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央要派薄熙来同志去新疆?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7日 转载)
    
    来源:大河网
     薄熙来同志最近唱红打黑出来很大的名。尽管为事实证明,红的未必真红,黑的亦非全打。但是,就社会影响力而言,薄熙来已然成为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的体制内代表性人物。其红色短信,其不时冒出的主席语录(请注意,有一个半个是伟大十年期间的吗?),其与普通市民吊膀子式地谈话办事风格,是今日之僚属中不可多得的一块材料。 (博讯 boxun.com)

    
    全部问题在于现实力量纠结中,你有没有可能有自己的领袖自己的力量去解决问题?没有,是吧?既无武器批判的可能,有无法集中精力拿起批判的武器。于是,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寄托在那些据说是英雄老子的好汉儿身上。
    
    主席有知,也许会仰天长叹。
    
    所以,现在只能让薄熙来去,敲锣打鼓地欢送他去。
    
    如前所述,薄熙来有红帽子,红帽子是民族兄弟的情结。为什么民族兄弟之绝大多数今日还在家中悬挂主席像,还把豆大的毛主席万岁标写在山坡上,还在怀念与伟大领袖的远远的一面,还在羡慕那骑着毛驴上北京的库尔班大叔?民族兄弟看不起有些人,是应该的,我们教育传媒多少年来以摸黑辱没编造践踏毛主席及其伟大时代为能事。让人看不起,活该!薄去了,至少是个中和。
    
    还有,薄熙来比某些大领导在领导艺术上要纯熟得多,不会当面流眼泪,背后下毒手,不会太明显地损着穷人的牙眼还给你伤处抹最好的止痛剂。不会让人恶心,不至于引起反感。这也是很重要的。
    
    具体来说,此次新疆群体事件,大而言之,是路线问题。小的说,就是社会治安,也就是打黑除恶不力所致。别的不说,有些南方人自己治不好厂子,管不好班子,把问题放任到西部去,这才是真正的政治伦理缺乏的表现。但是,重庆这次打黑,雷声大,呼声高,对犯罪分子尤其是没几个大爪子的贪官污吏有威慑力,对老百姓也是个很好的安抚器。
    
    不要老往新疆跑,有害无益。派一个得力的得人心的市委书记,就成了。
    
    要相信我们新疆人民群众的百分之九十五,要团结我们新疆干部的百分之九十五,这些事请,同时需要得到全国各界群众百分之九十五的支持,就目前局面言之,只能选择薄熙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薄熙来策划太子党合唱团 分明是一次军事政变的彩排
  • 薄熙来重庆打黑用了啥兵法
  • 薄熙来:被重庆警察打死儿子的妈妈还在上访(图)
  • 薄熙来欲救党?
  • 薄熙来攀比习近平/姜维平
  • 树立形象:薄熙来重庆打黑的深意
  • 重庆市“打黑除恶”60岁的薄熙来,将进行政治生涯中最后冲刺
  • 打黑成就薄熙来重返北京权力中心的机遇
  • 重庆打黑薄熙来人气大升,除恶应从制度入手
  • 正义就是正义,毫无吹捧之意:薄熙来带兵出击
  • 薄熙来的性丑闻/姜维平
  • 重庆暴雨薄熙来去了哪里?
  • 方影竹:新“文革”起步重庆 薄熙来夺权先声(图)
  • 薄一波儿子薄熙来如此评价邓小平的老婆卓琳
  • 薄熙来重提毛泽东的“历史周期率”
  • 薄熙来重庆部分国企超标发工资福利上亿元
  • “三个一律”,薄熙来为啥对“黑老大”们如此过不去?
  • 李克强离开重庆,薄熙来坐在火山口上/姜维平
  • 薄熙来:不能要百姓生命换来的GDP
  •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 薄熙来“危险的游戏”/毛命军
  • 薄熙来与黑社会/姜维平
  • 薄熙来欲救党?/秦连海
  • 薄熙来汪洋是一路货/郭克利
  • 薄熙来、汪洋、李源朝急眼了/张星云
  • 老爸余威 薄熙来“狠”/范云军
  • 从薄熙来反贪打黑看中共高层的权斗/姜维平
  • 有人建议薄熙来作共产党的接班人
  • 神化薄熙来/林伟
  • 薄熙来打黑 大贼捉小贼/李维肖
  • 薄熙来打黑 属于勇敢者的游戏吗?
  • 薄熙来打黑 属于勇敢者的游戏吗
  • 薄熙来:不跑基层要出大毛病(图)
  • 黑社会在哪里,其实是明摆着的:薄熙来敢做其他领导敢吗?
  • 薄熙来比地头蛇文强强/卢云东
  • 薄熙来得到一片好评声/许远国
  • 南平:我向来对薄熙来有好感
  • 从薄熙来贩卖“红歌”谈太子党的劣根性
  • 薄熙来、孟学农现象之我见/吴焱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