己去找。
    
    一段时间过去了,不见陶警察回来,我就离开询问室上楼去找所长投诉,今天是翟副所长值班。在三楼口碰到陶警察,他告诉我:“所长不在。”我说:“所长不在没有关系,把值班的警察叫来,我的投诉可以请他们纪录下来向所长反映。”
    
    
    
    三、妻子呼喊:“冯正虎,你在哪里?”
    
    
    
    我回到询问室,刚坐下来,就听到走廊上一声一声呼喊:“冯正虎,你在哪里?”这是我妻子的喊声,她居然闯入派出所里面来寻找她的丈夫。我马上走出询问室,见到她很感动:“你怎么也进来了?我没有事的。”我妻子在上海财经大学工作,下班回家后听门卫说我又被带走了,就直奔五角场派出所,喊了一声要找冯正虎,就不知不觉地进入派出所内,也没有警察为难她。
    
    陶警察看到我妻子出现在派出所内很惊奇:“你怎么也进来了?”我妻子告诉他:“我是来找老公的。他犯了什么法?你为什么又要把他抓走?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把冯正虎带回家,要他陪我一起去买生日蛋糕。”原来我的今天安排是,下午去一次人大信访办就回家,妻子下班后就一起去订购一个生日蛋糕。我7月1日生日,妻子7月2日,我哥6月28日生日,我们几家亲戚准备在一起聚餐,共度生日,自娱自乐。
    
    此时,我正好看到翟副所长进入派出所,迎面上去对他说:“我们正在找你,我投诉陶卫国。” “你去找他(陶警察)谈吧。”他慌忙推开我,就匆匆上楼走了。我知道,这个派出所的领导怕粘上这些麻烦事,但是今天是翟副所长当班的,我也只好麻烦他,让他管管五角场派出所的瞎折腾,帮帮陶警察做决定。
    
    我不知道今天来派出所干什么,连我妻子也坐在审讯犯人的询问室与大家聊天诉苦,陶警察不知道接着要做什么,当班的所长避而不见怕趟浑水,国保警察从一开始就不见人影。五角场派出所成了什么地方?大家都在瞎折腾。不依法律,不依规章,没有是非标准,一切乱哄哄。惟有我傻乎乎地还在认真对待法律,不想离开派出所,要找派出所领导投诉,讨一个说法,维护自己的权利,也维护国家机关的尊严。
    
    大约下午17:00过后,陶警察告诉我:“老沈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自己作主了,你们可以回家了。”要国保警察作主承担责任时,有时他们的电话就打不通了,我也时常看到这个情况,或许是他们处理问题的高明之处。但是,陶警察说他自作主张让我回家,我实在不相信他的“勇敢”。我对他说:“今天的询问笔录还没有做了,我还要找你的所长,要说清今天的事,既然来了,就没有必要急着回家。”
    
    但是,我的妻子却不在乎说清什么。她对我说:“算了吧,跟我回家买蛋糕去。” 这原本就是一场瞎折腾,有的警察私下坦诚地对我说:在我家门口的做法一开始就是违法的。最后我也不再坚持了,在陶警察递上的传唤证上写下离开的时间17:30,并签上我的姓名。我对他说:“去喊一辆警车,送我们回家。”
    
    
    
    警车驶到我的小区门口,我们谢谢警察。下车后,就到五角场万达商业广场内的克莉斯汀店里预购了一个10寸生日蛋糕。
    
    在以GDP为政绩的时代下,中国有些官员在一个地方建造了一个土方工程又拆了再造,这个瞎折腾可以拉动GDP,创造政绩,升官发财。在以维稳为政绩的时代下,是否一些警察也可以通过瞎折腾来表现自己的政绩,可以升官发财呢?折腾别人,折腾自己,折腾这个国家。
    
    
    
    
    
    2011年7月3日
    
    
    
    
    
    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五角场派出所
    
    地址:上海市国权路96号
    
    电话:021-55054112
    
    
    
    附件:冯正虎的传唤证(2011年6月27日)
    
    
    冯正虎:上海公安局五角场派出所的瞎折腾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558001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冯正虎去人大信访办也被传唤 (图)
·冯正虎代表上访民众与浦东法院法官对话
·冯正虎被传唤抄家的一天
·冯正虎被传唤抄家的一天(多图) (图)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再遭传唤、抄家
·冯正虎:有法不依,法律死亡
·今天六四 冯正虎家门前加岗
·冯正虎在六四前一日被消失
·冯正虎:致函人大代表、法律人支持“我要立案”行动 (图)
·冯正虎:反击“呼死你” (图)
·冯正虎:非法拘禁,违法必究----冯正虎就绑架及非法拘禁41天的案件向检察院控告(多图) (图)
·冯正虎: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图)
·冯正虎的推文(5月1日):期盼“异质思维”的艾未未回家
·冯正虎:中国法律会为权力者弯曲吗?-----冯正虎就强迫失踪及非法拘禁事件向检察院控告 (图)
·冯正虎号召上海人民罢免市人大主任
·冯正虎的推文(4月2日-4日):今夜,让世界充满艾(未未)
·杨恒均指自己并非失踪 冯正虎获释
·反监控要自由:冯正虎如何应对强迫失踪及非法拘禁? (图)
·冯正虎的推文(3月22日-24日):来访者坚守探望冯正虎的权利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18):不愿看我静坐(图)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10): 法院不可诉,法官可追究(图)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8):沟通比不沟通好(图)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7):见到唐龙生庭长(图)
·深圳访民赵国莉强烈声援冯正虎回国回家过年(图)
·上海忻菊珍声援冯正虎
·上海笫三批市民绝食声援冯正虎回国回家
·上海第二批市民绝食声援冯正虎回国、回家
·论:冯正虎第六次回国的公告
·冯正虎:状告韩正反对绑架
·冯正虎绑架案的自述
·强烈要求上海政府释放我的公民代理人冯正虎先生
·冯正虎的推文10月20日:丹麦馆里的远程问候
·关于冯正虎被骚扰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声明
·冯正虎: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有感于「冤假错案博览会」之后冯正虎遭遇/民主中国
·唤醒人大代表这头沉睡的大象——冯正虎谈维权之道(图)
·冯正虎到我家/郑恩宠
·从冯正虎回国,薄熙来重庆打黑谈胡锦涛的思路和国家的政改
·让达赖喇嘛学冯正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纽约新闻评论员
·论国家的归属--评冯正虎事件/玄野
·凯旋在新春—贺冯正虎抗争成功!/郭保胜
·冯正虎先生:上海访民喊你回家过年!/上海许正清
·凯旋在新春—贺冯正虎抗争成功/郭保胜
·难以复制的冯正虎
·冯正虎:抵抗全日本航空公司(ANA)
·为冯正虎盖棺论定/赵静芝
·从冯正虎先生回国说开去……
·冯正虎的每日纪实(2月3日) (图)
·等待冯正虎先生的将是什么?
·冯正虎虎年凯旋:俞正声搁浅上海滩,是报应/蒋君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